《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89章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第189章 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暗紅『色』的火焰,仿佛稻草一般,在整齊的跳躍著,不停的散發出恐怖的的熱力,轟烤著因為某種力量而懸空在火焰上空一米處的金『色』的蛇鱗。

    火焰周圍,是一堵並不厚的黑『色』石壁,不過那黑『色』石壁的構建材料,卻是極為特殊。哪怕是這樣恐怖的高溫,石壁散發出的熱度,依舊非常的有限。

    黑『色』石壁上,到處銘刻著繁複的線路,淩動此時就站在那石壁之後,伸在火焰上空的右手上,包裹著一層厚厚的罡氣,隔絕熱力的同時,保護著他的右手。

    火焰當中,卻是一大片已經融成一體的金蛇鱗,目前,隻要補上最後一個缺口,一塊完整的的蛇鱗盾就會出現。

    隨著下方高溫的持續烘烤,那個缺口部分的金蛇鱗的邊緣慢慢的變得軟化,淩動的手底下,卻是絲毫不慢。

    早已經配製好的融合蛇鱗的『藥』『液』,就均勻的塗抹在手上出現的一塊新的蛇鱗當中,趁著那缺口轉到身前之時,淩動的左手之上,也閃爍起駭人的青光,同時伸進那火焰當中,順著蛇鱗的紋路,將最後一塊蛇鱗鑲嵌了進去。

    “呼!”看著那嚴絲合縫的蛇鱗,幾乎與蛇鱗本身的紋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淩動鬆了一口氣。

    在煉器當中,蛇鱗又或者蛟龍鱗的製作,比較特殊,屬於天材地寶型的特殊煉製。若是像煉製其它金屬戰甲時,將其完全融化再重新鑄型的話,蛇鱗本身的特『性』,就會消失殆盡。

    因此,在製作蛇鱗甲或者蛇鱗盾時,要按照它本來的紋路融合,不需要作太大的改變,就能完美的發揮出它本來的威力!

    當然,煉製一麵蛇鱗盾,可沒有這麼簡單,將數塊蛇鱗,利用它們本身的紋路合為一體,這隻是第一步而已!

    接下來,淩動把蛇血還有蛇骨粉以及一部分其它『藥』材專為蛇鱗盾製作的紋路『藥』『液』取了出來,同時,將已經完美銜接的蛇鱗盾,放到另一處工作台上,待其冷卻之後,小心的順著蛇鱗本身的紋路,刻劃起陣法線路來。

    像將蛇鱗輸入罡氣來抵擋攻擊,那隻是最蛇鱗盾最普通的用法而已,防禦時,也僅僅是依靠其本能力量。

    若是在煉製之後,能夠在蛇鱗盾上盡可能多的銘刻若陣法戰器專用的陣法,比如防禦陣,卸力陣,擴展陣等等,蛇鱗盾的防禦力,就可以大幅度提長。

    不過因為蛇鱗盾這種東西太過於依賴蛇鱗本身的紋路,所以能夠銘刻的陣法也極其有限!

    花了近兩天的時間,淩動才為這麵蛇鱗看銘刻了兩個防禦陣,兩個卸力陣,一個擴展陣共五個陣法,這已經是淩動目前的極限了!

    就這,還是淩動在三次共毀去了7塊蛇鱗之後,不得不重新引動地火換上新的蛇鱗再次銘刻的後果,銘刻時用罡氣引導特製『藥』『液』增加紋路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會毀壞蛇鱗本身的紋路,難度還是極大的!

    若不是淩動前世曾經幫別人製作過普通的蛇鱗甲,有這方麵的經驗,要不然,淩動就是把他手中的那幾百塊蛇鱗還部毀光了,也不一定能夠整出一件蛇鱗盾!

    話又說回來,這幾乎渡過蛇蛟雷劫的金鱗蛇身上的蛇鱗,其紋路複雜,乃是淩動首見!

    以淩動的見識來看,他前世製作過的蛇鱗上的紋路數量,頂多隻有現這金鱗蛇蛇鱗的一半而已,那些紋路越多,蛇鱗能夠承載的最大力量就越多,也就不容易崩潰了!

    嘶!

    在淩動給成形的蛇鱗盾輸入一絲罡氣之後,擴大了一圈的金『色』蛇鱗光芒與青『色』的罡氣光芒交織在一起,煞是好看之際,竟然能勉強護住淩動的上半身,最為奇異的是,淩動隱隱約約竟然聽到了一絲蛇嘶之聲。

    “得自金蛇,就叫金蛇盾吧!”呢喃了一句,淩動看著這金蛇盾,滿是喜愛。

    這件金蛇盾,淩動隻銘刻了五個陣法,按照煉器的規則,銘刻一個陣法是先天下品,銘刻兩個陣法是先天中品,三個是上品,四個是極品!

    而銘刻五個陣法,則品階勉強達到了地煞下品,為什麼說是勉強呢?正常而言,銘刻六個陣法的戰器,才能被稱作地煞下品的戰器。

    不過淩動估計,金蛇鱗這渡劫挨過雷劈的蛇鱗,本身就擁有不俗的防禦能力,經他這翻煉製之後,隱藏品階最差也能達到地煞中品,就是碰上地煞後期強者的攻擊,應該也有一定的防禦能力。

    “有了這金蛇軟甲還有金蛇盾,此次落星穀之行,應該會安全很多吧。到時候斬殺那地煞下品的星羅蛇,應該可以從容應付!”拿起一旁煉製好的一大一小兩件金蛇軟甲,淩動又頗有自得了一番!

    待看到那件小巧異常的金蛇軟甲的時候,淩動的眼中不由得一熱,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了紫瑤那令人神『迷』目眩的聖潔雙峰,以及那堪稱完美又讓人銷魂之極的纖腰!

    “遭遇變了,心態變了,想法也變了!”呢喃了一句,淩動使勁的壓下小腹處那股蠢蠢欲動的火焰,手指輕輕的從那金蛇軟甲上掠過,眼中,竟然多了一份思緒!

    “不知道紫瑤見了這金蛇軟甲,會不會很驚奇呢?”輕歎了一聲,淩動手腳麻利的將這間千煆煉器的頂級煉器室內的私人物品全部掠進了乾坤戒——離開的時候到了!

    這次煉器,雖然出了些波折,但是比起大部分煉器師隻有六七成的成功率而言,還是順利了許多,時間上也隻花了月餘,算是比較少了!

    離開千煆煉器的時候,淩動又拿到了近十柄先天上品的廢坯還有一柄地煞下品的廢坯,少不得又給了那掌櫃的幾千兩好處銀子。

    至此,淩動已經從『藥』師府借支了近三百萬兩銀子,算是負債大戶了。對此,淩動並不著急,某些東西的程度一到,銀子都不再是問題了,淩動從來不怕還不上這幾百萬兩銀子。

    事情辦完了,淩動在火雲城也沒什麼好留戀的,準備去客棧休息一晚,就離開重新進入三星山脈,去那三星山脈最神秘的地方落星穀!

    “淩公子,這是你的信,半個月前,一位姓元的老先生交待小的遞給你的!”踏入客棧,平時畢恭畢敬掌櫃就遞上了一份信!

    “姓元?”不用疑『惑』,淩動就知道這信是元晨留下的!

    “淩動,見信知我,來年七月,請務必來帝都一趟!”蒼勁飄逸的字體,言簡意賅。但是這樣的留言,卻又給淩動一種必須去的意思。

    “這元老頭,也不說明是什麼事情……現在是12月,來年七月,還有七個月的時間,落星穀之行,隨便足夠了……不過,就算沒這元老頭的信,恐怕我也得去帝都一趟,安排一下百酒兒等人,當然,看紫瑤是少不了的……”

    定下了這事,淩動突地發現,他出來這近一年的時間,還沒給家寄過一封平安書信呢。或許是由於前世隻留淩動一個人在外隱忍報仇,孤單習慣了,就是現在,要不是今天元晨這封信讓他想起來,恐怕淩動仍舊沒有寄平安信的意思。

    想起時刻掛念著自己的老父親,淩動的心底就湧起無限的歉疚,出門在外,竟然忘記寄信回家,真的是太不孝了!

    當下,淩動寫就書信一封,問候了一番,簡單的交待了一下情況,就跑到火雲城的拍賣行魁星閣,托他們將這封信用小挪移陣送到南山郡的魁星閣,再送達淩家!

    由於上次的交易,淩家與淩動也算是魁星閣的小小合作夥伴了,這些便利還是能夠享受到的,當然,少不了交20塊中品晶石!

    這還是有那合作夥伴的關係,而淩動手中又持有代表魁星閣最尊貴的客人身份的六星晶牌,才有20塊中品晶石送一次信的待遇,要是換作別人,就算你出100塊晶石,人家還不定願意給你送呢!

    向家報了平安信,淩動的心頭也安定不少,休息一晚,買了水和幹糧補給之後,就向著三星山脈進發了!

    三星山脈是天罡大陸比較大的一條山脈,橫跨著三個帝國,山脈廣袤無比,更是神秘幽深,各種雄險之地層出不窮!

    更兼山脈雄奇廣袤,所以不少大門派,都在三星山脈的外圍立著山門。

    像搖光帝國的明劍宗,包括淩動後來投拜的宗門真罡門這邊些大派,其所在地的根本山門,就在三星山脈之上,不過,也僅僅是外圍!

    沒有一家門派敢將自己的門派建到三星山脈深處與那些個不知活了多久的恐怖妖獸爭鋒!

    所以這三星山脈,雖然名義上歸屬三大帝國,但依舊是自由地帶,依舊是武者發財的天堂!當然,有不少險道要衝,卻把把守著各個帝國的精銳軍隊巡守,有軍隊巡守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武者的禁地!

    此時,月過中天,星光滿天,一處山峰背陰之處,一個人影,猛地將手中的閃爍著金光的戰器,用最原始的方法轟砸在地麵上!

    “砰!轟隆隆隆……”在那閃爍著金光的劍器砸到地麵的時候,震聾耳朵的轟響起響起,地麵上竟然傳來了仿佛地震一般的震動,山頂處那一人合抱不過來的數塊巨石也因為震動而轟隆隆的滾了來,一時間,塵埃紛揚!

    而揮劍那劍器的家夥,也就是淩動,卻是怪叫一聲,猛地向著一旁避去。

    半晌之後,塵埃落盡,淩動卻是盯著地麵的那個大坑發呆。

    “一劍就造成這樣的威力,這還算是一柄爛劍嗎?僅憑這一劍轟擊的力量,就是擠身半個神兵怕也沒問題吧?”淩動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那手中這柄黑乎乎的爛劍,劍身上那幾處缺口,尤為醒目。

    就在淩動嚐試『性』的用手中的爛劍轟擊地麵的時候,半山腰某處正在休息的獵妖小隊,突地緊張起來。

    其中的一名隊長,看著山頂上發生的怪事,麵『色』緊張的說道:“山頂處是什麼級別的妖獸在發怒?竟然隱隱間讓整座山都有些震動的感覺?”

    “走,馬上撤,撤離這座山峰,並在地圖上注明,山頂處有不知名的恐怖妖獸……”沉『吟』了一下,那名隊長做出了一個極為英明的決定!

    這樣的行為,在淩動所在的這處山峰上,發生了好幾起!

    若是淩動知道,他的探究那神秘爛劍的舉動,竟然嚇走了幾個獵妖小隊,不知會作何感想?

    不提那些驚異莫名離去的武者,卻說淩動!淩動進入三星山脈已經一個月了,每晚閑暇在無人處,總會取出那柄爛劍研究一番。

    目前,淩動已經將那爛劍重新定名為神秘黑劍,連直接劈砍地麵,都有如此威勢,再叫它爛劍,是不是有點明珠蒙塵的味道了?

    不過這一個多月的研究也不是白費力氣,淩動每天還是抱著這神秘黑劍研究出了點門道。

    首先,這神秘黑劍極重,若是淩動不輸入那金白『色』罡氣,他隻能勉強提起幾息,但是若輸入金白『色』的罡氣,這神秘黑劍就會變得輕若無物,任由淩動任意的揮灑!

    但奇怪的是,在輸入金白『色』罡氣變得輕若無物的同時,劈到地麵上,卻是恍若驚雷陣陣一般,力量極大!

    淩動曾經試過,一記黑劍直拍,直接拍死了一頭先天後期的妖獸!被拍死的那頭先天後期的妖獸皮『毛』完好,但是內髒,卻盡皆碎裂,威力恐怖之極!

    但令淩動鬱悶的是,無論他怎麼努力,哪怕是用金白『色』的罡氣全力輸送進這柄神秘黑劍當中,也無法劈出一記哪怕是一寸長的劍罡。

    這個情況,讓淩動本來寄予厚望的神秘黑劍,變成了雞肋。不過在對付妖獸時卻是很管用,當然,某些時候用作奇兵突出也不錯!前世練就的劍法,也可以用這柄重劍直接用出,隻是不能劈出劍罡罷了!

    “為什麼就不能劈出劍罡呢?”呢喃了一句,淩動將這柄神秘黑劍收進了乾坤戒當中,人卻是眺望著遠處的某個山穀,銀光燦爛的山穀!

    那遠處的山穀,正是淩動此行的目標——落星穀!而那銀光燦爛的地方,正是落星穀讓武者心驚膽寒九死無生的地方——星光霧障!

    每年,都有大批的武者前撲後繼的試圖穿過那星光霧障,尋找那傳說在星光霧障背後的藏寶庫,為自己尋求人生的大轉折!

    但是,大多數時候,進去的武者,都是變成了累累白骨。偶爾有一兩位憑著運氣和強悍的修為活著出來,那也是身帶殘疾,修為大跌!

    但就是這樣一處年年增白骨的地方,每年堅信自己會有奇遇而義無反顧的衝進去尋找奇遇的武者,依舊不少,哪怕前麵進去的人沒出來,後邊的人也會毫不猶豫的衝進去!

    因為後邊的人總是緊信,自己就是下一個幸運兒!

    “等著吧,我將是這星光霧障之後的唯一幸運兒……”看著那不停的變幻的有些夢幻光景的銀『色』星光霧障,淩動的眼中,爆出了強烈的神彩!

    隨便找了處背風的地方,盤膝而坐,開始運轉天罡北鬥訣第二層破軍訣,修煉起體內的金白『色』罡鬥!

    修煉,每日都不可鬆懈!

    在火雲城的兩個月,淩動的青『色』罡鬥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先天三層的後期,若是全速修煉,突破也就是半個月的功夫。

    不過自從進山之後,淩動一直在全力的修煉修煉地點要求頗高的金白『色』罡鬥,淩動估計,若是能夠這樣全速修煉,兩個月後,他體內的青『色』罡鬥與金白『色』罡鬥,就能同時進階先天四層了!

    片刻後,星光再次披身,與半年前相比,淩動的身上披的星光,明顯的又厚了一層……

    第二天,精神抖摟的淩動迎著晨光,大步的走向了遠處的落星穀。

    由於落星穀那特殊的位置,一路上碰到武者也越來越多了。不過,來這的武者,大多都有一個想碰奇遇的想法,隻要『露』財不是太多,那種血拚是不會出現的!

    相反的,一些武者還會很興奮的拉幫結夥,準備一起去尋幽探秘,尋找那可能出現的奇遇!

    而且越接近落星穀,這種事情越多。

    這不,淩動剛剛拐入落星穀入口,就有兩名武者迎了上來。

    見狀,淩動苦笑的同時,不等那兩名武者開口就搶先道:“兩位兄弟,抱歉,我來落星穀,是來采『藥』的,不是去那星光霧障探索的!”

    那兩名武者一楞之後,另一名武者卻是繼續說道:“看你這裝扮,也不是宗門弟子來完成任務的吧?應該是來采『藥』發財的吧?可是采『藥』能賺多少錢?不若接受我家主人的雇傭,去探索這星光霧障,隻要加入,就有五萬兩銀子可拿!”

    “探索星光霧障,送死的事情我可不願意做!”淩動很是淡然的拒絕!

    “送死?”那名武者卻是奇道:“誰說是送死了?你難道不知道,我家主人已經找到了安全通過星光霧障的方法了嗎?”

    “什麼?”聞言的淩動大驚失『色』!

    

Snap Time:2018-01-21 15:02:50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