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82章看看誰先死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182章 看看誰先死

    “如此腥臭的味道?看丹yao的品相,是百yn烏頭血,但百yn烏頭血卻沒有如此腹臭的味道?更不像是炎陽金蜈丹?焦行烈,莫非你在煉毒丹之時,又在當中加了什麼毒物?”辨認了幾息,元晨突地臉s一變。

    “焦行烈,在鬥丹的yao材之外,擅自加入其它毒物,這可是不合規矩的,老夫可以直接判你輸!”元晨一楞之後,就聲s俱厲的說道。若是這事真的被他說中了,那淩動是不是就有救了,淩動的丹方是不是也就可以在日後得到了?

    焦行烈卻是不懼,冷笑一聲就說道:“元大府尊,麻煩你仔細嗅嗅,這濃烈的腥臭味,分明是金蜈便的味道,我可沒有破壞規矩!”

    “金蜈便?可這不像是炎陽金蜈丹啊!”元晨麵1疑容。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是炎陽金蜈丹?元大府尊,你聽好了,此毒丹名叫百yn金蜈血,而非什麼炎陽金蜈丹!”焦行烈冷笑道。

    元晨卻是再次一楞:“百yn金蜈血,我怎麼沒聽過?一yn一陽兩種毒物也能成丹?這不太合乎常理吧。”

    “你沒聽過,不代表別人做不到!”焦行烈譏諷了一聲,元晨的老臉不由得一紅,今天,他已經是被人第二次這樣說了。

    元晨的心中不由得一凜,丹道一途,浩淼無邊,他現在卻是有些自滿了,以後應當引以為戒。

    “金蜈便雖然屬烈陽,但是在經過蛇形紅葉草炮製之後,烈陽之xng便會去掉大半,餘下的劇毒,便可入丹!元大府尊,我這樣說,你應該聽明白了吧!我也沒有犯規矩吧!”說這話的時候,焦行烈的臉上浮現出同分自得之意。

    這百yn金蜈血毒丹,也算是他的創,個中緣由,也是他無意中現的。而且他煉出乎眾人意料的百yn金蜈血毒丹,也有針對青衣元晨的意思。

    焦行烈害怕元晨s自資助淩動什麼解毒靈丹,畢竟元晨上品地丹師的身份擺在那。而且炎陽金蜈丹與百yn烏頭血這兩樣毒丹,眾人一看他點的yao材,就能看出來,多多少少能有所準備。

    但現在看來,焦行烈的策略是成功的。連有資格問鼎丹王的元大府尊,都沒有認出這丹yao是什麼,那淩動一個mao頭xiao子,能認出來嗎?更別說是準備解毒丹了。

    淩動必死無疑!這是焦行烈的想法。九品文學e^看 免費 提供 ^^

    “這百yn金蜈血可有解yao?”元晨又忍不住問了一句。

    聽到這個問題,焦行烈眼中的yn毒更甚,“解yao?實話告訴你們,我自己都是誤打誤撞煉出這yn陽hn合的百yn金蜈血的,到現在,也沒想到怎麼解毒,若許隻有那些個嗜毒的靈寵才能解毒吧!”

    元晨的臉s那變得難看無比。

    “嘶!”倒吸冷氣的聲音,從一眾觀戰的丹師口中傳出。明這毒丹的丹師本人都無解,更別說是別人了,至於嗜毒的靈寵,那是想都別想。

    這豈不是說,焦行烈贏定了,那淩動則死定了?

    眾人思忖的功夫,焦行烈又開口了:“不過這百yn金蜈血我在妖獸黑mao猿身上做過試驗,服用之後,那黑mao猿自己撕碎自己的全身,哀嚎三個時辰而亡,死後,骨頭盡皆成灰,血液消失!”

    焦行烈每說一句,眾人的臉s就變得難看一分,說到最後,已經有些mao骨悚然了,這武鬥丹,真的是殘酷血腥無比。武者決鬥,大多都是一擊斃命,可這毒丹......

    但令眾位觀戰的丹師包括元晨在內都很奇怪的是,那淩動,卻仿佛沒事人一般,隻是笑ynyn的看著焦行烈說,那神態,仿佛在看一個xiao醜表演一般。

    看淩動那表情,焦行烈卻是來氣了,衝元晨一拱手就說道:“元大府尊?楞什麼,是不是該服丹了?我可要事先聲明了,若是這個家夥懼怕不服丹,還要請元大府尊出手以示公證了!”

    說到這,焦行烈眼神突地一寒:“若是這家夥不服丹且真的逃脫成功,那我焦行烈就有十足的理由請yao師府的三位大府尊共同簽丹王令了!哼,丹王令一出,別說是你難以逃脫,就是你那不知道在那個旮旯角的親人,也要盡戮之!”這最後一句話,卻是焦行烈衝淩動說道。

    “好一個丹王令,我說過要逃嗎?焦行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服丹吧!元老先生,請為我們服丹吧!”淩動冷笑著上前說道。

    聞言的觀戰丹師卻是一呆,搖了搖頭,隻是靜靜的看著,在他們心中,淩動已經被打上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標簽。

    聽到淩動主動要求服丹,元晨一楞的同時,隻能暗罵淩動是個楞頭青。但是麵對焦行烈的要請丹王令的威脅,元晨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徇s什麼的。

    丹王令是一種比較恐怖的玩意,若是被丹王令追殺,那就等於與yao師府這一龐大群體為敵。別的不說,就是三位大府尊的其中一位句話,恐怕也有無數強者去追殺淩動,換取一位上品地丹師的人情。

    雖然元晨是丹癡,但某些時候,還是很冷靜的,丹方並不是所有。所以,元晨不得不開始了武鬥丹最血腥的一步,服丹。

    而且這個血腥現在可以預見,用不了多久,這淩動會在這濺血三丈,哀嚎痛苦而死。

    丹師之間武鬥丹時,服丹時的規矩是非常嚴的。因為這天罡大6,有一種東西叫芥子空間,像是乾坤戒,乾坤手鐲等等,包括現在大量普及的納物符,完全可以服丹時作弊的。

    若是自己服丹,隻需要在放進嘴的那,將丹yao移進乾坤戒當中,那就可以成功作弊了。所以服丹時對見證人包括服丹的兩人,都有特殊的要求!

    由武鬥丹的兩位丹師各自將各自的毒丹放在事先準備好的桌子上,然後離桌數米,兩人大張著嘴巴,雙手側張,還必須外放罡氣包裹自己的雙手,以防動用芥子空間作弊。

    服丹是在見證人的幫助下兩人同時服用的,見證人在服丹時也有特定的要求,必須離放毒丹的桌子有兩米以外,還必須有高深的修為和jng湛的罡氣控製技巧。

    服丹時,不是用手喂服,而是用手指出一道罡氣,用罡氣托著那毒丹,送服進服丹者的嘴中。這服丹的過程中,任誰也難做一絲手腳。

    若是不這樣做,服丹之人在接觸丹yao之際,用芥子空間換一顆丹yao,可以說是神不知鬼不覺。

    當下元晨臉s鄭重而又難看的分sh出兩縷靈活的罡氣,仿佛靈舌一般,卷住那顆毒丹,控製罡氣,緩慢的送到了淩動與焦行烈的口中。

    緊接著,罡氣一收,毒丹就掉到到了兩人舌頭上麵,這時候,元晨輕喝了一聲:“吞!然後說話!”

    相對而站以作監督的淩動與焦行烈,表情卻是不一樣,淩動是一臉淡然,焦行烈那卻是滿眼yn毒,喉結明顯的動了一下之後,焦行烈便大聲的說道:“不想我請出丹王令的話,快吞!”

    說話的同時,焦行烈更是緊盯著淩動,若是淩動有什麼異動,大有動手幫助淩動吞服的意思。

    “怕什麼,不就是一顆味道很差的糖豆嗎,我早吞了!”淩動很是不屑的說道。那表情,看得眾多觀戰的丹師再次一歎——死到臨頭而不自知啊!

    看到淩動開口說話,焦行烈的終於鬆了一口氣,換上的卻是一副帶有殘忍殺意的表情,有些嗜血的tian了tian嘴net,焦行烈重新取出了他兒子的牌位,然後擺放到一側撫mo著牌位愛憐的說道。

    “兒啊,好好看著吧,聽著殺死你那家夥的哀嚎慘叫聲,爹馬上就能為你報仇了!若是你能看到,能動,不妨上來吞食他的幾口血rou出口氣,放心,他無力反抗的!”焦行烈的低喃聲,讓在場的幾位丹師寒mao都炸了起來。

    就在焦行烈說話這功夫,淩動已經快的吞服下了一顆血s丹yao,一股詭異的氣息,開始在淩動身上散。

    站起身的焦行烈卻是冷笑著盯著淩動,那眼神的意思太明白了,毒了,馬上就毒了,兒子你稍等等!

    “焦行烈,我可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若是你再不服解毒丹,你可就看不到我橫死當場了!”渾身散出詭異氣息的淩動突地說道。

    觀戰的丹師聽著這話不由得一楞,你xiao子都快死了,還有閑心netbsp;   不過你還別說,淩動還真提醒到了焦行烈,因為焦行烈臉s變幻的同時,臉上已經有了黑氣,那是毒氣行開的標誌。

    剛剛沉浸在悲痛中的焦行烈,感受了一下體內作起來的毒xng,確認是靈y蠍毒丹,忙服下了一顆他早已煉製好的專mn解除這靈y蠍毒丹的解毒丹。

    這靈y蠍毒丹雖然品階不高,但也不是那種大眾解毒丹能夠解決的,需要專mn煉製解毒丹。

    看到焦行烈服下解毒丹,淩動卻突地笑了起來:“焦行烈,我們倆比比吧,看看誰先死!”

    聞言的焦行烈臉s卻是一變,很是詫異的看了一眼淩動,為啥這家夥吞服毒丹這麼久了,毒素還沒彌漫到體表?

    -------------------

    ps:感謝我要吃西瓜皮的打賞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今天是沒法爆了!明天試試看,明天媳f早上有兩節沒課,隻要沒領導檢查,就能帶帶蘿莉了。

    另外,從明天中午開始,月票投一張就算是兩張了!兄弟們手中的月票不妨留到明天,到時候,tng豬三一把,讓豬三保住月票榜的位置!

    鞠躬!

    百度輸入"三藏小說"在線免費看全文字小說

    

Snap Time:2018-07-20 16:46:30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