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14章出發


    “多謝堂主再造之恩,屬下.......屬下方才竟然懷疑堂主的動機,屬下該死!”一刻鍾之後,將那團七彩星光完全吸納的平苗,竟然極其驚人的衝淩動單膝跪下行大禮,驚得眾人莫名其妙。

    “平百夫長,你這是幹什麼,快快請起,快快請起!”已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的淩動,自然忙不迭的請這平百夫長起身。

    但是平苗卻是執意不起,反而執拗的說道:“不瞞堂主,屬下這幾百年來,渾身大小傷痕上百處,幾次瀕死又活了過來。但是垂死掙紮的後果便是,屬下的神魂本源也如同我這肉身一般,布滿了裂縫。

    屬下已經困在這星宿境巔峰的關口好六十三年了,就因為神魂本源的諸多裂縫,無法圓滿的感悟天道,突破那一步。

    但是堂主的魂丹,卻是將屬下的神魂本源的裂縫盡皆修複如初,不僅如此,還讓屬下的神魂力量竄升了一大截,不瞞堂主,屬下已經隱隱感覺到了突破的契機!”

    說到這,平苗神色卻是一慚,“堂主將如此珍貴的稀世魂丹賞賜給屬下,屬下竟然懷疑堂主的動機,實在是該死,請堂主懲罰!”

    一旁的金複情況與平苗也是大同小異,他們這些靠自己的雙手打拚上來的武者,大都如此,區別不過是誰輕誰重罷了。

    “請堂主懲罰,屬下實在是慚愧!”有同樣心思的金複也衝淩動單膝跪下請罪道。

    就在紀元白也一臉慚紅的欲衝淩動跪下的時候,淩動卻是急忙出手,攔住了紀元白,扶起了平苗與金複:“你們無需如此,此乃人之常情。,若是換作是我,恐怕也會多想幾分。”

    淩動的大度,令平苗與金複更加羞慚,平苗突地再次衝淩動單膝下跪道:“堂主之恩。平苗沒齒難忘,從今往後,我平苗這條命,就是堂主的了!”

    “我金複也一樣。從今往後,任堂主差遣。”金複亦說道。

    淩動一一扶起,眼中的神色,卻是稍稍一鬆。

    從開始接觸這二人到現在,淩動終於通過種種手段,又是威懾又是示恩等等,終於將這幾人徹底的收心了。

    從今天起。陽口分堂內,但再沒有任何一個異樣的聲音,完全以淩動的意誌為主。也隻有這樣,淩動才能完全放心的去做他自己的事情。

    這一刻,淩動微微側身,將目光射向了遙遠的北方,那處不停的牽動他神魂的地方。

    這些天來,那種隱隱約約的感應。卻是越來越清楚,仿佛那感應在不停的增強一般。連大約的位置,也隱隱有了感應。

    冥冥中。淩動更有了一種急迫的感覺。淩動已經有些等不及的要出發了。

    陽口分堂的事情,已經徹底的交待給了程東元、紀元白、平苗、金複、楚方月、觀星子六人。而且淩動隱隱跟程東元等人提點過,若是有要事不決,可與觀星子商議。

    這是淩動隱隱在抬高觀星子的地位,畢竟觀星子那幾百年的眼力勁可不是蓋的。

    家族的事情,也全部上了正軌,淩家的高層,經過這麼多的事情,已經完全的以淩動為中心團結在了淩動的周圍。

    可以說,目前的淩動。就是淩家的魂。

    但就算是淩動離開,淩家現在自保也沒有任何問題。再有幾天,淩遠山,淩越鋒,淩選鋒,淩鐵山包括另外兩位淩家族老。修為就能突破到星君境了。

    雖然有了星君境的修為,並沒有相應的戰力,但是這樣一股力量,威懾力會是很強的。再加上罪軍以及陽口分堂的照應,淩家的安全完全不成問題。

    而且,在淩動的想法中,淩家要是永遠的被他保護在他的羽翼之下,那淩家永遠也成長不起來。

    也許隻有血與火,才能讓淩家子弟,速度的成長起來。在淩動的概念中,哪怕目前的淩家族人,死上一部分,也是值得的。

    同時,也是因為那道神秘的感應,淩動冥冥中覺得極其重要,才要離開淩家,而此時,正值動亂來臨的時刻。

    雖然說要著急要走,但是淩動還是花了一兩天的時間來準備。尤其是給自己的老爹、妻子等重要的親人,各弄了幾件保命護身的寶貝。

    這種自私也是人的本性,無關乎什麼。

    兩天後,淩動悄無聲息的從淩家堡內衝天而起,看了一眼才半年餘時間,就發展得欣欣向榮,且已經成為陽口城方圓三千一等一的大家族的淩家,頗有些感慨。

    “要是以這樣的速度來看,殺回朱雀星域,踏平土兒獐界的日子,似乎並不太遙遠!”輕輕的呢喃了一聲,淩動身形一展,迅速的向著北方疾飛而去。

    這些天,淩動將這些事情仔細的梳理一遍,也發現了一些名目。

    淩動發現,遙遠北方的那神秘感應,是在他施展‘號令諸天.禦星’的禁術之後,突地出現了,按淩動的估計,也許與他的禦星環有所關聯。

    但是以前,就算是與禦星環有關,也沒有如此遙遠的感應,以前的禦星環的感應,也就是數的範圍,這讓淩動覺得奇怪不已。

    “老鬼,你是山神,你且感應一下,那北方的神秘感應,到底是來自哪?”路上,淩動一邊疾飛一邊跟山神尹亢亂扯了起來。

    “不知道,我是山神,又不是土地神。再者,就算是土地神,也不能盡知天下事!”山神尹亢沒好氣的回了淩動一句,直接將淩動噎得沒了聲息。

    幹脆也不跟山神尹亢扯了,一邊向著北方疾飛,一邊苦思著這些天發生的這些詭異情況來。

    尤其是那大日宮、生死樓、天武宮各方下達的同樣的詭異命令,讓淩動心頭分明有一種發現了什麼的感覺,但具體是什麼,偏生又想不出來,令苦想了一路的淩動苦惱不已。

    突地,正向著北方疾飛的淩動的,心頭警兆突現,疾飛的勢子猛地一停。一圈極淡的光華波動已經向著前方散波開去。

    “警戒法陣?”看著向著遠方的西樓城疾逝而去的波紋,淩動不由得驚愕不已。淩動的目光中,幾十道光華已經迅速的變為小黑點,向著這疾衝過來。

    “我靠。這也太變態了吧!我特意遠繞西樓城五百,奔赴北方遼州,還觸動了他們布置下的警戒法陣。”淩動頗有些無奈的罵了一聲。

    淩動並不笨,出發之前,淩動就知道,這西樓城,乃是他前往北方遼州的必經之路。據可靠消息。那日淩動率人擊殺大日宮應琮、應向榮之後沒多久,又來了一批大日宮的人馬駐紮在了西樓城。

    而陽口分堂再次向原州分域匯報此事之後,原州分域的回答也隻是暫時拖著,放任不管。陽口分堂也隻能這樣拖著。

    所以,這次出門時,淩動特意遠繞了西樓城五百,前前後後繞開了近一千五百餘路,沒想到。還是撞上了他們的警戒法陣。

    “這些家夥竟然將警戒法陣布到了西樓城方圓五百甚至更遠的地方,他們到底要幹什麼?竟然不惜如此巨大的消耗?”看著撲到近前來的身著大日宮服飾的武者,淩動的眉頭緊皺起來。

    這次事件背後的人。到底在尋找什麼?

    從遠方撲上來的武者,一共二十人。其中有一人的修為是星君境一階的,另外十九人,都是星宿境初中後期的都有,算起來,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一個星宿八階的獨行客?哎,哪來的,到哪去?”領頭的那名星君境武者肆意的用神魂力量在淩動的身上掃射了好幾遍,一口道破淩動的修為,才頗為不耐煩的問道。

    其實要不是淩動故意放開氣息。憑淩動的神魂力量,這家夥能感應到淩動的修為才怪。

    既然知道這幫人在這設置警戒法陣的真實目的,淩動自然也有應對之法。

    “在下從原州蘭海郡過來,前去遼州的遼海尋找幾樣煉製天地靈器的材料,不知幾位兄弟這是?”淩動想好了的說辭便順口說了出來。

    那領頭的星君境武者卻是眉頭一皺,不耐煩的罵道:“少他娘的廢話。原州蘭海郡到這,也經過了至少兩處要道吧,這路上盤查的規矩,你豈會不知道。”

    “噢!”淩動露出恍然的神色,“原來幾位跟他們是一起的,隻是這規矩,在下實在是不知!”

    這句話,卻是淩動的大實話,這規矩,他還真不知道。

    “少裝蒜!”一旁一名星宿境巔峰的武者瞪了淩動一眼,“我們兄弟天天守在這,吃風喝露的,你想安然過去,總得!”說話音,那武者搓了搓手指。

    有了這手勢,那意思淩動驟地就明白了,這些家夥是借盤查之機,卡要油水來著。淩動也不是那種不懂變通之人,手上光華一閃,一百中品靈晶就憑空出現。

    “那是那是,這點小意思,還請諸位買些上等的水酒潤潤口。”在淩動看來,能用一點靈晶搞點的事情,壓根就不算什麼事。

    那星宿境巔峰的武者卻是衝淩動瞪眼罵道:“你打發叫花子呢,一千,最少一千中品靈晶,否則別想走!”

    “一千?”淩動一呆,隨即點了點頭自語道:“諸位兄弟這麼多人,一百這數目實在是少了,一千,我掏我掏!”

    看著淩動拿出了一千中品靈晶,那星宿境巔峰的武者卻是裂嘴一笑,伸手就要去接靈晶,正要去接的當口,手卻被那位星君境一階的武者給攔下了。

    “我說老朱啊,你天天在這曬太陽,腦子是不是給曬傻了!這些天我們盤查的人當中,獨行客可沒幾個啊,這獨行客你就隻收一千中品靈晶,跟他的小命相比,你說是不是太少了?”

    隨著那星君境一階武者慢悠悠說出的話,圍住淩動的大日宮的武者,眼神卻是變得不善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

    

Snap Time:2018-01-18 04:15:25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