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4章不信你問我兒子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124章 不信,你問我兒子

    “等等,喬大先生,我兒子知道真凶,先聽他說,聽他說”在喬大先生飆之前,左宣城完成了他的布置,急忙出聲道。

    “錚”

    因為追趕柳瑤光被罵回來而收回鞘中的喬大先生的長劍,再次躍出了劍鞘這次的形象卻沒有上次的拉風,沒有吞吐三四十米長的劍罡,而是躍到了喬大先生的手中,劍尖上不停的吞吐著尺長的青得烏的劍罡,那閃耀的寒光,讓所有人的目光為之一凜

    這是要殺人了

    那三四十米長的劍罡,看上去雖然恐怖,威力也有,但並不靈活,殺起人來並不好使

    “你知道真凶?”喬大先生手中的劍器直指左宣城:“你是自殺謝罪,還是讓我斬殺”說話間,喬大先生身體微微前傾,無邊無際的氣勢就向左宣城壓去。

    左宣城猛地打了一個j靈,一動也不敢動:“喬大先生,我兒子不傻,若是要下毒害人,豈會自己不喝,豈會自己帶酒來?”左宣城說道。

    喬大先生聞言心中一動:“那你說,真凶是誰?”這件事,他必須辦得漂亮才行,不然,沒辦法向畢鵬卓身後的人jiao待

    “是淩家,是淩動前些天畢公子與淩動生了衝突,傷了淩動的麵子,淩動為了報複,才安排了這出yn謀

    還有,淩動極為好s,卻又想得到那位仙子般的柳瑤光柳大家,可是手頭沒銀子,隻能很不要臉的向畢公子開始借銀子,還請我兒子左光宗做的中人

    這是我兒子左光宗親眼所見,要不然,淩動在競價hua魁時,怎麼能拍出百萬兩銀子的天價?你們想想,淩家會給淩動百萬兩銀子來買一位風塵nv子嗎?百萬兩啊,我左家一年收入才百萬餘兩

    家族不給銀子,淩動他哪來的百萬兩銀子,隻能是拆借而南山郡城,又有誰能拆借給淩動百萬兩銀子至於我兒子不喝那杯葡萄酒,因為他親眼看到淩動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下yao了,淩動要殺人滅口,他不敢喝,也不能喝”

    左宣城幾乎是憋著一口氣說完的,說完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反正畢鵬卓已經死了,隨他怎麼說也沒事,隻要他父子倆一口咬定,你能奈我何?

    況且賊咬一口,入骨三分黃泥巴掉k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最後,左宣城一指自己兒子左光宗說道:“不信,你問我兒子,他親眼目睹了這幾件事,隻不過是被畢公子和馮家萬英侄兒的死相給驚呆了”

    喬大先生不由得皺了皺眉,這左宣城的話,似乎也有幾分道理,他那師侄手頭也確實很闊綽,百萬兩銀子那是xiao意思。

    “好嗎,父子串供串到現場了,我若是左光宗,你說這麼一遍,隻要你兒子不傻,怎麼都一口咬定我了”淩動冷笑了一聲,這左宣城可夠真能編的

    淩動譏諷,左宣城的反擊更快:“我說淩動,有沒有害人,你自己心最清楚,你敢說對畢公子沒有怨恨?不要以為下毒害死了畢公子,就又可以得財又可以出氣,可是天道昭昭,偏偏我兒子沒被你滅口......”

    “左宣城,空口無憑,你不要血口噴人”聽不下去的淩遠山怒了,他今天第一次現,這左宣城竟然這麼無恥,如此的能巔倒黑白

    “我空口無憑,那你們就問我兒子,我兒子可是親眼目睹,這可是人證”左宣城冷笑

    淩遠山卻是氣極,你父子倆穿一條k子,沒防備之下,又讓你倆串供了,問你兒子,問你兒子有個屁用

    讓左宣城包括喬大先生和淩遠山都非常意外的是,淩動竟然讚同了左宣城的說法:“行啊,左宣城,隻要你兒子能說出個四五六來指認我,這罪名,我認了”

    還沒等左宣城高興,淩遠山就急了:“動兒,你魔障了?他父子倆都串好了,問也是白問”

    左宣城卻是樂了:“喬大先生,你聽,他自己都這樣說了,你就問吧,我兒子一定能把這事說個詳詳細細”說著,左宣城給他兒子左光宗打了一個眼s的同時,還用束音成線的法mn傳了一句話。

    “宗兒,剛才我教你的那些東西,你這會全說出來就是”無論是束音成線還是傳音入密,都不是什麼太高深的法mn,左家正好會那麼一點。

    就在剛才眾人驚訝柳瑤光破旋而出的時候,左宣城就趁機給他兒子說教了一番,那謊話編得,連他自己都相信了。

    聽到自已父親的話,左光宗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看得左宣城直誇自個兒子聰明。

    “左光宗,我來問你,你可曾看到畢鵬卓給淩動借銀子?”喬大先生冷聲喝問道。

    就在左光宗回答的當口,淩動忽地踏前了幾步大喝道:“左光宗,你momo自個的良心,說瞎話是要招雷劈的”

    左宣城怒了:“淩動,你什麼意思,你給我閉嘴,這有你netbsp;   淩動不屑的宵了一眼左宣城:“允許你串供,還不允許我喚醒左光宗的良知啊?”

    “你們都閉嘴,我來問”喬大先生冷喝一聲,卻也沒有喝退走近了幾步的淩動。

    “左光宗,說,你可曾看到畢鵬卓給淩動借銀子?”喬大先生問道。

    這時候,左宣城還是比較自信的,自個兒子那可是左六指,賭桌上很jng明的,一般賭桌上jng明的人,生活中絕對是人jng,更何況,今天這事,他還教了兒子幾嘴。

    其它人,包括馮青章和淩遠山在內,都緊張的看向了左光宗。尤其是淩遠山,雖然覺得左光宗壓根不可能說不,但還是那麼一分希冀的

    左光宗先是點了點頭

    這情景,淩遠山的心猛地一沉,左宣城卻是得意起來他甚至開始盤算,要是把這贓給淩家載實了,那左家稱霸南山郡似乎還有很大可能的。

    對,這罪名一定要載實了,要是載實了,憑畢鵬卓的背景,淩家滅mn在即啊

    剛想到這,左宣城的目光就呆滯了,因為他看到他兒子左光宗又瘋狂的搖起了頭。

    “到底是還是不是說話,沒長舌頭嗎?”喬大先生怒了

    這一次左光宗沒讓喬大先生失望,開口說話了:“不是”

    誰也沒有注意到,左光宗說話的時候,淩動又走近了一xiao步,麵s冷峻之極。

    在左光宗開口的那,淩動那刻意迎著陽光的額頭,更是金光直閃,淩動感覺,他那並不是太強大但極為凝練的神念正在急的消耗當中

    直到左光宗緩慢開口,淩動緊咬的牙關才鬆緩了下來。再強的術法,也跳不出天道綱常。要讓左光宗當麵背叛他的父親左宣城,違背他那潛意識最受尊重的爹,哪怕是有子母連環符控製,也是極難的。

    要想達成這一點,就需要淩動的神念比左光宗強大,兼且近距離壓製,才能背叛他的父親淩動若是直接讓左光宗做父這等違背天道之事,哪怕是淩動現在修為和神念都達到前世的巔峰狀態,也絕無可能

    “嘩”

    聽到這個字眼的人,無論是左家人還是淩家人還是馮家人,都驚呆了,隨即大聲的議論起來,左宣城氣得更是眼睛都紅了,淩遠山則是驚呆了

    “畜生,你個xiao兔崽子,你再說一次”驚怒jiao加之下,左宣城氣得破口大罵起來,這毒殺畢鵬卓的罪名,可不能坐實了,真要坐實了,那後果,左宣城想都不敢想

    咻

    破空之聲響起的那,一柄jng致的劍器已經虛懸在左宣城的腦mn之上,那凜厲的劍罡,甚至將左宣城腦mn至下巴劈出了一條血線,就仿佛被人從腦mn劈了一劍一般,那間就血流滿麵

    “再cha嘴,我就一劍劈了你”喬大先生一字一頓的說道。

    左宣城的額頭立馬滲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冷汗,一不xiao心之下,竟然被喬大先生頭懸利劍,這太被動了。

    當下,他也不敢再造次,隻可以用殺人的目光盯著左光宗,希望這蠢貨不要再說出什麼傻話來,左宣城甚至有些納悶:“他怎麼會生出這樣一個兒子來?”

    “那你有沒有親眼看見淩動往葡萄酒邊下毒?”喬大先生追問道。

    令左宣城失望的是,他的蠢貨兒子左光宗再次搖了搖頭:“沒有”

    此時,左宣城不僅僅是失望,而是害怕了,一股涼氣,從腳底直衝腦mn,他兒子左光宗今天這是怎麼了,平時就是他沒教,也是一口咬定別人,從不吃虧的一個孩子啊?

    “那是誰下的毒,你知道嗎?”喬大先生狠狠的盯了眼一左宣城問道,左宣城現,懸在他腦mn上劍器似乎更凜厲了。

    “我”左光宗的回答令左宣城有種心驚rou跳的感覺左宣城這個時候,已經有了放棄這個兒子的心思,嘴net拚命的動彈,傳音給兒子左光宗

    “蠢貨,你自己全承擔下來,或者裝瘋,不要牽扯家族,不要牽扯家族”左宣城用束音成線的功夫拚命的吼著。

    可令左宣城震驚的是,他從兒子左光宗的臉上,看不到一絲bo動,看不到一絲一毫除了愚蠢之外的表情。

    一旁的淩遠山卻是輕鬆起來,雖然他想不明白平時jng明異常的左光宗今天怎麼會如此的反常,隻要那罪名不要載到他兒子身上,他就滿足了。

    “你為什麼——要下毒”喬大先生話中,已經飽含著殺氣,如果不是為了搞清楚,喬大先生可能已經一劍削了左光宗的腦袋

    喬大先生這樣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左光宗臉上,就連左宣城也格外的緊張起來:“兒子,算爹求你了,你把你搭進去,別把左家也搭進去了,是個男人,就自己扛了,啊”

    這關鍵時刻,左光宗卻不說話了,嘴net哆哆嗦嗦個不停,就是說不出一個字

    “說”一聲飽含震懾的吼聲,從喬大先生嘴中吼了出來,震得左光宗一呆的同時,連心神似乎也受到了影響,原本哆哆嗦嗦的嘴net,突然就不哆嗦了。

    “是我爹,是我爹讓我這麼做的,我爹說,畢鵬卓身份尊貴,殺了畢鵬卓,再栽贓淩家,畢鵬卓身後的勢力就會滅殺淩家,左家就可以稱霸南山郡”這句話,左光宗說得快無比,快得一眾左家人都沒反應過來。

    這句話,就像是一道驚雷炸在頭頂一般,炸得左宣城頭昏眼hua的同時,竟然有了一種要暈過去的感覺。

    左宣城清楚,他根本沒做過這樣的事那就是說,今天,他左宣城竟然被自己的親生兒子在眾目葵葵之下栽贓了,可笑之極,諷刺之刺,悲哀之極

    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栽贓,他左宣城可能是全天罡大6獨一份的。

    眾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左光宗身上,誰者沒有注意,當左光宗說出那番話之後,淩動忽地有如虛脫xiong膛疾起伏起來,臉上滿是汗水與疲憊。

    隻有父親淩遠山皺了皺眉,上前輕輕的扶住了淩動,他還以為淩動是緊張的呢。

    “左宣城,你給我死來”喬大先生虎目圓睜怒吼道

    “喬大先生,這是我兒子在胡說,我兒子傻了,真的”左宣城惶急的時候,一雙怒火洶洶的眼睛卻是瞪向了左光宗:“逆子,你個畜生,我殺了你”

    電光火石之間,左宣城身後的一位左家高手直撲喬大先生,後者卻是不慌不忙,一劍斬出,不過借著這機會,左宣城卻從喬大先生的劍下逃了出來,舉劍y砍左光宗

    說完那句話一直沒了聲息的左光宗,看著父親的劍到來,突地1出一種解脫的笑容,飛身撲了上去。

    “噗”

    沒防備之下,左宣城也是一楞神,他手中提著的長劍,就將左光宗穿xiong而過,血濺當場。

    左光宗卻是頭一歪,臉上滿是詭異的解脫笑容

    “宗兒”

    左宣城悲呼了一聲,楞在了原地,他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竟然會死在自己手,虎毒不食子啊

    他其實不想的,他提劍並不是來殺兒子的。

    畢鵬卓之死,yn差陽錯之下載到了左家頭上。可以預見,不說畢鵬卓身後的勢力,僅明劍宗,就能讓左家覆滅。

    他隻是想帶走他,帶他走為左家留條血脈而已......

    左宣城的心瞬間如刀絞.....

    ---------------

    ps:老婆加班沒回家,嘿,晚上豬三不用出去了,繼續碼字爆

    兄弟們,能給點支持嗎?月票啊,吼

    百度輸入"三藏小說"在線免費看全文字小說

    

Snap Time:2018-01-21 15:00:21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