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53章淩動的暗手


    “臣在!”

    隨著朱雀母祖的喝聲,今天目睹這個大場麵,從頭震驚了個尾,幾乎是目瞪口呆的左相虛江月猛地出列。

    聽到朱雀母祖的喝聲,幻浪域老神情驟地一變,他不知道淩動到底給了朱雀母祖什麼,但卻知道,對他非常不妙,目光極為緊張的盯著朱雀母祖。

    然後,幻浪域老的臉色就驟地變得慘然無比。

    因為他看到,在左相虛江月出列之後,朱雀母祖竟然將剛剛拿出來要安撫他的那瓶造化往生丹給收回去了,那可是他徒弟斷肢重續的希望啊!

    就在幻浪域老慘然的臉色中,朱雀母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無鍾以一已之私,巧立名目,陷害忠良,差點彌成大禍,如今雖然已被淩動懲治,但依舊難贖其罪,押入朱雀火潭囚禁百年,以觀後效!”朱雀母祖目光盯著幻浪域老,森然喝道。

    聽到朱雀母祖的宣布,幻浪域老慘然的臉色又白了三分,那朱雀火潭的凶名,別人不知道,他豈能不知道?

    就是正常的周天神使,呆上百年出來,也隻剩下半條命了,要是現在這狀況的無鍾進去,恐怕不等百年出來,就得玩完了。

    急切間,猛地一躬身,就急道:“母祖息怒,如今無鍾.......”

    “幻浪教徒無方,縱徒行凶,妄顧朱雀星域安危動用禁用神術,又以勢要挾本尊。著罰入赤焰離火洞麵壁思過百年!”朱雀母祖森嚴的聲音驟地鑽入幻浪域老的耳朵。

    “什麼?”而聽到對他處置的幻浪域老驟地呆了,如同被雷劈了一般!

    幻浪域老有些難以置信。朱雀母祖竟然會處置他?竟然會因為淩動這個家夥而處置他一個位高權重的域老?

    若不是懾於朱雀母祖的威嚴,幻浪域老此時肯定會大罵朱雀母祖瞎了眼,是瘋子等。他實在想不通,朱雀母祖竟然敢處置他?

    在這極端需要頂尖武力的時候,竟然敢處置他?

    他方才還想拚著這張老臉,給他的徒兒無鍾求那丹藥,或者減減責罰的,但沒想到。朱雀母祖竟然連他也處置了,那他剛才的想法,壓根就是一個笑話了。

    不僅幻浪域老想不通,在場的西帥、左相虛江月,右相重明,也都想不明白。

    如果說朱雀母祖處置無鍾他們還能想得通,還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那麼朱雀母祖處置幻浪域老,就幾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了。

    沒有人比西帥清楚朱雀星域現在窘迫的情況了,一位周天神將巔峰的域老擁有的巨大的作用,但是朱雀母祖,卻是說處置就處置了。

    這........淩動到底給了朱雀母祖什麼樣的物什?竟然讓朱雀母祖失態連連,還直接處置了位高權重的幻浪域老?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頭都在疑惑,淩動到底給了朱雀母祖什麼樣的寶貝?

    看到幻浪域老露出驚訝之色,朱雀母祖的身形驟地一降,如同天地般的威壓驟地降臨到滿是震驚的幻浪域老的身上,“幻浪。如此處置,你可服?”

    這句話聽在眾人的耳中。就像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問話罷了。但是到了幻浪域老耳中,卻如同一道蘊含著天地之威的驚天霹靂一般,在幻浪域老的神胎中連環炸響,震得幻浪域老臉色慘變,神胎不穩。

    幻浪域老有一種感覺,如果他再不答應,他的神胎,也許就會被朱雀母祖這一句話給轟得千瘡百孔,這固然與幻浪域老毫無反抗之意有關,但更多的,卻是朱雀母祖那壓倒性的實力。

    “母祖大人......我.......服!”幻浪域老都不知道自己在是怎樣艱難的情況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僅存著一絲幻想的無鍾就淒厲的尖叫起來:“師尊,救我,要救我啊!”

    聽到自己關門弟子無鍾的慘嘶聲,幾近絕望的慘嘶聲,麵色慘然的幻浪域老須發有些顫抖的看向了天空中目光肅然的朱雀母祖,嘴唇嚅動了幾下,但卻沒有說出聲來。

    “何苦來哉.......”看著幻浪域老那慘然的模樣,朱雀母祖輕歎了一口氣,隨即道:“幻浪,你之意,我亦明白!

    放心吧,一會將無鍾關入那那朱雀火潭時,左相自會替他療傷,不至於由此害了他的性命!

    況且,將無鍾關入朱雀火潭,也許對無鍾之言,乃是一個難得的磨煉心性的機會,說不定還能因禍得福,讓他脫胎換骨......這些年,你確實太過放縱於他了........”朱雀母祖最後總算是安撫了幻浪域一句,聽得幻浪域老心中驟地一暖。

    但是旁觀得淩動卻是大吃一驚,朱雀母祖的修為竟然恐怖之斯,無形間,竟然能夠影響一位周天神將巔峰存在的心智,化解怨氣?

    聞言的幻浪域老歎了一口氣,頗為不舍的看向了慘嘶呼救的無鍾,眼中也閃過一絲悔意,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

    欺負得人多了,終於踢到鐵板了!

    “左相,既刻執行吧,你治療一下無鍾的傷勢,立時將無鍾關入朱雀火潭,落下符鎖!”朱雀母祖直接衝左相說道,末了,朱雀母祖又轉頭對淩動說道:“好了,淩動,我已處置了無鍾,你將他送還給左相吧!”

    “是,謹遵母祖之令!”淩動躬身應是的時候,眼底閃過一道凶光,若他就這樣放過這個小肚雞腸恨他欲死的無鍾,甚至給他一個因禍得福、脫胎換骨的機會,那淩動也就不會好端端的活到現在了。

    低頭應是的那,淩動雙手猛地拾向無鍾的雙肩。在這一那,淩動的手指。甚至連無無鍾也幾無所覺的,在無鍾的肩部輕輕的撫摸了一下。

    誰也沒有發覺,在淩動指尖拂過無鍾的雙肩之際,一絲米粒大小的純粹的七彩星光,在一團純粹的青色無害符光的包裹下,被淩動送入了無鍾的體內。

    這團被青色無害符光包裹著的七彩星光,卻被淩動做了一些手腳,不會立即爆發。隻會慢慢的向著無鍾的神魂識海前進,大約七八天的功夫,那青色無害的符光,就會被淩動的七彩星光給消磨幹淨!

    然後,包裹在邊的七彩星光就會在一瞬間爆發開來。

    在無鍾毫無準備之下,在無鍾的神胎內,凶猛的爆開!

    雖然一絲米粒大小的七彩星光似乎很不起眼。但是這七彩星光,對神魂的傷勢力極大。而且無鍾此時的神胎,先前也由於淩動的收拾而受了一定的損傷,但並不致命,好生的休養個幾個月,就能完全恢複了。

    但若是在七八天之後。無鍾的神胎受到這一絲七彩星光猛烈傷害,就算不死,那神胎也得受得重創,極難恢複的重創!

    神胎與神魂一類的傷勢本就極難恢複,更別說是在朱雀火潭那種時刻對抗火力的情況下神胎重傷了。到時候,無鍾的結果就可想而知。能不能活著出來,都是另一回事了!

    指尖輕輕一拂,種下這陰手的淩動,然後猛地一提無鍾那破碎成數塊的雙肩,像是扔爛肉一般,直接向著左相扔了過去。

    瞬地,類似於鈴鐺響一般的碎骨響動聲響了起來,在眾人露出悚然之色的那,無鍾比殺豬還要慘上百倍的驚天動地的慘叫聲驟地響徹整個朱雀星君府。

    渾身骨頭碎成好幾百塊,又被扔了一下,還被封了修為,互相撞擊之下,那得多疼啊?

    無鍾有多疼眾人不知道,但是聽到叫聲的幻浪域老的嘴角卻是接連抽搐起來。

    這情景,這好多在場的武者瞬地倒吸了一口冷氣,涼徹心菲,也在這一刻,就將淩動列入了絕對不能惹的名單!

    能讓幻浪域老都栽這麼大的幾乎爬不起來的跟頭的存在,他們敢惹嗎?

    左相接住無鍾,眉頭驟地緊皺起來,這身傷勢,可不好治啊。

    也在此刻,朱雀母祖看向了幻浪域老,那意思再明白不過,該你了,該你進赤焰離火洞麵壁了。

    其實這也是朱雀母祖無奈之舉,要是不關幻浪,這家夥隨便搞點事,就大了去,隻能關了。

    看到朱雀母祖的目光,幻浪域老驟地明白了朱雀母祖的意思,周身光華一閃,將一個玉瓶淩空拋給了左相,“邊有老夫珍藏的半滴巽木靈液,當可治愈無鍾的傷勢,拜托左相了!”

    左相重重的點了點頭,接過玉瓶之際,綠光驟起,包裹住了無鍾之際,幻浪域老周身氣息一散,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隨後,朱雀母祖一道赤光揮出,立時困住幻浪域老的身體,瞬息間就移向了南明赤焰峰的某處。

    也隻有淩動,在那一那,看到幻浪域老眼睛盯向他的一絲怨毒之光。

    沒多時,將無鍾的傷勢治療了七八成的左相,也快速的將無鍾關進了朱雀火潭,回來向朱雀母祖複命。

    隻不過無鍾離開時,全然沒有幻浪域老的含蓄,被左相送離時,目光死死的盯著淩動,滿是仇恨怨毒的光芒,直恨不得生吞活剝了淩動!

    淩動卻是毫不在意,眼睛連眨也沒眨一下。

    跟一個將死或者將廢之人,他還有什麼可計較的?

    隨著左相的複命,這震驚整個朱雀星君府、朱雀星界,驚動了朱雀母祖的大事件,以幻浪域老的完敗,淩動的神秘告一段落。

    直至此刻,眾人還在猜測,淩動到底給了朱雀母祖什麼?

    “好了,爾等且散去吧!西帥,你且替我款待這些遠道而來的貴客。”朱雀母祖指了指金辰等人後就衝淩動喝道:“淩動,你且隨我來!”

    ************

    ps:好吧,月票也隨母祖來幾張!

    感謝小龜,大海上追星的鷹的打賞支持,感謝naj,邪中邪魔,未星等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7-22 07:24:18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