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75章丹師殺人不用刀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175章 丹師殺人不用刀

    “成啊,我兒子就站在這,人頭就在這,有本事你去取!”聽到淩動不罷休,焦行烈焦府尊也來氣兒了。

    在焦府尊的想法中,我不是給你賠禮道歉了嗎,三瓶三hua妖罡丸,價值一兩百多萬兩銀子呢。至於你淩動說的差點被他們父子殺死,這不是沒死嗎?

    焦行烈覺得,他已經做的夠好了,既然你不接受,那軟的不成,咱就來硬的。雖然在實力上,他可能不如淩動,當然,這是淩動那一記搖光散將他焦行烈重傷帶來的後果。

    但是,焦府尊還不信了,yao師府的三位大府尊之一元晨在場,他就不信淩動能夠殺了他兒子焦y,他就不信元大府尊會眼睜睜的看著淩動行凶殺了他兒子。

    再者,元大府尊這位地煞後期的強者在此,他還真不信,淩動有那個膽量出手,強者,都是有尊嚴的!

    聽到焦行烈這麼說,淩動忽地笑了,衝焦行烈呲牙一笑,潔白的牙齒閃爍著駭人的寒光:“元老先生,你也聽到的,不是我要殺人!是這位焦府尊請我去殺他兒子的,讓我去取他兒子人頭,這可怪不得我!”

    此言一出,元晨稍有些意外,那是焦行烈卻是急眼了,大喝一聲,帶著重傷之軀,就護到了他兒子焦y麵前:“元大府尊在此,你敢!”隨後,焦行烈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元晨。

    不是焦行烈害怕或者是弱智,實在是淩動的那一記搖光散就讓他膽寒了,一劍重傷他這地煞初期強者的家夥,絕對有資格說這話。

    誰會對自己親眼所見,親身經曆的事情懷疑呢?焦行烈用自己的重傷,驗證了淩動詭異的實力,他自然會緊張異常了。

    元晨皺著眉頭正想說句什麼的時候,淩動卻是率先笑了。

    “焦府尊,我還沒動手呢,你就這麼怕?”說著,淩動卻是走向了先前焦行烈被他一記搖光散重傷而棄在地上的劍器,那柄劍的品階,看上去似乎不錯。想來一位yao師府的府尊,應該不會使用先天中下品的戰器吧?

    “焦府尊的這把劍不錯!”上前幾步,淩動掂起了那柄劍器,一絲罡氣探入的時候,淩動就明白了這柄劍的品階了——先天上品。

    淩動稍有些失望,若再來一柄地煞下品的劍器,憑那搖光散的威力,就是元晨,也得閃避吧?不過話又說回來,這萬金難求的地煞品的劍器,當作一次xng的消耗品,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用的。

    不過先天上品的戰器,也足夠了,元晨應該不是自己的敵人。** 三藏小說免費提供本書TXT電子書下載 **如此不顧形象的撿一柄先天上品的劍器,其實淩動隻是為了在他殺了焦y之後,應付重傷的焦行烈可能的飆行為。

    看到淩動撿劍,元晨納悶了,心道這xiao子唱的哪出啊,他怎麼看不明白了?

    焦行烈看著淩動的舉動卻是鬆了一口氣,難道對麵之xiao子有劍癖?喜愛好劍?

    他知道他兒子理虧,實力因為淩動一劍重傷他,他自認為比不上淩動,所以隻能服軟,若是淩動實力不行,敢上mn找麻煩,早一劍斬殺了!

    “淩公子,莫非你喜歡好劍?若是喜歡好劍,我倒收藏有幾柄,可以任淩公子挑選?”說這句話的時候,焦行烈那臉皮啊,感覺都快燒焦了。

    心,卻是在暗下決心,好xiao子,敢這樣為難老夫,等老夫傷好之好就讓你看看,什麼叫丹師殺人不用刀!

    淩動卻是不言,輕彈了一記那先天上品的劍器,劍器應聲出錚的鳴響之後,在焦行烈感覺臉上掛不住的時候,這才開口說道:“不錯,我喜歡好劍!但更喜歡你兒子的——人頭!”

    話音落地之際,淩動的腳上猛地閃爍起駭人的青光,整個人猛地電sh向焦行烈焦府尊,劍尖上,再次湧起駭人的金芒。

    看到淩動故技重施,焦行烈臉上現出恐懼的光芒,渾身亮起黯淡的護體罡氣,一掌劈向了淩動,同時口中驚呼:“元大府尊救我!”

    後邊聽到這句話的焦y還有yao師府的一眾護衛,卻是楞了——火雲城yao師府的府尊,竟然被一位少年嚇得向元大府尊開口求救?那少年有那麼厲害嗎?

    聽到呼救聲的青衣元晨,眼中閃爍莫名的光芒,卻並沒有動手,元晨已經看出來了,淩動攻擊焦行烈那招,隻是虛招而已。

    這焦行烈,真的是被淩動嚇到了!

    “焦府尊放心,我不會取你的腦袋,隻是照做先前你的要求而已!”淩動長笑一聲,手中剛得到的先天上品劍器上的金光忽地湮滅,劍器閃爍之間,卻是淩動將那先天上品的劍器放回了乾坤戒,又從乾坤戒當中取出了一柄先天中品的劍器!

    殺焦y那現在都懵懵懂懂連護體罡氣都未放出的hn蛋,用先天中品的劍器,還是高看了他。

    也就在此時,焦行烈為自保攻向淩動的那一掌劈到了,淩動卻是手握一塊金s蛇鱗,化出一片青金s的罡盾迎上,被那一掌轟中的那,淩動衝向焦行烈的身體,突地像是飛絮被風吹一般,生了一個詭異的轉折。

    身法隨風擺!

    淩動在空中的身體,在一個詭異的轉折之後,突地sh向了在淩焦行烈焦府尊身後不遠處的焦y。

    “隻是照做先前我的要求?”還在納悶淩動這句話的焦府尊看到淩動身體詭異轉折的方向,突地就明白了什麼!

    “住手!”焦行烈暴喝一聲,然後,不顧重傷,再次強運罡氣,衝向了淩動,也就在這個時候,淩動手中的劍器,忽地冒出了刺目的金光。

    那刺目的金光那間就充斥滿了所有人的眼睛,仿佛太陽降臨一般,滿目除了金光,再什麼也看不到!

    搖光散!

    “元大府尊!”意識到要生什麼事的焦行烈,哪怕金光灼目,依舊怒睜著雙眼,仿佛受傷的野獸一般,低吼了一聲。

    接下來,焦行烈的眼中,便是一片金光,除了金光,什麼都沒有了。

    看到自己眼前那亮起金光的焦y,卻是楞了,傻了,這一記萬道金光的劍技,將他爹一位地煞初期的強者都重傷後退,更別說是他了。

    幾乎是本能的,焦y體內的罡氣瘋狂運轉之際,大量護體罡前噴薄而出,可是,已經晚了,劍到xiong前,舉盾已晚!

    不過詭異的是,那搖光散的金光在sh向焦y的時候,猛地黯淡了一下,金光被淩動刻意的sh向了焦y的下半身。

    這是淩動第一次嚐試著控製搖光散的攻擊方向,淩動剛才有過一個想法,若是他能將搖光散的劍光集中在一個點上,那搖光散的威力豈不是會成倍的增加?

    嗤!

    “爹......啊.......”

    焦y隻覺得自己的身體莫名的一熱,劇痛傳來的同時,感覺到上半身猛地得重的向地上墜去,難以忍受的劇痛再次傳來!

    “y兒!”聽到自己兒子慘叫的焦行烈,卻是虎吼一聲,也不顧眼中被金光刺到,什麼都看到,就順著他記憶中的方位一掌劈去,卻是劈了個空!

    此時,雙眼已經能依稀視物了,然後,焦行烈看到他兒子闖得扭曲到一塊,淚水長流的臉。

    看到這情景,焦行烈稍有些放心,還活著,還活著就好!

    待到視線漸漸清楚之際,焦行烈的身軀一震,雙目瞪得滾圓之極,淚水瞬間就彌漫了他的雙眼:“y兒......”

    焦行烈悲嘶一聲,眼神定格他兒子那已經消失的下半身,從xiong口之下的身體,盡皆消失,周邊,滿是他兒子焦y的碎屍,他甚至看到了他兒子被切成碎塊的下體!

    “我的腰.....我的tu......我......”話還沒說完,剛剛看到自己被淩動斬碎下半身的焦y,向了投了恐怖的一瞥之後,話都沒說完,就氣絕身亡!

    雙眼中,還帶著一絲悔恨,死之前,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忠仆周進所說的話——人在做,天真的在看!

    他真的不應該反咬別人一口,給淩動帶來殺身之禍的同時,也給他帶來了殺身之禍——其實若是他老實說了這件事,頂多是被父親責罵罷了......

    死之前的那,焦y突然悟了......

    他也明白了,淩動要殺他的原因是——他對恩人的伏殺和父親對恩人的追殺,若是換一個人,恐怕那恩人早就被他們父子倆分屍了......

    焦y悟了,焦行烈焦府尊卻並沒有悟,仰天出一聲有如猿泣的悲嘶聲之後,先是衝元大府尊怒吼了一句:“大府尊,為什麼!為什麼你親眼看著別人在yao師府內行凶,而無動於衷?”

    對此時的慘像,元晨雖有些動容,但似乎仍是在支持淩動:“行凶?焦y恩將仇報,還反咬救命恩人一口,這等畜生行徑,若不是因為老夫乃是yao師府的大府尊,身份羈絆,老夫早就親手轟斃了他!

    況且,你不是親口叫你淩動放膽斬你兒子嗎?你要他做的,我怎麼攔?”元大府尊也火了,你們父子不要臉,別扯上我對吧?

    “你......”焦行烈被噎得咬牙切齒的同時,卻拿元晨無可奈何,怒視淩動的同時,渾身亮起了刺目異常青s光華:“敢殺我兒子,我跟你拚了!”

    衝向淩動的那,焦行烈焦府尊又是狂吼一聲:“yao師府護衛何在?快與我格殺這殺人凶手!”

    焦行烈悲聲嘶吼的同時,一直呆在遠處xiao心圍觀的幾十名聽到命令的yao師府護衛,齊齊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

    ps:覺得本章不合理的人,請看完下一章再噴吧!

    另外,解釋下主角xng格問題!有人認為,活了三百年的人物,不能生氣?

    喜怒不形於s可以理解,但不能生氣就不能理解了!無y無求,那人生還有啥意思,當和尚青燈古佛?

    話說,講究和善的佛家也有怒目金剛與佛陀一怒之說,更別說是人了!

    另外,月底了,兄弟們手中的月票,別藏了!

    百度輸入"三藏小說"在線免費看全文字小說

    

Snap Time:2018-01-22 15:49:59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