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51章母祖現


    “幻浪,過了”

    “幻浪,過了”

    一聲帶著婉惜的歎息聲,驟地在整個朱雀星君府上空,整個朱雀星界上空,甚至是每一個角落響徹起來。

    隨著這聲帶著婉惜的歎息聲響徹整個朱雀星界的每一個角落,這聲音中仿佛帶著一種奇異的力量一般,所充斥之處,幻浪域老方才施展的神術力量引起的讓整個朱雀星界的水脈龍力沸騰聚集引起的力量波動,瞬地平息了下去。

    整個朱雀星界毫無征兆沸騰噴湧起的大大小小上萬條河流,甚至是那掀起百丈浪頭的大海,都在這婉惜的歎息聲中迅速的平複下去。

    瞬間變得海堰河清,風平浪靜。

    方才因為那海量的水脈龍力向著朱雀星君府聚集時引起的朱雀星君府的劇烈震顫,也在瞬間平息。

    甚至朱雀星君府內的各種建築,沒有一絲一毫的裂縫,隻有各個房間內東倒西歪的物品,龜裂的凸起的地麵,記述著方才那一瞬間的慘烈!

    隨著那神術引起的波動被強行的按下去,正在全力施展這神術水脈龍力的幻浪域老,那光華耀眼可比星辰的左半邊藍色的臉頰,瞬地被爆開一團包裹著絲絲金光的水芒,將幻浪域老的左半邊藍色的臉頰炸得血肉模糊。

    同時,幻浪域老哇的一聲,一口金色的血液,壓抑不住的噴了出來,金色血液噴出來的那,臉色扭曲的幻浪域老神色頗為怨毒的看向了充斥在整個天空中飛如驚鴻般飛舞的那抹紅影。

    “母祖,你”剛剛吐出三個字的幻浪域老,再次忍不住的噴出一口金色的血液,那張藍黑分明的臉龐上的詭異光華,止不住的黯淡了下去。

    聽到幻浪域老的這一聲驚呼。左相與右相等人,包括在場的大部分武者,才如夢初醒的看向了天空中的那抹紅影。

    方才正在激烈交戰、已經出現了傷亡的雙方,也迅速的分開。不過此刻的傷亡,基本是全是幻浪域老這邊的弟子門人,畢竟實力的差距擺在那。

    淩動則是眯著眼睛看向了天空,在那紅影出現的一那,淩動就知道。是朱雀母祖來了。因為那紅影身上的氣息,跟他胸口助他修為的那根朱雀小四的冠羽上的氣息太像了。

    不過,淩動這念頭在腦海中升起的時候,兩道反駁的聲音,就同時出現。

    “父親,這朱雀母祖身上的氣蟗行煌暾h綣我所料沒錯,應該不是本體。”朱雀小四的聲音在淩動的腦簐邢炱稹?

    “幹你大爺的,這是朱雀那貨的分身投影,你都認不出來?朱雀那貨的本體,不要說是在此刻,就是平時,也不會輕易顯露在前。”山神尹亢喝道。

    淩動心中卻是一動,陡地想起,難道他百多年前在朱雀星君府見到的朱雀母祖。也是分身投影,而不是本體?

    “淩動,你大膽!”淩動正思忖之間,天空中那道飛舞的身影在天地間因為幻浪域老引起的整界波動平複的時候,紅影一收,驟地化作朱雀母祖的模樣,降臨到了朱雀星君府的上空。

    同一那,整個朱雀星君府內響起了山呼海喝的參拜聲:“拜見朱雀母祖參見朱雀母祖”

    聲音不一而足,但是在這一瞬間。在淩動所處的這片地方為核心。所有人立時跪倒了一大片。

    不僅僅是朱雀星君府的西帥,左相還有諸多武者。同時跪下參拜朱雀母祖。就連臉上寫滿了怨毒之色的幻浪域老,也單膝跪地,參拜朱雀母祖。

    更為詭異的是,淩動帶來的同天神使們,布成五行極光殺陣的武者們,在這一刻,在沒有獲得淩動的命令之前,就已經統統雙膝跪地,不由自主的參拜朱雀母祖,隱隱有種仿佛朝見他們的君王的感覺。

    整個現場,隻有五人還未跪拜朱雀母祖,分別是淩動e金辰、柏白軒、柏寒,淩動的神體分身?

    淩動這個毫無感覺的家夥不用說,但是金奴金辰、柏白軒跟柏寒三人,卻是堅持得非常痛苦,仿佛有萬鈞巨力壓在他們身上一般,迫使他們不由自主的參拜朱雀母祖。

    在柏白軒連連打出數道符光之後,終於還是撐不下去而雙膝跪地向著朱雀母祖參拜下去,不過柏白軒縱然雙膝跪地,依舊昂著頭直視著朱雀母祖,與其它周天神使連頭都不敢抬稍有區別。

    剩下的金辰與柏寒兩人,此時卻仿佛如同打擺子一般,渾身上下都在顫抖,汗出如漿,甚至連腿都有些彎曲了,但還是在堅持著。

    但二人的堅持,就在朱雀母祖的分身投影目光微微一動的那,如天般的壓力立時傾泄到了他們的身上,砰的轟然聲響起,柏寒身上爆出一股詭異的氣息的那,再也堅持不住,而單膝衝朱雀母祖下跪。

    可以看出,在場的能夠單膝向朱雀母祖下跪的,唯有周天神將才有此資格,但是柏寒卻能夠做動。

    可就在柏寒單膝下跪的時候,朱雀母祖突地輕輕的一歎:“沒想到,你竟然得到了那人的傳承,也罷,是福還是禍,就看你如何選擇了,希望你,不要如他一般,選錯了路”

    聞言的柏寒神情陡地一震,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了朱雀母祖,周身壓力一輕,驟地重新站了起來。

    淩動聞言心中一動,柏寒的傳承到底是什麼?

    言畢間,朱雀母祖的目光卻是看向了金辰,看向金辰的那,朱雀母祖的目光陡地一肅:“你是中央鎮星域哪一界的星君,身上有著敕封鎮運星宮的氣息?竟然敢闖入我朱雀星域的最中心,朱雀星君府,你這是何意,要開戰嗎?”

    朱雀母祖此言一出,左相b蟻喟括西帥還有跪下的幻浪域老在內,眼綼6鋇傻攪思點7講乓徽斜頻沒美擻蚶喜壞貌皇瞿侵紙招的存在,竟然是一位中央鎮星域的星君?

    還是有著敕封的鎮運星宮的氣息?這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震驚之際,西帥、左相b蟻嗷褂謝美擻蚶係哪抗餿部集中到了淩動身上,瞬間變得疑惑無比?

    淩動這家夥到底什麼來頭?

    身邊不僅有一支小型周天神使軍團,甚至還有一位中央鎮星域的星界作伴?這還是這個半步周天正神能夠擁有的能量嗎?

    此時的幻浪域老,更是恨得牙癢癢,也是鬱悶氣憤的要死。根據他以往的經驗,這個虧可能得他和血吞下去了。尤其是此刻朱雀星域遭逢大變的時刻。

    不過相比之前,被淩動從萬星殿之中弄出來的那些周天神使,武正陽、烏盛,米老還有柏寒,柏白軒等人,此時的震驚。卻是西帥等人的數倍不止。

    他們從來沒想到,稱呼淩動為‘主上’,其貌不揚,恭恭敬敬服侍了淩動近百年的金辰,竟然是一位中央鎮星域的星君大人。

    而且還是有著敕封鎮運星宮氣息的星君大人。

    他們目前跟隨的淩動,到底有多少的恐怖?竟然能讓一位星君大人心甘情願的為奴做仆?

    這一瞬間,在場的這些周天神使們,卻是因為朱雀母祖的一句話,忠於淩動的信念更加的堅定。

    在這一刻。有些人想盡早的擺脫淩動的約束的想法,全部被扔到了九霄雲外,想的更多的,是他們的未來!

    跟著這能讓星君為仆的主公的未來!

    “淩動拜見朱雀母祖!”正當朱雀母祖質問金辰的時候,淩動突地主動的大禮參拜朱雀母祖,這一拜,是必須的,這是淩動的原則!

    在朱雀母祖點頭起身後,淩動才道:“回母祖。這金辰星君乃是我的朋友。此次朱雀星域有變,被我邀來同往相助。”

    淩動解釋了一句。稍稍有了一點隱瞞,蓋因為他這有一位星君為仆的事情暴露出來,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他想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也不行了,這樣的解釋,勉強能夠行得通。

    金辰則是轉頭感激的看了淩動一眼,雖然他對這個金奴的名頭並不反感,知道其中的好處,但是當著人前,淩動給他留麵子,他還是非常感激的。

    “噢?”朱雀母祖顯然不太相信淩動的這個解釋,不過她目前也隻能接受這個解釋,一個強援,總不能推出去吧?

    “那倒是朱雀星域慢怠貴客了,西帥,一會你替我好好的款待一下金辰星君,萬萬不可怠慢了。”朱雀母祖輕聲吩咐了一句,同時,籠罩在金奴金辰身上的無形壓力驟地消散。

    “謹遵母祖之命!”西帥應道。

    處置完之一切,朱雀母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淩動的身上,頗有些慍怒的問道:“淩動,你也算我朱雀星域之人,今日為何行此荒唐之事?”

    看著朱雀母祖慍怒的表情,淩動突地意識到了一絲不怒,苦笑間,突然省起,他可以為兄弟一怒伏屍百萬,但朱雀母祖,卻是整個朱雀星域的影響力最強大的頂尖存在。

    既然是這種存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就不可勉強的要受到一樣東西的影響,這樣東西,摸不著,看不見,卻真實存在,名為政治!

    同一時刻,意識到了這一點跪在那的幻浪域老突地出聲悲呼道:“請朱雀母祖為老夫做主,為老夫那在前線征戰的弟子、門人及數萬族人做主!”

    ***********

    p:感謝大海上追星的鷹的打賞支持,感謝夢在天空,浪跡星際,抱歉~來晚了,小小葉子,登科通風等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謝留不住美麗的更新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1-24 00:15:17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