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93章圍剿之因


    那跳躍著綠色光焰的晶體印上淩動的額頭印堂的那,一種即讓淩動感覺到霸道無匹,又讓淩動覺得溫柔無比的怪異感覺,同時湧上淩動的心頭。

    同一時刻,一股極其精純的木係能量從淩動的額頭湧入淩動的神魂識海中的木係罡鬥,瞬地令淩動的木係罡鬥膨脹了數倍。

    更令淩動無比驚詫的是,隨著額頭印堂跳躍著綠色光焰的晶體內的光焰不停的跳躍,一種奇異的感悟仿佛潮水一般的湧進了淩動的腦海。

    無數生命的枯榮,仿佛瞬間就在淩動的腦海中演化完成了,一絲絲莫名的感悟在淩動觀看這生命枯榮的過程中落向淩動心頭,淩動陡地感覺到,神魂識海中的綠色罡鬥跟貼在額頭的綠色晶體竟然越來越親切。

    “我這是在領悟木係法則?”疑惑之際,淩動陡地得出了這樣一個答案。答案得出的同時,淩動立時收攝心神,全神貫注的沉浸於那額頭印堂貼著的晶體演化出來的生死枯榮世界。

    在這一刻,淩動修煉的木係罡鬥,反倒變得無關重要了。隻是隨著淩動的功法運轉,吸收著由覆蓋於全身的細細的藤草從全身毛孔送進來的精純木係力量,本能的提升著修為。

    就這會的功夫,木係罡鬥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罡境,更開始向著化星境衝擊。

    淩動不曾發現的是,凝立於天罡寶殿門口的木奴木元那半截木頭本體,在那綠色的光華一閃一閃間,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老化著,樹皮開裂,連樹幹也開始有了隱隱約約的裂紋。

    不多時,竟然有木屑從這木奴木元身上掉落。

    於此同時,長時間被困於藤蔓牆隔開的另一方天之中的柏寒跟影子,也有些不安起來。

    在被困於這藤蔓牆之後,他們也不是沒有嚐試過,但是任誰。哪怕是金奴金辰的劍陣領域也隻能傷到這藤蔓牆,破開卻是絕無可能。

    “海老,都這麼長時間了,怎麼淩兄那邊還沒動靜?不會是被......”柏寒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有些著急的問道。

    “寒兒,稍安勿燥,淩小友天命所歸,絕對不會有事的。”海老篤定的說道。

    聞言的柏寒卻是急了:“又是天命所歸。海老,這天命所歸看不見摸不著,若是淩兄真的出了什麼事,要不我們動用那........”

    柏寒的話音還沒有說完,海老就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寒兒,靜坐養神吧。若是那木妖害了淩小友,豈能容我們活到現在?有這擔心的功夫,還不如靜心打坐恢複修為.......”

    言畢。海老自己也閉上了眼睛,連一旁的影子、金奴金辰也如同海老一般閉上了眼睛開始靜坐修煉,柏寒也隻能好奇而鬱悶的看了一眼那藤蔓牆。隨後無奈的盤膝坐下。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三四個時辰。

    立於天罡寶殿門口的木奴木元的身前,落下的碎木屑已經有拳頭大的那麼一小堆,一眼看去,不用感應,直接用肉眼看上去,就能看到這木奴木元比之先前,卻是蒼老了數倍。一種淡淡的腐朽氣息從木元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淩動的一張臉,此時極為詭異。

    從鼻際為線,淩動的一張臉,一半生機勃勃,就像是初春的嫩枝。另一半,卻跟現的木奴木元的狀況一般無二,肌肉萎縮,隻剩下一張皮貼在了臉上,仿佛隨時就會死去的老朽一般。

    更為詭異的是。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況,竟然在淩動的兩半張臉上不停的變幻著。

    “所謂枯也由心,榮也由心,枯榮隨心,便是這木係法則的終極走向嗎.......”淩動疑惑的聲音突地響了起來,貼在額頭已經小了三分之一的綠色晶體也猛地從淩動的額頭脫落,覆蓋在淩動的藤草也仿佛衣衫一般盡數褪去。

    天罡寶殿門口,木奴木元的那蒼老異常的人臉上,也在這一刻浮現了一分滿意的笑容。

    “木係星魂的修為,竟然達到了星君.......星君九階?”淩動的驚呼聲響起的那,瞬地睜開了眼睛,眼眸中,還寫滿了幾分不可思議。

    淩動方才從那枯榮世界中醒來,一內視自己的星魂修為,驚訝的發現,他的木係星魂的修為,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增長,邊繁星點點,銀亮的主星,竟然達到了九九八十一顆。正是星君境九階巔峰的標誌。

    淩動的其它四顆星魂的修為,還是星君一階的修為。稍想一下,淩動便明白了,應該是木奴木元助他一臂之力,直接讓他的木係星魂的修為強行提升到了星君境九階。

    不過相對於木奴周天真神的境界,這點消耗倒不算是什麼。

    “木元,你怎麼變成這樣了?”睜開眼睛的淩動,瞬地就驚呆了,先前胸中先入為主的想法,就被全部推翻。

    “木元,你是為了我,為了給我提升修為,才變成這樣的?你這太不值了啊,太不值了啊,你怎麼可以消耗自己的本命精元給我提升修為呢?”淩動心頭已經後悔無比。不過心中還是有著一絲疑惑,以木奴木元那周天真神的修為,不太應該啊。

    “少主且勿擔心老奴。”陡一開口,木元的聲音比之先前,就蒼老了數十倍,尤其是身上散發出的那種腐朽氣息,讓淩動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老奴變成這樣,其實並不是因為少主。”木元說道。

    淩動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解的問道:“那是因為什麼?你莫不是在安慰我?”

    木奴木元輕咳了數聲,“其實老奴先前就給少主提過,老奴與這龍安星宮的守宮力量,已經對抗了近千年了。而這龍安星宮守生生不息的力量,卻是提取了這星鬥群山的地脈之力。

    那地脈之力,對老奴而言,威脅倒不也大。最傷老奴的,卻是這龍安星宮順帶抽取的地心岩漿火力。想必少主來時已經看到了,這龍安星宮的守宮陣法,以火力為主,地脈土力為輔。

    這地心岩漿火力卻是極其厲害,老奴初時還抽取方圓三千之生靈之氣以補充消耗,後來待到這星鬥群山方圓三千的寸草不生,蟻獸絕跡之後,老奴再無生靈之氣補充,就隻能損耗自己的本命元氣。

    老奴的修為雖然強大,但這麼多年消耗下來,已經傷到了本源,壽元也已將盡。如今給少主一臂之力,不過是順水推舟之舉罷了。”

    說到這,木元露出了欣慰之情,頓了一下又道:“本來這龍安星宮沉淪地底,無出世之兆,老奴本想壽盡之時,將這枚禦星環送出地麵,以尋有緣人,免得老主人的寶貝埋沒此地。

    但沒想到,天降異兆,這龍安星宮突然開始現世,老奴也就催動秘法,看看能否有獲得老主人傳承之人趕來,本想是碰碰運氣,但沒想到真得等到了少主。

    如今,也隻是少活數年而已,能見到老主人傳承有繼,別說是少活數年,就是少活千年,老奴也願意。”

    聽木奴木元慢悠悠的說著,淩動隻是默然,隻是淩動有些不解,這五行星奴的金奴、木奴的差別為何如此之大?

    這木奴完全是純粹的忠誠,修為更是周天真神,可是這金奴的效忠還需要禦星環的壓製不說,修為也隻有星君境巔峰,半步周天正神,差距太大了。

    “對了,木元,你怎麼會在這龍安星宮之中一困千年呢?怎麼沒有跟隨在星魔大人的身側?”沉默了幾息,淩動避過了這個話題,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回少主,這其實是星尊大人的命令。要不然,老奴早就跟隨星尊大人一道赴死了。”木元的眼中出現一絲神往。

    聞言的淩動眉毛一揚,更加的不解,“星魔大人的命令?跟隨星魔大人一道赴死?難道說,星魔大人知道自己要隕落?”

    其實淩動覺得,星魔這個稱呼,比星尊這個稱呼更拉風,所以一直以星魔為稱。

    “當然!”提到星魔,木奴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無比崇敬、驕傲的神色,“星尊大人究極天人,縱然麵對當時諸天星君帶領過千周天正神的圍剿,依舊勝算無缺,但當時的他卻隱隱有了一種不詳的感應,就早早的做出了安排。”

    “早早的做出了安排?什麼樣的安排?還有,為什麼你口中的諸天星君為什麼會去圍剿星魔大人?”淩動脫口追問道。

    “傳承!”

    “星尊大人的傳承,他不能完成的事情,他就要傳承下去,包括那萬星之府,還有我困在這,都是為了傳承!”

    說到這,木奴木元頓了一下,“至於當時的中央鎮星域,四靈星域、四方星域的諸天星君追殺圍剿星尊大人,具體原因我並不清楚,但是我卻知道,與一樣寶貝有著極大的關係!”

    “什麼寶貝?”淩動追問道。

    “周天星辰印!”

    “什麼,竟然與周天星辰印有關?”得到這個回答的淩動臉色一驚,猛地打了一個寒顫。

    ********

    ps:感謝endersenko,輕鬆的寂寞兩位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7-19 00:43:40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