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62章人心所向


    “湯穀主,今日你們大鬧真罡門,難道想不留下交待就此離開?”眼見海王穀的武者就要大鬧一番再撤走,來去如意,真將真罡門當成自家的後院了,淩動心中有氣,便做出了攔截之舉。

    被淩動攔住的海王穀穀主湯怒波瞳孔猛地一縮,眼中怒氣升騰,光芒一閃,又驟地黯淡了下去,眼睛卻是看向了淩動身後頗為狼狽的真罡門弟子,再現厲然。

    “交待?我早就說過,誰的拳頭大,便能交待了誰!如今你想衝我海王穀要這交待,憑你的本事,盡管來取便是!”

    言畢,湯怒波眼中寒光四射,這四射的寒光並沒有落在淩動身上,而是落到了淩動身後的頗為狼狽的真罡門弟子身上。

    “憑我的本事,你當淩某不敢嗎?今日就見叫你們見識……淩動周身罡氣升騰,大有動手的模樣,但是話說了一半,卻驟地打住,眼神驟地陰沉了下來。

    就見對麵的海王穀穀主湯怒波幾個手勢打下去,剩下的四十八號海王穀的精英,已經分作了兩批,一批是以湯怒波為首的修為在星君境四階以上的四人。

    另一批海王穀的武者,卻是分作兩撥,呈扇形散開,身上殺氣騰騰,但是那殺氣,卻是直直衝淩動身後的真罡門的武者聚攏而去。

    威脅之意不言自明,湯怒波很直接的把握到了淩動的軟肋。

    看著眼中盡是狠辣之色的湯怒波,淩動臉色一沉,身周升騰的罡氣卻是平息下去。仿佛是約好了一般,隨著淩動身周升騰的罡氣平息下去,海王穀武者身上的殺氣也淡了下去,再次身著海王穀穀主湯怒波身後聚攏。

    “是否要讓罪軍戰家兄弟出來?”這樣的念頭瞬地又被淩動給按捺了下去。戰家兄弟很強,但是殺光五十名精英武者,也是需要時間的,就算是算上神體分身,也是需要時間的。

    這湯怒波如此冷靜。直接盯準了淩動身後的真罡門弟子,到時候隻消一點機會,便令師祖好不容易傳承下來的宗門直接元氣大傷,僅剩下掌門長老這個空架子。

    況且,還有三極玄瞳的下半部的原因,無論如何,出現了一個認識三極玄瞳的人,淩動沒道理就此放過。總得找點線索出來吧,沒道理直接幹掉了事。

    合此種種,淩動臉色一沉,身形一側,就驟地讓開了道路。

    一絲厲然的笑意從湯怒波的嘴角緩緩升起,但這這一生傳奇般的崛起,豈隻是憑了拳頭大。他這一生,不知道幹掉了多少實力比他強的存在,要不然。也不會白手起家,創下這這番海王穀的基業。

    “多謝相送!”湯怒波手一拱,又說出了一句讓大多數人怒發衝冠的話。隨後一揮手又道:“我們撤!”

    湯怒波轉身的笑容背後,卻又隱藏著一絲苦澀!

    今日退避,來日呢?

    更何況,今日他們來時氣勢洶洶,去時卻是拿對方宗門的低階武者作威脅,才得以安全退去,那笑容,隻不過他是維持自己的自尊的最後一點手段罷了。

    更令湯怒波沮喪的是,海王穀本來隻剩下十人的星君境武者。今天又又在這折損了兩人……隨即,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向後撤去,數息之後就化為各色光華消逝於天地間。

    “太上大長老,他們將何長老傷成這樣,又肆意闖入我真罡門山門。怎麼可以這樣輕鬆的放他們離開!”海王穀的武者剛剛撤走,馬武就一臉不憤的質問淩動,讓眾弟子目光瞬地全部集中到了淩動身上。

    顯然,真罡門大多數弟子的心中,有著與馬武一般的疑惑。其實在淩動看來。主因還是真罡門積弱已久,所有人心中,都盼望著一場大勝。

    “馬武,你膽子也太大了,太上大長老都是為你們考慮,你還不退下!”淩動正思量他如何回答的時候,一旁卻傳來了鞏長老對馬武的喝斥聲。

    淩動也不為意,就將這事交給了鞏長老解釋。解釋這種事,以淩動的經驗看,自己說十句,未必及得上鞏長老替淩動解釋一句。

    “為我們考慮?”馬武露出不解之色。

    “哼,準確說你們、包括我們幾個長老都拖了太上大長老的後腿!以太上大長老的本事,在場的這些海王穀的武者,誰能敵?

    但若是海王穀的武者像方才一般,兵分兩路,一路任由太上大長老殺戮,另一路卻屠戮你們,試問,這樣下去,真罡門還能存否?”

    鞏長老的話卻是一針見血,話還沒說完,真罡門弟子,包括剛剛怒憤不已的馬武額頭上就冷汗直冒。

    鞏長老說得沒錯,方才若是太上大長老強行動手,恐怕他們這些人真的會被分兵的海王穀屠戮一空,確實是自己等人的拖了太上大長老的後退。

    一念及此,眾人不由得羞愧萬分,個個垂下了頭顱!

    “若你們還有幾分體諒之心,還有幾分羞愧之意,那你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不是在這垂頭羞愧,而是各自閉門苦修提升修為,以求來日能為太上大長老盡幾分力,最不濟,也不能拖累!”

    一個虛弱的帶著幾分喘的聲音驟地在真罡門上空響徹起來,卻是方才身受重傷,此時剛剛蘇醒過來的何長老的喝聲。

    何長老這一聲喝,卻如同驚雷一般,瞬地驚醒了還在那作女兒姿態羞愧不已的真罡門弟子。在幾位年長的師兄的指揮下,收拾了一番,在衝低空中的真罡門高層各自行禮之後,便各自返回居所,閉門潛修。

    有今日何長老一激,再加上真罡門弟子修煉所在的靈脈連升兩階成為二品靈脈,修煉用的靈晶丹藥也是不缺,真罡門的弟子們,修為還真是突飛猛進,這是後話,且不多提。

    眾弟子散去之後,淩動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真罡門的牛掌門、鞏長老、何長老都是極有才能之人,有這幾人撐著真罡門的架子。就算往日真罡門被壓製,如今有了上好的條件,真罡門想不興盛都難。

    “隻有那連雪峰連長老.......”淩動的目光從連雪峰身上一掃而過,隻是衝何長老說道:“何長老,且隨我去療傷。”

    淩動修煉的小周天神體,卻有好些上神妙的治療肉身傷勢的法門。雖然用在淩動的小周天神體上邊見效甚微,但是對於何長老的受損的肉身,絕對有著神奇的效果。

    真罡門四位高層之間的異常。淩動今日也瞧出了幾分異常。別的不說,方才眾弟子退走之後,對他淩動、對牛掌門、對何長老、鞏長老,個個恭敬異常,作揖後退都是九十度的。

    但是對這排名第一的連長老,眾弟子僅僅是禮節性的一揖,便退後了。武者一般都是以實力定人高低,連雪峰實力如此高,卻水受眾弟子待見。那就說明其做事行為有些問題了。

    有了淩動的招呼,牛掌門也是悄悄的抹去了方才兩眼的淚痕,表情稍有些尷尬。招呼了一聲,便擁著淩動向宗門內退去。

    隻有連雪峰連長老一人呆立在那,看著前去的淩動四人,一種孤獨落寞的感覺湧上了心頭,連往日近他的鞏長老,剛剛走時都沒看他一眼,顯然是惱了他,看不習慣他了。

    “都是他,都是他!”心底陡感悲涼之際。一股怨氣卻是從心底瘋狂滋長,連雪峰的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遠方淩動的身影,將一切原因都歸到了淩動身上,卻從沒想過這一切,都是他的所作所為!

    這個小小的海王穀來襲的插曲。卻讓真罡門的上上下下陷入了一種打了雞血一般的興奮之中。

    從上到下,無不苦修!

    往日隻修煉五六個時辰,今日卻是要修煉**個時辰。剩下的兩三個時辰,隻留一個時辰打坐休息之外,剩下的時間。不是師兄弟之間喂招對戰,就是修習神通秘法。

    以前是沒多少秘法可修,如今真罡門的秘法神通雖然不是多如牛毛,但是幾百種也是有的。

    當然,為了防止貪多嚼不爛的情況發生,淩動早就定下規矩,修習神通秘法,每人最多選兩種,除非修習到圓轉如意,一般不允許選修新的神通秘術。

    這幾日,真罡門在平靜中盡顯忙碌。

    當然,忙碌中也有一些極其平凡的事情發生,不過,這些極其平凡普通的事情,卻影響著某些人甚至是真罡門的命運。

    例如連雪峰連長老,盤坐在自己的竹樓中四天了,臉上寫滿了落寞。以往隻要他在竹樓中盤坐,上門請教的弟子數不盡數,甚至有三更半夜就來排隊到天明來請他指點的真罡門的弟子。

    但是現在,卻無一人上門,連他的親傳弟子,也隻是例行請安,不多說一句!

    反常的是,他的左右以前門可羅雀的鞏長老與何長老的竹樓前,前來請求指點的弟子卻是一撥接著一撥。

    這種反差讓連雪峰意識到了四個字——人心所向!

    他在真罡門中真的無人問津了,以前牛掌門事無巨細,均要跟他商議。而且商議的結果,也是以他的決定為結果。

    但是這些天他聽聞真罡門又有些宗門規矩做出了改變,但是牛掌門不僅沒有找他商議,連知會也是也欠奉。

    “人心所向啊……在連雪峰的這種心情下,一個自是他昔日舊友的神秘武者,拜訪了連雪峰,在真罡門呆了數個時辰不說,其間還被連雪峰請到了他修煉用的靜室一坐。

    隻是這一切,誰也不曾留意。

    修煉了如此歲月的武者,誰沒有三五舊友?

    唯一的不同的是,這這名連雪峰的舊友離開之後,原本落寞無比的連雪峰眼中,陡地升起了駭人的熾焰,拳頭緊緊的捏在一起……(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0 13:33:19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