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989章奪權


    淩動來到天武宮陽城口分堂堂口的時候,平日頗為鬆散的分堂大門口,四百名黑甲紅披的或魁星境巔峰,或星宿境的武者,一字兒排開,排成了四列列在陽口城分堂大門口,煞氣衝天!

    駭得附近路過的行人紛紛改道,就算淩動近前,也是神情一凜,雖然淩動來陽口城時間不長,但是這等陣仗,還真沒見過。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擺出這種陣仗?”程東元的輕聲疑問,再次加劇了淩動的疑惑。

    “走,程老,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從天空落下的淩動,大步向著那四道人牆組成通道行去。

    “站住,天武宮重地,閑人不得亂闖!”隊伍最前邊的一名十夫長,在淩動要進入的時候,猛地一橫身,攔住了淩動。

    “噢,我是淩動!”淩動也不生氣,畢竟他露麵少,這些人不認識他也很正常,所以很配合的出示了自己在天武宮的令符。

    接過令符驗看之後,那十夫長翻著眼睛打量了淩動幾眼,才遲疑道:“淩副堂主?請稍等,屬下要請示百夫長大人之後,才能放行!”

    淩動的臉色驟地一厲,看著身影剛剛消失在邊的百夫長百苗,臉色驟地變得難看異常。

    “大膽!”不等淩動發作,淩動身後的天武宮護法武尊程東元卻是厲聲喝叱起來。

    一伸手,一巴掌就順著那十夫長的臉頰狠扇過去,清亮的耳光聲,瞬地吸引了四百精英的目光,“混帳,冷堂主不在,副堂主便是這陽口城分堂的最高主事人,你算什麼東西,敢攔副堂主的路?”

    “程老.......”嘴角流著血,那十夫長向程東元苦笑了一下,護法武尊程東元。這些人卻是個個認識。

    “還不滾開!”那十夫長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程東元再次厲叱一聲,駭得那十夫長倒退數步。

    末了,程東元衝淩動微微欠身道:“淩副堂主,請!”在人前,程東元還是稱淩動官麵稱呼的。

    這一幕,卻是落在了那十夫長的眼中,瞬地讓那十夫長一臉震驚。陽口城分堂最牛叉的護法武尊,竟然對那那娃娃堂主如此尊敬?

    是的,娃娃堂主,這是他們百夫長私下鄙夷淩動這個非正常渠道混進來的堂主的呢稱。附近的四百名看到這一幕的精英武者,也個個驚詫莫名,看向淩動這個娃娃堂主的目光,已經有些不一樣了。

    同一時刻,天武堂分堂堂口的屏風牆後邊,正看著這一幕的平苗。臉色驟地陰沉了幾分,緩步走進了分堂堂口的議事大堂。

    在程東元的護持下,淩動大步走向分堂堂口的議事大堂。暗自慶幸今天自己考慮的周詳,將陽口城分堂的護法武尊程東元帶來了,要不然,淩動今天就要想順順利利的震懾住這群天武宮的精英武者,恐怕就得殺人立威了。

    在這種場合,在淩動看來,殺人立威是最下乘的手段。程東元的出聲,卻是取得最佳的效果。

    而同時,這種場麵也讓淩動更加確定了一個推測。這事要是把握好了,可是大機會。

    “秦副堂主,楊百夫長,平百夫長、常百夫長,金百夫長!”淩動步入陽口堂議事大堂的時候。已經有五人在內了,而且這五人已經分而落座。

    見到淩動進來,已經落座的五人,卻沒有一個起身的,四名百夫長隻是微微衝淩動拱了拱手。那秦副堂主,卻是連眼皮都沒抬,待看到淩動身後跟著的程東元的時候,才猛地站起問好道:“程老也來了啊!”

    “程老好!”於此同時,四名百夫長也同時起身,衝程東元問好,卻是將淩動晾到了那,弄得淩動鬱悶無比,這些家夥,還是真夠現實的。

    這時候,程東元也不好發作,隻好一一應付了一聲,那秦副堂主卻又殷勤的讓出了他從的左手首座道:“程老請坐!”自己,卻是候在了左手第二椅子上邊。

    這陽口城的議事大堂內,除了正中的那一把堂主的金交椅之外,左右兩邊,各有六把椅子,代表著陽口城分堂有資格坐在這的十二個位置。

    四名百夫長,一個分堂,最多隻能有四名副堂主,最多隻能有四名護法武尊,共十二把椅子。

    而陽口城本來是有三個副堂主的,前幾個月崔五橫死,少了一個,眼前這秦副堂主,全名秦誌果。

    這秦誌果卻是陽口城資格最老的一位副堂主,據說在冷銼任堂主之前,就是這的副堂主了,手底下的實權比淩動還要小,但是資格擺在那。

    不過實力卻是極高,這些年來,這家夥也無聲無息的將修為突破到了星君境二階,不顯山不露水的,要不是淩動的神魂力量擺在那,還真發現不了。

    這秦誌果一請程老,更將淩動晾到了那。淩動現在涵養極好,知道現在還沒到他發飆的時候,先忍忍,一會真有什麼事,扮豬吃虎也是一件樂事。

    但是淩動看得過眼,已經將淩家認作主家的程東元卻是看不過眼,所謂主辱臣死,大抵上就是現在程東元的心情。

    當然,程東元還沒那麼迂腐,隻是令眾人意外的走到秦誌果秦副堂主站著的左手第二個座位前指了指,“老夫就坐這吧!”

    “啊.......”秦誌果先是一楞,臉上隨即升起狂喜的表情。

    太有臉麵了,今天這程老太給他臉麵了,知道今天的事態不一般,竟然主動的讓了左手首座給他秦誌果坐,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著程老今天站在了他這一方啊,原本隻有六七成把握的事情,猛地竄升到了八九成,令秦誌果的臉頰,驟地升上了一層喜悅的紅暈。

    “,多謝程老!”秦誌果先是衝程東元一禮,然後橫掃了對麵眼神不善的四位百夫長一眼,擺足了氣勢,才越過已經落坐的程東元,向著左手首座坐去。

    “慢著!”正當秦誌果誌得滿意的盤算著突地多了程老的支持。這件事的操作方式的時候,程東元猛地伸出左臂攔住了他。

    這種突發狀態,讓秦誌果一楞,隨即滿臉堆笑的問道:“程老,你這是?可還有什麼指點?”

    “指點談不上,你坐這邊吧!”程東元隨手指著他右手的第三把座椅說道。

    “坐這?”秦誌果臉上的笑意驟地一僵,似乎有些疑問,坐在那的程東元。卻是淡然道:“怎麼,你有意見?”

    聽著程東元這來者不善的語氣,秦誌果宛如經曆了冰火九重天一般,喜悅盡退,一顆心驟地因為程東元的這句話而變得冰涼不已。

    程東元這護法武尊的修為跟地位擺在那,秦誌果也隻能退回去,程東元的實力擺在那,不到萬不得已,他可不敢跟程東元叫板。

    坐到第三把坐椅的時候。秦誌果看了一眼空著的第一把坐椅,心道空著還好,隻要沒人坐。對他而言也沒什麼損失。

    但是下一那,剛剛坐下還沒坐穩的程東元驟地起身,衝頗有一點尷尬的站在那的淩動請道:“淩副堂主,請入座!”

    而程東元請淩動落坐的座位,正是左手第一把坐椅。

    看到這一幕,那四位百夫長的表情驟地變得精彩異常。程東元被調入這淩副堂主手下的事情,他們清楚。

    但在他們看來,那隻是靈晶跟程東元的關係,他們哪曾想到。程東元會對淩動這娃娃堂主如此支持,看那模樣,似乎是完全的臣服於這淩副堂主了。

    想到這,四位百夫長的表情瞬地就變了,能讓一位星君境四階的強大存在臣服的小家夥。能簡單得了嗎?

    難道那傳說是真的?

    一旁被程東元從首座趕下來的秦誌果,卻是霍地站了起來,老臉上升起了一抹赫紅,今天這玩笑他是搞大了。

    他鄙視淩動,恭敬程東元。沒想到卻被程東元給耍了。

    “淩動,那豈是你坐的地方!”秦誌果不敢衝程東元發火,對淩動,卻是毫無忌憚。

    淩動豈會怵他!

    “你是副堂主,我也是副堂主,偏生你能坐得,我坐不得?”說話間,淩動已經一屁股坐入了左手首座,將秦誌果氣了個嘴臉歪斜。

    這老臉丟得!

    “平百夫長,今天把大夥召集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屁股坐下,淩動更是毫不客氣的坐起了這議事主持人,直接開口再次問那百夫長百苗。

    這一次,平苗卻是學乖了,有程東元這位星君境四階的強者坐鎮為淩動撐腰,他不乖也不成。

    “是這樣的,淩副堂主。三天前,我陽口分堂轄下的重鎮西樓城,突地失去了聯係。派了一個精英小隊前去查探,也如石牛入海,再無消息傳來!據我們推測,很有可能是臨近勢力突襲了西樓城,掌控了西樓城!”

    頓了一下,平苗又道:“這西樓城卻是重要之極,西樓城是我陽口分堂轄下的人口第二多的地域,是我們新增外圍武者的重要來源,而且,西樓城地處要道,周圍輻射有大大小小的礦山數座,就連靈晶礦,都有兩座,所以,無論如何,這西樓城是不容有失的!”

    說到這,平苗猛地頓了一下足,“原本,應該馬上組織人手,奪回西樓城,偏生冷堂主卻是遍尋毫無蹤跡,堂內特殊的聯係方式,也無法聯係到他。

    按照我天武宮的規矩,在這種緊急情況下,當推選出一位代堂主,主持緊急事務。今天將大夥召集到這,便是為了這件事!”

    聽完平苗的話,淩動眼中卻是精光閃爍,今天這事他果然沒猜錯,冷銼失蹤無聲息,今天將陽口分堂的高層召集過來了,卻是為了奪權。

    淩動相信,既然他們如此熱衷那代堂主,隻要掛上這代堂主的名頭,想來這大權在握一般是跑不了的。

    “不錯,當務之急,確實應有一人來主持事務,不知這代堂主人選,如何決定?”淩動問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書海閣()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23 18:14:51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