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54章自戕吧


    “堂主?你們兩個還有臉稱我為堂卻?,金複跟平苗顫聲驚呼的同時,淩動腳步虛虛一踏,便淩空而起,僅一步,就落到了淩家堡大門口。

    按淩動的本意,是再觀察一會,至少讓淩家族人好好的讓這打上門來的敵人考驗一番,但是公孫戰夷的出現,卻讓淩動不得不提前出現。概因為這公孫戰夷的戰陣經驗極為豐富,一句話,就指出了淩家目前防禦圈的致命處,讓淩動不得不提前出來。

    “玄衣執法們且先退下。”見到淩動突地出現,那燕領虎須的公孫戰夷眼中陡地閃過驚異之色,不過表情依舊一臉的厲然。

    但尷尬的是,公孫戰夷的命令,那些個玄衣執法並不聽從,在那白衣於特使輕哼了一聲之後,那玄衣執法的頭目才迅速下令,那些個與淩家族人戰鬥的鬱悶不已的玄衣執法們,才如潮水般迅速的退卻下去。

    局勢再次成了兩軍對壘,但是淩家族人,卻是爆發了海浪一般的歡呼聲,哪怕是因為修為不夠,隻能在後方觀戰的淩家族人,也爆出了歡呼聲。

    “少族長!少族長!”歡呼的聲浪一波接著一波,最直觀的效果,就是讓淩家族人上上下下先前寫在臉上的沉重的擔心,直接消失了個無影無蹤,代之而起的是自信。

    強烈的自信,發自於內心的自信,仿佛隻要少族長一出現,就能一舉定乾坤一般。看得對麵的公孫戰夷跟於特使,包括數外暗自觀察這情形幾位神秘存在,都有些詫異。

    乍一看,似乎是淩家族人的表現的太幼稚了,但是連程東無跟紀元白這兩位都露出了這樣的表情,那就隻能說明,淩動的威望極重。

    “淩堂主,我……我們櫨被淩動一質問,金複跟平苗臉上瞬地露出了驚恐的神色想解釋一句,但是看看淩動,再看看身後不遠處的於特使跟原州域主公孫戰夷,卻又什麼都不敢解釋出口。

    就連那些個站在金複跟平苗身後的武軍似乎也出現了一絲不安。這讓暗中觀察的那幾人更是詫異。

    包括公別戰夷在內,他們對淩動的了解,大都停留在符訊情報上,如今淩動甫一出場,隻說了一句話,就莫名其妙的鎮住了場子,卻讓他們心中齊齊閃過一句話,一聞名不如見麵。

    “爹,孩兒來遲了讓你們擔心了。”此時對於金複跟平苗的辨解淩動卻是不聞不問,反而回轉淩家族人一方,向著老爹,爺爺等幾位叔伯一一問候。

    此次回歸途中柏寒與柏白軒的父子情深,卻又勾起了淩動前世那種芋欲養而親不待的哀思,才有了現在這一幕。

    至於那些欲將淩家踏平、虎視眈眈的玄衣執法們,則直接被淩動無視了,端的是霸氣無比。

    在這其間那白衣於特使幾次欲開口再下命令,都被公孫戰夷以神魂傳訊暗中阻止。

    “平安回來就好,平安回來就好,”淩遠山呢喃了一聲眼中滿是欣慰。

    頓了一下,淩遠山又道:“動兒,既然你回來了,那今天這事就交給你處置了!”說到這,淩遠山的臉色陡地一沉:“但動兒你無論如何處置,但絕對不能墜了我淩家的威風,我淩家,絕對不是別人能夠隨意構陷的。”

    淩遠山的話中也有暗示的意思,今天這事,要解決,須從這些人無端構陷罪名處著手,畢竟在淩遠山等淩家高層眼中,卻是不能直接與天武宮為敵的。

    天武宮的實力,可不是他們淩家能夠對抗的。

    “是,父親放心,孩子一定會讓他們給我們淩家一個滿意的交待。”淩動躬身應了一聲,陡地轉身,便戟指金複和平苗喝道:“你二人竟敢背叛本座,念你二人往日的苦勞,自戕吧,你二人的家室,我就不追究了。”

    也許是被淩動的威勢所懾,金複跟平苗二人的臉色驟地變得難看無比,用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辨解道:“堂主我們也是被蕊……”

    “住口!”金複跟平苗求饒的時候,那白衣於特使卻是暴喝了一聲,宛如平地驚雷,但是臉上,卻滿是得色。

    “什麼叫背叛你?金複跟平苗二人乃是天武宮陽口分堂的百夫長,他們隻忠於天武宮,何談背叛你這個堂主?

    還以他們的家室為要挾,果然是要圖謀不軌,圖謀不軌。”瞬地,那白衣於特使指著淩動破口大罵起來,不過破口大罵時,卻是一臉的得色。

    “淩動,柱我們還計劃找到你之後,給你一個自辨清白的機會,沒想到你真是狼子野心,圖謀不軌之徒,不用問,我監察總部的皮特使肯定是因為知悉了你的陰謀,才被你栽贓滅口的!”白衣於特使其實心蠻樂的,也蠻鬱悶的。

    他的潛台詞是,早知道淩動會這般直接,他們還那麼麻煩的一個個約談敲打陽口分堂大小頭目,後來又付出那麼大的利益交換擺平了公孫戰夷幹嘛?

    就憑淩動現在這一句話,他們監察總部就能給淩動定個謀反的罪名。沒錯,就是謀反的罪名。

    雖然天武宮是武者的江湖朝堂,但武者最根本的也是人,不過是個體力量極為強大罷了。但就算是個體力量再強大,也脫離不了人這個範疇。

    所以這個天武宮這個武者的江湖朝堂中,還是俗世之中皇朝帝國的那些個調調,隻不過換了個名頭罷了。

    其實不止是白衣於特使喚很是意外淩動的做派。就連公孫戰夷跟隱在遠方暗地觀察這的幾名武者,也極為意外淩動的做派。

    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都以為淩動會首先向於特使發難,從天武宮的規則層麵上來論這事,這個可能,他們都做好了推算安排。

    隻要淩動向這個方向開口,立時就能給淩動弄一個誰也無法挑刺的鐵案,不過現在似乎區別也不大。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更讓他們驚訝了。也讓淩家的族人,淩遠山,觀星子,楚方月,程東無等人驚訝無比。

    淩家的少族長淩動竟然沒有理會那白衣於特使的話,而是繼續盯著平苗跟金複喝道:“怎麼,你們還要等我動手?莫不是以為他們能夠替你們出頭?”

    淩動直接無視了白衣於特使的話,瞬地令白衣於特使喚那白淨的麵皮有些發紅發紫。就是放個屁,也能引起人的驚呼。

    他得意洋洋的一大串,直接衝淩動吼過去,對方卻似沒聽見了一般,瞬地就令這白衣於特使有些下不來台。

    這就像是俗世中一位高官在人群簇擁下看到了一個有點價值的熟人,連忙表明身份打了聲招呼,可這熟人卻是無視了他,專注的跟他的屬下交談,那情形,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白衣於特使尷尬之際,正欲開口的時候,被淩動喝叱得神色驚慌的金複,陡地想到了先前於特使所說的話,神色一根,便喝道:“淩堂主,你休要欺人太甚!我金複乃是天武宮的百夫隊長,乃是天武宮陽口分堂的百夫隊長,忠也是忠於天武宮,何談背叛於你?”

    一旁的平苗聽到金複之話,卻是露出驚惶異常的神色,不過正尷尬異常的白衣於特使,卻是借此找到了台階,忙喝一聲好道:“金複,好樣的!今日過後,你進總堂參悟突破到星君境之後,便是陽口分堂的下l會堂主!哼,本特使倒要看看,淩動能夠將你怎樣?”

    “金複謝過特使!”見於特使竟然開口為自己撐腰,金複大喜。單膝跪地拜謝於特使之際,還順手的拉下了一旁神色驚惶淒苦不已的平苗,大意上就是暗示平苗也學他一般,讓他找個同伴,找個心安。

    還沒等平苗拒絕的時候,淩動微微轉頭看了一眼白衣於特使,嘴角突地升起一絲厲然,“金複,你覺得這姓於的能夠保得住你?”

    “當然!淩堂主你才星君境二三階的修為,你就是再強也強不過天武孰……”金複似是自得似是自我安慰的說了半句的時候,忽地看到淩動額頭詭異的聳動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

    雖然淩動的木係星魂的修為已達星君境九階,但是其它星魂的修為,目前還是星君境二階,所以整體上,淩動武者的感應中,修為還在星君境二三階晃蕩。

    瞬地被嚇得魂飛魄散,急切間狂吼一聲道:“於特使救我!”身周已經湧出厚重的護體罡氣,額頭更有赤色的神魂力量湧出。

    “嗤……”

    幾乎是在金複發現異常的那,一道紫色光華陡地從淩動額頭無聲無息中張開的三級玄瞳中射出,在金複額頭湧出赤色神魂光華防禦的那,如入無人之境的突進了金複的腦門。

    渾身一顫,方才還劇烈求生的金複陡地沒了聲息,身體軟軟的倒在地上了,一雙眸子瞪得老大老大的,隻是那眸子,此時已經空洞不已。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於特使跟原州域主公別、戰夷瞬地驚呆在了當場,直到金複的屍體軟綿綿的倒在地上的時候,白衣於特使才因為震驚而瞪圓了眼睛暴吼了達聲:“你大膽!”

    

Snap Time:2018-01-18 04:12:23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