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2章像豬的人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132章 像豬的人

    背部被紫瑤一鞭子chou爛的衣衫在夜風的吹拂下獵獵作響,原本火辣辣的疼痛似乎也變得輕了不少。

    淩動的臉上卻是寫滿了沉思,今晚的事,讓淩動突然覺,他的xng格變了,短短的半年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了一個樣。

    重生前他老謀深算不說,而且極其狠辣無情,若是有哪個nv人敢chou他一鞭子,就算不當麵幹掉她,事後也必定殺之而後快。

    重生前他一切為了複仇,生活除了謀劃修煉之外,再無其它,就連吃,也是當作一種生存的手段,吃rou和吃糠壓根沒什麼區別。

    可是現在,淩動有些驚恐的現他的xng格竟然變了,xng格中竟然融入了一個18歲的年青人應有的張狂,y望,包括對異xng的某些想法。前世很容易壓製的y望,現在竟然有種被左右的意願。

    比如紫瑤這一鞭子,他竟然沒生氣?這讓淩動有些驚恐,這種xng格的變化會不會很危險呢?

    所以現在的淩動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考慮,他要不要刻意的維持他前世的xng格,還是現在順其自然?

    一路走,一路想,淩動也沒想明白,直到走到淩家大mn口的時候,淩動再次看到了那個曾經讓他頓悟的燈籠

    掛在mn柱下被夜風吹得左搖右晃的燈籠,時而輕飄,時而劇烈的揚起,燈籠的光芒照在護衛臉上,忽明忽暗,但卻沒有一絲別扭的感覺,自然之極

    “自然?”這兩個字,突地如同閃電一般劃過淩動的心頭,那就轟碎了淩動心頭的m霧。

    對啊,順其自然,為何一定要強求前世的痛苦的純粹為了複仇的人生呢?

    那樣的話,不是在1ang費老天給他的這一次珍貴的機會嗎?

    順其自然

    我改變了未來的命運軌跡,可改變了的命運軌跡同樣改變了我

    這句話在淩動腦海出現的時候,淩動眼底的m茫與驚恐突然間煙消雲散,再也沒有先前的忐忑與不安

    “三公子”走進府mn的時候,mn口的護衛衝淩動問好,不過那臉上,卻帶著一絲怪異的表情,是的,有點像是同情,又有點兒幸災樂禍的意思。

    淩動也沒在意,這種表情他見得多了,正往走的時候,府mn口的耳房,就衝出了四五個人影,呼啦一聲,就將淩動包圍了起來。

    淩動抬起頭,眼中滿是煞氣,在自己家竟然被包圍了?而且看服飾,應該是淩家jng英堂的武者。

    “三公子,我們奉命請你去淩家宗祠,勿怪”那幾名武者的頭領抱拳說道。

    “請我去淩家宗祠,奉誰的命?”對於這個結果,淩動今天上午在狂揍淩正山的時候,已經預料到了。唯一的意外就是他沒想到,淩正山一脈將難的定點定在了淩家宗祠

    他本以為會請他去淩家議事堂的,那,也就是打打嘴仗而已,但是去淩家宗祠,那就是要動真格的了,大長老淩高鋒一脈看來比他預料的還要狠

    “回三公子,是奉......”

    “隊長,跟他那麼多廢話做什麼?大長老不是叫我們押他過去嗎?說請,那不是跟他臉上貼金嗎”一名武者滿是不屑的說道。

    “閉嘴,沒進宗祠之前,他還是三公子”那名隊長喝道。

    “隊長,你這不是自個找不自在嗎?連大長老都在那跳腳罵畜生了,他......”

    淩動的臉s瞬間沉了起來,手掌上閃爍起金白s的光芒

    “xiao心”青光乍現的同時,那名隊長驚呼了一聲。

    “就憑他......”

    那名罵淩動的武者不屑的話嘎然而止原本他看到淩動的手掌猛地一亮,卻是運起了罡氣,似乎有動手的跡像,壓根就沒在乎。

    然後,這幾名武者便看到了淩動一拳轟向了他們的兄弟,不過誰都沒有搭手。在他們看來,淩動一個剛晉先天的人,跟他們這些出生入死的人拚,那不是找虐嗎?

    “砰”

    拳頭與拳頭的碰撞,罡氣與罡氣的碰撞,瞬間在漆黑的夜晚爆出了光華

    在出拳的那,那名武者還極為自信,心還在盤算著隻是擊退呢,還是轟得這位紈公子吐血呢?

    可是在拳頭jiao鋒的那,那名武者,包括現場的四五名jng英堂的武者,都聽到了一種劈啪的骨頭碎裂聲,很清晰

    最令人驚訝的是,那骨頭裂開的聲音,是從他們的兄弟身上傳來的

    隨後,那名對淩動出言不遜的武者,臉s由極度的自信瞬間褪s成了蒼白,還有痛苦他的一條胳膊的骨頭全裂開了

    “斷你一臂,給你長點記xng”淩動冷酷扔下了一句,便大步的向前走去:“不就是去宗祠嗎,我有說過不去嗎?”

    那名護衛隊長正驚訝的那,淩動回頭又回頭衝他們甩了一句:“其實,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那名護衛隊長更加搞不明白了,開宗祠,那意味著事態很嚴重,要重重的處罰族人的時候,才會開,一般的xiao錯,議事堂就定了

    難道這淩三公子不知道這宗祠完全是為他開的,他要大禍臨頭了,這不可能吧?

    想歸想,那隊長在路過那受傷的武者的時候,還罵了一句:“早警告過你了,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說這話的時候,那隊長卻在慶幸,幸虧聽了那同僚車軍一言,不然今天指不定誰吃虧呢,這淩三公子,真的很強很古怪

    無論在哪個家族,宗祠都是一個很神聖的地方,那,不僅供奉著曆代的先人牌位,還代表著一個家族最森嚴的法度

    一般情況下,宗祠一年一開。每年的net祭日會開一次,要求全部族人到場祭祖。同時,也會在net祭日這天昭告祖先,將新增的後人名字錄入族譜等等,這些都是大事正事。

    但若是其它時候開,那隻代表一個意思——要動用真正的家法處置族人了。

    為什麼說是真正的家法,其實平時約束淩家人的,都是淩家家規,奴仆,護衛,族人都適用,輕一點的,執事就可以處置,嚴重的,議事堂就決定了。

    但是開了宗祠,請出淩家祖規,那就是要動真格的。淩家祖規,可是嚴厲之極,像淩動毆打淩正山這種以xiao犯上的事情,按祖規,輕則幽禁三年,重則廢其修為開革宗族。

    淩家宗祠淩動並不陌生,xiao時候每年都要參加一次並且持續一天的時間,是淩動最不喜歡的節目,地點就在淩家地火丹室xiao院的左側兩百米處

    一座厚重之極的院子,院子有一主兩側共三個祭祀殿。正中的主殿,供奉的是淩家的曆代族長和長老的牌位,此時,正中的主殿燈火通明,平時難得聚集到一起的淩家長老們,全部立在那一排牌位之下,個個閉著眼睛沉思,沒來由的帶給進來的人一種壓抑感。

    主殿正中,則是軟榻,軟榻之上,躲著一個臉s蒼白,臉頰有點變形的家夥,正在那不停的哼哼嘰嘰,不停的提醒著主殿的長老們,他受了重傷,他被人揍了

    淩動進來的時候,一直跟在淩動身後的那名護衛高聲唱了一句:“淩家三子淩動帶到”

    那間,淩家平時難得聚齊的四位長老,全部睜開了眼睛,如電的神光全部sh向了淩動

    大長老淩高鋒輕擺了擺手之手,宗祠大mn在濃重的吱啞聲中關上了。

    淩動卻沒有一絲害怕的意思,先是給站在那的父親淩遠山送了一個安慰的眼神:“爹,你放心,我沒事”

    接下來,自然是大長老淩高鋒的表演時間,先是宣揚了一下祖規,接著又說什麼今有淩家三子淩動,以下犯下,毆打親叔,特開宗祠處置,驚擾了先祖,後輩惶恐等等。

    告慰了祖先,這次的宗祠活動就到了處置淩動的階段。

    “淩動,你可認得這地上的傷者是誰?”大長老淩高鋒yn沉著臉喝問道。

    “這地上的傷者?”淩動故意走到哼哼不已的淩正山身周轉了兩圈,仔細的打量了一下之後才說道:“這人頭腫得像豬頭,嘴不停的豬哼哼,大長老,恕我眼拙,真沒看出這頭像豬的人是誰來”

    “噗”淩動的話,瞬間就逗笑了一位長老,包括淩正山的鐵杆還有淩安,也1出了笑意。

    不過這笑意也是那而止,大長老淩高鋒那yn陽怪氣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不認得?遠山,你那提醒一下”

    聽到大長老淩高鋒提起自己的父親,淩動也不願意父親為難,猛地一拍後腦勺,就說道:“咦,等等,我想起了,這像豬的人......不是我那二叔嗎?”

    聽到這話,正在裝哼哼的淩正山差點沒被氣得背過氣去,有你這麼糟蹋人的嗎?

    大長老淩高鋒卻是一點都不怒:“那我來問你,你二叔這身傷的來曆你可知道?”

    淩動這次倒也光棍:“清楚,白天二叔說要折了我這個侄兒的翅膀,沒成想卻被我的翅膀紮了手”

    聽到這話的淩家眾神情猛地一凜,這是示威,這是打臉,這是淩動在赤1uo1uo的當著長輩的麵,再次狂打淩正山的臉

    不過話說回來了,淩正山這臉,今天已經被淩動打得腫成了豬頭,也不差這一次

    聞言的大長老淩高鋒,卻是須皆張,衝淩動伸了一些大拇指:“好,敢做敢當,是我淩家的男兒”

    誇完淩動,表情就變得凶厲之極,滿是獰猙:“以下犯上,毆打親叔,不知尊卑,如此畜生行徑,按我淩家祖規,當廢其修為,除名宗族”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表情變得凜然之極

    -----------------

    ps:恭喜本書的第一位副版被愛遺忘的1ing走馬上任

    月票榜終於tng上去了,不過差距不大,隨時有被爆菊的可能,還請兄弟有票的投豬三一票,支持豬三

    百度輸入"三藏小說"在線免費看全文字小說

    

Snap Time:2018-08-18 04:33:21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