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59章拳頭大就是交待(上)

  
  “牛掌門,你是說,你有進入這隱藏陣法結界守護的星鬥群山三十六主峰之內?”反應過來的淩動一臉驚喜的盯著牛掌門問道。
  “沒錯.......”
  “快說!”牛掌門點了點頭,正待繼續說的時候,淩動已經等不及一般催了一句,打斷了牛掌門的話。
  淩動的這般模樣,卻讓牛掌門心中稍安。因為淩動的這種表現,讓他覺得至少他還能幫到太上大長老,至少還有點用。
  “是這樣的,太上大長老,我們煙火穀有一........”
  “咻.......”牛掌門正欲給淩動分說的時候,天空中突地響起極低但極尖的破空聲,一道火紅色的符光從遠方疾射而來,瞬地消失。
  下一那,牛掌門的手中,卻是多了一道火紅色的符光,牛掌門的眉頭一揚之間,麵色劇變,陡地變得擔心不已,連那捏著火紅色的警訊符光的右手,也顫抖起來。
  “太上大長老,海王穀........海王穀穀主湯怒波盡起門下精銳殺......殺到真罡門.......”話語間,牛掌門的聲音都顫抖起來,顯得極為擔心真罡門。
  就算現在的真罡門稍有些起色,但才剛剛播下蓬勃發展的種子,壓根抵擋不了海王穀的全軍進襲,尤其是在他這個掌門跟剛剛倚為靠山的太上大長老俱都不在的情況,他怎能不擔心!
  也許,他畢生守護奮鬥的心血,就會傾覆於一瞬間!
  “盡起精銳殺到真罡門?”淩動的眼睛眯了起來,眸中寒光四射,也不說什麼廢話,穿雲舟就拋了出來,在牛掌門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淩動提溜起了穿雲舟。
  瞬地,穿雲舟就像是破空弩箭一般。瞬地消失到雲彩間。時間緊迫,淩動已經不計消耗的全力催動穿雲舟用最快的速度回轉宗門。
  但是再快,也得大半個時辰!
  “警訊符是何長老發來的,不過他說海王穀的人馬並沒有馬上動手,應該是忌憚太上大長老你,”擔心過後,牛掌門也迅速冷靜下來。
  “若是他們敢在真罡門肆意妄為,我定要海王穀血流成河。滅盡滿門!”
  淩動極其淡然的語氣,卻讓牛掌門感覺到一股寒氣從腳底板直衝腦門,因為他明白,眼前這男子能做得到。
  真罡門內,因為海王穀的武者入侵而聚集起來的近兩百號武者,以連長老、何長老、鞏長老為首,正在真罡門的上空與欲氣勢洶洶欲殺進真罡門的海王穀武者對峙。
  要論人數,真罡門的武者可是占了絕對的優勢,畢竟是宗門老家。
  但是這種人數上的絕對優勢。卻讓真罡門的所有弟子打心底擔心不已,包括打頭的連長老、何長老、鞏長老三人。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人數已經不能代表實力強弱了。別看海王穀方麵隻來了五十名武者。但是憑這五十名武者,就算真罡門的武者再翻上一倍,也隻能是任憑他們落敗。
  不說其它的,就說海王穀的以穀主湯怒波為首的十名星君境武者,就足以橫掃一切。雖然真罡門方麵目前也有三名星君境武者,但是憑海王穀的穀主湯怒波的星君境六階的修為,就能夠接下他們三個。
  更別說是其它九位星君境武者還有四十位修為不等的星宿境武者。十名星君境武者,四十名星宿境武者,這已經是海王穀的最強陣容了。要是那烏護法沒被淩動斬殺。恐怕這陣容會更強一些。
  此刻,那日稱淩動為前輩高人的邊護法長老,也赫然在列。與其它人不同的是,這邊護法長老此時正眼珠四轉,不停的尋找著那個讓他心驚膽戰的恐怖存在。
  “連雪峰。讓牛子達那個龜孫子出來答話!若是他不想真罡門滿門被屠的話!”當先的一位一身玄衣眉目間有幾分雄霸氣勢的黑臉武者衝打頭的連雪峰連長老問道。
  這黑臉武者,正是海王穀的穀主湯怒波,早年據說是做過船工,又做過海盜,在海上討過生活。所以一張臉被曬得漆黑如墨,人又其為湯黑子!
  “湯穀主,你們這是?”被點到名的連雪峰頗有些無奈,雖然他明知海王穀此時是來幹什麼,但是還得這麼做。
  尤其是當著這麼多弟子麵被人呼名道姓,老臉上也頗為無光,心下就有些惱火,暗罵淩動惹了禍事還有閑情外出,當真是不把宗門放在心上。
  “我們來做什麼,你們難道不知道?牛子達那個龜孫子呢,快讓他滾出來見老子!”海王穀的穀主湯怒波湯黑子卻是一副火爆模樣,直接開罵。
  “還請湯穀主息........”連雪峰老臉一尷尬,沒辦法,形勢比人強,就開口陪笑,陡地站在他身側的何長老開口了,打斷了他陪笑的話。
  何長老一臉的寒霜,目中滿是怒火,“湯穀主,你若再敢言出無狀,侮辱我真罡門掌門,我真罡門上上下下二百餘人,就算不敵你等,定要血濺當場,以雪此恥!”
  正在陪笑的連雪峰臉色陡地變得難看無比,一張臉瞬地像是打了雞血一般變得赫紅不已,被何長老的話語一襯,他仿佛成了賣宗賊一般,就準備喝叱幾句何長老,此時此刻,應當委屈求全啊。
  但是震耳欲聾的喝聲陡地讓連雪峰包括海王穀的湯穀主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血戰!雪恥!”
  “血戰!雪恥!”整齊的爆喝聲仿佛海潮一般從真罡門的兩百餘號弟子口中吼出來,仿佛這些年所受的欺壓盡在這一刻爆發出來,聲音中飽含著一種屈辱的憤怒,他們在用自己的喊,表達著自己的憤怒。
  他們已經忍得太久了!
  隻要是個人,都是有血性的,不過這血性或大或小或隱或藏,今天被海王穀殺上門來,還當著他們的麵辱罵掌門,若是無人牽頭,恐怕這憤怒他們又得使勁的壓下去。這血性也激發不得。
  但是何長老的話,卻讓將這種憤怒瞬地點燃。人都是有隨大流的心理,更何況,隻要是個真罡門的弟子,心或多或少都有對海王穀的憤怒。
  如此種種巧合之下,便有了這一刻的衝天怒吼!
  吼得連海王穀穀主湯怒波也臉露驚容。
  匹夫之怒,血濺三尺!
  若是真的不顧生死血戰下去,就算他們具有壓倒性的實力。恐怕今天也會大有損傷,這可是他不願意看到的,被淩動殺掉了三名精英,就夠他心疼了。
  不過,就算他很心痛,此刻也如何長老一般,騎虎難下!
  何長老又何嚐不明白委屈求全的道理,但是當著煌煌眾人,被人家殺上門來。真罡門還繼續低聲下氣陪笑臉,送出臉讓人家打,那真罡門的人心。恐怕是真的要散了。
  才有了何長老挺身而出憤怒直言的那一幕!
  此時的湯怒波也是如此,若是他稍有退縮,恐怕海王穀這方的氣勢就會一泄千。
  “何昌,你真當我不敢血洗真罡門?”湯怒波眼中煞氣四溢,周身頓地有駭人威壓散出。
  剛剛鬧了個沒臉的連雪峰臉色一變,卻是沒有出聲,斜著眼睛看了何長老一眼,叫你出風頭!
  他是打算看何長老的笑話了。
  “湯穀主,我家掌門陪太上大長老去海溝探寶。傾刻即回,不知湯穀主此來所為何意?莫非是要與我真罡門開戰嗎?”言畢間,挺步上前聲色俱厲的鞏長老屈指一彈,真罡門下方驟起光幕,卻是護宗大陣被激發。
  看得湯怒波眼皮一跳一跳的。真罡門的表現太強硬了,竟然啟動了護宗大陣,動了絕一死戰的心思。
  剛剛還隻能一路硬挺到頭的何長老卻暗自給鞏長老豎了個大拇指,不愧是上百年的老夥計,適時的解了圍。
  要是方才沒人說話。不能泄了氣勢的何長老隻能硬挺到底,也許此時已經展開血戰了。許多明事理的弟子眼中也閃過亮麗之色,顯然很明白何長老跟鞏長老的這一唱一喝。
  反倒是此前權威極盛的連長老,表現懦弱,個別剛直的弟子更是絲毫不吝嗇眼中的鄙夷之色。
  所謂烈火真金,便是此刻了。
  海王穀的穀主湯怒波的眉頭一揚,方才鞏長老口中的‘太上大長老’五個字,卻讓他有些不安。
  這真罡門憑空冒出來的太上大長老,正是將他手下大將邊護法長老嚇得落荒而逃的神秘人,也正是他忌憚的角色。
  這次前來,本來想試探一番,再見機行事,但是沒想到竟然沒在,就有了現在的情景。
  “哼,開戰又如何?再說,你們真罡門打殺我海王穀護法、精英在先,今日若能不給我海王穀一個交待,哼!”言畢,湯怒波猛地立掌,向前虛虛一劈!
  “殺!殺!殺!”
  恍若山崩海裂的怒吼聲就從湯怒波身後的武者口中崩出,尤其是其中刻意夾雜的神魂力量,驚得真罡門的修為低下的弟子慌亂不已,陣容立時大亂!
  “哼,交待!”
  不提這個則罷,一提這個,何長老就怒從心中來,“湯穀主,不論被你們劫掠去的海貨,那這些年我們真罡門被你們打殺、打成廢人的弟子共計六十有三人的血海深仇,你們又當如何交待!”
  正欲趁勢發作的湯怒波,卻是被何長老一句話給問住了,嘴張了半晌,半晌無法答話,卻是自己將自己給繞進去了,黑臉發燒之際,瞬地惱羞成怒!
  “交待,哼,拳頭大就是交待!”
  “無恥!”
  被何長老搶白的湯怒波卻是瞬地火了,手一指便喝道:“誰與我斬殺了這老匹夫!”湯怒波話音落地的時候,身側就有四道身影陡地搶出,直擊何長老!
  *********
  ps:感謝吃書% ,雲霓,二元維修 三位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2-12 19:54:41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