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65章入府


    當淩動遠離那片山坳、憑空消失再次從萬星之府出來之後,已經換上了一副威風淩淩的行頭。

    上好的青月靈蠶絲織就的錦帽,帽上鑲嵌著三塊玉符,構成了一個簡單的寧神陣法,有著少許的防禦神魂攻擊力量的作用,當然,更重要的是身份的像征。

    身上穿的則是土獐界中高層才能穿的土獐界特有的二星飛猊服,如果有識貨的人,僅憑這身服飾,就知道身穿這服飾的存在是一位土獐界不折不扣的中層。

    土獐界的飛猊服分七星,七星飛猊服,隻有土獐界的星宿天君莫敬天才有資格穿著,甚至是六星、五星飛猊服,有資格穿的都是極少,在土獐界的數目全部加起來,不會超過兩巴掌。

    所以,能穿四星飛猊服的存在,已經是土獐界高層的了,至於淩動這會穿的這身二星飛猊服,也算是土獐界頗有權柄的存在了。

    這是朱雀星域安插在土犴界的暗子,在他的職權之內,給淩動安排一個方便活動的身份——土獐界礦產巡風使,一位姓朱名高誌

    土獐界礦產資源極多,而且很多價值巨大,而土獐界的礦產全是軍管的,為了在最大的程度上防止自己的那些個屬下將領大幅的中飽私囊,就有了這土獐界礦產巡風使。

    這身份,要是換在其它星界,也算是土獐界星宿天君莫敬天的親信了。不過在土獐界,由於礦產極多。這巡風使的數目也極為不少,所以那暗子能給淩動弄來這樣一個身份也並不難。

    而且巡風使屬於那種明麵上職權大但地位虛高的位置。並不討喜,關注的人也並是太多。

    那暗子準備得極為充分,留給淩動的乾坤戒內,甚至有一份任務玉符,言這朱高誌乃是受命出發,調查一處總計一百餘處的礦山的開采及封存情況,若任務完成,可回土獐界星宿天君府複命。

    而淩動此時。就是借著這套行頭,化名這朱高誌前往土獐界星宿天君府複命,而也就是有了這個身份,淩動才能光明正大的混進接近甚至混進防守極其嚴密的土獐界星宿天君府。

    不得不說,這套暗子準備的行頭的作用極為強大。

    在淩動穿上這套行頭脫去五彩變色龍披之後光明正大的禦空飛行,短短的半個時辰的時間,已經碰上了兩隊巡邏隊。

    不過。在淩動扔出他這土獐界礦產巡風使的腰牌過後,巡邏隊立時讓路,讓淩動一路無阻的順利前行。

    如此一來,淩動那顆懸著的心也終於稍稍放鬆,這次的計劃,到這。已經算是成功了三分之一甚至是一半了,隻要混進土獐界星宿天君府,接下來,就是拿命相搏了。

    前進如此順利,間歇之際。淩動的神念也透過萬星之府,每過兩個時辰。就給柏寒送去一大團七星彩光進補恢複,爭取讓柏寒早日恢複戰力。

    說來也巧,柏寒跟他老爹柏白軒兩人所獲傳承,都是犀利異常,各有不同,但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神魂消耗極大。

    柏白軒的還好說,主要是修煉中的危機,隻要渡過了,以後就是一路的康莊大道。但是柏寒繼承的這分詭異傳承的神通秘術,也即是迷羅神音,每次施展,都會讓柏寒的神魂、就算是目前的神胎,受到劇烈的傷害。

    每次施展完,就幾近昏迷過去,若無盟友在旁,就得任人宰割。要是靠自然恢複,恐怕沒個十天半個月的,是無法恢複的,不過若是有淩動相助,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能夠肆無忌憚的禦空飛行,那前進的速度,比起淩動小心謹慎的在地麵上貼地疾馳,卻是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到一天半的功夫,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就已經在望了。

    這一路上,淩動遭遇到的巡邏隊的盤查,最少不下二十撥,而在接近土獐界星宿天君府三百之外,幾乎每三十路,就有一撥巡邏隊盤查,而且盤查得極為仔細。

    也幸虧得那暗子給淩動準備得極為充分,甚至連淩動冒充的這個朱高誌前往執行公務的百餘個礦山的名字,那百餘個礦山的管理者,也一一列注,這才讓淩動能夠順利過關,慢慢的接近土獐界星宿天君府。

    而這一路來,淩動遇到的開拔的大軍也不在少數,最多的一次,淩動碰到了一支大約兩萬人的武軍在向著北方疾馳,那,是朱雀星域攻擊的地方。

    從天空中落到地麵之後,踏著整齊的黃玉鋪就的闊道,淩動大步的向著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在哪,經過最後一道堪驗之後,他就能夠混入土獐界星宿天君府。

    土獐界星宿天君府的大門一般是不會開的,就算淩動冒充的這位巡風使有點地位,但遠沒有走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大門的資格。

    一般情況下,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屬員,隻能走位於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大門兩側各百餘米的耳門。

    “來者何人,出示腰牌!”也許是因為看到了淩動的服飾,那土獐界星宿天君府一側耳門的守門武軍,並沒有讓淩動遠遠的止步,而是到近前,才讓淩動停步。

    “巡風哨二哨第三十一號巡風使朱高誌,這是我的出府令符!”一邊回答,淩動一邊將自己冒充的這身份的腰牌,還有出府的令牌全部遞給了那守門武軍。

    這是暗子在符信中特意交待的。

    那守門武軍卻也極為認真,一板一眼的用秘術驗過淩動的腰牌跟出府令符的真偽,這才衝淩動說道:“原來是巡風哨的兄弟。不過根據少帥欽定的戰時軍例,戰時進府者,需由其上司前來認領登記,否則不得入府,一邊候著吧!”

    言畢間,那守門武軍一道特殊的符訊打出,便再看也不看淩動一眼,隻是眼神灼灼的檢查每一個接近星宿天君府的武者。

    淩動依言等候到了一邊,心雖然有一點點的緊張,但是一點也不著急,隻是暗自佩服朱雀星君府安插的這個暗子太厲害了,入府的步驟竟然寫得如此詳明,也他一點也不擔心。

    土獐界本來是莫敬天一人獨大,不過隨著莫敬天投靠南方閭荒星域,而由於南方閭荒星域的大軍入駐,無敵少帥桓英入駐,莫敬天雖然是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名義上獨一無二的存在,但是少帥桓英的軍令也時刻影響著這座府邸,有些時候,甚至比莫敬天的命令管用。

    例如剛才那守門武軍所提的戰時軍令,便是無敵少帥桓英所頒布。

    在土獐界星宿天君府處的大門,淩動等得並不久,大約一刻鍾之後,一位麵白長須神情陰厲、身穿三星飛猊服的武者,就來到了守護武軍處,在守門武軍軍禮參拜過後,就衝著淩動劈頭蓋臉的喝罵起來。

    “朱高誌,這麼長時間了,為什麼現在才回來?你回來,還抽在這兩域開戰的節骨眼上前來,真不知道你腦袋怎麼長的,還得麻煩我親自跑一趟。星宿天君府內禁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不累,可這時間.......”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小的來晚了,實在是因為了有了.......有了大的發現........”淩動壓低著聲音求饒,沒有一絲應付的神情。

    因為此時的他,完全是按照那暗子安排的劇本來演的,沒錯,朱雀星域安插在土獐界的暗子,便是眼前這眉目陰沉、身穿三星飛猊袍的項碩,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巡風哨二哨的哨長。

    這番毫無破綻的戲碼,自然極其順利,在那暗子項碩簽下他的印信之後,便帶著淩動進入了土獐界星宿天君府。

    一路無言,這暗子項碩卻是比淩動還要謹慎三分,一路默然行去,仿佛淩動的到來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一般,一路上隻是應付著武軍的盤查。

    朱雀星域攻擊土獐界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兩天,時間頗有些長,而且不像是佯攻的模樣,這種種情形,都令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內的局麵變得極為緊張。

    大約一刻鍾之後,土獐界巡風哨二哨的公房內,立時響起了一聲驚天的爆喝聲,那的守衛甚至聽到了他們的哨長項碩拍碎桌子的怒喝聲。

    “什麼,那,竟然發生了這樣的大事!那些個混蛋,膽子竟然這麼肥,就不怕被砍頭嗎?走,快隨我去求見星宿天君大人,此事事關重大,必須要馬上稟報給天君大人處置。”

    聲音傳出的時候,二哨公房的守衛就見他們的哨長臉色鐵青的拉著淩動急衝衝的衝出哨門,臉上就俱是一喜。

    肯定又有大發現啊,這就代表他們二哨又立了大功,到時候,他們二哨上上下下,肯定會有所賞賜。

    “我發現的那處地點,就在府內最核心的地方,具體的不清楚,但是莫天君的修煉地處理公務的地點也在那,屆時,就看運氣了........”

    那項碩做了一番戲,拉著淩動形色匆匆的奔向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內最核心的地點的時候,終於跟淩動說了第一句私話,不過,言語中,卻滿是悲壯的味道。

    聞言的淩動無聲的點了點頭,同時,一枚特製的子母玉符中的子符瞬地落到了淩動的手中,悄然碎裂!

    同一時刻,遠在萬之外正焦急等待的朱雀星君,眼神突地一緊,他放在幾案上的一塊玉符,突然無聲的碎裂。

    同一時刻,朱雀星君驟地站起,望著虛空喝道:“母祖,可以開始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20 19:25:46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