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67章當務之急


    “動兒?你沒事吧?”看到淩動處置完了湯怒波,身上稍有掛彩的淩遠山輕喚了一聲。

    聽到父親的呼喚,淩動臉上冷峻的表情驟地消失,換上了一抹陽光燦爛的笑容,親人的呼喚總是讓淩動有一種莫名的幸福感。

    “爹,我沒事,你們可好?”淩動關心道。

    “,沒事,收獲頗大!此次生死之鬥,卻讓我們對這身力量的掌握更進了一層,再假以時日,完全發揮這一身實力的戰力就沒有任何問題了。”淩遠山答道。

    淩動同淩家的高層們打了一聲招呼,又聊了幾句之後,便道:“爹,我也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能夠突破星君境,而且還耗時兩天,本以為隻需要數個時辰的!淩家空虛,你們還是趕緊回去吧,免得生了什麼變故!”

    “嗯!”淩遠山點了點頭,“這還有一些俘虜,戰家四兄弟先留下幫你處理吧!”

    淩動神念動的時候,萬星之府驟地打開一道門戶,神念落在他們的身上,將他們一個個的送回萬星之府,他們再用淩動留在淩家的血魂虛陣回轉淩家。

    淩遠山離開的時候,卻是再次仔細的打量了淩動一眼之後,臨進去之際,才稍稍猶豫了一下才輕聲道:“動兒,家族如今已經有自保之力,你在外且莫太拚命......”留下這句話,淩遠山便回轉了萬星之府。

    淩動的眼中,驟地升起一絲溫霧,若是前世有人能給他說這麼一句話,他何至於沉淪到那個地步。

    這一幕,卻是看得一旁的邊護法長老驚駭不已。

    這算什麼?虛空挪移陣嗎?

    就算是虛空挪移陣,在戰鬥狀態下,誰敢挪移?更別提壓根沒有任何罡氣波動,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出現,又怎麼離開的?

    這全名為邊不樂的邊護法長老。也算是海王穀最明智的存在。又或者是說,他早被淩動的驚天手段給嚇破了膽,所以方才戰鬥到最後,索性就和另一海王穀的好友投降了事。讓對敵的淩越峰鬱悶不已。

    現在淩動憑空送走這些強大存在的手段,更是令邊不樂諱莫若深,對淩動忌憚到了異常。

    “軍主,共有星君境俘虜兩人,星宿境俘虜十三人。魁星境七十一人,化星境的武者百餘人!另外,收拾戰死武者的乾坤戒,又搜索海王穀的宗庫,共收獲中品靈晶七百萬餘,天地靈器十三件,天地寶器若幹,丹藥.......”

    見淩動有了閑暇,戰雄給淩動匯報起來。

    淩動微微點了點頭。這點收獲相對於淩動的期待還是比較少。按理說海王穀每年從真罡門強搶去的海貨的價值都有千萬餘中品靈晶。

    搜索了所有,才有七百萬餘中品靈晶,這數目實在是很少。不過。這又讓淩動想到了湯怒波臨死前的話——那龜老數百年來對他的奴役。

    也許這正是海王穀內財貨較少的原因。不過,對於淩動而言,現在被捏在他手中的極品天地靈器摧靈錐,就是最大的收獲了。

    上好的純金係天地靈器淩動一直難尋,如今卻是從湯怒波這得到了一件,湯怒波神魂消散之後,卻將這摧靈錐留給了淩動。

    有了這摧靈錐,淩動的戰力又增長了數成。以如今星君境一階的修為,麵對星君境的存在。更無懼色。

    眼眸一凝,一團雲氣便憑空的凝聚在淩動腳下,托著淩動緩緩飛向做俘虜的邊不樂,眼中滿是欣喜。

    號令!

    這便是突破到星君境的能力。

    在魁星境、星宿境的時候,無論神念再強大。無論修煉還是聚攏天地元氣的時候,都是用神念強行將天地元氣拘來,以滿足所需。

    但是突破到星君境之後,卻是號令!

    對這天地的感應,對天地法則的領悟速度。自身與這天地的契合度,都讓武者可以號令天地元氣,一念動,天地元氣就會聚攏過來。

    說得更直白一些,應該是星君境的存在,念動之時,自身散發的罡氣波動,就能吸引來周邊無數的天地元氣,這也是星君境的存在施展神通時消耗更小的原因。

    因為有一部分消耗,是直接從聚攏過來的天地元氣中提取的。

    “邊護法長老,如今海王穀已然崩滅,你等如今可願入我真罡門,做那護法長老?”淩動腳踩白雲,衝邊護法長老朗聲問道!

    真罡門宗門大殿內,牛掌門一臉焦急的在殿階上行走,何長老、鞏長老也是心緒不安的搓著雙手,隻有連長老微微縮著身子,表情有些漠然的端坐大殿右方,眼神閃爍著複雜著的光芒。

    “掌門,你決定好了嗎?我們現在便帶人去海王穀,無論太上大長老此行是生是死,是成是敗,我們總得知道吧?”何長老焦急的踱步的時候,不由得開始催問牛掌門。

    牛掌門也是一臉憂色。

    太上大長老淩動出發前去海王穀已經三天了。而海王穀離真罡門的宗門,頂多兩個時辰就到了,但是三天了,太上大長老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尤其是第一天的時候,海王穀的方向,爆出了駭人的光華。縱然真罡門離得如此之遠,那駭人的威勢還是讓他們震駭不已,也讓他們期待不已。

    但是隨著驚人的聲勢漸漸平息下去,他們又極度擔心啊!這可是太上大長老一人獨闖海王穀啊。

    牛掌門甚至有些自責,當初自己怎麼鬼迷心竅就答應了呢!迎敵與殺人家的老巢那可完全是兩碼事啊。

    到如今,真罡門的高層已經有亂了。

    “何長老,萬萬不可焦急!憑太上大長老的本事,就算有恙,脫險應該無事!況且,太上大長老離去時,可是刻意的交待了,無論如何,我們萬萬不可前去尋他啊!”一旁的鞏長老看牛掌門為難,就分說了一句。

    牛掌門此時也是左右為難。

    去吧,也許有機會有可能會救回太上大長老。雖然希望極為渺茫。但若是去,連太上大長老都栽了,他們去了,豈不是連真罡門都要搭進去?

    尤其是淩動臨走時刻意的交待,讓他此時心亂如麻,壓根做不了主。

    “出兵還是不出兵?”牛掌門焦急的在殿階上行走著,拿不定主意。忽地,牛掌門的目光落到了靜靜盤坐在一側的連長老身上。心頭一動,便問道:“連長老,你說現在的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怎麼辦?”

    “掌門終於記起真罡門還有我這號人了?”連長老嘴上帶著幾分勝利者的氣息,令牛掌門瞬地想起了他這些天的所做所為。若不是因此,牛掌門豈會對他一個長老不聞不問的意思。

    牛掌門此舉,也有幾分懲戒連長老的意思,不過是給他留了幾分麵子。

    “連長老,你莫非還不.......”

    “掌門。我認為當務之急,並不是決定出發前去尋找太上大長老與否!”牛掌門正想說幾句的時候,連長老的提議。打斷了牛掌門的話茬。

    鞏長老眉頭一皺,問道:“那當務之急是什麼?”

    連長老猛地起身,環視四顧,他突地有一種他的地位又重新回歸的感覺:“當務之急,應該是掌門考慮我真罡門的存身之道!若是海王穀大舉來報複,我們該當如何應對!”

    頓了一下,連長老又道:“若是早日示好,也許.......”

    “連長老,你又要我們做軟骨頭嗎?前些年。也是你叫我們回避海王穀,避免衝突,做那弟子口中的軟骨頭!如今稍有起色,你又如此提議,你莫非是做慣了軟骨頭!”連長老的提議。瞬地引來了何長老的怒斥。

    連雪峰卻被何長老幾句話給嗆得麵紅耳赤,正待分辯的時候,突地有弟子的急報聲傳來!

    “報掌門,海王穀邊不樂帶著大群海王穀武者向著我真罡門山門殺來,速度極快。如何處置,請掌門示下!”

    這聲匯報,卻讓牛掌門、何長老、鞏長老三人的臉色驟地變得難看無比,隻有連雪峰麵上浮上一絲得意:“怎麼著,我說中了吧!掌門,人家海王穀已經殺上門了!”

    “隻有邊不樂?”定了定神,牛掌門也不是被嚇大的,便臉色難看的一揮手道:“去,且去看看再說!”

    “掌門,依我看,海王穀收拾我們,也不過是求財,拿出些誠意,想來也沒有什麼問題.......”一邊跟出去,連雪峰一邊當著眾多聞警訊而來的弟子的麵,一邊眉飛色舞的述說著他的保宗計劃。

    但是當真罡門如臨大敵的帶著整個宗門的武者衝到山門的時候,卻看到海王穀的兩位星君境武者驟地一列隊,露出了如同眾星捧月一般呆在中間的淩動的時候,瞬地就呆了!

    “爾等莫驚,湯怒波已經授首,海王穀的邊不樂與這近兩百號武者,從今天起,已經決定加入我真罡門!”

    淩動的聲音響起的時候,整個真罡門的弟子同時楞住了,呆楞過後,瞬地響起直衝雲宵的歡呼聲!

    “太上大長老威武!”

    “太上大長老威武!”

    “威武!”

    “真罡門威武!”

    聽著這喝聲,牛掌門已經熱淚盈眶,他做夢都盼著壯大真罡門的這一天!他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一旁的何長老還有鞏長老,也激動的同普通弟子一般,瘋狂揮舞著拳頭,吼著那幾句話!有了這些人的加入,不論人心如何,真罡門已經有了雄視煙火穀的力量!

    再加上太上大長老的坐鎮,真罡門大興,指日可待!

    隻有連雪峰臉色煞白煞白的立在那,一臉的不知所措。老臉上火辣辣的,弟子們的每一聲歡呼,都仿佛耳光一般抽在他的臉上,讓他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老臉難看尷尬到極點的時候,連雪峰眼神中厲光一閃,驟地有了某種決定!(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8 16:58:22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