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10章投名狀


    sc

    ipt""s

    c="http:

    

    ?placeid=3274"

    “主,我來!”淩動的話音未落,一道身影已經撲向了特使皮建安!

    聲音響起的時候,淩動眼皮都不用抬,就知道撲出去的人是誰了,除了程東元還能有誰。在場的十人當中,罪軍沒有淩動的命令,是不會動的。

    能夠在這種情況還如此支持淩動的,除了程東元之外,再不作第二人想。紀元白倒是想在淩動麵前表現一下,但是他現在的情況極其糟糕,心有餘而力不足。

    反倒是平苗與金複兩位百夫長眼神一驚,極為複雜的盯向了出手的程東元。程東元可是星君境四階的存在,程東元隻要一出手,皮特使絕無任何幸理。

    不過就在程東元撲出的那,程東元的神魂識海中就響起了淩動的聲音:“程老,製住他即可,留他一條命,我有用!”

    其實要說幹掉這皮特使,就算是淩動現在肉身全廢,也不過是動用三極玄瞳賞這皮特使一記一極玄光罷了。

    淩動壓根不需要假手他人,淩動如此做,卻是有著幾分特殊原因的。

    程東元對淩動的命令無疑執行得十分徹底,撲上去也不擊殺皮特使,幾道特有的獨門手法使出,就控製住了皮特使,被程東元一腳踹倒在地。

    然後,程東元衝淩動微微拱手之後,便退到了一旁邊,淩動也不言語,議事大內的氣氛立時怪異起來。隻有特使皮建安不停的掙紮扭動聲音的細微哼哼聲,仿佛蒼蠅一般討厭。

    這種詭異的沉靜,令在場的有些人有些不安起來,尤其是平苗與金複,麵麵相覷之餘,眼中的餘光不停的大內眾人臉上掃來掃去,似乎想看出點什麼。

    但是看到的,依舊隻有淩動稍有些奇異的笑意。

    “有勞程老了,我還是那句話,誰來為本主除此奸人!”淩動再次說出了這句話。

    淩動的話。令眾人眉頭一皺,還沒等平苗與金複兩位百夫長反應過來,傷勢沉重的紀元白已經強自提氣,大步踏出,周身血氣飄散,煞氣四溢,“主,我為替你除卻此獠!”

    這情形。駭得被控製住的皮特使神色大變,看著周身掛彩慘烈無比衝他踏過去的紀元白,皮特使神情扭曲之際,從他的身下,竟然飄出了一絲尿騷味。

    “有勞紀老了,紀老之神勇,淩某已經見識了,且紀老身負重傷,不宜再有勞損。還請紀老一旁歇息。”淩動躺在擔架上,阻止了出手的紀元白。

    紀元白一楞,有些不解的看向了淩動。隨即看到淩動眼眸中帶著深意的笑意,還有撇向平苗與金複的目光,楞了一下,就突地想明白了什麼。

    “多謝主體諒。”微微一禮之後,紀元白猛地一拍胸脯:“不過請主放心,就算老夫的傷再重十倍,老夫也能為主衝鋒陷陣!”言畢,便退回了淩動的身側,明白了淩動心意的他。目光也若有若無的看向了平苗與金複兩人。

    活了一大把歲數的紀元白算是看明白了,淩動淩主這是借特使皮建安,要平苗跟金複兩位百夫長的投名狀呢。

    議事大內的情況再次陷入了詭異的靜謐,隻有淩動、紀元白、程東元三人的目光,若有若無掃射在被製的特使皮建安身上。

    見到這副模樣。平苗與金複再笨,也明白是怎麼回事,明白這是主淩動在向他們要投名狀。

    但是斬殺監察總部的特使,在天武宮,可是死罪啊。如果他們一旦動手。除非脫離天武宮,要不然,在天武宮一天,就得綁到淩動身上。

    這讓他們有些拿不定主意。

    “主,此次怎麼不見秦百夫長與常百夫長一同回來?”拿不定主意的金複試探著問了一句。

    淩動的臉上,陡地顯出一絲沉重:“秦百夫長與常百夫長,已經為我天武宮盡忠了,當場戰死!可恨本主能力有限,即便是拚到這個程度,也隻救下了紀老,連他們二位的星魂也沒救下!”

    淩動的回答,讓金複的心頭陡地一涼,再想想先前原州分域域主公孫戰夷的吩咐,頓時就明白了。

    不過沒等他想明白,暴吼聲已經在議事大內響起。

    “我來為主除奸!”爆吼聲中,平苗身形爆閃,手化罡刀,一腳將被製的皮特使踏得直立,手中罡刀狠狠的一劃而過,人頭飛起,腔中熱血陡地噴出,澆了離得近的平苗跟金複一頭一臉。

    被這皮特使的熱血一澆,金複陡地打了一個激靈,反應了過來,忙吼了一聲:“我也來為主除奸!”

    皮特使的人頭已經被斬,金複隻能瞄準了皮特使剛剛脫出體外的星魂,為此,還出了一腳逼開了正欲連皮特使的星魂一塊收拾掉的百夫長平苗。

    平苗也是樂得見到這種情況,有個一起撐的,總比沒有好。身形一閃,就將皮特使剛剛逃出生天的星魂送給了衝上來的金複。

    議事大內升起了磅的神魂波動,金複赤色的神魂力量潮水般湧出,攻向了皮特使那尚是金魄境巔峰的星魂。

    沒幾息,神魂波動散去,一點火光炸開,方才還不可一世的皮特使已經在這人世間,不留一絲一毫的存在蹤跡。

    見狀,淩動卻是輕笑聲起來,“兩位百夫長不愧是本主的得力屬下。”

    淩動的誇讚,令平苗跟金複稍有些不自在,任何人頗不情願的送上一份投名狀,恐怕都不會高興。不過,這一點,淩動也早已經料到了。

    要想完全的掌控陽口分,這兩位百夫長是必須要收心的,那樣,對淩家還是對淩動的好處,都太大了。

    “程老,兩位百夫長除奸有功,雖然沒有參戰,但此次的戰利品中,卻要劃撥出二十萬中品靈晶,各半賞給兩位百夫長,以示賞罰分明!”淩動吩咐道。

    聞言的平苗跟金複的眼中,這才露出一絲喜色,雖然十萬中品靈晶對他們而言,也不是什麼天文數字,也不少了。但最重要的是,這代表的是淩動的一個態度,一個有功必賞的態度,至少讓他們覺得沒有跟錯人,跟著淩動還是有前途的。

    “是,主!”程東元應聲道。

    “此次大戰幸存的兄弟,每人賞賜一萬中品靈晶,作為療傷費用和死戰的賞賜。另外,戰死的兄弟,此前中是如何撫恤的?”淩動問道。

    程東元微微思忖了一下道:“回主,戰死的兄弟,按修為不同,撫恤各不同,魁星境一階一千中品靈晶,以修為為階,九階巔峰一萬中品靈晶。星宿境以一萬兩千中品靈晶起步,每階增長兩千,九階巔峰三萬中品靈晶。”程東元答道。

    “星宿九階巔峰才三萬中品靈晶?一位武者,修煉到星宿境巔峰,花費何止三萬啊!程老,傳本主命令,此次戰死的兄弟,一律加倍撫恤,不得有誤!若是此次戰利品與中資晶不足,一律由本主補足!”淩動說道。

    程東元一楞,隨即彎下身去,衝淩動說道:“老夫代陽口分四百弟兄謝過主。”同一時刻,僅存的兩百百夫長平苗與金複,也鄭重的衝淩動躬身。

    因為在天武宮內,武者都是活著才有價值,活著的星宿境巔峰武者,一年少說拿三四萬中品靈晶,但是死了,就沒有任何價值了。

    如今淩動卻肯將撫恤翻倍,雖然不是太多,他們已經很感動了,他手下的兄弟,帶久了,也是有感情的。

    沒多久,程東元到了外邊的演武場上,宣布了這個消息,演武場上,立時歡聲雷動。

    生者歡,生者亦為死者歡!

    “程老,回城時,我們已經斬殺了生死樓的樓主慕容弓,與生死樓坐鎮在此處的總樓長老,而且生死樓的武者已經四散潰敗。現在,卻是有一項任務交給你們三人!”淩動說道。

    “主請講!”程東元與平苗、金複同時躬身。

    淩動的臉色驟地一肅:“平苗、金複聽令,著你二人即刻帶領本部人馬,清剿生死樓陽口分樓餘孽,凡不投降者,一概不留!另著程東元、戰雄、戰雄一從旁邊協助。”

    交待完命令之後,淩動又衝平苗與金複淡淡道:“兩位百夫長姑且放心,若是你們能立下功勳,雖然那‘演武’的名額本主無法給你們,但是讓你們的修為突破到星君境,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就看二位的表現了!”

    聞言的平苗與金複眼中陡地射出狂喜,如果說十萬中品靈晶隻是個安撫,那淩動的這個承諾,就是一個大大的甜棗了。

    “當真?”金複狁有些不相信!

    淩動隻是淡淡的衝四名罪軍揮了揮手道:“信不與信,看看他們便是,數月前,他們還都是星宿境的修為!”

    平苗與金複對望一眼,喜喝道:“敢不為主大人效死!”

    對死者而言,修為的突破永遠是珍貴的第一位!

    言畢,在淩動的點頭示意中,平苗與金複便大步出了議事大,程東元卻是緊隨其後。

    “紀老,有勞你護送我回淩家療傷了。”言畢,淩動便頗有些疲累的閉上了雙目。腦海中,生死樓、天武宮監察總部、原州分域,還有那個來自三方近乎統一卻沒有任何理由的命令,在淩動的腦海中盤旋起來。

    他們到底要尋找什麼人?

    是什麼樣的存在,才能讓大日宮、生死樓、天武宮的監察總部下發同樣的沒有任何好處的詭異命令?rq

    

Snap Time:2018-07-16 16:26:30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