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22章將淩動當槍使


    “嗡!”

    森白色的人影與劍光蛟龍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碰撞出一種刺得淩動耳朵都生疼生疼的音波,讓淩動情不自禁的皺了一下眉毛。

    兩股極其強大的力量碰撞在搖光城的上空激蕩起一圈圈森白色的罡氣波,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看上去極其漂亮。

    但漂亮歸漂亮,那罡氣波的威力卻是極其恐怖,無論是淩動還是山神尹亢,就算是以他們的修為,也被這道罡氣波逼得連連後退。

    其間,淩動的神胎微微一震,那是他賜給金奴金辰用來鎮懾左相司徒雨的金係禦星環受到了劇烈力量攻擊的原因,應該是金奴金辰在對上左相司徒雨的時候,用淩動賜給他的金係禦星環來提升戰力。

    被逼得往後退去的時候,淩動還在盤算著能不能趁機幹掉左相司徒雨這個毫無人性的家夥,計算著雙方的戰力,能不能徹底的留下左相司徒雨。

    要是不能一擊必殺,反而讓左相司徒雨逃走,那就遺禍無窮了。要是有一個周天真神的存在在暗處無時無刻的盯著淩動,那淩動可就夜不能寐食不安寢了。

    淩動正盤算的時候,忽地被沙沙沙的藤條被震碎的聲音給驚醒了,那聲音淩動很熟悉,那是木奴木鐵的藤蔓網被震碎時特有的聲音。

    淩動扭頭看去的時候,瞬地大吃一驚,身形一閃,周身激射出濃濃的土黃色光華,立時護在了藤蔓網被層層射碎的木鐵的身前。

    而木鐵的身後。則是被金辰跟左相司徒雨的劍氣蛟龍的音波給餘威震蕩得臉色發白、神情慘然的淩珍、柳瑤光、秋清怡娘仨。

    方才若不是木鐵死命的護住。恐怕僅僅是金辰跟左相司徒雨交手的餘威

    一想到這。陣陣後怕不由自主的湧上淩動的心頭,若是方才不是木鐵死命的護住,那娘仨

    一念及此,淩動心中洶湧澎湃的欲將毫無人性的左相司徒雨殺之而後快的想法,頓時被按了下去。

    先不說有無幹掉左相司徒雨的實力,以及這樣直接幹掉左相司徒雨的後果,僅僅是自己的最重要的親人在場,淩動就不能也不敢動手。

    周天真神一般的存在。真要拚起命來,幾個星君境的武者,可是連炮灰都做不了,會被餘波直接給震死。

    由此,淩動隻能暫時的放下這個念頭,不過,淩動的眼中還是凶芒閃爍,左相司徒雨這個人渣,淩動必殺之!

    隻要一有機會,淩動必斬殺左相司徒雨。以致奠那逝去的百萬花魂!

    淩動此刻隻能鬱悶的咽下這口殺氣,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盡快的鎮伏他在土獐界收伏的火奴三足金烏南方閭荒大帝。

    若是淩動能夠徹底的鎮服三足金烏南方閭荒大帝,那幹掉左相司徒雨不讓其逃走的把握,可以直線提升到八成以上,而不像是現在仿佛賭命一般。

    畢竟修為到了周天真神這個境界,若沒有數倍的實力與設計,隻要周天真神一心一意的想逃走,是很難留下的。

    也許是因為三足金烏南方閭荒大帝的修為超過淩動太多太多的原因,也許是南方閭荒大帝曾經為一方星域之帝,心氣極高,傲氣衝天,心堅如鐵,連淩動的五星禦奴的法門,也隻能讓其慘叫連連,但卻無法屈服對方的意誌。

    無法像是金辰這般,從肉身到意誌,徹底的服從於淩動。每每到鎮服的關鍵時刻,一股極其強大的意誌力,就會衝破五星禦奴的心神鎮壓,讓淩動無法徹底的鎮服他。

    也許,是由於南方閭荒大帝身具三足金烏這種足以與百靈之首朱雀比肩的血脈的原因,總之,讓淩動苦惱無比,極為無奈。

    畢竟若是能夠馬上鎮壓收服南方閭荒大帝這個周天真神巔峰的存在,淩動現在麵對的許多難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但無奈歸無奈,目前淩動五星禦奴的法門,隻能控製南方閭荒大帝的肉身,卻無法鎮壓基神胎,讓其徹底的聽從淩動的命令。

    “珍兒,你們沒事吧?”抵擋住兩強交手的餘威之後,淩動一股平和的罡氣立時送入了淩珍的體內,幫助淩珍平複著震蕩的血氣。

    也許是被父親大手握住與生帶來的那種安全感,讓淩珍蒼白的小臉瞬地露出了頑皮的笑容,“爹,我沒事!爹,你剛才好厲害噢!”淩珍滿眼的小星星。

    “沒事就好!”淩動點了點頭,情不自禁的露出一絲笑容。被自己的女兒崇拜的那種感覺竟然讓淩動的心神有些波動,那種感覺,與其它人對淩動的臣服崇拜,是完全不一樣的。

    “木鐵,你快護送”

    話一出口,淩動就打住了。

    淩動突地發覺,若是他在這個時候突地送走自己的家眷,就會示敵以弱,暴露自己害怕左相司徒雨戰力的真實情況。

    心念一動,就將淩珍等人留在了原地,冷笑著盯著左相司徒雨,但暗地,卻是全力的戒備著!

    這時候,與左相司徒雨狠狠的拚了一招的金辰,也與左相司徒雨驟接即分。以左相司徒雨的劍光蛟龍被金辰一劍劈碎,金辰完好無損為結束。

    見自己拿手的殺招劍光蛟龍被一劍斬碎,左相司徒雨頗有些心悸的看了一眼星君金辰,然後微微彎腰道:“見過星君!”

    同一時刻,左相司徒雨見到淩動的家眷竟然安在,也是微微一驚。

    “左相,在這搖光城上空,你竟敢全力出手,還是與本星君新任命的神武將全力火拚,你什麼意思?

    你有何居心?

    你想毀了我們搖光星界的都城搖光城嗎?

    或者說,左相你對本星君新任命的神武將軍有所不滿。才來這找事?”

    金辰一開口。就是純粹的問罪之意。言語間,滿是濃濃的責備,似乎這件事,完全是左相司徒雨的責任一般。更讓左相司徒雨憤怒的是,話語間聽上去,似乎星君金辰對淩動這個神武將軍並沒有什麼偏袒之意。

    說實話,若不是星君金辰方才表現出來的能與他相抗,甚至還壓他一頭的實力。左相司徒雨這會都有跟他們拚了的意思。

    感情他死了兒子憤怒出手,還落了滿身的不是?

    左相司徒雨卻是不知道,哪怕淩動做的再過份,金辰也會一麵倒的支持淩動。更何況,若是金辰知道他的那義子又或是兒子為了修煉神功而讓百萬以上的花季少女慘死,恐怕反應會更大。

    要知道,那被時玉書慘害而死的百萬花季少女,十有八九,全是搖光星界的花季少女。

    左相司徒雨更不知道的是,星君金辰心中的震驚。此時比他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別看方才的一次交手中,星君金辰看似占了上風。但實際上。金辰在接到中央鎮府大將金立的符訊之後,趕來之後,隻是在遠處,並沒有馬上現身,隻是看左相司徒雨突地殺到,稍做準備之後,這才殺出。

    方才那一擊,可以說,是星君金辰目前的最強一擊,不僅動用了金係禦星環,甚至還動用了一絲在龍安界積累的人道神力,才能穩壓左相司徒雨一頭。

    周天真神跟周天神將在修為上的差距,雖然僅僅一階,實在是太大了。金辰目前就算是離周天真神隻差一小步,依舊沒有戰勝左相司徒雨的把握,這才在方才全力一擊,起了先暫時懾服左相司徒雨的心思。

    這幾天,金辰除了處理一下搖光星界的事務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淩動的特殊照顧下,將時間加速到過百倍,全力的修煉恢複修為。

    金辰估計,要是按目前的速度,他的修為,再有兩個月,也入用不了兩個月的時間,就能恢複到周天真神了,到時候,有金係禦星環相助,雖然無法斬殺左相司徒雨,但是戰勝他,卻是有著八九成的把握。

    “星君大人,淩動他,淩動他殺了我的義子時玉書啊,我這義子時玉書,可是比我的血脈嫡親的兒子還要寶貝啊!”審時度勢之後,左相司徒雨暫時的屈服下來,卻是向金辰哭訴起來。

    可是,左相司徒雨的哭訴,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結局。

    哪怕是他哭訴的再苦,再淒厲,甚至比竇娥還冤,也是一樣的結局。更何況,這件事,淩動從無論是哪方麵來講,都立得住腳。

    他的義子時玉書修煉紅粉滅神玄功已經毒害了上百萬的花季少女這件事一旦公布開去,左相司徒雨就算對搖光星界影響力再大,也會受到萬人唾棄。

    沒有任何意外的,當淩動隨口的講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又將那紅粉滅神玄功‘百花凋,始入門,千花敗,天罡成。化星至星君,步步萬花落,百萬花魂始能入神門’歌訣一念,星君金辰就勃然大怒。

    幾乎是指著鼻子將左相司徒雨痛罵了一通,罵得左相司徒雨隻能打落牙齒和血吞,變成一個金辰口中子不教、父之過的混蛋父親。

    還連罵時玉書該殺。

    最後,因為懾於星君金辰的實力,又出於種種原因的考慮,再加上司徒雨這種人,天性涼薄,犯不著為一個死人壞了自己的大計。

    左相司徒雨幾乎是將嘴唇咬得鮮血淋漓的灰溜溜的離去,但怒火在胸腹中,卻是越燒越高,越燃越熾!

    “此人,我必殺之!”淩動看著左相司徒雨離去的背景,狠狠的攥緊了拳頭。

    當左相司徒雨的身影消失之後,淩動目光一轉,走向了中央鎮府大將金立。

    淩動可不是任人當槍使的家夥,方才淩動願意給金立當槍使,那是淩動在替天行道,在為天道正心,他願意,便不代表淩動不追究。

    此刻,卻是到了算帳的時候。(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2 18:27:59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