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52章白衣特使

  
  “據淩某所知,這菩提明光樹極難種活,種活一顆,已是極難,柏島主這,怕是有上千顆吧?不知柏島主可有什麼秘法?”淩動一副好奇的模樣,眼神卻是緊緊的盯著柏白軒的反應。
  淩動此舉,主要是因為先前山神尹亢提過這菩提明光樹的來曆,才有此試探之舉。要是真如山神尹亢所說,這柏島主身後還另有高人存在,那這事情可就複雜了。
  “噢,淩公子的見識當真是廣博!”柏白軒跟海老同時稱讚起來,“淩公子竟然知道這菩提明光樹極其難以種活,種植秘術確實有,不過這種植秘術。。。。。。。”
  說到這,海老跟柏白軒話音一頓,卻是同時扭頭看向了柏寒,一副詢問的模樣。這個發現,卻令淩動更加的疑惑了。
  “爹,其實在淩哥麵前,除了那點傳承禁忌之外,沒啥不能說的。”在受到海老跟自家老爹柏白軒的注目禮之後,柏寒突地說道。
  “傳承禁忌?”淩動聽得卻是愈加的迷惑了。
  “,既然此事無關傳承禁忌,那我就直說了。”柏白斬樂的說道,顯是心情大好。
  “其實這還是與老夫的神魂傷勢有關。老夫的神魂傷勢,淩公子自是清楚。寒兒這孩子極孝,也知道我這神魂本源受損嚴重一事。恰巧早年他得到了那傳承之中,有一包菩提明光樹的種子,其中也有菩提明光樹的種植秘法。”
  說到這,柏白軒的臉上升起一絲驕傲的神色,“然後寒兒這孩子就拋下一切俗事,專門在這小島上種植菩提明光樹,足足花了十三年的時間,才種活了這上千顆菩提明光樹,也算是難為他了。”
  雖然感歎著,但是柏白軒臉上的驕傲卻是難以掩飾。“也虧得寒兒這孩子的這份孝心,這菩提明光樹極益神魂,這常年累月下來,對我的神魂本源的傷勢也是有著極大的緩解,要不然,我這條老命怕是等不到淩公子來拯救了。”
  “有子如此,夫複何求!”淩動歎了一句,能為自己的老爹花上十三年的光陰種樹。這份孝心,這份堅持都讓淩動敬佩不已。
  見狀,一旁的海老也沒口子的誇起了柏寒,反倒是誇得柏寒不好意思起來。此時的伯寒,哪有那外間的一分做派。
  聊了幾句之後,淩動心中一動,突地問道:“柏兄,不知這菩提明光樹還有種子?”
  “淩哥你是打算?”
  “沒錯。這菩提明光樹極益神魂,若是組成一陣勢,呆在這陣勢邊修煉神魂,當有事半功倍之效,所有才有此問。”淩動卻是一點也不客氣。
  因為按山神尹亢所言。就是那周天真神,也個個在自己的洞府中種植這菩提明光樹,可見這菩提明光樹的巨大好處,如此機會,他豈能放過?
  “別人要卻是沒有的,就是給他,也是種不活的。淩哥若是想要。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這菩提明光樹每十年一開花結果,種子卻是收集了不少。而且這種植秘法,我也可以給淩哥一份。”柏寒爽快無比的說道。
  一邊說,柏寒一邊拿出一袋種子跟一塊玉符交給淩動道:“淩哥,雖然有這種植秘法,但是一定要選極有耐心之人照看這菩提明光樹。修煉木係功法跟神魂強大的武者來照看是最佳的。”
  末了柏寒又道:“淩哥,這袋種子夠不夠。約莫有幾千顆了,種下來怎麼也能成活近千顆,不夠我再去取。”
  “差不多了。”淩動隨手掂了一下,卻又衝柏白軒道:“柏島主,在下要趕路了,你與其隨我一道趕路。不若進入我那秘府參悟天道,以期神魂本源完全恢複之際,可以一氣成衝擊周天正神。”
  “噢,那秘府淩公子隨身帶著?”柏白軒露出驚訝的神情。
  淩動也不多做解釋,隻是道:“請柏島主放開神魂,由我攝入便是。”
  沒幾息,柏白軒便憑空消失,進入淩動的萬星殿參悟,而淩動,則是與海老跟柏寒道別之後,衝天而起,疾速的向著原州陽口城的方向趕去。
  柏白軒進入淩動的萬星殿中的驚訝自是不表,淩動如此做,也隻是因為柏寒爽快的送給了他菩提明光樹的種子,投桃報李罷了。
  一路向西返回,淩動在神念中卻是山神尹亢交流起來:“老鬼,照如今來看,那柏白軒背後怕是沒什麼高人吧?”
  “應該沒有了,我看他們的神情也不像是作偽。不過那柏寒所獲的傳承之中,竟然帶有菩提明光樹的種子跟種植秘法,這卻是非同小可,你萬萬不可輕視。”山神尹亢交待道。
  “老鬼,你這擔心的卻是有些過頭了吧?那柏寒如今已是我的小弟,況且我今有大恩於他的父親,他為人又極孝,這還用得著擔心嗎?”淩動笑道。
  末了,淩動又追問道:“老鬼,莫非你知道那柏寒所獲得的傳承是什麼?”
  “不知道,記不起來了,隻是隱約有點感覺。”山神尹亢直接了當的拒絕了淩動,氣得淩動直翻白眼,也讓淩動更加的好奇這柏寒的傳承是什麼,尤其是前些日子柏寒說他的傳承缺那斷魂鉤玉才能大成。
  如今淩動已經給了柏寒一部分斷魂勾玉,現在卻是極為期待柏寒那傳承大成了。
  原州陽口城雖然與遼州鎮海城有著好幾千的距離,不過淩動如今全力趕路,日夜兼程,以淩動估計,用不了第二天傍晚,估計明天中午就能到達陽口城了,而且神念時時留意萬星殿中的動靜,倒也不是太擔心。
  原州,陽口城。
  正午的驕陽正照射在陽口城的每一條大街,讓整個街麵燥熱不已。偶有陰涼處,隻有幾條老狗在長伸著舌頭納著涼。
  就算陽口城呆著的武者大多數都寒暑不侵,但是出於習慣,此時街麵上依舊空無一人。不過頗為奇怪的是,天武宮陽口城分堂的堂口,卻是一派森嚴。
  往常至多有四個守衛的分堂門口,如今卻是多了十六位神色冰冷的武者在那守著。陰森森的目光打量著附近的任何動靜,憑空讓這的氣溫冷了幾分。
  最為奇怪的是,陽口城分堂後院的演武場,多達三百餘名武者正那盤膝靜坐,等候著命令。他們的前方,那超過二十位一色兒的玄衣玄帽麵色冰寒、身上散發著陰冷氣息的武者,更是駭得那三百餘名武軍不動有任何小動作。
  若是淩動在這,就會發現。這二十位一色兒的玄衣玄帽裝束一般的武者,卻是天武宮讓人聞之色變的執法堂武者。
  在天武宮之中,執法堂跟監察總部兩個分開來,也隻是讓天武宮中的武者心中敬畏而已。但若是他執法堂跟監察總部的武者一塊行動的話。那就足以讓任何武者恐懼無比了。
  在天武宮的記載中,凡是被執法堂跟監察總部聯手對付的存在,大多數都已經化成了灰灰。就算偶有幾個活下來的,那也是跟廢人沒什麼兩樣。
  如今在陽口城之中,監察總部的監察特使隊先行到來,隨後執法堂的玄衣執法大批趕來,已經讓有見識的存在心中驚駭不已了,隻道是陽口城又要出什麼大事了。
  突地,陽口城分堂的議事堂大門洞開。讓候在遠處心神不寧正竊竊私語的平苗跟金複兩人陡地站直了身體,其中一位一身白衣的武者麵無表情的走了出來,守候在議事大堂門口的兩位武者,立時跟在那白衣武者的身後。
  在天武宮的監察總部之中,白衣特使是自監察總部自總長之下,權力最大的特使,有臨機處置之權。
  不用那白衣武者招呼。平苗跟金複立時就迎了上去,忙恭敬道:“於特使有何吩咐。”
  “點齊人馬,隨本特使殺奔淩家堡!”那於特使麵無表情的交待了一句。
  一旁的金複一楞,疑惑道:“特使大人,不是日落之時才去。。。。。。。”話未說完,金複感覺到那於特使陡地變得淩然的目光,已經知道自己多嘴了。
  “哼?”那於特使喚正欲發作的當口,平苗與金複就急急一躬身道:“屬下馬上就去。”卻是再也不敢再多囉嗦一句。
  隻有轉身看向那緊閉的議事堂大門的時候。平苗與金複二人眼中閃過一絲極致的疑惑。
  眼前這於特使已經是不可一世了,可是那議事大堂之中,不知有什麼存在,竟然令這於特使也隻能頻頻進入請示?
  一念想到點什麼的時候,讓他們眼中陡地多了一點驚駭,心中又多了另一份慶幸。
  呼喝聲在陽口分堂的後院響徹起來。沒多時,兩隊顏色鮮明的武者,開始奔赴向幾百外的淩家莊。
  隻不過那二十人一隊的玄衣執法們殺氣衝天,相反的,平苗與金複兩位百夫長所率領的兩隊武者就有些混亂了,很多人更是有滿臉的疑惑。
  不過疑惑歸疑惑,卻沒人敢宣之於口罷了。
  一個時辰之後,在那白衣於特使帶領下的大隊人馬,與守在淩家堡門前的十位玄衣執法們匯合在了一起。
  匯合之際,那於特使眼神一動,身邊就有一位武者立時上前喊話道:“淩家族人聽著,若再不交出淩動接愛宮規處置,立時踏平你淩家。”
  喊話聲還未落地時候,淩家堡的大門瞬地大開,幾十名武者潮水般的湧了出來。
  ************
  ps:這是二更,補昨天欠兄弟們那章的第三更,卻要晚些才能發出。大約淩晨兩點左右,兄弟們不要等了,明天再看。
  

Snap Time:2018-12-12 14:01:57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