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66章禁忌破


    靠近土獐界外的諸天星域虛空,一萬餘南方閭荒星域的大軍正在與進攻的朱雀星域的武軍進行著最慘烈的戰鬥。

    場上不時的有專門的收魂武軍出手,若是發現已方武者戰死,但星魂逃出,立時趕到,用秘法收取星魂。

    隻要運氣不是太差,這些星魂被收取回來的武者,往往總能找到一具勉強堪用的肉身重新修煉。雖然魂肉融合度上差了點,但總歸是活著是吧。

    對於雙方收魂武軍的行為,參戰的雙方武軍,包括將領在內,都沒有任何人攻擊,任由他們像是醫療隊一般收取雙方戰死武者幸存的星魂。

    大戰持續了三十七年,那份熱血與激}情早已經被消耗得一幹二淨。在這參戰的武者,甚至是一部分將領,也很難保證自己能夠永遠在亂軍中生存下去,而若是不幸戰死,那這些個收魂武軍,就是他們生的希望。

    三十餘年的戰鬥下來,雙方戰鬥時,也就形成了這種冷漠而又特殊的默契。

    就像是此時的戰鬥一般,若不是雙方有軍功獎勵撐著,此時的戰鬥,會更變得乏然無味。

    更有一些土獐界的軍官,用一種疑惑的目光看著對麵兀自不退的朱雀星域大軍,這樣的陣勢,他們不是沒經曆過。

    相反的,他們經曆過很多次,一般情況下,這樣的攻勢持續個一兩天,讓對方刷一下存在感,就退卻了,因為這種雙方對峙的局麵,要是能夠分出勝負,早就分出勝負了,還用得著對峙三十七年餘?

    “兩天了,他們應該馬上就要退了吧?”這樣的念頭,在許多南方閭荒星域的將領心底湧現,甚至就是指揮部隊上,也開始不經意的以防禦減少傷亡為主。

    就在諸多南方閭荒星域的將軍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一個紅點,驟地在這諸天星域的虛空出現,出現的那,一種莫名的恐懼威壓,讓那些個身為周天神使的將領,臉色驟地一變。

    “不好”

    但這兩個字,僅僅在那些個周天神使的將領心頭迸現的那,那個紅點,就驟地疾速擴大,瞬地就紅遍了這整個片諸天星域的虛空。

    同時,一個巨大的火紅鳥影驟地凝聚而成,那雙火色羽翼瞬地展開,在仿佛覆蓋了這片虛空下所有的武軍的那,嘹亮的清啼聲響起,那仿佛能夠夠覆這片虛空的火色羽翼驟地向著南方閭荒星域的武軍狂扇而去。

    暗赤色的火焰,瞬地像是浪潮一般向著南方閭荒星域的武軍席卷而去,離得最近的幾位武軍,火浪未到,已經化做焦炭。

    幾乎是火紅鳥影出現的那,一聲有若滾雷般的怒吼,瞬地由遠而近:“朱雀,你好不要臉!”

    “是你先壞了規矩的,不要怪我!”

    幾乎是吼聲出的那,滾滾赤浪仿佛從天而降一般,有若隕石一般,向著朱雀星域的武軍傾泄下去,不過早已經有了準備的朱雀星域方麵,近三十道周天正神的氣息驟地聯結成一片,形成一片光幕,擋住了那從天而降倉惶而來的隕石雨。

    南方閭荒星域與朱雀星域戰鬥了三十七年餘,有些禁忌,都已經成了雙方不約而同遵守的規定。

    例如最頂尖的存在,朱雀星域的朱雀母祖與南方閭荒星域的赤荒尊者,都是屬於那種戰略級的威懾力量,根本不親自參戰。

    因為隻要他們一出手,普通的武軍壓根沒有任何活路。這條雙方自覺遵守的規矩,已經持續了三十七年餘了。

    這也是南方閭荒星域雖然形勢大好,但三十七年來,還是不敢將朱雀星域逼得太急的緣故。

    一旦惹急了朱雀母祖,惹得朱雀母祖盛怒出手,那無論是那一方,都將會是得不償失。

    但是今日,朱雀母祖這率先出手,就意味著雙方正式撕毀了這一遵從了三十七年的規矩,也意味著兩方之間,最殘酷的戰爭將會開始。

    甚至是,這場戰鬥要到了將要有結局的時候

    幾乎是那滾滾聲浪出現的那,朱雀母祖的冷哼聲響起,再次揮動那遮天蓋地的火色羽翼,駭得那剛剛閃現的身影,不由得放棄了朱雀星域的武軍,轉而迎上了朱雀母祖。

    因為就方才的那一擊,南方閭荒星域的武軍死傷慘重。不論遠近,在朱雀母祖那一記攻擊範圍的星君境武者,全部戮化成灰,連星魂也化成灰灰。就連那些將領中的周天神使,離得近的,也直接隕落。

    隻有那些離得稍遠,反應又快的,得存一條小命。

    朱雀母祖一擊過後,土獐界附近的諸天星域虛空立成真空,就連土獐界的地元磁光幕跟空間壁障,也在這一擊中被朱雀母祖徹底的轟開。

    隨著朱雀母祖與那從土獐界奔赴而來的超強存在戰到一起的時候,借著這一絲先機,朱雀星域的武軍也開始源源不斷的開進土獐界。

    同一時刻,土獐界內某處的少帥桓英臉色驟地一變,幾乎是那間,幾十道符令就驟地飛出,他的身影,也衝天而起。

    時光回到五息之前。

    也即是淩動捏碎那約定的子母符的子符之後,時間剛剛約莫過了兩息不到,一道強大到讓淩動跟那暗子項碩窒息的氣息,驟地從土獐界星宿天君方大後方的一處山脈內衝天而起。

    那強大仿佛君王降臨一般的氣息,瞬地直欲將淩動壓倒在地,但是本能的,淩動體內五顆星魂旋轉,就欲抵抗這種氣息。

    也就是這個時候,已經被那氣息駭得跪伏到地麵上的暗子項碩狠狠的拉了一把淩動,瞬地令淩動從那種本能中驚醒。

    身形一軟,順勢往下跪去的同時,淩動氣息一收,神魂識海中瘋狂旋轉的五顆星魂也驟地沉寂下去。

    但是沒等淩動順勢跪下去的時候,那道仿佛君王降臨的氣息在一那間,就消失了個無影無蹤,淩動也一把拉起了抹著冷汗跪下的暗子項碩。

    “母祖已經行動了”一句含糊難明的旁人難以聽明白的呢喃聲,從淩動的嘴角逝出。

    幾乎是同一時刻,土獐界星宿天君府上空符光飛舞,仿佛被捅翻了的馬蜂窩一般,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聲影衝天而起的那,就向著北方天壁支援而去。

    朱雀母祖的突然翻臉出手,打了一個土獐界措手不及,甚至攻進了土獐界。

    但是,對於據有幾十萬精銳武軍的土獐界而言,朱雀母祖的這一手,也隻能讓他們亂上一陣子,被朱雀母祖一招滅去的近萬武軍,壓根還不能讓南方閭荒星域傷筋動骨。

    就算是僥幸攻進了土獐界,但是攻戰土獐界,壓根沒那個可能。

    而在這戰慘烈的突襲結束之後,朱雀星域、朱雀母祖,將為他們這次破壞規矩而付出慘重的代價。

    看著從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內一道道急速竄起的身影,憑氣息感應,那些衝出去的存在,最差的,也是周天神使。

    而項碩看向淩動的目光,也第一次充滿了一絲驚詫。當初他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本以為這是高層腦袋發熱拿他的小命當玩笑的舉動,他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但是此刻看到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平素隱藏的那些個周天神使,甚至是周天神將,全部急匆匆的衝出去,讓土獐界星宿天君府驟地變得空虛了許多,他突然覺得,朱雀星域的高層是認真的。

    但是,他們將依然難逃一死!

    潛入有他配合不難,但是暴露後衝出這的難度,連難如登天都無法形容。

    “如此陣仗,莫天君肯定也趕過去了,我們正好在這以尋找莫天君匯報緊急狀況為名,搜尋狄天君的囚禁之地。”項碩再次給淩動神魂傳音道。

    淩動點頭之際,卻說道:“半個時辰,我們隻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若無結果,就必須進行下一步的計劃,以配合大軍!”

    “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那項碩順勢問了一句。

    “大鬧土獐界星宿天君府,鬧出足夠大的動靜,牽製他們,讓剛才離去的一部分存在,不得不分兵回援這!”淩動神魂傳音道。

    淩動的話,卻陡地讓項碩一呆,大鬧土獐界星宿天君府,憑什麼?

    就憑他們兩個連周天神使都不是的存在嗎?

    “時間緊急,你打頭,快走!”淩動催了一聲。

    楞怔中的項碩才用看瘋子一般的目光看了一眼淩動,向著已經有些亂的土獐界星宿天君府核心重地闖去。

    也許是因為亂的原因,項碩竟然憑著這個借口,和那種視死如歸的膽氣,騙過了好幾撥星宿天君府內的守衛,成功的闖進了這連項碩也隻來過三次的土獐界星宿天君府中心禁地。

    “這地方有多大?狄天君有可能關在哪?”淩動用神魂跟項碩交談著。

    “亂闖吧,那肯定守衛森嚴,反正肯定不會在此地的南方,南方,那莫天君修煉和處理公務的地方。”項碩說道。

    說話音,項碩便帶著淩動,順著一條小道一頭紮向一個月亮門。

    “站住,什麼人!”就在項碩一腳跨進那月亮門的時候,最少六名武者,驟地堵在了項碩跟淩動麵前。

    “本座乃巡風哨的二哨哨長,麾下的巡風使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事關整個土獐界安危的驚人發現,特來求見天君大人”

    項碩上前用這種極度誇大的言辭應付的時候,一股寒氣,卻是從淩動的腳底升起,直衝額頭。

    因為他在擋路的武者之中,發現了一個熟人!

    ps:感謝xlhchen,風雲之風語者,pigfather,三位兄弟的打賞支持,感謝紅蓮邪火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Snap Time:2018-04-27 06:52:13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