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210章大漩渦


    “主上,這是這曹元招供出來的情報,屬下已經全部神錄成符,請主上過目。”淩動從萬星之府出來的時候,金奴金辰就將一塊玉符呈給了淩動。

    神念一掃,淩動便知曉了那曹姓周天神使所招供出來的全部情報,應該說是大同小異,跟那姓莫的八字胡所招供的差不多一樣。

    但最重要的一項內容這曹元與姓莫的八字胡所招供的並不一樣。

    八字胡招供說從這小星界挪移陣前往朱雀星界的西方金淩星域的武者,最少有二十人。但是這曹元所招供的內容,卻是無。

    金奴金辰比淩動想像中還要得力,也問及了這一點,但是得到的回答,卻是相反的。當然,不用淩動做任何推理,淩動就知道,在這關鍵的一點之上,這曹姓周天神使騙了他。

    冷冷的瞥了一眼這曹元,淩動斷喝道:“曹元,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說出從這前往朱雀星域的來自你們西方金淩星域武者的具體數目包括辨認方法,又或者聯絡暗號,我就饒你一命!”

    正一臉狐疑的盯著打顫的八字胡的曹元,驟地雙目瞪圓,瞪得有若銅鈴般的雙目,死死的盯著八字胡怒喝道:“莫子清,你怎地如此.......”

    “掌嘴!”

    曹元的怒喝聲還沒完,淩動的嘴就吐出了這兩個字,提溜著這曹元的金奴金辰手上驟地金光閃動,那大嘴巴子抽下去,立時讓這曹元的怒喝聲中斷。

    “最後一次機會,說還是不說!”淩動再次詢問了一聲。

    曹元卻是不說,隻是怒視著八字胡莫子清,那目光,恨不得生吞了八字胡莫子清。見狀的淩動卻是隨意的揮了揮手道:“金辰,這個人交給你處理了,隨便炮製。我隻想知道這個答案。噢,對了,記得留他一口氣,也許有用!”

    “是,主上!”

    隨著金奴金辰的應聲,曹元的眼中,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絲懼意,一個周天正神的炮製。會有多恐怖?

    不過縱然如此,曹元依舊緊緊的抿著嘴唇。

    隨著金奴金辰的身影消失,淩動卻是隨意的打了個響指喝道:“好了,你們都回來吧,準備離開這。”說完,淩動又踢了一動八字胡莫子清。“去,啟動那前往朱雀星界的小型星界挪移陣,你不會忘記清理那陷阱吧?”

    隨著淩動的話音落地,至少超過十人,驟地從遠方出現在了淩動的身邊:“回公子,已經清理完比,凡是這合安界星城內的來自西方金淩星域的武者,已經全部斬殺。另外,方才看到這一幕的武者。共六十一人,已經全部滅口。”

    臉上還慘留著一絲血腥的烏盛頗為興盛的匯報道,這麼長時間了,從萬星之府內出來透口氣,還是很爽的。

    “不錯,準備離開這了。”隨著眾人的應聲,這憑空而來的十餘名武者,驟地憑空消失,一旁的八字胡莫子清。卻是將眼睛都看直了。

    他以為僅僅金辰跟龜千山就夠恐怖的。但沒想到,淩動竟然無聲無息的灑出去了十餘名武者。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就清除掉了來自他們西方金淩星域的所有武者。

    要知道,僅僅分布在這這合安界星城的,就不下百人啊。

    被震驚至此,那八字胡莫子清真是連一點手腳不敢做,就麻利的啟動了前往朱雀星界的小型星界挪移陣。

    當然,淩動少不得請米老出來,好生的勘察了一番這小型星界挪移陣,確定安全之後,才一腳踏進這小型星界挪移陣,啟動了挪移。

    至於那八字胡莫子清,也不會被淩動如此輕易的放過,直接被淩動囚禁進了萬星之府,這八字胡莫子清,可是淩動打算送給朱雀母祖的一份禮物。

    西方金淩星域參悟朱雀星域叛亂的事情,淩動不敢保證朱雀星域不知道,但是淩動卻基本可以確定,西方金淩星域通過這合安界的小型星界挪移陣送過去了超過二十位西方金淩星域的武者,朱雀星域應該不會知道,就算有所察覺,應該也不能肯定。

    無論怎麼想,這些被西方金淩星域送過去的武者,絕對不是去做援軍的,相反,肯定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小型星界挪移陣,將淩動送到極遠之處的朱雀星界,卻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挪移中,淩動就與金奴金辰聊了起來。

    “金辰,你身為搖光界星君,也算是個高層人物了,對這西方金淩星域,你有沒有了解?”淩動問道。

    “回主上,這個屬下無能!西方金淩星域,離中央鎮星域實在是太遠了,而且在天庭存在之前,這西方金淩星域在我等的眼中,也屬於不毛之地,壓根沒多少人留意的。”金奴金辰答道。

    “這樣啊?”淩動無奈的點了點頭,“看來,這西方金淩星域出手對付朱雀星域的原因,隻能慢慢調查了。”

    “主上,這件事,其實屬下也覺得頗為古怪。”金奴金辰突地說道。

    “有何古怪之處?”淩動問道。

    “主上有所不知,無論是在天庭存在之時,還是天庭崩毀之後這幾千年的時間內,四靈四方星域的關係都是極為明確的,從來不會像現在這般混亂。”金奴金辰說道。

    淩動的眉頭卻是再次皺了起來:“四靈四方星域的關係是明確的,怎麼說?”

    “是這樣的,四靈四方星域,因為某些古老的爭議問題,一直是互相敵對的。例如白虎星域,與西方金淩星域,一直是敵人。而且,這種敵對關係,來自於血脈族裔傳承,是傳承之敵,等閑難以改變。

    而又如青龍星域,與東方蟠龍星域一直是敵對的,而朱雀星域自然是南方閭荒星域是敵對的。而正因為這種基本上不可能改變的血脈族裔傳承之中的敵對關係,這才導致了四靈四方星域多年來的相安無事。”

    這下,淩動聽得更加不解了:“怎麼說,敵對還能相安無事?”

    “是的,主上,就是因為敵對,四靈四方星域才相安無事。雖然四靈星域的整體實力相比於四方星域,要強一些,但無論哪一靈星域,都絕對無法吃下與他們敵對的那一方星域。

    但是他們之間,例如這白虎星域與西方金淩星域兩者之間,都一直虎視眈眈的。白虎星域一直虎視眈眈的盯著西方金淩星域,想吞下西方金淩星域。

    而西方金淩星域也是虎視眈眈的時刻想吞下白虎星域,但都沒有十足的把握,也就沒人敢先行動手,這就導致了這種異樣的對峙平衡。

    在這種情況下,四靈四方星域各自為敵,互為攻守,等閑不敢輕舉妄動,就導致了沒有哪一個星域敢行那明目張膽的擴張之舉,也就形成了四靈四方星域這種民異樣的相安無事。”金奴金辰說道。

    仔細聽下來的淩動,卻是有些聽出味道來了。

    “金辰,你是說,若是西方金淩星域牽扯進了朱雀星域的內部叛亂,而且動用了自身的力量,那麼白虎星域就一定會牽扯進來?而朱雀星域內部若是有變,那麼南方閭荒星域就絕對不會置之不理?

    也就是說,如今朱雀星域生變,從我們目前得到的消息來看,最少已經牽扯進了四個星域的力量?”淩動說道。

    “主上果真神目如炬!”金奴金辰讚歎了一句又補充道:“如果我們得到的情報沒有錯誤的話,情形就是這樣了。”

    “四個星域.......”

    得出這個論段,淩動陡地有些頭大了。淩動起初以來,也許是朱雀星域內部的一點小事情,但如今聽金奴金辰一說,牽扯到四個星域,這諸天星域的九大星域中一半已經牽扯了進來,這事情,可比淩動所想的,複雜幾十上百倍啊。

    “主上,這還是最保守的想法。”金奴金辰苦笑了一下。

    “為什麼?”聞言的淩動有些愕然。

    “因為四靈四方星域除了互為敵對之外,四靈星域與四方星域又分為兩大陣營,平時互為聲援,關鍵時刻更是互來援手,如果情況危機,也許牽扯進來的星域更多。”

    說到這,金奴金辰頓了一下又凝重無比的說道:“甚至,諸天星辰九大星域全部都牽扯了進來。”

    這一次,淩動卻是有些不信了:“這怎麼會?四靈四方星域全部牽扯進來我信,但是中央鎮星域現在一盤散沙,怎麼可能牽扯進來呢?”

    金奴金辰卻是衝淩動抱之以一絲苦笑:“主上不也是被朱雀星域木犴界的狄天君派到龍安界出任天官,拓展星界去了嗎?連木犴界的狄天君也會這麼做,那其它星域的星君、天君們又豈會無視一盤散沙的中央鎮星域。

    雖然拓展星界極難,但也並不是沒有成功的可能,主上不也是花了短短百年不到時間就成功了.......”

    金奴金辰的話說到最後,淩動臉上的詫異,也變成了苦笑與無奈。

    淩動突然發現,他今日回轉朱雀星域,似乎是一頭紮進了一個混亂的大漩渦,如果事前就知道,淩動寧願不回來。

    但就在淩動苦笑的時候,前方濛濛的光華亮起,卻是到達朱雀星界了。

    “到了.......”淩動不知禍福的呢喃了一聲,金奴金辰的聲音卻是再次響起在淩動的腦海中:“主上,到達朱雀星界了,有一件極為重要的關礙,卻要告知主上!”

    *********

    ps:傳晚了,兄弟們抱歉,不過這極為重要的一章,卻是寫滿意了!

    (網網)w

    

Snap Time:2018-08-18 11:01:51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