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21章該殺


    “為什麼!我兒並沒有傷到你的家眷,為什麼?!為什麼要下此辣手?”原本氣度恢宏的左相司徒雨,此時就像是一頭憤怒的獅子一般,死死的盯著淩動。

    烏漆焦黑的左手提溜著他所謂的兒子時玉書焦炭般的肉身,止不住的顫抖著,完好無損的右手,卻是鷹張在那,森冷的而懾人心魄的金白色罡氣不停的吞吐著,仿佛出洞的毒蛇一般。

    可以看出,左相司徒雨此時在極力的壓製著,極力的壓製著他向淩動出手的欲望。

    聞言的淩動卻是先楞了一下,“兒子,時玉書是你兒子?”淩動有些不解。

    不等左相司徒雨回答,一旁的中央鎮府大將金立就用神魂傳音給淩動解答起疑惑來。

    “淩兄,這時玉書明麵上是是左相司徒雨的侄子,乃是早年左相司徒雨一個交情頗厚的兄弟的遺腹子,具體如何,我們並不清楚。

    隻是傳聞後來他那兄弟在外隕落,左相司徒雨便當眾立言,他那兄弟的父母妻兒他養之,認這遺腹子為螟蛉義子。於是,這位時玉書便成了左相府最受左相司徒雨寵愛的小輩。

    連左相司徒雨的兩個嫡係兒子,若是招惹了時玉書這螟蛉義子,都要受到鞭笞。所以,左相稱此子為兒子也沒錯。不過,據說”

    “據說什麼?”淩動看著中央鎮府大將金立這個從頭到尾的旁觀者,心中忽地一動。

    “據說,左相司徒雨與那他位兄弟的遺霜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這遺腹子到底是誰的。難說。不過,卻跟左相大人有著五六分相像。”金立若有所指的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

    此時,仿佛受到了極大刺激的左相司徒雨眼睛通紅的死死的盯著淩動,喉嚨中發出類似於獸吼的嘶吼聲,那鎖定淩動的殺意,卻是在忽上忽下的波動著,顯然是在做著天人交戰。

    這大概就是像司徒雨這般極為理性的武者最大的悲哀了。萬事當前,都要考慮一個利益取舍,尤其是在時玉書已經死了的情況下。

    左相司徒雨在考慮著,到底要不要徹底的撕破臉皮,到底要不要與淩動開戰。因為在此時與淩動撕破臉皮,就標示著他徹底的站到了星君金辰的對立麵。

    他在考慮著,此時站立到星君金辰的對立麵,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他更在考慮,他能否戰勝淩動?

    不說淩動先前在鎮南大營搞出來的戰績,就給左相司徒雨帶來了極大的壓力。淩動那樣的戰果。左相司徒雨自認自己也可以做到,但絕對沒有淩動那般輕鬆寫意。

    像淩動那般直接半息之內鎮壓一位周天神將。他恐怕得出盡渾身手段。

    再加上方才淩動轟殺他兒子的雷光,僅僅是餘威,就給他這位周天真神造成了傷害,讓左相司徒雨產生了深深的忌憚。

    他今天若是一戰不能勝淩動,那麼他在搖光星界的威望,將會直線墜落,甚至比鎮南大將封安跌得還要慘。

    他還在考慮,若是正戰時,星君金辰出來怎麼辦?

    這就是司徒雨理性的悲哀,他考慮得太多了。

    這一切,都是縱然時玉書神魂俱滅了,但左相司徒雨依舊沒有衝淩動出手的原因。

    要是換作淩動,別說有人殺他的親人朋友,就是有人欺負他的親人朋友,什麼也不說,先幹他大爺的再說。

    “為什麼?”左相司徒雨不連續追問倒罷,一追問,淩動剛剛平息的怒火就再次洶洶燃燒起來:“時玉書修煉紅粉滅神玄功的事,你應該知道吧?”

    淩動厭惡司徒雨的同時,竟然連稱呼司徒雨左相都不願意了。

    “那又如何?天下玄功萬千,我兒練那神功又有何差錯?”正天人交戰的左相司徒雨的那委決難下的猶豫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瞬地同淩動品舌交鋒起來。

    “又有何差錯?”淩動卻是冷笑連連:“這麼說,時玉書所修煉的紅粉滅神玄功的特殊需求,你一定是知道了?”

    “百花凋,始入門,千花敗,天罡成。化星至星君,步步萬花落,百萬花魂始能入神門!哼,最少百萬花季少女,最少百萬啊,盡數被時玉書毀去!”

    說到這,淩動眼睛一瞪喝道:“憑時玉書的本事,就算他能弄到百萬花季少女練功,也早就被人滿天下的追殺了吧?

    肯定是,肯定是你替他擋下了那極多的追殺複仇,遮掩了他的惡行,要不然,那百萬花季少女的親人族人,用口水都能他把淹死!

    幫凶,你就是時玉書喪盡天良的幫凶!”

    讓淩動、山神尹亢還有中央鎮府大將金立目瞪口呆的是,麵對淩動的指責,左相到司徒雨竟然用一種毫無感情的聲音反斥道:“那又如何?我兒又沒禍害你家閨女,你為何滅殺我兒?”說到這,左相司徒雨又激動起來。

    聞言的淩動的眉頭驟地劍立起來,怒道:“看來,不僅時玉書喪盡天良,你也喪盡天良!不僅時玉書該殺,你也該殺!我隻恨沒有早一天碰到這個喪盡天良的時玉書!”

    “罵得好,殺得好!”喝彩聲從淩動身後響起,從時玉書死後,一直冷眼旁觀的山神尹亢放聲喝彩。

    “淩小子,不愧是跟我對眼的家夥。老夫也終於明白,你小子在老夫眼中,為什麼越看順眼了,就這兩個‘該殺’,值!”山神尹亢眼中異彩連閃。

    “殺我?還要殺我?”淩動跟山神尹亢的這兩句話,殺氣畢露的兩句話,就像是導火索一般,立時幫左相司徒雨做出了決定。“那是你們找死!”

    幾乎是同時。左相司徒雨周身光華一閃。一道彎曲的小劍憑空出現,劍尖吞吐白色厲芒的時候,瞬地作一條劍光蛟龍一般,斬向了淩動。

    劍光蛟龍所過之處,虛空紛紛塌陷,出現的那,就將半條繁華的北鬥大街直接吞噬,幾乎是劍光蛟龍出現的那。淩動就有些承受不了那恐怖的氣息,心跳如擂鼓。

    瞬息之間,淩動神念動間,時間法則中的時間加速瞬地發動到了極致,虛空莫名的幻了一下,在淩動的眼中,那條劍光蛟龍轟向他的速度,突地變慢了幾十倍。

    左掌揚起,左掌中六顆掌中星禦瘋狂的旋轉起來,一顆接一顆的漩渦般的各色星禦疾速的從淩動的左掌飛了出去。迎向了那劍光蛟龍。

    但縱然是淩動引以為傲的掌中星禦,帶著禦星環的漩渦星禦。在那條劍光蛟龍麵前,也一個接一個的破碎。

    淩動卻是全幅神念都集中在掌中星禦之上,不停的轟出一記又一記的漩渦星禦,迎向那劍光蛟龍。

    以淩動敏銳的觀察力發現,他的漩渦星禦雖然擋不住那劍光蛟龍,但是每一記漩渦星禦下去,都能將那劍光蛟龍削弱數分。

    幾乎在短短的半息時間之內都不到,淩動借著時間法則的加成,一口氣轟出十幾個漩渦星禦。

    當淩動感覺到那劍光蛟龍要轟過來的時候,最後轟出了一記漩渦星禦的時候,掌中雷光一閃,一道拇指粗細的周天紫宵劫雷就轟向了左相司徒雨。

    同一時刻,那被淩動的十幾個漩渦星禦層層削弱的劍光蛟龍,狠狠的轟破淩動最後一個漩渦星禦,轟擊到了淩動的身上。

    然後,淩動的身體輕飄飄的向後飄飛了百米,沒事人似的浮立在了空中,看得左相司徒雨恨不得揉一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要不是那道暗紫色的劫雷已經向他轟了過來。

    縱然左相司徒雨早有準備,老早就催動了一件周天神甲,但還是被那道小周天紫宵劫雷劈得墜落到了地麵,雖然並沒有受到太多實質性的傷害,但卻給了他極大的震撼。

    這一切,在司徒雨的眼中,隻是一那而已!

    左相司徒雨的劍光蛟龍,可是他的殺招啊,用一件寶貝異常的周天器轟出的殺招啊,多少周天神將都飲恨的殺招啊。

    可是淩動,看上去卻是接得極其輕鬆。

    交手一招,修為隻有周天神使中期的淩動就占了上風,反倒是他這個周天真神就落了下風。

    這讓左相司徒雨忐忑不已。

    可是司徒雨哪知道啊,剛剛淩動接了他一招劍光蛟龍,就費盡了力氣,其它神晶的消耗還好說,剛剛凝成不久的那代表陽係力量、用來催動時間法則的銀色神晶內的力量,因為將時間法則催動到極致,一瞬間就消耗了一半有餘。

    換句話,隻要左相司徒雨再進攻一次,淩動再與左相司徒雨硬拚一次,淩動就得原形畢露了。

    淩動與左相司徒雨的差距,不僅是修為上的差距,還有裝備上的差距也很大。若是淩動有一件周天神甲或者防禦性的周天神器,那情形會比現在好上幾倍。

    不過忐忑歸忐忑,既然開了頭,就沒有半路結束的話,司徒雨劍指一拚,蛇形小劍出現的那,一道劍光蛟龍驟地凝成。

    再一次看到劍光蛟龍,淩動的心髒驟地一縮。

    就在那劍光蛟龍撲出的那,一聲雷霆般的怒喝聲驟地響徹起來:“大膽,司徒雨,你要幹什麼?”

    “是金辰!”

    聽到金辰的聲音,淩動稍稍鬆了一口氣,在看到一道木白色的人影迎上那劍光蛟龍的時候,淩動心頭,驟地掠過一個大膽的想法要不要趁機與金辰等人合力幹掉到司徒雨這個人渣?

    這個為虎作倀,助紂為虐害得百萬花魂落的家夥?

    ************

    PS:感謝小龜的打賞支持,感謝yukie17,老賴80也風流兩位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2 06:46:26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