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86章武鬥丹帶來的驚喜


    第186章 武鬥丹帶來的驚喜

    “元老先生,你這是做什麼?這一路你跟在我屁股後麵幹嗎?我不就是今天『露』了一下屁股嗎?你老前邊走行嗎?”淩動轉身對元晨苦笑著說道。

    在焦行烈毒發身亡之後,淩動在一眾丹師與護衛震驚無比的目光中,離開了『藥』師府。

    但更讓眾多丹師震驚的是,元晨元大府尊也跟著淩動離開了。跟著淩動離開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位元大府尊,竟然亦步亦趨的跟隨在淩動身後。

    而且當淩動停下來,試圖將這位元大府尊讓到前邊行走的時候,怪事出現了,這位元大府尊更是毫不猶豫的退到了淩動身後,任憑淩動如何,也不願意走到淩動身前。

    這一幕,讓看到這一切的眾多丹師與護衛眼珠子差點沒掉下來。

    因為無論是在搖光帝國,還是在整個天罡大陸,某些時候,走路位置的前後差距,都很微妙的代表了前後兩者的地位高低。

    這種情況,在某些時候是很有默契的,一般而言,自覺實力低的人,會主動的落後實力強的人、或者自己佩服的人半步或一步,在眾多丹師眼中,元晨元大府尊此時的情況,就是這樣滴。

    連元晨元大府尊都要改變態度,對期尊重異常,他們能不震驚嗎?

    淩動對此卻是哭笑不得,他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淩動後世成為上品地丹師時,元晨已經成為天丹師好久了。

    哪怕是有前世的經驗為依托,淩動也沒有十足的信心成為天丹師。地丹師和天丹師之間,並不僅僅是煉製丹『藥』級別的差別,其中橫亙了一個神秘的——天道!

    淩動隻知道,天丹師,已經開始接觸的那神秘的天道法則,並且能夠做稍許利用!所以,天丹師煉出的丹『藥』,哪怕是先天或地煞品階的丹『藥』,都有遠超原本品階的作用。

    例如,同樣是先天中品的回罡丹,地丹師煉製出的回罡丹,丹『藥』效果無論怎麼樣,隻要『藥』材不改變,丹『藥』的品階還是先天中品。

    但若是由天丹師來煉製,某些情況下,『藥』材不變,先天中品的丹『藥』,甚至能夠連爆兩階,成為地煞下品的丹『藥』,這當中,更牽扯了天道的某些運行至理。

    同樣也是這個原因,才讓天丹師煉製的某些丹『藥』,擁有逆天的效果!傳說,天丹師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間,製造出一名先天九層巔峰的強者。

    所以,哪怕是有著重生的經驗,淩動對這位未來的板上釘釘的天丹師元晨,內心深處,依舊保持著一絲敬畏。

    聞言的元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鬼才對你的屁股有興起呢,“沒事,我就願意這樣跟著,去客棧,去你住的客棧,我有幾件事要跟你說!”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後,元晨若無其事的說道!

    “你樂意,好吧!”淩動無奈,隻得加快了步伐,快速的往居住的客棧走去。沒辦法,元晨這位元大府尊,顯然是火雲城的常客,很多人都認得他,這樣跟著,實在是有些引人注目。

    回到客棧,淩動親自沏了一杯茶,又更是請元晨上坐,這才說道:“今天的事,小子還要謝過元老先生關照!”淩動一向是個知道感恩的人。雖然元晨並沒有幫到他太多,但是那份心意,已經值得了。

    言者無意,聽者有意!

    淩動不提這茬還好,一提之這茬,元晨的老臉騰地就紅了。因為元晨聽到這話,就想起了他那會因為生氣而跟淩動打下的那個賭咒。

    那個拜淩動為師的賭咒。

    “淩動……今天的那件事你還記得吧……老夫也不是……言而無信之人……隻要你給老夫講述一下你是如何解決那老夫都束手無策的百陰金蜈血之毒的方法,老夫就……”

    “元老先生且慢!”淩動是何等精明之人,馬上就明白了元晨說的是什麼,也明白元晨現在心的想法。

    對於極重承諾之人,若是不解決那個賭咒,那就如同一根刺一般,極不舒服的同時,還會影響以後的進步。

    元晨此來,應該就是要解除這個心結的意思在內,淩動自然要阻止了。要知道,元晨可是一百好幾的人了,拜一個少年為師,這絕對會成為元晨在人前的笑柄。

    與其收一個不滿且會生怨的不情願的老徒弟,不如賣一個人情,一筆勾銷之餘,還能讓他老感覺欠自己點什麼,兩者相比,淩動自然選擇後者了。

    這種人情,是還不清的,有些時候,稍加謀劃一下,那人情就會越還越多的,比如現在!

    “元老先生,首先,我並沒有分別煉製出炎陽金蜈丹和百陰烏頭血的解『藥』。

    所以,也算不得老先生失誤!再者,雖然誤打誤撞之下,我解了那奇怪的百陰金蜈血的毒,但是具體的東西,我也說不出來,還請元老先生諒解!再者,元老先生你和我老師是一個輩的,我怎麼能做那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呢!”淩動說道。

    聞言的元晨臉『色』果然一鬆,承諾自己履行了,人家不接受,心頭那根刺,也就取掉了。不要奇怪,人有時候最難過的那一關,還是自己的心理關!

    而且,元晨就算是重承諾,但也不是聖人,也擔心以後會被他的那些個同輩的家夥嘲笑,地位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有時候,麵子就會變得很重要了。

    “也好……日後在煉丹或是其它方麵有什麼不懂得的東西,就來問老夫,老夫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元晨正『色』說道!

    “如此,小子就先謝過元老先生了!”淩動衝元晨鄭重的鞠了一躬!元晨的這個承諾,其實很重了——相當於將淩動收作親傳弟子了,不過現在是有那待遇沒那身份罷了!再者,現在的元晨也不好張收弟子這個口了!

    很多煉丹師的親傳弟子,也沒有元晨說的這個待遇,好多老師,在教會弟子的時候,都會暗自保留一手,以作震懾,這也是許多門派越來越末落的原因!

    解決了這個大問題,搞定了心結,元晨的心思就又到了淩動是如何解毒的上麵,就又開口問道:“淩動,那你給老夫說說,你當時是怎麼解的這毒,我幫你分析分析!”元晨說道!

    淩動一聽,差點沒笑出來,這老頭,在丹『藥』這方麵,真的太老實了,這送上門的欠人情的機會,他怎麼會不用呢?

    “是這樣的,元老先生,我老師曾經提出一個理論,一個解毒的理論!現在的解毒,都是一個見毒化毒,認出什麼樣的毒,再決定用什麼樣的解『藥』。

    但是我的老師卻說,毒,從攻擊人體的方式上可以分為三大類,一是從血『液』開始攻擊,從血『液』漫遍全身的毒類,二是直接影響人的感官,甚至影響人的神魂知覺的毒類,三是接觸類的毒,接觸之後開始攻擊人體!

    根據這三個分類,我老師提出了一個大膽的理論,可以從攻擊方式上解毒!比如第一類,從血『液』開始攻擊全身的毒類,可以先從保護血『液』,或者使其不擴散開始,然後再用特殊的行功方法,將沒有擴散的毒散『逼』到某處,放出,就可以解毒!”淩動說道!

    聽到這話,原本正聽得入『迷』的元晨卻是猛地一楞,隨即便是滿臉的苦笑:“完了,又上了淩動這小子的惡當了。這哪是人家誤打誤撞之下解的毒,分明是底氣十足的用這種特殊的方法解的毒!剛才隻是照顧他的老臉,說了客套話而已!”

    這下,這人情又欠大了,剛才解決的心頭尖刺,馬上就化作一個更大的人情將他綁住了!

    這分明是淩動放他一馬而已!

    元晨的腦海瞬間閃過無數念頭,心道:“我又欠著這小子的大人情了!”

    不過比起淩動提出的這個新鮮的解毒理論,欠一個大人情又有何妨呢?將那份愧欠的人情埋到心底,元晨馬上就問東問西起來,恨不得將淩動的這個新鮮理論全掏出來!

    事實上,淩動並沒有胡說,他說的這個理論,是後世一位並不出名的丹師發明的,讓解毒變得更加簡單,淩動更是按這種方法解的毒,當然,配套的還有一套奇異的驅動全身血『液』解毒的功法。

    不過,後世的這個理論,也隻是將第一個毒素分類的片解毒的方式解決,後麵的幾類,還是束手無策,所以,淩動也不是百毒不侵!

    見元晨來問,淩動也不客氣,解答的同時,前世他身為上品地丹師時積累下的一些問題,也隨口問出,算是賺個便宜。

    但是元晨聽著卻是越聽越心驚,瞧淩動問的一些問題,水平極高,就是他元晨也解答不了!元晨越發的覺得,淩動那位曾經的老師,很有可能是大陸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丹師!

    有諾言在前,當下,元晨也不藏私,有問必答且言無不盡,就算是他不知道,他會跟淩動討論一番,倒讓淩動受益非淺!

    淩動覺得,這一晚的交談,足以讓他的煉丹水平進步一大截。

    “呀,這都子時了!”當打更聲響過的時候,元晨忽地驚訝了一聲:“瞧我,一提起丹『藥』,就沒完了,差點把正事給錯過了!”元晨忽地說道!

    “正事?”淩動有些納悶!

    “是啊,淩動,你可知道丹師之間,尤其是與『藥』師府的丹武鬥,除了勝負之外,還代表什麼?”元晨問道!

    “除了勝負,還能代表什麼?”淩動很納悶!

    “地位!”

    “地位?”聽到這兩個字,淩動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的驚喜一閃而過!

    

Snap Time:2018-06-19 20:24:27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