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52章有舊


    穿越小說  掌禦星辰 眼看書  掌禦星辰 最新章節  第1052章 有舊 掌禦星辰

    第1052章 有舊

    Sho u;

    “前輩?”淩動用一種稍有點意外的眼神瞥了一眼那烏護法長老,就對這突如其來的稱呼有些明白了。[本章節由 書吧更^新]

    感情是自己表現得太搶眼或者說是太恐怖,直接將眼前這烏護法長老給嚇冒了,尤其是虛空之刃一招滅殺星君境武者,直接讓這烏護法長老以為淩動是哪位隱世的前輩有了閑心出來遊玩,才出此言。

    因為正常情況下,這種戰鬥力,壓根不是淩動這樣的修為能夠擁有的。想想也是,虛空之刃這種上品天地魂器本就極為冷門。再加上催動時的巨大消耗,一般的武者,壓根無法催動。

    要知道,淩動在催動虛空之刃時,本就催動了降星盤,拋灑了一部分七彩星光,減輕了抽取神魂力量的壓力。

    見眼前這幫海王穀的武者竟然懼怕到認自己為前輩,淩動心中陡地有了另一個處理這件事的想法。

    “前輩,現在認得我是前輩了?方才是誰說我活得不耐煩了,嗯?”淩動厲聲質問之際,剛剛肉身被毀的烏護法的星魂也從肉身逃逸出來,淩動卻是連眼皮都沒抬一下,額頭三極玄瞳無聲無息的睜開,一道淡紫色的光華陡地擊中剛剛離開肉身的烏護法的星魂。

    後者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星魂內的虛影陡地被擊得潰散開來,失去了做為核心的神魂本源,星魂就像是失去了骨架的沙牆驟地倒塌消散。

    見淩動無聲無息的將這烏護法給幹掉,那海王穀的邊護法長老嘴角動了一下,卻是沒敢出來。縱然一腦袋的疑惑,此時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他敢有任何質疑。

    對麵的真罡門的弟子,看向淩動的眼中的崇敬之色更濃,牛子達牛掌門眼中的神色,卻是更見複雜。

    “前輩恕罪!”海王穀的邊護法長老感覺自己努力一番才說出了這句話,實在是淩動的相貌實在是太年輕了。讓他有一種難言的尷尬。

    不僅僅是相貌,還有氣息都極為年青。就算星宿境星君境武者已經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改變自己的容貌,但是歲月的痕跡卻是無法逆轉的。

    例如白發,皺紋。還有氣息,一些閉關隱修的前輩,一麵世,身上就帶著一種塵封的古朽氣息,就仿佛木頭被埋在地底百年千年的感覺一模一樣。

    而且這一段時間內,煙火穀這一帶類似的形跡有好幾處了,他才有如此的判斷。

    “前輩恕罪。鄙穀弟子眼力勁太差,不小心得罪了前輩,在下先代他們給前輩賠禮了,還請前輩恕罪則個。”言畢,那烏護法長老對淩動深深的鞠了一躬。

    烏護法長老如此做態,卻是將真罡門的掌門牛子達給驚得合不攏嘴,這烏護法長老,他極為熟悉。打得交道也多,平時何等倨傲,他何曾見過現在這副做派。

    淩動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烏護法長老。隻能說眼前這人太懂進退了。也許憑那牛子達的行為,去除‘真罡門’這個因素,淩動將這件事管到這,就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但是‘真罡門’這三個字,淩動不搞明白,實在是無法放心,就像是某種情結一般,又或是愛烏及屋一般。

    “賠禮,這件事,僅僅是‘賠禮’兩個字就能了結的嗎?”淩動冷哼了一聲。周身殺氣四溢。

    淩動這一動作,卻將那烏護法長老給驚了一驚,周身氣息猛地一蕩,見淩動沒有下一步的動作,這才又將鼓蕩起來的氣息驟地一收。

    牛子達牛掌門的眼中,卻是湧出喜色。見淩動沒有後續的動作,眼中又微微湧上失望之色,一時之間,患得患失不已。

    “鄙穀衝撞了前輩,前輩如何才能解氣,還請前輩示下!”烏護法長老的姿態放得極低。

    淩動卻是睥睨四顧,而後言道:“如何解氣?一塊中品晶就想買價值五六十萬中品靈晶的海貨,你們這強盜卻是做得爽!我也不難為你們,讓你們穀主,將這些年強買劫掠的海貨親自送到真罡門再說其它,免得讓我親自去你們海王穀走一遭!”

    淩動最後一句話,卻讓那烏護法長老大驚失色,連討價還價都不敢,忙不迭的點頭不已,“一定,在下一定將前輩的要求轉告鄙穀穀主,一定轉告!”

    牛子達與真罡門一眾人等,卻是狂喜不已!因為這些年被海王穀強買去的海貨,價值何止千百萬啊。

    “哼,僅僅是轉告?”淩動的冷哼,卻讓那烏護法長老臉色一變,“我也不跟你計較,告訴你們那什麼穀主,他若不來,我便親自去取!”

    “是!”烏護法長老再次一臉恭敬的點頭。至於跟在他身後的海王穀的武者,大牙眼睛全掉了一地不說,此時也被烏護法長老的態度給嚇得連喘氣都不敢來一聲大的。

    “好了,滾吧!”淩動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淩動這句話,讓氣勢洶洶而來的海王穀武者個個如蒙受大赦,若不是有那烏護法長老打頭,恐怕此時都狠奔虎突了。連星君境二階的武者都被一招滅殺,神魂俱滅,他們這些人,就算一湧而上,恐怕也耐何不了淩動。

    海王穀的烏姓護法長老一臉敬畏的別了淩動,又帶上先前被淩動斬殺的武者的屍體,這才帶著一幫子海王穀的武者灰頭土臉的離開。

    乘勢而來,敗勢而歸,海王穀的武者,就別提有多狼狽了。

    海王穀的武者灰頭土臉的離開,牛子達牛掌門卻是樂了。

    碰上這種好事,誰能不樂?

    先不說有可能到手的那成百上千萬的這些年被強買去的海貨,就憑眼前這神秘人物今天上演的這一出,以後海王穀想要使勁的坑真罡門,也得掂量掂量。

    而且牛子達隱隱有一種感覺,好像眼前這神秘前輩很看重他們真罡門一般,仔細思量一番之後,就有了打算。

    在海王穀的武者灰頭土臉的離開之後,牛子達眼神掃過身後的一眾真罡門的弟子,眾人身形一正,便齊齊的衝淩動拜了下來,“我等謝過淩前輩援手大恩!”

    二話不說,這牛子達便帶領著一眾弟子給淩動梆梆的磕起了頭。不管此刻牛子達存了什麼心思,但是真罡門的其它弟子,那頭磕得那叫個響,像馬武,將身前的青石都給磕碎了。他們倒是真心實意的感謝淩動。

    “是誰剛才罵我多管閑事來著?”淩動卻不是那種給個甜棗就能哄的人,一句話,就將牛子達牛掌門給鬧得臉色通紅不已。

    “前輩.......”吐出了前輩兩個字,牛子達卻是再也說不出第三個字來。他倒是想說來著,但是連那烏護法長老都是那般模樣,他那狡辯的那一手,是絕對不敢拿出來的。

    見自家掌門被當場截了短,真罡門一眾弟子卻沒有一個心中升起半絲怒氣,沒有怪淩動當眾揭人短。實在是自家掌門太過那個啥,被海王穀給搞怕了,也隻能陪掌門牛子達臉紅耳赤的跪在那,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人家真心實意的幫他們真罡門,自家掌門還罵淩動多管閑事,也就自家掌門再沒多罵什麼惡語,要不然,他們真得找塊石頭去撞幾下了。

    最終,還是那何長老出麵給牛子達解了圍。

    “淩前輩恕罪,牛掌門這事實在是做得太不講究了,稍等定讓牛掌門給前輩敬酒賠罪。不過,牛掌門也有牛掌門的難處,宗門這些年能維持下來,殊為艱難,全靠牛掌門一力撐著,還請前輩原諒........哎!”邊說,那何長老邊苦歎了一聲。

    聽著這何長老的解釋,淩動也是心頭惻隱微動,這沒本事的難處,他也不是沒體驗過,今日,也不是為了拿捏這牛掌門,實在是這牛掌門做事太不講究,骨頭太軟了太沒立場了。

    “罷了,你們也趕緊起來吧,別跪在那了!這實在是有些不著調.......”淩動說出了一句讓真罡門一眾人等覺得古怪無比的話。

    真罡門一眾弟子起來之後,淩動又衝牛掌門道:“牛掌門,希望你經過此事,這真罡門之‘真如本性’你們真正的明白。你修的是真罡門的真水訣,也許等你真到做到這一點之後,你那星君境二階的瓶頸就不衝自破了!”

    “真的?”剛剛還尷尬無比的牛掌門猛地一臉喜色。

    在淩動點頭之後,牛子達卻又一臉疑惑的看向淩動,撓了撓頭才問道:“敢問前輩如何知道我修煉的真水訣功法?還有我真罡門總訣的開篇宗旨?”

    “噢,你們真罡門總訣的開篇宗旨果真是‘真如本性’?”聞言的淩動頗有些意外的問了一句,眼中湧起一絲喜色。

    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那眼前這真罡門,豈不是師祖來這開拓之時留下的傳承?

    “回前輩,真果是‘真如本性’四個字,這一點,他們這些弟子都清楚!”牛子達答道。

    剛同起身的十幾位真罡門弟子穀豐、馬武等人一個勁的點頭。

    “噢,那說不定我們之間還有舊!牛掌門,你認不認識這塊令符?”眼中喜色湧出這時,淩動拿出了一件物什……家來親戚得陪客,傳得晚了,兄弟們見諒!甘肅這邊走親戚比較厲害,家每天都有客人來,少得一撥,多得兩三撥,大約還得幾天才能完全恢複正常更新,這幾天先一天一更!rQ

    最更新,請收藏

Snap Time:2018-08-16 00:23:37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