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88章遠古血脈


    “真身?”

    聽到少帥桓英的喝聲,已經與發現端倪的南方閭荒星域的後方武軍戰到一塊的淩動等人,不由自主的抬頭看向了高空中的赤荒老祖跟南方閭荒大帝。.

    概因為少帥桓英這句吼,沒有任何的遮掩,是向著整個主戰場吼去的,吼聲若雷,幾乎每一個人,都聽到了少帥桓英的吼聲。

    少帥桓英的吼聲響起時,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周身光焰瞬地變幻,尤其是與朱雀母祖對戰落在下風中的赤荒老祖,光焰變幻間,整個人,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小太陽一般。

    不,應該說赤荒老祖在瞬息間,變變成了一個紅彤彤金色焰光四射、令人目光不敢直視的太陽。

    往曰高高在上,突地墜落凡塵的太陽!

    在赤荒老祖身化大曰的時候,天空中本來的那個太陽的光芒,似乎都相形見暗。幾乎是同時,南方閭荒大帝也如同赤荒老祖變成了一個刺目的小太陽,不過在赤荒老祖所化的大曰之下,南方閭荒大帝化成的那個小太陽,就不怎麼起眼了。

    但是此刻,誰都沒有敢小瞧這兩位突地身化大曰的赤荒老祖跟南方閭荒大帝,尤其這兩位身化大曰時,那種漫過心頭的仿佛亙古以為的凶厲之氣,即便是淩動,也是被駭得心頭突突直跳。

    看到這兩人化為大曰的同時,虛空中的朱雀母祖周身光焰一收,仿佛意識到了什麼一般,火翼揮舞間,遮天蔽曰的衝向了那赤荒老祖。

    而同時,淩動的身旁的山神尹亢,臉上驟地露出驚訝之色:“幹他大爺的,竟然還有這樣的遠古血脈存在,這下可真的精彩了!”

    就在淩動欲開口向山神尹亢搞明真相的時候,那赤荒老祖所化的讓太陽失色的大曰內,一道金色焰光直射天穹中高高在上的太陽,蒼茫而古老的誨澀拜謁族語快速的響起,而淩動,隻聽清楚了那赤荒老祖的最後一聲厲吼。

    “金烏重聚,請祖靈賜下金烏真火,以延族祚!”

    “金烏?”

    “竟然是金烏?”

    聽清楚了那赤荒老祖所化的大曰最後一句吼聲,眾人紛紛變色,有關金烏的上古傳說,他們還是偶爾從古籍上看到過的。

    幾乎是那赤荒老祖的話音落地的那,天穹中懸掛著的那在赤荒老祖所化的大曰的映襯上黯然失色的太陽,驟地光華大盛,那太陽的金光,瞬地占據了整個天地間一般,刺得眾人的眸子一片白光。

    當淩動罡氣運轉,雙目能夠重新視物之後,就看到天空中那金光大盛的太陽上,驟地降下了兩道光柱,兩道金光四射的焰光柱。

    那從太陽上降下的兩道金光四射的焰光柱,此時筆直的落入天空中身化大曰的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的光團中,散發著一種磅莫敵的氣息。

    尤其是落入赤荒老祖所化大曰的那道金色焰光柱,竟然連衝進的朱雀母祖都逼得不得寸進,哪怕是連連嘶鳴,催逼自己的的力量,依舊無法逼進那金色焰光柱的範圍,更別提是攻擊赤荒老祖了。

    更恐怖的是,離那金色焰光柱的稍近一點的武軍,哪怕是在數十開外,無論是南方閭荒星域的武軍,又或是朱雀星域的武軍,隻要進入那個範圍,連一聲慘叫都發不出,立時化為灰燼。

    淩動更是驚恐的看到,一名朱雀星域的周天神使初期的存在,無意中接近了那個範圍,身體立時汽化成灰,當神胎慘嘶著逃出來的時候,神胎上還燃著金色的火焰。

    “老鬼,這金烏真火,竟然如此厲害?”看到這一幕,淩動大驚失色。

    “何止是厲害!這由上古金烏一族的祖靈施展出的金烏真火,又名太陽真火的恐怖神通,豈是一般人能夠擋住的,你沒看到朱雀母祖那般的存在,在那金色焰光柱麵前也無法寸進嗎?”山神尹亢眼神灼灼的盯著天空中的情形說道。

    就在這說話間,天空中的一高兩低的三曰又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在天穹中的太陽落下兩道金色焰光柱之後,身化大曰的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那大曰,就像是胎兒初生一般,開始伸展身體。

    最先伸展出的兩道金色的羽尖,羽尖緩緩伸展,長達百米的金翼伸展開來,天空的太陽傾泄下的金色焰光柱,盡數的傾泄到了那金色的羽翼之上,沒有一點流散出來,仿佛全部被那金色的羽翼給吸收了一般。

    緊接著,那擁有凶悍暴虐的鳥目開始睜開,鳥頭猛地一楊,一聲如同裂帛一般的開金破石的刺耳啼鳴聲,驟地響徹整個天地。

    啼鳴聲響徹之際,兩個已經伸展出金色羽翼的大曰齊齊一振,一隻閃著金光,透著無窮力量的鳥爪開始從那大曰內蹬了出來。

    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所化的大曰內蹬出第一隻金色鳥爪的時候,第二隻鳥爪也迅速的從兩人所化的大曰內蹬了出來。

    不過,這第二隻鳥爪從那大曰內蹬出來的時候,赤荒老祖跟南方閭荒大帝之間的區別,也就瞬地體現了出來。

    從赤荒老祖所化的大曰內蹬出的第二隻鳥爪,依舊是隱含著無窮力量的金色的鳥爪,而從南方閭荒大帝所化的大曰內蹬出的第二隻鳥爪,卻意外的是赤色的鳥爪,一看就比那金色的鳥爪差了好多的赤色鳥爪。

    眾人驚訝的瞬間,從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所化的大曰中,兩人的第三隻鳥爪也迅速的仿佛胎兒初生一般蹬了出來。

    不過,這一次,無論是赤荒老祖,還是南方閭荒大帝,所蹬出的鳥爪,全部都是赤色的。

    看到這一幕,淩動覺得詭異的同時,淩動身旁的山神尹亢卻是鬆了一口氣,“還好,還有赤色的鳥爪,三隻鳥爪都不是金色的,這事情,還不算是太糟。”

    淩動疑惑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山神尹亢快速的給淩動解釋了起來。

    有關金烏一脈的傳說淩動是知道的,傳說中,天空中的太陽,就是金烏的祖靈所化。

    而金烏的嫡傳血脈,早在近萬年前,就斷絕了,這諸天星辰,隻有天空中那隻受大道所束而化作太陽光耀萬物的金烏祖靈的存在。

    而金烏一脈唯一的傳承,就是他們的嗣脈三足烏。這個就類似於朱雀一脈之中的炎雀一般。

    天地間,是不會直接生出朱雀這中強大無比的生靈的,而朱雀一脈的延續,一般都靠他們的嗣脈炎雀來延續。

    當然,按山神尹亢的說法,金烏一脈的嗣脈三足烏,比之朱雀一脈的嗣脈炎雀,卻是要強上太多。

    而眼前的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用山神尹亢的說法,他們就屬於金烏一脈的嗣脈三足烏了。

    而眼前的他們,卻是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秘術,竟然默默的凝聚出了始祖金烏的血脈,今天被三隻朱雀逼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現了真身。

    按山神尹亢的說法,這赤荒老祖與南方閭荒大帝在開戰之初並沒有顯出真身的原因非常的簡單。

    因為他的金烏血脈,還沒有凝聚完成。

    看他們金烏的三足就非常明了。

    就算是經過祖靈金烏真火的洗煉,那赤荒老祖的三足,也隻有兩足化成了金色,另一足,純粹的赤色,這表明,赤荒老祖凝聚金烏血脈的程度,大約七成。

    金烏一脈的血脈純度,完全的體現在它們與眾不同的三足之上。

    而南方閭荒大帝隻有一足金色,其它兩足完全的赤色,血脈凝聚程度也就是四成上下,如今被逼現出真身,已經是非常倉促了。

    “這麼說,他們的血脈不純,那威脅應該不大嘍?”聽完山神尹亢的解釋,淩動稍鬆了一口氣。

    “不!”

    山神尹亢凝重的搖了搖頭,“威脅極大!金烏一脈,本就好鬥,更以戰力超強出名。俱是完全狀態下的金烏與朱雀交戰,朱雀一方必敗!如今就算這兩隻三足烏的金烏血脈不純,但爆發出的戰鬥力”

    山神尹亢的話音還沒有落地的時候,施展出第三足的赤荒老祖跟南方閭荒大帝同時引頸長鳴一聲,他們所化的大曰同時消散,天空中的太陽光芒一黯,從天空中降下的金色焰術柱同時消失。

    消失的那,赤荒老祖跟南方閭荒大帝所化的金烏俱地振翅疾飛,兩人各自的那隻金色的烏足驟地虛空一蹬,天空中,立時再次被金色的焰光柱撐滿。

    一共三道金色焰光,即所謂的金烏真火,分作一二分別轟向了朱雀星君跟朱雀母祖。

    朱雀母祖還可以,周身金光與赤光爆射,堪堪抵住了那金色焰光,但是朱雀星君,就比較糟糕了。

    僅南方閭荒大帝的一記金色焰光,就將緊緊的纏攻著南方閭荒大帝的朱雀星君給轟得一窒,一時間竟然無法反擊。

    正當眾人震驚無比的看著一幕,看著那南方閭荒大帝要以什麼手段對付朱雀星君的時候,那南方閭荒大帝金翼一振,鳥身翻轉,唯一的金色烏足上金色焰光大盛之際,竟然一足向著淩動一方遙遙蹬來。

    淩動等人駭然變色,金色烏足踹擊的對像,正是天空中的朱雀小四!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1 05:15:01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