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990章打到你服


    “不錯,當務之急,確實應有一人來主持事務,不知這代堂主人選,如何決定?”淩動問道。

    淩動的話音落地,那平苗卻是坐回了原地,四位百夫長當中,有三人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掃向了副堂主秦誌果。

    秦誌果隨即道:“淩副堂主初入我天武宮,這邊的規矩不清楚,那便由老夫來介紹一番。我天武宮分堂若堂主出意外,當由副堂主主持堂內大小事務,若是副堂主不在,當由百夫長主持大小事務。”

    到這,秦誌果眼神一凜,目光一一從四位百夫長身上掃過,“按照我天武宮的規矩,此時冷堂主出了意外,當由我這個副堂主主持堂內大小事務,諸位沒有什麼意見吧?”

    秦誌果話音驟地一轉,說出這麼一番話,不僅再次無視了淩動,還直接將代堂主這頂帽子扣到了他的身上,忒是無恥。

    淩動眉頭一皺,正要出言的時候,程東元的神魂傳音,就在淩動的腦海中響起,“少族長,這個代堂主一定要拿下。按照天武宮以往的規矩,堂主出了意外,堂內又出了大事,隻要代堂主能擺平,那個‘代’字立馬就可以去掉。”

    淩動跟程東元交談的當口兒,那坐在右手第一位楊百夫長已經開口道:“秦副堂主熟悉堂務,身兼副堂主已經二十年之久,而且修為也極合適,做這代堂主,當是實至名歸,我姓楊的,第一個讚成!”

    看著楊百夫長跟秦誌果兩人眼中的詭秘,直覺得,淩動覺得這兩人這間可能早就有了準備。

    因為別看這楊百夫長簡簡單單幾句力挺秦誌果的話,卻是間接的將淩動最大的短板給點了出來。

    淩動這個副堂主雖然是副堂主,但是入堂半年不到,規矩都不熟,而且實力才星宿境二階。這堂主豈能坐得穩?

    這楊百夫長開口之後,坐在第三位的常百夫長眼神一動,也開口道:“我讚”

    “慢著!”在這常百夫長開口的時候,淩動陡地出言打斷,臉色不豫的衝秦誌果質問道:“秦副堂主,如果我沒聽錯,這代堂主一職,按天武宮的規矩。副堂主皆可出任,為何秦副堂主是直接將淩某排除在外?”

    “噢,淩副堂主,就你,也想接任我們這陽口城分堂的代堂主?這是一個笑話呢,還是我陽口分堂無人?就憑你一個星宿境二階的家夥?”秦誌果沒開口,那楊百夫長粗眉一豎,先對淩動冷嘲熱諷起來。

    楊百夫長說完,那秦誌果又笑吟吟的開口道:“。淩副堂主,你看,不是將你排除在外啊。你入堂時日短,而且修為實在是你若是苦心修煉個幾十上百年,其實還是有可能的。”

    這一刻,秦誌果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特爽快。從被程東元羞辱的那一刻,那口惡氣,到現在才吐出來。

    “修煉個幾十上百年?我手下隨便拉出一個十夫長,恐怕也比淩副堂主要強上好幾階吧?淩副堂主,我建議你還是好生修煉。好好的坐穩你這副堂主的位置再說吧。可別像以前崔五爺一般”楊百夫長說話說得極陰損,直接借著崔五的名頭,罵淩動是短命。

    此刻,程東元的臉色也變得難看異常,他倒是想幫助淩動來著。偏生這個時候,他是無法插嘴的,隻能靠淩動自己。

    “不勞楊百夫長擔心。淩某隻是想確認,按照天武宮的規矩,淩某這副堂主。到底有沒有出任那代堂主的資格。至於秦副堂主和楊百夫長擔心淩某的修為能否勝任那代堂主一事,倒是簡單!”淩動說道。

    “簡單,就憑你星宿境二階的修為,大言不慚!”楊百夫長冷笑道。

    淩動卻是不理楊百夫長的嘲笑,執著問道:“請楊百夫長給淩某回答,請諸位作證,按天武宮的規矩,淩某這副堂主,到底有沒有出任那代堂主的資格?”

    這時候,另外三位百夫長的臉色都稍有些古怪,他們不明白,淩動那點修為,那點積蘊,拿什麼來爭這代堂主的位置?就憑程東元嗎?

    被淩動問住的楊百夫長,這個問題,卻是不得不回答,也作不得偽,天武宮的規矩可是擺在那。

    眼睛向屋頂一看,便心不在焉的答道:“有,隻要是個副堂主,不管是阿貓還是阿狗的副堂主,都有這個資格!

    但資格也僅僅是資格,不是我們鄙視你淩副堂主,就憑你那星宿境二階的修為,來個星君境的存在,就能將你秒殺了,你做代堂主,那不是給我們天武宮抹黑嗎?”

    聽到楊百夫長的話,淩動卻是鬆了一口氣,他們要是糾纏於資曆這方麵的問題,淩動還不太好反駁,但是他們瞅準了他們認為的淩動最大的短板——修為!

    那這個問題對淩動而言,太簡單了!

    “,諸位,我說過,修為的問題很簡單!隻要秦副堂主或者在座的諸位在修為上沒問題,那淩某這修為,也就沒有問題!”淩動用一種很平淡的語調的說道。

    坐在下首的秦誌果,一時之間還沒聽明白淩動這句話的時候,那楊百夫長,卻是聽出味道來了。

    “狂妄!狂妄之極!”楊百夫長的臉色驟地變得冷峻之極,“淩副堂主,如果你的修為跟你的狂妄一般高,那我們就不擔心了。”

    “淩副堂主,你的意思是,你的修為,比秦某這個星君境二階還要高?或者說,你是說秦某不是你的對手?”秦誌果咬著字較著真,一臉的陰險。

    隻要淩動敢認下這句話,他就敢跟淩動來一場生死鬥,順手滅了淩動這廝,也不是不可以。

    另外三位百夫長的臉色也不太好看起來,所謂文無第二,武無第一,更何況是被一個修為比自己低了七八階的小蝦米蔑視,換誰心都不服。

    就在眾人思忖著淩動要玩什麼詭計的時候,淩動突地一仰頭,傲然道:“淩某正是此意。諸位若是不服,可以跟淩某比劃比劃!替身符決鬥,生死鬥,隨你們選,淩某必將打到他服!”

    “什麼?”四位百夫長同時站了起來。

    如果說淩動的前幾句話已經讓他們怒火填膺,最後一句‘打到他服’就將他們的戾氣徹底的招惹了出來。

    若是一位星君境的強者說出這句話,他們也許會忍幾分,但是一位星宿境的二階的小蝦米竟然當著他們的麵說出這等話。若不是程東元在這坐鎮,他們恐怕都有衝上去將淩動拍死的心了。

    “怎麼,諸位沒聽清?替身符決鬥,生死鬥,隨你們選,無論誰來,淩某必將打到他服!”淩動再次笑意盈盈的重複道,笑容中,卻隱藏著淩厲異常的光芒。

    現場唯一坐在椅子上的程東元卻是暗歎了一口氣。這,有人要吃大虧了。這位淩家少族長,就是他程東元。也沒有戰勝的把握!

    尤其是近些天淩家族人修為飛速狂飆,而少族長的修為原地踏步,更讓程東元覺得透著幾分詭異。

    “小子竟敢狂妄至斯,那楊某就給你一個將楊某打到服的機會,生死鬥,敢不敢來!”說話間,那楊百夫長已經驟地轉身走向議事大堂後邊的演武場。

    一邊走,楊百夫長邊走邊衝淩動喝道:“生死鬥,你個孬種若是不敢來。那就馬上給我滾出議事堂,有多遠滾多遠!”

    “少族長小心,這姓楊的跟姓秦,很有可能是一夥的!這姓楊的修煉的白虎真罡極其厲害,若是他全力爆發。連老夫也隻能挨著。”程東元的聲音在淩動的腦海中響起。

    “程老放心!”回完這句,淩動卻是議事堂內的五人堂,“還請諸位一觀生死鬥,作個見證!”

    陽口城分堂演武場,淩動與楊百夫長相距五百米而立。另外三位百夫長跟秦誌果,還有程東元則在一旁觀戰,表情各有精彩。

    不過,先前有過注意的百夫長平苗,看著毫不擔心一臉坦然的程東元,臉色漸漸變得有些古怪。

    “淩動,本座讓你三招,免得等你死了,讓有些人覺得是我欺負你!”站定伊始,也許是為了在狂妄方麵扳回一場,也許是真的為了擊殺淩動而不落人口實,楊百夫長口氣極大的說道。

    一旁的秦誌果,聽到這句話,卻是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讓我三招?楊百夫長,我沒聽錯吧?還是這樣吧,你先出手,咱誰也不讓誰,公平生死鬥便是!”淩動表情極為誠懇的說道。

    實話,這姓楊的真讓淩動三招,可就真沒他什麼事了。

    “這個時候了,你小子還是這麼狂!得,我也不跟你囉嗦,也不讓你三招了,你先出手,給你一個求生的機會!”楊百夫長說道。

    “呃楊百夫長,還是你先出手為好!”

    “少囉嗦,你先出手,實話跟你說了,讓你先出手,就是為了不讓我自己落一個借機殺人的口實!跟你一個星宿境二階的小蝦米動手,我都嫌臊得慌!”楊百夫長說道。

    淩動依舊極為為難的道:“這實在不太好,還是你先出手!”

    “我操,你他娘的你是不是男人?叫你先出手就出手,你當老夫不願意先出手啊,老夫隻是丟不起那個人!”楊百夫長卻是火了。

    到了這種情況,淩動依舊頗有些無奈的衝眾人攤手道:“你們看到了,是楊百夫長讓我先出手的!”

    “裝!”秦誌果冷笑了一聲。

    “楊百夫長,那我可真出手了,你可防禦好了!”

    淩動這句話,差點沒將楊百夫長的鼻子給氣歪了,這他娘的算是怎麼一回事?這還算是生死鬥嗎?

    “快!”楊百夫長不耐煩的喝了一聲,但周身還是湧出了金白色的光華,該有的防禦還是要有的。

    “那我真出手了?”

    淩動無奈應了一聲,在楊百夫長再次催促的時候,額頭的三極玄瞳無聲無息的睜開,神魂識海中,降星盤瘋狂的旋轉,拋灑出大量的七彩星光,振魂秘法發動的那,一道雄渾的神魂波動驟地散開,讓觀戰的五人瞳孔同時猛地一縮!

    那間,一道淡紫色的光華,猛地從淩動的額頭射向了大刺刺站立在那的楊百夫長,速度快到了極點!

    ps:三更送上,先補一章欠帳。最後,捂臉向兄弟們求幾張月票,雙倍快結束了!

    

Snap Time:2018-08-18 14:12:3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