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74章我不接受道歉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174章 我不接受道歉

    “去,把周進帶到這來!”聽到元晨肯,那焦行烈焦府尊迫不及待的吩咐了下人一句,離他不遠處的焦y,眼神卻有些複雜。

    “爹,周進很可能被這個hn蛋殺死了!”焦y試探著說道!

    焦行烈卻是揮了揮手:“沒有,剛才我觀察過了,那一劍雖狠,火候卻有點差,沒傷到心肺要害,死不了!”看到兒子缺了一隻耳朵的腦袋,焦行烈焦府尊又是一陣無名怒火升起。

    “噢.....”感覺到淩動和那元大府尊宛若刀鋒般的目光,焦y有些惴惴的應了一聲,暗地卻祈求起來,希望那周進,這次真的能夠很忠心!

    對此,淩動本想是提出反對意見的,但忽地一想,那周進雖然忠義,但也極重廉恥,而且這元晨對此也不反對,似乎另有考慮!

    沒過多久,滿xiong血跡的周進就被帶到了近前,不過雖然重傷,但說話還是沒問題的。

    “周進,我來問你,你那日陪你家少主人上山,碰到這位淩動淩公子之時,生了什麼事,如實道來!若敢有半句虛言,哼!”

    “噗!”元晨又是一聲有若雷音的冷哼,震得周進咯了一口鮮血這才緩慢開口:“那日,我們是在三星山上碰到了淩動淩動公子,在碰到淩公子之前,我們正.....”

    “咳咳!”大聲的咳嗽聲,打斷了周進的話,然後正在大聲咳嗽的焦y,狠狠的瞪了一眼周進,眼神中的意思,再明白不過!

    對此,淩動隻是冷笑,焦y咳嗽的意思,他豈能不明白?

    淩動明白焦y咳嗽的意思,周進也明白,唯一不明白就是焦行烈焦府尊了。板上釘釘的事,你咳嗽個什麼?

    也正是自個兒子焦y的這聲咳嗽,讓焦行烈產生了一絲不安,難道這事還有什麼隱情,或者說,他兒子焦y對他有所隱瞞?

    “碰到淩公子之前,我們已經身負重傷,然後.......然後淩公子見財.......起義,先要我們現的......炎陽草.......後又看上公子手中的地煞下品的.......銀月劍.......”這幾句話,周進說得極為緩慢痛苦,幾句話,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連因為失血而蒼白的臉s,都變得通紅通紅!

    聽到周進這麼說,焦行烈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焦y卻是洋洋得意起來,而元晨元大府尊的眼中,卻滿是狐疑,這事情,有點不太對勁啊?

    對於周進的話,淩動既感到悲哀,也替周進可惜,這人,恐怕一輩子都要良心不安了!

    “哎......人在做,天在看,周進!”額地,淩動突地用一種極為蒼涼的語氣來了一句,就連淩動懷中的貓靈,仿佛也有心所感一般,喵的輕叫了一聲,聲音中滿是空靈與純潔。

    聞言的周進渾身卻猛地一陣,竟然真的抬頭看了看那湛藍湛藍的天空:“人在做......天在看......人在做.......天在看.......人在做,天在看!”

    周進念叨這句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表情越來越j動,看得焦行烈大感不安的同時,焦y卻是怒了:“周進,什麼瘋呢,有什麼說什麼,說完了趕緊滾下去治傷!”

    周進對焦y的喝罵似乎沒有絲毫反應,忽地衝焦y淒然一笑道:“公子,人在做,天在看!”

    說完這句話,也不顧焦y臉s大變,猛地轉身淩動,砰的一聲衝淩動跪下,砰砰砰砰的幾個響頭就磕下了去:“淩公子,xiao的對不起你!”說完,又衝焦y一笑:“公子,xiao的也對不起你,但是,人在做,天真的在看!”

    “hn帳!”焦y暴怒喝罵的同時,周進突然再次抬望天,呢喃了一句:“人在做,天真的在看!”說完這句話,周進突地緊咬牙關,xiong口心髒處猛地爆出一團青光,血箭衝天而起的同時,大蓬的血霧漫天揚起!

    “周進!”

    “周進!”

    “自斷心脈,竟然自斷心脈了?”淩動,焦行烈還有元晨元大府尊的聲音同一時間響起,焦y臉s轉白的同時,竟然也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天!

    三人的表情驚訝異常之餘,卻又各自不同。

    “自斷心脈了,倒也是個忠義之士!反倒比這兩隻不知廉恥的畜生主人強上百倍!周進,我淩動會厚葬之!元老先生,你說是也不是?”看到血霧漫天,淩動突地豪氣叢生的說道。

    淩動這會大豪言壯語,焦行烈焦府尊卻是楞了,臉s那間就難看到了極大。他不笨,閱曆也不差,結合先前周進的言行,自然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兒子焦y幹下那等忘恩負義又反咬恩人一口的醜事,死不承認!yn差陽錯之一,他又叫兒子的護衛周進來證明他兒子焦y是清白的!

    其間,他兒子焦y又暗示了一次周進,結果,忠義異常廉恥之心甚強的周進,最終左右為難,選擇了自斷心脈!那麼他兒子焦y與淩動之間的爭執誰對誰錯就很明白了!

    他兒子焦y騙了他,他兒子焦y忘恩負義不說,還反咬了一淩動一口。想清楚這點的焦行烈,那老臉就火燒火燎的,尤其是在自己的頂頭上司和一眾屬下麵前,恨不得挖地dong跳下去!

    但是,若真有個地dong擺在麵前,焦行烈也不會跳的,他還要為他的兒子焦y處理善後這件事情。

    “忠義之士,理當如此!”青衣元晨思忖了半晌之後,忽地開口說道,焦行烈的臉s卻是更見難看。

    頓了一下青衣元晨又道:“周進此舉,那令郎焦y與淩動之間的恩怨已經分明了吧?焦府尊,你打算怎麼辦?”元晨這句話,隱隱約約有向淩動索要好處的意思,更有向淩動賣好的意思,這讓淩動更加納悶了,元晨為一丹方,不至於這樣吧?

    焦行烈還未開口說話,那焦y卻忽地開口:“憑什麼分明了,憑什麼認定是我的錯,周進已死,各執一詞,你怎麼證明你的話是對的?”

    聞言的元晨默然不語,焦行烈老臉卻是更加燒炙,兒子啊,丟人不帶你這樣的啊,你這不是擺明了告訴人家,你就是在耍無賴嗎,你爹我可是堂堂yao師府的一府之尊!

    “是啊,雖然沒分明,但是,人在做,天在看啊!你完全可是無賴到底的。”淩動再次嘲諷了焦y一句。

    焦y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焦行烈卻是猛地回頭,沉聲罵道:“閉嘴!”這才轉頭衝元晨元大府尊說道:“元大府尊,此事確實是我兒不對,但是念在他年少無知的份上......如今又缺了一耳,饒他這一遭吧!”

    頓了一下又道:“我看這位淩......公了先天三層的修為,不若讓我奉上三瓶助長修為的三hua妖罡丸,以作壓驚之用,元大府尊,淩公子,你們意下如何?”

    焦行烈有些無奈的低頭道說道!不是他想低頭,而是形勢比人強。先說淩動這位先天三層的xiao家夥,竟然詭異的一劍就重傷了他這位地煞下品的強者,就足以讓他低頭了!

    原本他指望著給他撐腰的元大府尊,沒想到也與這位少年認識,反倒成了對方的幫手,來公正的處置這件事情,讓他完全的處在挨打受罵的局麵。

    元晨思忖了一下,看了一眼淩動之後道:“這事接受不接受,你還是問淩動淩xiao友的好,畢竟他才是你兒子救命恩人!”

    元晨這樣說,焦行烈不由得臉s難看的看向了淩動。

    現場現在最輕鬆的,反倒屬焦y了。這事沒捅出來之前,他還有些害怕。如今捅出來了,反正他爹的實力還有地位擺在那,大不了賠點銀子寶貝就是了,也沒他什麼事。以後啊,他還是應幹嗎幹嗎!

    在焦y眼中,這事已經過去了,剩下的問題,就是他爹多出血少出血的問題了,在他看來,這世上,還沒有哪個人能夠拒絕地丹師親手煉製的丹yao的。

    “淩xiao友,你看,三瓶增加功力的三hua妖罡丸權作壓驚之用,我再讓我這劣子給你賠禮道歉,念在xiao子無知,就請你放他一馬如何?”焦行烈臉s很難看的說道。

    讓他一位yao府府的府尊,對一位少年低頭,實在讓焦行烈感覺難堪之極,以高行烈以往的驕傲,他覺得,他已經給了淩動麵子了!

    聞言的淩動麵上閃現過一絲譏笑,笑意越擴越大的同時,淩動卻開口了:“那丹yao,我不稀罕,我不接受道歉!我說過,我要他的狗頭!”淩動戟指著焦y說道!

    焦y驚懼的同時,焦行烈卻怒了:“淩動,你不要欺人太甚!”在他看來,淩動有些不識抬舉了!

    “我欺人太甚?到底是誰欺人太甚?”淩動冷笑質問:“我救你兒子一命,卻險被you殺。然後,差點被你這位地煞境的強者斬殺當場?而你們,卻要輕飄飄的賠禮道歉就完了?天底下有這樣的道理嗎?

    若是換個人,恐怕早就被你們當場斬殺,含怨九泉了?被所救之人斬殺,這就是救人應得的下場,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

    焦行烈被淩動說得臉上有些掛不住,這件事,他父子倆做的確實太過了:“那你到底要如何?”焦行烈有些服軟的問了一句!

    “我說過,我要他的狗頭!”淩動戟指怒罵!

    聞言的焦行烈卻是來氣了,冷笑一聲便道:“成啊,我兒子就站在這,人頭就在這,有本事你去取!”

    -----------------

    ps:今天又沒法三更爆了,豬三很無奈......老婆八點多才回家,喂完蘿莉就九點了......

    我媳f這段時間天天加班,明天周末都不休息......有朋友是老師的兄弟應該知道,搞兩基迎國檢,老師基本不休息,基本不睡覺.....

    豬三這nai爸當的。陪2歲的蘿莉玩大半天,累得跟狗似的......

    其實豬三很想爆然後理直氣壯的求月票,瘋狂的爆,為月票榜而瘋狂一把的,不像現在,腰都彎了還不敢求月票!

    其實,豬三很想說,今天是俺家蘿莉的生日,基本上沒過......

    百度輸入"三藏小說"在線免費看全文字小說

    

Snap Time:2018-04-25 09:08:1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