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84章連環毒


    第184章 連環毒

    “哈哈哈哈……”隨著焦行烈的臉『色』猛地一變,焦行烈的笑聲嘎然而止。

    “淩動,敢不敢與老夫再次武鬥丹一次?”笑聲停止的焦行烈,渾不自覺的大聲邀戰。這邀戰的聲音,聽得元晨與一眾觀戰的丹師臉上的表情再次變得詭異之極!

    元晨包括觀戰的丹師在內的詭異眼神,看得焦行烈極不自在。焦行烈也不笨,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臉『色』一變就詫異道:“都看著我做什麼?難道我真的笑了?”

    眾人臉『色』同時一黯,紛紛點頭之餘,有一名與焦行烈交好的丹師更是說道:“焦府尊,你真的狂笑了!剛才已經是第三次了!”

    “第三次了,我怎麼不知道?”焦行烈的臉『色』那間變得極為難看起來。他明白,淩動會騙他,可是這麼多人的表情還有那位與他交好的丹師,絕對不會騙他,也不會與他開玩笑!

    震驚之餘,焦行烈開始仔細的回憶起淩動煉毒丹時調用的『藥』材來,一共十種『藥』材,此時焦行烈依舊曆曆在目!可是想遍丹方『藥』『性』,依舊找不出會有何種奇毒讓他狂笑三次而不自知。

    就是那三笑草單獨服用,也不會出現此種情況。

    無獨有偶,焦行烈思考的問題,也是其它人的問題。其它人也沒想明白這個問題,包括元晨在內,也想不清楚!

    “難不成淩動那家夥在煉毒丹時,趁機作弊加了料?”這個念頭,馬上如同洪水般的在焦行烈腦海中泛濫起來。

    就在這個念頭剛剛興起的那,焦行烈體內卻是發生了劇變。

    焦行烈剛剛將體內的那最後一絲靈欲蠍毒丹的殘毒消滅幹淨的那,殘毒中僅餘的一絲線非毒的『藥』力,猛地與他的解毒丹發生了劇烈的反應,僅僅是在眨眼間,體內無害的解毒丹——鎮雪丹,就在那線非毒的『藥』力的作用下,變成了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劇毒!

    仿佛在淨水中丟進了一粒血珠一般,淨水馬上就化作了血水一樣,凡是接觸到那劇毒的『液』體,無論是他的胃『液』,還是血『液』,都在以極快的速度作為劇毒!

    並且這劇毒在飛速擴張的同時,迅速的攻向他了的五髒,其中以攻向心髒的毒素最為強大,在毒素擴張的同時,焦行烈的全身,也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舒爽的焦行烈隻想就此睡去,永久享受這種感覺!

    “呀!”知道這是關鍵時刻的焦行烈,猛地一咬舌尖,將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驅除出腦海,同時,體內的罡氣,仿佛決堤一般,護向了心脈。

    焦行烈明白,當心脈被毒素攻占的時候,就是他焦行烈的死期了。

    可是接下來的情況,更讓焦行烈大吃一驚,他送上去的罡氣,仿佛是那毒素的補品一般,來多少,吞多少,但是毒素卻不見少,所幸的是,也不見壯大!

    三聲不自知的狂笑渾身飄飄欲仙,且有吞噬罡氣的作用,到了這個程度,焦行烈若是再不明白自己中了什麼毒,那就真不配是下品地丹師了!

    “三笑飄仙散,淩動,你竟然偷偷加料,卑鄙!”想明白的焦行烈破口大罵,雖然罡氣不能阻攔毒素,但就像炮灰一般,總能拖延時間的,焦行烈大罵的同時,也在迅速的想解毒的方法。

    腦海在想,嘴上卻不停,焦行烈現在的心思很簡單,就是他現在死了,也絕對不叫淩動好過!

    “元大府尊,此獠暗自加料,謀害於我,還請你公證處置!我現在的渾身飄飄欲仙,中毒症狀,完全是三笑飄仙散的中毒症狀!

    試問一下諸位丹師,用淩動這獠點的十味『藥』材,豈能煉出三笑飄仙散?淩動此獠卑鄙無恥,武鬥丹時,竟然暗自加料,絕對是我丹師界的一大害,諸位還等什麼,聯手誅殺吧!”焦行烈有些歇斯底的大吼道。

    “三笑飄仙散?狂笑,渾身飄飄欲仙,果真是三笑飄仙散,這麼說,果真是這淩動不守規矩了?”其中一名丹師麵『色』上『露』出狠辣之『色』。

    在外邊混,武者們最怕的不是狠人,不是高人強者,而是不守規矩之人!尤其是在武鬥丹這件事上不守規矩人!

    “武鬥丹中不守規矩,可真的是一件大事!元大府尊,你說怎麼辦吧?”眾多丹師雖然有討剿淩動的意思,但是元晨元大府尊就站在這,怎麼也得看上這位身份和實力最強者之人的意思。

    再者,他們也聽說了,淩動曾經一劍重傷焦行烈焦府尊,若是元大府尊不出手,恐怕也很有難度!

    “蠍尾草,五紋綠茵,快,快點送這兩樣『藥』草過來!”運轉體內罡敢,仿若飛娥撲火般阻擋毒素進攻他的心髒的同時,焦行烈有些瘋狂的吼出了這兩樣『藥』名。

    『藥』庫離這並不遠,沒幾息,仆人就將焦行烈叫的這兩樣『藥』草送過來了。而接過這兩樣『藥』草的焦行烈,則是有些狼狽的將這兩樣『藥』草生生的吞了下去,又馬上用罡氣催化『藥』力,豈圖解毒。

    焦行烈吞的『藥』材,正是他記憶中解決三笑飄仙散之毒的解毒丹的主『藥』。

    生吞『藥』材,也能起到解毒的作用,但是『藥』效發揮卻比較慢,而且,是『藥』三分毒,生吞『藥』材解毒的同時,也會再次影響自身。當然,這種毒『性』一般是非常小的。

    不過,在這種沒時間煉製解毒丹的情況下,生吞『藥』材,也不失為一種救命的選擇。

    “生吞『藥』材就想解我的連環毒,做夢!”見狀,淩動冷笑了一聲。

    “連環毒?”聞言的元晨皺眉疑『惑』了一聲:“淩動,我們需要你的一個解釋,你隻叫了10種『藥』材,而這10種『藥』材,以我們的經驗,隻能煉出靈欲蠍毒丹,但是焦行烈現在的中毒症狀,卻是三笑飄仙散,我們需要一個解釋!”

    說到這,元晨的聲音頓了一下:“如果你不能給出合理的解釋,整個『藥』師府包括我在內,恐怕都會將列為不受歡迎之人。甚至,你需要為今天的作弊付出代價!”元晨沉聲說道。

    “怎麼,你們都認為我做了手腳?”淩動冷笑道!

    “不是做了手腳還是什麼?三笑飄仙散一共需要八味『藥』,而你叫的『藥』材當中,隻有一樣三笑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無『藥』,你還能煉製出三笑飄仙散,真是奇了怪了!”一位丹師冷笑著說道:“在武鬥丹當中用這等小人手段,當真是豬狗不如!”

    “豬狗不如?”淩動的眼神猛地一厲:“你說我豬狗不如?若是我說出過如何炮製這三笑飄仙散之毒的過程,而你又認可了,你必須得將‘豬狗不如’這四個字加到你頭上,否則……”

    “否則怎樣?”那名丹師神『色』一凜!

    “也不怎麼樣,大不了,再跟你來一場武鬥丹而已!”淩動傲然道!

    “說得輕巧,你也得將我說服才行!若是你真能將我說服,豬狗不如四個字,我加諸到自己身上又如何?”這名丹師倒也不是一條道走到黑的人,從淩動的神『色』上,似乎看出了一絲不尋常!

    “好!”淩動大聲呼喝的同時:“那我來問你,靈欲蠍毒丹的解毒丹——鎮雪丹,需要哪幾味『藥』材,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鎮雪丹而已,這有何難!”那名丹師冷笑一聲道:“鎮雪丹一共需要八味『藥』——滅心花,水藍根,穿腸珠,……雪陽水這一共八味!這又如何?”那丹師說道!

    淩動卻是不辨駁,隻是問道:“那三笑飄仙散的需要什麼『藥』材?”

    “這又有何難,三笑飄仙散需要滅心花,水藍根,穿腸珠……幻夢果,三笑草,一共八味而已!你叫的『藥』材當中,可隻有一味三笑草,這道理,可是怎麼也說不通的。”那丹師又說道!

    “白癡!”淩動輕蔑的給了那丹師一句,眼神蔑視之極。

    “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那丹師被淩動當麵罵白癡,怒了!

    此時的元晨,半眯的眼睛猛地睜開,長歎了一聲道:“我明白了,淩動小友當真高明之極,這手連環毒,絕對有著上品地丹師的水平!”

    聽到元晨元大府尊這麼說,原本要大罵的那名丹師就不明白了,眾人也疑『惑』的看向了元晨。

    “你們發現沒有,煉製鎮雪丹與三笑飄仙散的『藥』材,都是八味!而這八味當中,隻有兩味不同而已!那不同兩味,一味是三笑草,另一味卻是煉製靈欲蠍毒丹的血欲草!我猜,淩動肯定是用某種特殊的手法,構築了這連環毒!”元晨說道!

    “元老先生果然好眼光!其實我煉的靈欲蠍毒丹,隻是半成品而已,真正融入占份量的,卻是血欲草和三笑草。原本,這丹『藥』並不致命,就算不服用解毒丹,用罡氣就能化解!但是,焦行烈卻服用了解毒丹——鎮雪丹!”

    “鎮雪丹中卻又有三笑飄仙散的另外六種『藥』草,在我的特殊方法處理下,兩種『藥』『液』精華交融之時,新的毒『性』就會產生!”

    說到這,淩動又看了一眼正在生吞『藥』材的焦行烈說道:“但是,這種混合產生的連環毒素,雖然形似三笑飄仙散,但真正的毒素,卻是另外一種全親的劇毒!嘿 ,所以,焦府尊,你現在生吞『藥』草的舉動,隻會加速你的死亡!”

    “連環毒?”正在生吞『藥』材的焦行烈猛地停止了狂嚼,眼神驚恐的看著淩動,他清楚的感應到,體內的毒素,在他生吞下『藥』材之後,突地變得瘋狂起來!

    

Snap Time:2018-04-27 07:02:16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