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16章地底異變


    “左相大人,請下令緝凶,還我巡防營一個公道!”巡防營統領衝左相悲聲請命,這時候,方才幸存的四百餘號巡防營武軍,見統領到來,也有了主心骨。{請在百度搜索,首發全文字網閱讀}

    緊隨著巡防營統領的悲聲請命,四百餘號武軍陡地衝左相單膝跪地,齊聲請命道:“請左相大人為我等做主!”

    那聲浪,一聲高似一聲,一聲悲似一聲。不說本就與淩動有些芥蒂的左相,就連右相重明的臉色,也變得凝重異常。

    他清楚,今天這事若是不能在這給出一個交待,恐怕對朱雀星域的軍心影響極大。這的武軍可不等同於一般世俗的士兵,不是一紙命令就能彈壓下去的,若是一個安撫不好,真要釀成大錯。

    見群情洶湧,左相的臉色也變得凝重無比,先是雙手微微一壓,便安撫巡防營的武軍道:“諸位且請安心,老夫與右相今日前來是幹什麼的,就是給你們一個公道的,敢濫殺我朱雀星域武軍的人,絕對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說話間,左相淩厲的目光狠狠的盯了一眼淩動,那目光中蘊含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一時間,柏白軒的臉色陡地又難看了幾分,要不是淩動還在那鎮定如斯,柏白軒這會都要先發製人,殺出一條退路來了。

    相比之下,高遠卻最是鎮定了,對於這種情形,高遠卻是什麼都不想,他心中隻有一個想法,公子自有公子的安排。

    “淩動,你們是自己伏法領罪,還是”說到這,左相眼神一凝,剛剛從朱雀星君府衝過來的近百號武者中的十餘位周天神使,就隱隱向著淩動等人副迫而來。

    而在左相的眼神中,那巡察營統領也是極為識趣的指揮著他手下的武軍退後,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中,星君境的武者要是混進戰團,隻能不明不白的做炮灰。

    “伏法領罪?我何罪之有!”淩動猛地揚頭,“左相,你也不問問我緣何要在這鬧出如此大的動靜來?也不問問我何會在這暴起殺人?要知道,這可是巡防營的六七百號武軍伏擊淩某四人啊,你就不覺得其中有什麼蹊蹺嗎?”

    “左相!”

    見淩動如此辨解,那巡防營統領表情驟地一驚,再次出聲看向了左相。左相單手一壓,卻是衝淩動喝道:“狡辯,先拿下你再說!”

    左相也是有苦自己知,淩動身邊的柏白軒的實力讓他極為忌憚,但不動手又不成,他若再不動手,恐怕他目前能夠掌握的這朱雀星界的唯一的武軍,就要離心離德了。

    左相心一橫,就欲下令拿人,這時候,一直旁觀的右相重明終於有些不忍道:“虛兄莫急,今天這事,頗為蹊蹺,先問問那韋副統領到底所為何事,要攻擊淩動!要知道,淩動的身份可是非同一般,當年朱雀母祖”

    右相重明的公道話還沒說話的時候,就引起了那巡防營統領的攻擊,“右相大人,死的不是你的屬下,你當然不心痛了,要是這樣下去,還叫兄弟們怎麼”

    “屈統領!”左相卻是厲聲喝了一聲,那巡防營屈統領立時打住了,概因為左相也聽出來了,屈統領的話太過了,畢竟誰都知道,這巡防營真正的頂頭上司,便是他這個左相了。

    喝止屈統領的時候,左相手一揮便命令道:“拿下,反抗者,格殺勿論”

    “慢!”就在左相命令下達眾人還沒動手的時候,淩動陡地喝了一聲,屈指輕彈,一道火光便飛到了半空中,“左相大人,憑此物,足可令我說幾句話吧!”

    火光閃處,就見那道符光驟地幻開,一隻微妙微肖的小朱雀陡地出現在虛空中,還散發著一種眾多周天神使心頭隱悸的氣息波動。

    “朱雀符令!”看到此物的那,左相跟右相重明,同時脫口驚呼了一聲。

    驚呼過後,左相陰沉著臉看了一眼右相重明,無奈點頭道:“雖然你有朱雀符令,但這也隻是一個通行南明赤焰山的符令罷了,看在這符令的麵子上,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見左相如此說,淩動卻像早已經料到左相會如此說一般,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但是腳底下,卻是又將那韋副統領狠狠的踩了幾下,令這韋副統領發出了數聲慘呤!

    “你”那巡防營屈統領見狀,麵色一變,欲說什麼,卻被左相攔住了,其它人也是默不作聲的看著,朱雀母祖的朱雀符令,他們這些人,卻是極為清楚的。

    這朱雀母祖的朱雀符令,乃是當年朱雀母祖賜給淩動的通行南明赤焰山的符令,一直沒怎麼用,淩動今天也是被逼無奈,才拿出了這朱雀符令。

    但更讓淩動生氣的,卻是這腳底下的韋副統領,要不是這韋副統領的突然偷襲,淩動也不會被迫將那件事提前抖露出來,才有了方才泄憤似的舉動。

    “茲事體大,還請左相大人,右相大人稟退無幹人等。”淩動突地開口說道。

    “茲事體大?哼,這也是由得你的?不說就罷!”左相被淩動的無理要求給激怒了,怒氣直接浮上了臉頰。

    “莫非左相大人有所懼怕?不瞞諸位,今日這要事,或許還跟左相大人有幾分牽扯!”淩動淡然的向著四方拱手說道。

    被淩動要挾的左相卻是大怒,正欲發火的時候,卻被右相重明勸住:“虛兄,且聽他一言如何,讓無幹人等退後也無傷大雅。”

    “哼!”冷哼了一聲,左相才揮手吩咐一幹武軍與他身們身後的武者退後,隻留下了巡防營屈統領,左相自己,右相,還有另外兩名修為在周天神使中期的武者。

    當然,僅僅退後,還是擋不住這事情的外泄,能在這的武者,那神魂力量都不是蓋的。不用淩動吩咐,柏白軒一道符光打出,一道靜音結界就將眼前的九人罩在當中。

    “淩動,你現在可以說了吧!”右相重明說道。

    “好!”淩動點了點頭,卻也顧不得什麼了,微微側身,手上光華一閃,就扔出一個人來:“諸左相跟右相大人先看看這個人,然後再看看這份玉符內錄下的供詞!”

    說話間,兩份玉符就先後飛向了左相跟右相重明,至於出現在地麵上的人,自然是那日在合安界擒獲的八字胡莫子清了。

    看著玉符內的內容,左相跟右相重明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尤其是左相,臉色簡直黑到了極點,而右相的臉色,也凝重到了極致。

    “左相、右相兩位大人,你們現在大約應該能夠明白我這麼做的原因了吧?今天我們剛剛從那小型星界挪移陣,到達朱雀星界,就被百般刁難,而後被帶到巡防營驗證身份,一番查問之後,那六七百號武軍,便莫名其妙的突襲我們!

    敢問左相,難道叫我們束手待斃嗎?左相大人,右相大人,現在你們該明白我的用意了吧?”

    左相被淩動問得啞口無言,看得一邊的巡防營屈統領卻是莫名其妙。

    “淩動,此符當中,一切當真?”右相重明卻是臉色凝重的衝淩動詢問了一句。

    “敢有半句虛言!況且,這莫子清,乃是我們抓來的活口,這三十七八年來,莫子清就一直駐守在那合安界,右相大人可盡管審問於他。!”淩動說道。

    右相正欲說什麼的時候,左相卻又問道:“就算如此,那與這巡防營伏擊你有什麼關係?與你們屠殺兩百多朱雀星界的武軍的有什麼關係?”

    “好叫左相大人知道,我腳下這韋副統領,正是二十多年前從那小挪移星界過來的武者中的一員。這一點,那小型星界挪移陣的守衛隊長王隊卻是清楚,我也是無意中得知的!左相大人,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淩動再次厲聲質問。

    此時,左相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眼中布滿了驚駭之色,他顯然也沒想到,這麼一件事,竟然會牽扯出這麼一個大秘密來,怪不得淩動叫他屏退無關人等!

    “內奸!這就意味著,這韋副統領乃是來自西方金淩星域的內奸!要不然,他不會無緣無故的發動武軍伏擊偷襲我們!要知道,兩位周天神使中期的武者,放在那都是極強的戰力了,他不問青紅皂白就要伏殺我們,隻能證明他們心中有鬼!”

    頓了一下,淩動又道:“左相大人與右相大人若是不信,有這莫子清與韋副統領兩個活口在此,可盡管訊問。另外,守衛那小型挪移陣的王隊跟李八,也可提來詢問!”

    也就在此時,遠處,不遠處候著一名半步周天正神驟地慌慌張張的前來,似有要事回報,左相就示意淩動打開靜音結界。

    “報左相大人,有急報傳來,有人突襲擊合安小型星界挪移陣守衛,死傷慘重!”打開靜音結界的那,那半步周天正神就急急說道。

    “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無論是淩動還是柏白軒,又或是左相、右相,盡皆臉色一變,還沒等眾人從驚訝中醒轉過來,一道詭異無比的波動,陡地從眾人的腳底下仿佛井噴一般急竄出來。

    一片暗黃色的光華,就像是泉水一般,從地底噴薄出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文學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7-20 16:19:30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