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49章虛空指符再現


    先前淩動剛剛看到柏寒的老爹的柏白軒的時候,其實就有過一絲極其短暫的疑惑。。因為柏白軒的麵容,實在是太蒼老了。

    雖然威望極重,但是在那些個千把歲的老頭群當中,蒼老的簡直過頭了。要知道,就算是龍安界,修為到達星君境這個境階,再天才再有家世的,怕也有五六百年。大多數都在千年以上。

    例如海老,柏寒身後的那幫星君境的武者,雖然歲數都千把歲了,但是個個紅光滿麵,就算不是紅光滿麵,那也是精氣充盈,一派血氣旺盛的模樣。頂多有些人出現了亮晶晶的白發。

    但是柏寒的這老爹就太蒼老了。頭發灰白無光澤,臉上的皺褶就像是土山被雨水衝出的溝壑一般,深而陷。

    說得直接一點,柏寒的老爹就像是一個垂死之人,離咽氣不遠的老家夥了。

    這正是淩動奇怪的地方,武者奪天地之精華,煉罡修身,就算是壽元大限到了,這具皮囊的表相也因為體內天地精華的支撐,而精氣充盈。

    也隻有在坐化的那一那,天地精華盡數消散,才會像是現在的柏白軒這般蒼老的模樣。可以說,一般武者要是出現了柏白軒這般的模樣,就說明已經踏上死路了。

    可偏偏怪異的是,柏白軒渾身的修為如高山大海,在神魂上,更是隱隱給淩動帶來一種極致的威壓,若不是淩動有降星盤撐著,恐怕都無法如此自如隨意的說話。

    “神魂修為紫魄境巔峰大圓滿?”有了這個發現,淩動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是他自朱雀母祖跟朱雀星君赤眉之外的第三個能在麵對麵不動任何敵意的情況下,給予他神魂上威壓的存在。

    “不過這眼睛”看到柏白軒的眼睛的時候,淩動又疑惑了。

    眼為神之魂,若是一個人的眼睛深邃似海,精光四海,那這個人的神魂修為定然強。但是這柏白軒的眼睛,雖然深邃似海。但竟然意外的帶著幾分渾濁。

    “柏島主神魂上的所損傷?”看到這一點,淩動又想起這滿島的菩提明光樹,這句話便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海老跟柏寒倒是什麼,已經習慣了淩動的牛比。但是柏島主,眼中驟地露出奇光。“淩公子的眼力。當真不凡。”

    淩動的話音落地的時候,柏寒已是一臉悲色的衝淩動跪下磕頭道:“淩大哥,家父大限將至,還請淩大哥允許家父進入秘府修煉。以讓家父早日突破周天正神,續得壽元。而我柏家上下,包括整個遼州”

    “柏兄,你這是做甚,快快起來”柏寒給淩動跪下的時候。淩動就趕忙去扶。柏寒的話淩動也是聽了個明白。

    真正讓淩動驚訝的是,柏寒竟然肯為了他的老爹直接給自己下跪,要知道,從修為上論,柏寒也是跟他平輩相交的存在,隻是這份效心,已經足以讓淩動敬佩了。

    而且淩動曆來認為,凡是孝順父母之人,絕無至奸至惡之人。一向為淩動所喜。

    “哎,癡兒你這是何苦呢”見兒子為了自己竟然當堂給淩動下跪,柏白軒混濁的雙眼中淚水隱隱閃現,隨後又歎道:“為父即便是突破到周天正神,也不過續壽三百年罷了。對我輩而言。多三百年壽元又有何用?”

    柏寒卻是倔強道:“能多陪父親一天,便是兒子一天的福份!”末了柏寒又對淩動說道:“還請淩兄答應小弟,做牛做馬”

    “閉嘴!”柏寒正欲說什麼的時候,淩動卻是陡地爆喝了一聲。將柏寒還有海老給驚楞了。

    “柏寒,你將我淩動當什麼人了?要是不答應。我豈會來再來你們遼州?”

    看柏寒露出欣喜之色,淩動複又坐下,衝柏白軒問道:“柏島主,你適才說你突破周天正神,隻能續壽三百載?這是何故?據我所知,修為隻要突破到周天神使,最少也能續壽千年,若是能夠據此修得大量的人道神位,更可得長生,怎會隻有三百載?”

    “哎,淩公子你卻是有所不知,這卻與我所修法門有關。”柏白軒輕歎了一口氣。

    “修煉法門?”淩動疑惑了句,隨即問道:“符籙?”因為淩動依稀記得,柏寒說自己的老爹精擅上古符籙。

    末了淩動又疑惑了一句,“柏島主,這符籙之術雖然必不可少,畢竟是輔助小道,豈可當大道來修?”

    “小道?”柏白軒冷哼了一聲,微微仰身,劍指一拚,疾畫如飛,瞬息止,立喝道:“咄!”

    幾乎是柏白軒喝出聲的那,天空中突地傳出轟隆隆的滾雷之聲,烏黑的雷光驟地從虛空中向著小島內的眾人當頭劈下。

    淩動驚駭之際,就欲抵擋,卻被海老一把按住肩膀,示意不必擔心。就見柏白軒捏出一個奇異的法訣,虛空疾劃數下,一道奇異的波動散開,頭頂立生寒意之時,一道漆黑的虛空裂縫陡地憑空產生,那道烏雷的雷光在此時恰巧劈入了那虛空裂縫之中,那讓人心頭惶惶的雷光瞬地消失。

    看著這一手神乎其神的絕技,淩動站在那震驚良久。尤其是那滾雷劈下時帶來的滾滾威壓,還有那磅的天地元氣波動,都代表著這一擊威力驚人。

    淩動估計,他的偽五方五行厚土旗也許能夠擋住,小周天神體應該能扛一下,不過扛過的數息之內,怕是被雷劈得動彈不得,失去戰鬥力了。

    “如何?此是小道?”柏白軒不滿的聲音響起。

    淩動駭然轉身之際便驚道:“敢問柏島主,這可是傳說中的虛空指符?”對於柏白軒的做派,淩動倒也不生氣。一個人一生為之奮鬥的東西,是絕容不得任何人小覷的。

    “噢,淩公子的見識卻是極廣。不錯,這確實是虛空指符。”見淩動的驚容,柏白軒頗有些得意,得意之餘,卻又歎了一聲:“老夫這一生,成也符籙。敗也符籙,哎,不提也罷”

    淩動卻是暗道今天他算是長見識了,他以前偶爾聽人說過有一種符籙明為虛空指符,威力強大無匹。但淩動縱橫這數星界。這虛空指符卻是第一次見。

    “這是如何,還請柏島主明言。”淩動說道。

    “其實啊,這主要要從符籙一派的根源說起,這也是符籙一技如今越來越式微的原因”歎了一聲。柏白軒給淩動敘說起了其中的緣由。

    這符籙一派,幾千年前卻是極為興盛的,與丹道,罡修並稱為當世三大流派,那時候。丹道與符籙跟罡修,也就是現在的武者修煉的罡氣還是有著同樣的地位,並不像是如今隻存有輔助地位。

    不過隨著上年份的天材地寶越來越稀少,丹道式微之後,符籙一派也因為前所未有的危機。

    因為符籙一派主要是靠引動天地元氣甚至是天地法則來行事,對神魂力量的消耗極大。有時候修煉符籙時還會引來天地元氣甚至是天地法則的反噬,導致神魂受到了重創。

    丹道鼎勝之前,有那麼兩種奇丹稱為大小幽幻洗魂丹,可以治療神魂損傷。兩種丹藥作用一樣,但是效果不同。

    但是丹道式微之後,不僅煉製那奇丹的天材地寶越來越罕見,就算偶能找到,那大小幽幻洗魂丹的丹方也大多失傳。就算偶有丹師傳承有丹方,也從未煉過,煉丹的成功率連一成都不足。

    隨著給專修符籙一道的修者治療神魂傷勢丹藥的消失,越來越多的符修就因為神魂受到反噬而無法治療。進而失去符籙能力。

    但話又說回來,這符籙一道。雖然損耗極大,但攻防能力卻是堪稱變態。他們隻是引動天地元氣或者天地法則攻擊防禦,自身消耗極小。

    在戰鬥時,往往能夠以一敵數人而不落下風。這柏白軒正是靠這本事才守住了遼州這片土地無人敢染指。

    按海老所言,柏白軒最厲害的戰績是以一人之力對戰四名半步周天正神,最後當場斬殺一人,重傷三人。

    那戰績,淩動初一聽到,都驚奇不已。按淩動在神魂識海中對山神尹亢所說原話是:“幹他大爺的,這戰績戰力,都比現在的朱雀小四強大了。”

    “這算什麼,淩動,等你與符修真正的絕一死戰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們的恐怖了”山神尹亢出奇的沒有符和淩動,而是說了這麼一句。

    因為神魂上無法扭轉的損傷,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了符修一道,專修罡氣,是以武修才大興。而柏寒,也就是這種情況下產生的怪胎。

    符修精修神魂,柏寒的老爹傳了他高明的修煉神魂之術,才有今時今日的神魂修為。不過這符籙一道卻沒有傳給他,就是因為如此。

    像柏白軒現在,壽元危機出現的最大原因,其實是神魂受創過多,雖然神魂力量強大無比,但是神魂本源已近於油盡燈枯。

    柏白軒的神魂本源,就像是一個表麵出現了成千上百個裂紋的盛滿了水的瓷器罐一般,隨時可能破裂。

    而正常情況下,一名半步周天正神根據所修功法不同,少則有一千六七百年壽元,多則能達到兩千餘年的壽元。

    可是按海老所說,這柏白軒如今才一千三百歲不到,在半步周天正神中,正值盛年。但真實的情況是,這柏寒的老爹柏白軒別說是十年的壽元,怕是七八年的壽元都沒有了。

    “海老,柏兄,柏島主的情況我已經明了。我那秘府自是可以讓柏島主進入潛修,以期突破到周天神使。”柏寒跟海老同時露出喜色。

    “但是,據淩某所知,恐怕柏島主的情形比想像中要困難的多。就算是柏島主能夠突破到周天神使,神魂本源上的傷勢也隻能稍稍改觀,別說是三百年的壽元,隻怕是百年的壽元都不會有。

    甚至,柏島主的神魂本源在突破周天正神時,會經受不住那天地規則的洗滌而立斃當場!柏島主,你說是也不是?”

    一念及此,已經計較的淩動便如此說道,說實話,淩動對這虛空指符之術,可是很向往的。

    淩動此言一出,立時如石破天驚,驚得柏白軒楞在當場,柏寒更是雙膝發軟,發一聲悲呼,直接撲跪到了柏白軒的麵前。。

    

Snap Time:2018-06-21 20:33:38  ExecTime:0.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