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33章放水之戰

  
  各位前輩如果想得到封神石證道成神,也不一定就要現在到我這堥蚢嚏C也可以等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悄悄的來找我嘛。
  當然,要將戰鬥結束也不一定要拚個你死我活,其實隻要分出勝負就可以了。噢對了,大展神威能夠讓我方的武者掛彩重傷的,我一定將你牢牢的記到心堙A一定會的!”淩動語帶雙關,用一種頗具暗示性的語氣說道。
  淩動話音落地的那,大殿主西昊就傻眼了。他何等精明,焉能聽不出淩動的這番頗具暗示的提醒中言外之意。
  想明白的那,大殿主西昊老臉陡地漲得通紅,好懸沒被氣得吐血,狂罵淩動這家夥太無恥了。
  心念電轉的大殿主西昊倒是想找個法子來化解淩動的這一招來,但是當他看到那些個半步周天正神異樣的臉色的時候,就瞬地頹然了。
  太絕了!淩動這一招太絕了。
  就像是潑出去的墨水一般,就算流盡,也會在諸多半步周天正神的心頭留下黑黑的一筆。
  所以大殿主西昊瞬地就頹然了。因為淩動的話已經讓渴望的種子在諸多半步周天正神的心中開始發芽,瘋狂的茁壯成長,而且隻是在每個人心底的最陰暗處茁壯成長。
  相當於淩動給眼前的半步周天正神給出了解決他剛剛甩出的威脅最簡便的方法,可以悄悄的來嘛,背後媟d。
  大殿主西昊明白,他方才威脅諸多半步周天正神的家族後人之舉,已經大失人心。此刻若是再出什麼激烈的舉動,恐怕會立逼得這幫子半步周天正神全部倒向淩動那堙C
  “這小子怎麼如此的難纏陰險?”大殿主西昊將淩動恨得牙癢癢的同時,心中隱隱有了一絲明悟,大勢已去啊!
  本來大殿主西昊對攻占龍安星宮還存有著一絲奢望的,畢竟已方明麵上的人數還是占優的,而且有著兩位周天神使這樣的高端武力。
  但是出手他意料的是,淩動的那個神體分身不僅跟他的四弟布澤戰得不分上下而且有占上風的優勢,時不時的逼得他的四弟布澤雞飛狗跳,手忙腳亂的,險像叢生。
  大殿主西昊明白這當中雖然有四弟布澤當時與他們朕手動用星羅神殿秘術星羅破消耗過大,合力破朱雀時受了點傷的原因,但是更多的,則是這神體分身的魂肉融合度已然不低。
  而且不僅他的四弟布澤戰得險象環生,就連他對上的這專修金係功法的武者,也非常的恐怖,越戰越讓他心驚,讓他隱隱有一種眼前這金係武者的法則領悟程度對天道的感應程度比他要還高出一大截的感覺。
  雖然以他周天神使後階的修為時不時的用出殺招但他自以為是的殺招,總是能被這金係武者輕描淡寫的接下,而且時不時的還能對他造成一些威脅。
  這種戰況,讓大殿主西昊心中的最後一絲幻想破滅。大殿主西昊本來想在高端武力上一舉破敵,借以威懾那些半步周天正神,但一切的一切,全部被朱雀給亂了。
  本來還指望的那些半步周天正神的戰力,則被淩動三言兩語給化解掉了。
  淩動那三言兩語的效果別的不說,就看星羅神殿這方的半步周天正神的戰鬥狀況就明白了。
  除了他們星羅神殿的那幾個死忠之外,其它的半步周天正神在淩動的暗示下又不想在明麵上得罪星羅神,但也不想斷絕了自己最有可能獲得封神石的途徑,所以個個玩的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把戲。
  一個個嘴上吼得厲害,拿命來,看我絕招,殺殺殺,等等等,但是手底下,也就是罡氣波動盛些,動靜大些,卻並沒有多少真正的殺傷力。
  更因為淩動那句‘大展神威能夠讓我方的武者掛彩重傷的’我一定將你牢牢的記到心堙A很明顯的反話,讓許多對戰的半步周天正神連自己拿手的天地魂器都不敢亮出來,就算亮出來,也隻是做防守保命用。
  淩動這句話太絕了:你要是在今天一戰中敢跟我方的武者玩命,好,我淩動記住你了。記住你幹什麼?
  除非你不到我這媕簳封神石,否則,你今天跟我方的武者玩命戰鬥還想日後獲得封神石,門都沒有。
  星羅神殿的封神石的獎勵這麼多年了,隻見承諾不見封神石,哄得他們都有些怕了,如今見到一個拿出如假包換的封神石的金主兒,他們能不珍惜嗎?
  斷了這條線就等於要了他們的命,他們舍得嗎?
  這種種情況影響之下,就變成了現在這副喊的比打得精彩的場麵。尤其是淩動這一方的半步周天正神們,在淩動的刻意交待下,對那些放水的半步周天正神們,也不步步緊逼,你放我也放,大家來演戲。
  所以,這場空前的半步周天正神大亂鬥,沒過多久,就變成了一場場麵宏大、動靜驚人的神通表演秀。
  當然,也有例外,例如那應琨,此時就在玩命。因為應琨他是沒辦法啊,他非常清楚,他應家跟淩動結下了死仇,別說淩動是絕對不會給他們封神石的,就算淩動肯給,他們也得有臉要啊。
  應家的六位族老中的一半都死於淩動之手,而應家最核心的力量,都是這些族老的後代,若是應家向淩動卑躬屈膝,求取封神石的話,恐怖應家第二天就分裂了。
  就算是應琨在玩命的拚,而且實力上還比與他對戰的海老稍稍高上一線,本身海老的功法也是善守不善攻,尤其是在同級別的武者當中,比較吃虧。
  但是應琨卻沒傷到他的對手海老一絲一毫,反而拚得險象環生,讓拚命的應琨鬱悶的直欲吐血。
  為什麼?
  這還是因為星羅神殿的一部分武者給對手放水的原因。
  這可是個大戰場,交戰的人影疾閃來回,沒幾息的功夫,與海老拚命的應琨的身側,就能換好幾撥捉對廝殺的存在。
  正常情況下,他身側的這些捉對廝殺的一對對的武者,一般是無法幹擾他與海老之間的戰鬥的,除了餘波。
  因為他們這些級別的戰鬥,在對戰時,誰也不敢分心。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著了道兒重傷。應付自己的對手都來不及呢,哪有心思暗算別人啊。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因為淩娜一手接一手的誘惑人心的手段使下來,讓星羅神殿的半步周天正神中的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二都開始放水了。
  他們這一放水,那他們的對手,淩動這一方的半步周天正神,可就有些閑了,除了配合著對方放水之外,還能騰出手來幹一些其它事情。
  比如路過應琨又或者其它的死忠於星羅神殿的半步周天正神們的時候,抽冷子給一下子猛的。
  這一記偷襲,不需要多致命,有足夠的威脅能夠幹擾你就可以。或許是一道神魂攻擊,又或是一記淩厲的指風,又或是手中的天地魂器的致命一擊。
  僅僅這順手的抽冷子的一記襲擊,就足夠讓他們手忙腳亂好一會的,讓剛剛拚命爭取來的形勢倒退一大截。
  像應琨都算是運氣好的,雖然爭取來的優勢屢屢被打斷,但還沒掛彩。另外還有四位星羅神殿的死忠,有兩位已經掛了彩,有一位在這種抽冷子的偷襲下巴經受了重傷了。
  都是千年的老妖精般的存在了,這一手陰險的把戲誰不會玩?
  “啊……涉子溫,我操你祖宗!”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聲中,一名星羅神殿的半步周天正神被鏖戰或者說是配合放水路過的步子溫冷不防隨手給了一記根的。
  被步子溫的這一記給轟得吐血的那,趁著這個時機,他的對手烏盛卻是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手中的寶貝陡地一化千萬,光芒大盛,催動著自己最巍峰的力量,毫無顧忌的對著那名被步子溫偷襲的半步周天正神的肉身在一瞬間連挑數千下。
  光影消散的那,這名被步子溫偷襲的半步周天正神的肉身就化成了碎塊,隻餘星魂逃出。
  但是就在他的星魂逃出的那怒罵了步子溫一句的那,另一名路過的武者無聲無息的發出了一道神魂攻擊,而在遠方的步子溫眼中精光四射,向他的對手輕輕一掌推出,然後旁若無人的轉身也衝那隻剩下星魂的半步周天正神發動了神魂攻擊。
  步子溫的對手眼珠一轉,在步子溫輕輕一掌推出的那,陡地以掌撫胸,氣機六動,一口三尺長的赤血從口中飆射而出,怒吼道:“啊,步子溫,你好黑!”
  毫無疑問,那隻剩下星魂的半步周天正神在三方的神魂攻擊下,連第二句話都沒有罵出來,星魂就被擊穿消散成為這天地間最原始最純淨的元氣。
  “嘿,這種戰鬥太他娘的過癮了!”烏盛嘿嘿一笑,轉而撲向了其它武者,烏盛心堨i清楚得緊,他先前挑動逼宮之舉,若是不下點死力氣,恐怕進入淩動那秘境修煉的機會,有沒有都不一定呢。
  他算是看出來了,他們的這位淩公子,壓根就是一點虧都不願意吃的人。就算是此時吃了虧,日後定要找回來的。
  要不然,他用得著如此賣命嘛。
  朕手擊殺那對自己已恨之入骨的半步周天正神,解除了日後可能的威脅的步子溫,轉頭看向自己對手的那,看到自己的對手噴出的那三尺餘的血箭,滿臉的驚詫“靠,老子那一掌有這麼恐怖的威力嗎?”
  觀察到這一幕的應琨心媃J地一緊,但是活生生的看到這一幕無奈發生的大殿主西昊,鼻子險些沒被氣歪。
  一位半步周天正神,就這樣極為兒戲的被幹掉了?
  尤其是看到那步子溫的對手,為了放水,竟然活生生的自己運功逼出了三尺長的血箭,這種戲謔的場景,令大殿主西昊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
  但更讓大殿主西昊震驚的是,那半步周天正神死亡的這一幕,又或者是那步子溫的對手自己運功逼出了三尺長的血箭的情景,引發了一係列連鎖反應。
  又或者說,這名半步周天正神的舉動,給了其它正在放水的半步周天正神一神靈感!(未完待續)
  ♂♂
  

Snap Time:2018-10-23 13:56:59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