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67章杜遠之心


    杜遠,此時堵在淩動跟項碩麵前的,就是百餘年前給土獐界通風報信幾致淩動於死地的杜遠。

    就是那個因為五個白麵饅頭,十鬥米,外加百兩黃金便將自己的一條命賣給了土獐界的杜遠,此時鷹隼一般的目光正在淩動跟項碩臉上的來回的掃視,目光凶厲不已。

    “腰牌!”

    從嘴唇迸出這兩個字之後,項碩與淩動遞上了他們各自的腰牌,驗過真偽之後那杜遠卻環著淩動與項碩二人圍著轉了起來。

    “項哨,我前年隨在天君大人身側,可是檢閱過你們巡風哨一、二、三哨所有的兄弟,這位朱兄弟怎滴如此麵生?為何我沒有任何影響?”

    那杜遠顯然與項碩認識,圍在淩動跟項碩身邊轉了一圈之後,突地陰森森的開口,眼中,滿是挑剔之意。

    聽到杜遠如此說,淩動卻是暗暗叫苦。這也算是他大意了,或者也是沒有辦法。來時淩動考慮過多種情況,所以就稍稍用功將容貌微微改變了一下。

    至於身形,淩動壓根不敢做任何改變。因為一旦改變,就得時刻運轉罡氣保持身形的變化,包括麵容的劇烈變化,都得如此。

    而如今淩動麵對的一關關的巡邏武軍、守門武軍,修為最低的也是星君境的武者,更有周天神使,那眼神的毒辣勁兒,就別提了。

    隻要在接愛檢查時,以他們的目力,隻要淩動周身稍有異常,神念就能感應出來,那時,不暴露也得暴露了。

    淩動也沒想到。在剛剛進入土獐界星宿天君府的核心地帶,就碰到了這個冤家對頭杜遠。這個杜遠談不上淩動極為熟悉,但是對淩動肯定有著極深的影響。

    如今圍著他們陰森森的轉圈,又開始挑刺,淩動幾乎懷疑,這杜遠是不是認出了什麼。

    一念及此的時候,淩動的神念驟地一緊,落到了萬星之府已經整裝待命的周天神使身上,隨時準備暴起發難。

    不過。不到萬不得已,淩動卻不想這麼做。

    雖然已經進入了土獐界星宿天君府的核心地帶,在此時暴起發難,從朱雀星域軍事計劃的大局上而言,沒有大礙。

    但是淩動製定這個宏大的軍事計劃的最初衷。營救狄天君,找到第六枚禦星環的下落,卻基本上沒有任何實現的可能。

    可以想像,隻要淩動一發難,整個土獐界星宿天君府的守衛就會聚集到這。

    就算因為朱雀星域方麵以前所無有的烈度大舉進攻最大幅度的將土獐界星宿天君府的防守力量、頂尖武力抽調了過去,但是留在土獐界星宿天君府的防守力量,依舊是淩動一行人的數倍甚至是十幾倍。

    “許是人多。大人並沒有記清楚吧?”項碩小心翼翼的答道。

    “哼,項哨這是在說我老眼昏花了吧?又或者說,你在侮辱一個星君境武者的神念......”

    “噢,對了。大人見諒,這朱高誌,乃是兩年前從土獐界近衛軍中新補的一位巡風使。我們巡風哨二哨的一位兄弟卻是隕落了.......”項碩的反應極快,急忙的解釋。

    “巡風哨竟然有兄弟隕落了?項哨這是在欺我無知?巡風哨中一旦有巡風使隕落。那可就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不等杜遠質問完畢,項碩就急忙應道:“大人誤會了。那位隕落的兄弟不是戰死的。而是因為早年的神魂傷勢發作,不治而亡.......”

    聽到項碩這還算圓轉的回答,淩動神念微微一鬆,但還是留在萬星之府,隨時準備暴起。

    “這樣啊.......”杜遠長長的應了一聲,聲音驟地一厲:“項碩,你身為巡風哨二哨長,難道不知天君大人在南書房嗎?為何不去南書房求見,反而來這亂闖?說,你到底是何居心!”

    杜遠的暴喝,立時令淩動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若不是看那六名守衛隻有戒備之意,沒有任何動手的意思,淩動這會就要立時暴起發作了。

    “回大人,我們去了南書房,守衛告知天君大人不在,行蹤不明,可能去了其它地方,事態十萬火急,屬下就想找找天君大人的下落......”

    說到最後,項碩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小,他也意識到,他這謊話越圓越破!凡是在在土獐界星宿天君府有點地位的,誰敢在這核心地帶亂闖,天君大人的行蹤,豈是亂闖能夠找到的。

    杜遠卻是沒有答話,隻是遠遠的站在淩動跟項碩的身後,目光死死的盯著淩動的背影,眼中射出有若實質的精光,直盯淩動的背部,盯得淩動的背部生疼生疼的。

    而淩動,也暗自歎息了一聲,這杜遠,十有**看出了一些端倪,能否營救狄天君,隻能聽天由命了。

    不過不到最後一刻,淩動是不會放棄,哪怕是高遠盯得他的頸部發硬,淩動兀自站在那巍然不動。

    在這一那,時間過得極慢,那一息,都像是一年一般,每一息對淩動跟項碩而言,都是煎熬。站在項碩身後的淩動甚至發現,項碩的拳頭已經微微攥緊,想來項碩也意識到了事機有可能已經敗露。

    畢竟他們的借口,是經不住經細推敲的。

    時間過了十幾息,又像是過了數年,就在項碩緊張得手心都出汗了的時候,那杜遠才輕笑一聲,轉到淩動跟項碩麵前,指了指天空飛舞的符光與閃遁而過的人影道:“確實,今天是夠亂的,天君大人的行蹤,還真難找。”

    聽到這話,就在淩動嗖項碩鬆了一口氣的那,杜遠突地問道:“朱高誌,你的家鄉在哪?”

    “我的家鄉?”

    這句話,令淩動的表情驟地一怔,暗道不妙的時候。淩動忙答道:“回大人,屬下早年在日馬界修煉,後來修煉有成闖蕩星域,三百年前,就落足到了土獐界,後來慢慢有了今天的際遇。”淩動心念電轉,陡地編了一段話,補上了一個漏洞。

    杜遠盯著淩動的目光,卻是射出了宛若毒蛇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淩動,讓淩動心陡地一沉,知道他這回答可是出了問題。

    “哈哈,鄉音不錯,我聽著也很熟悉。在我土獐界呆了三百年了。竟然還帶著幾分鄉音,難得,難得!”

    杜遠一連兩個難得,卻令淩動心陡地沉到了穀底,淩動終於知道他在哪出現了致命的紕漏。

    口音。

    淩動花了數天時間急急學來的土獐界那半生不熟的口音,無論如何,都還帶著一分木犴界的口音味道。這種差別,也隻有杜遠這種在木犴界呆了幾百年的人才能分辨出來。

    頂碩更是手掌猛地一緊,暗道一聲完了。

    淩動也是目光一凝,就等著杜遠揭穿他的那一刻。立時從萬星之府放出諸多周天神使,立時收拾了這個杜遠。

    淩動可以肯定,就算杜遠沒有認出他是淩動來,但絕對可以肯定他這個潛入者的身份。而且淩動推測。這杜遠,十有九八已經認出他來了。

    但是令淩動極其意外的是。杜遠在連說兩個‘難得’之後,毒蛇一般的目光驟地一收,轉身走向了那月亮門之外衝淩動跟項碩揮手道:“天君大人並不在這,這乃是中樞重地,容不得你們擅闖!

    不過,你們若是真有十萬火急、事關土獐界生死存亡的大事,可以去其它地方找找,也許可以見到天君大人呢!”

    聞言的淩動跟項碩同時謝過杜遠之後,轉過身來的時候,俱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劫後餘生的慶幸。

    不過二人的慶幸卻是各自不同,項碩慶幸的是可以晚死一會了,淩動以慶幸的則是還有機會尋找到狄天君下落。

    相視一眼,淩動與項碩疾步離開,從原路返回。

    就在淩動跟項碩起步的時候,淩動與項碩的耳中,同時聽到了杜遠與他的們的下屬的閑聊打屁的言笑聲。

    “哎,你們說,今天朱雀星域前所未有的大舉進攻,連天君府內也亂作一團,那個關在西麵的死囚犯還有沒有人去刑訊審問?”

    杜遠不高但清晰的聲音驟地傳入了淩動跟項碩的耳朵,令淩動跟項碩的腳步同時頓了一下。

    這.......這簡直是驚天發現。

    運氣也太好了吧?

    有瞌睡就有人送枕頭,這還是剛剛對他們虎視眈眈的杜遠送來的枕頭。

    “嗨,杜頭,今天應該不會有人去刑訊那個死因吧?本頭,管它提不提審,與我們有啥關係?”杜遠的一位屬下應和了一聲。

    “去你小子,確實與我們沒啥關係?但是那個死囚鬼哭狼嚎的慘叫聲,你他娘的聽著就舒坦了?那叫聲,聽得老子隔夜飯都能吐出來了!”杜遠罵道。

    “嘿,這倒也是,聽杜頭你一說,這連續聽上近兩月的鬼哭狼嚎的慘叫聲,真的是折磨啊!不過,那家夥確實挺能撐啊,聽聲音,就知道那生不如死的勁兒,還能活著,真是奇跡!”一位杜遠的屬下討好的應了一聲。

    “確實生不如死啊!”杜遠歎了一聲,“若我是他,肯定要尋個機會找個痛快,一定......要給他個痛快.......”

    杜遠最後一句話,聽在他那些個屬下的耳朵中,卻是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在淩動跟項碩的耳朵中,卻是清晰無比,甚至還帶著幾分刺耳!

    “一定.......要給他個痛快.......”

    這句話,讓淩動的渾身一震,淩動可以肯定,杜遠鐵定發現了他們的身份,但這句話的用意,卻是如此特殊,讓淩動相不明白杜遠為何要如此說。

    當淩動疑惑的轉頭看去的時候,就看到杜遠也正側身守在月亮門口,目光陰晦難明的盯著他!

    直至目送淩動跟項碩身形拐進走向這核心區域西花苑的小道,目中才爆出難掩的精光!

    

Snap Time:2018-07-18 16:57:29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