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938章欺人太甚


    “手續?”聽到這個字眼,淩遠山下意識的向著淩動看去,因為淩家在這落足的事情,全是淩動操辦的,會不會是落下了什麼?

    父子連心,淩動豈能不明白老爹的意思,眼神閃動,輕輕的搖了搖頭。

    “,還不知道幾位高姓大名,今日淩家落宅大喜,幾位上門是客,還請邊吃杯水酒,邊請,邊請!”淩遠山也不是吃素的,看著肥頭大耳的幾人,便知道是來者不善的地頭蛇,便先攀起了交情。

    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淩家初來乍到,在這龍安界行事,自是以和為貴,以立足為本。

    “這卻是叨擾了,在下左光達。”那肥頭大耳的左光達嘴上說著叨擾了,可是那腳底下,壓根沒客氣,邁開步子甚至領先著淩遠山,向著煥然一新的淩家大宅內行去。

    淩遠山幾個眼色使出,大長老淩選峰頓足跟上,新晉不久的二長老淩鐵山卻是急忙下去,吩咐一應該酒宴事宜,其它淩家子弟,自是就此散去。

    隻是不少族人眼中,滿是忿忿不平之色,因為這要是在天罡大陸,這樣的不速之客上門,別說是被淩家敬為客人,就是邁進淩家的大門,也是休想。

    進了淩家主宅的會客花廳,分賓主落座,仆役奉上香茗,又是一番假意寒暄之後,淩遠山才問道:“不知適才左兄所言的手續為何事?淩家舉家新來這原州,這原州的規矩,卻是不懂,還請左兄指點。”

    淩動卻沒有跟著進來,而是指使人趕緊的召成大牛過來。想讓成大牛認一認這肥頭大耳的左光達到底是何方神聖,是幹什麼的,好有所準備。

    不過,不等成大牛過來,那左光達。卻是先自個表明了身份。

    “淩家主這卻是謙虛了,這龍安界的規矩,其實誰都再清楚不過,誰的拳頭硬。規矩便由誰說了算!”

    到這,左光達臉上傲氣驟現,揚眉道:“這原州卻要屬我天武宮的拳頭最硬,所以,這原州的規矩,就由我天武宮來訂!”

    聽到這,無論是淩遠山還是在後邊的淩動。臉上同時變色。左光達這句話,已經是赤裸裸的耀武揚威了,甚至有幾分威脅的成分了。

    那左光達卻不管淩遠山變得難道看得臉色,反而頗為自得的說道:“實不相瞞,左某乃是天武宮陽口城分堂的東方巡檢使,專管陽口城以東千內的大小城池、村鎮、家族、商鋪、幫會的各種手續稅賦等問題。

    其實前幾天,左某就已經發現貴族落足我的界麵了,不過想到貴族初來乍到。需要一定的時間適應安置,便沒來打擾。直到今日,才來找你們辦這些手續。概因為今日已經是的最後期限了,再不來辦,上頭可就要收拾左某哩!”

    到這,那左光達又露出一個笑吟吟的笑臉,隻是無論是在淩遠山還是淩動眼中,左光達的那雙被肥臉擠得幾乎沒有的小眼睛,閃耀的全是貪婪之色。

    穿了,這左光達就是來上門要靈晶的。先前的那一番話,不過是在敲打淩家罷了。

    “我等既然來到原州城,自然得遵守這的規矩了。需要交納何種稅賦,還請左巡檢使示下。”淩遠山擺出了一副極為配合的姿態。

    事實上,這個時候,不配合也是不成的。初來龍安界,人生地不熟的,息事寧人是最好的選擇。

    “。很簡單!原州在我天武宮的控製下,稅賦是極輕的,所有人等,一年之內,隻需交納一種稅賦,即為安居樂業稅!”左光達豎著指頭說道。

    “就一種,安居樂業稅?”淩遠山疑惑道,聽上去似乎很好啊。

    “是的,就一種,安居樂業稅,按人頭跟地產麵積征收,一年一次。”左光達笑眯眯的說道。

    同一時刻,接到淩動命令的成大牛,也匆匆的趕了過來,在淩動的示意下,成大牛透過隔了好幾層的窗戶,看向了花廳邊的左光達等人。

    僅看了一眼,成大牛臉色一變,“竟然是左東侯!”,

    楞了一下,成大牛忙壓低聲音解釋道:“主子,這是陽口城的東方巡檢使,人稱左東侯,陽口城的界麵上,尤其是在東邊的界麵,乃是了不得的人物,主管陽口城東邊界麵的綜合事務,嘴皮子一動,就能決定無數人的生死。”

    頓了一下,成大牛有些猶豫的道:“一般而言,這左東侯親自上門,定是討要好處來了!要是不滿足他,恐怕”

    “恐怕什麼?”

    “恐怕會給家族帶來大麻煩!我記得五年前,有一個家族就是因為沒有滿足左東侯,後來沒出一年,那個家族便被左東侯以各種名目的稅賦,戰事抽丁等等,給弄得家族精英盡失,被另一個幫會直接給吞並了。”成大牛心有餘悸的說道。

    “討要好處”

    “左巡檢使,不知這安居樂業稅有幾何,還請左巡檢使示下,我淩家上下,必定遵從!”這時候,花廳內的淩遠山問到了這事。淩動的目光也落到了那所謂的左東侯的身上,稅賦嘛,淩動在天罡大陸也交過,送點好處更不是不可以,這事,淩動門清。

    “敢問淩家主族中一共有多少口人,算上家奴護衛侍女等等。”左光達笑眯眯的問道。

    “一共兩千九百餘口人!”淩遠山答道。這個數字,一大家子人生活在這,想瞞也是瞞不了多久的。大白天的人家繞著淩家上空掃一圈,神念散開,就能統計出大致的數字了。

    “一口人一年一塊靈晶,得,我就給淩家主算個整數,兩千九百塊!另外,淩家堡目前占地一萬七千六百餘畝,每十畝折合靈晶一塊,也算個整數,一千七百塊靈晶,淩家今年。一共需要繳納四千六百塊靈晶!另有四等靈脈一條,作稅一千。”左光達算得極為嫻熟。

    聽著這個數字,後院的成大牛卻是咋了一下舌頭,“主子。據小的所知,這征稅,化星境以下,一年一人一塊靈晶通寶,化星境及以上的,一年才收一塊下品靈晶的!那地產稅,就有點高了。一般都是每十畝收靈晶通寶一塊的!這龍安界,地廣物博,普通人家,也有個上百畝的地產的!”

    成大牛又飛速的道,“不過左東侯今天要的數目也不算太黑,今年交了,再給他好點好處,來年就會按正常情況走!”

    末了。成大牛又補充了一句道:“主子,有關此事,小的知道的就這些了。還請主子決斷!”

    看著成大牛,淩動再度點了點頭,更為欣賞這成大牛了,知進退,懂分寸,酒樓那種龍蛇混雜的地方,其實也是一個磨練人的地方。

    若是有人能在那地方用心呆個三五年,那的經曆,也必是人生中一筆寶貴的財富。

    “五千六百塊靈晶,還請左巡檢使稍待。淩某這就叫人準備,另有薄禮奉上!”淩遠山應付左光達之餘,忙衝門外吩咐了一聲。

    沒過幾息,淩動便走進了會客花廳。既然決定送禮,那就不能差了,至少得是中品靈晶。

    中品靈晶基本上都在淩動的身上,淩動便親自出馬了。

    “淩動見過左巡察使!”

    “咦,怎麼這修為?”淩動的出現,卻讓這左巡檢使稍稍一呆,目光不停的在淩遠山跟淩動之間轉,左光達不明白,這族長的修為,怎麼如此之低,隨便來個青年,修為卻是達到了星宿境?

    “,這是淩某的功法特殊的問題!這是犬子,也是我淩家的少族長!”淩遠山介紹道。

    聽到淩遠山的介紹,左光達眼中不屑的光芒一閃而過。

    幾句介紹過後,淩動拿出了兩個乾坤戒,放到了左東侯左光達的麵前說道:“這左邊的乾坤戒,裝的是我淩家應納的稅賦。右邊的乾坤戒,卻是我淩家的一點心意,還請巡檢使大人笑納!”

    “,那左某就卻之不恭了!”左光達皮笑肉不笑拿起了兩枚乾坤戒,神魂波動微微閃爍,左光達將右邊的乾坤戒納入了袖子,卻將左邊的乾坤戒重新放到了桌麵上。

    “淩家主,你們這是欺我左某眼瞎還是怎滴?”

    左光達此言一出,淩動跟淩遠山臉色同時一變,淩遠山更是極為詫異的拿起了那個乾坤戒,親自看了起來。

    淩動也是不解,右邊的乾坤戒,他放了一千中品靈晶作禮,左邊的乾坤戒,他放進了五千七百下品靈晶交稅,數目應該沒錯。

    此時,察看乾坤戒的淩遠山也有了結果,眉頭一皺之際,就將那枚乾坤戒重新放到了桌麵上說道:“左巡檢使,五千七百塊下品靈晶,數目應該沒錯,不知巡檢使大人何出此言?”淩遠山問道。

    左光達的臉色卻是陡地一沉,“數目沒錯,但是邊的東西卻是錯了!這安居樂業稅一共是五千七百塊中品靈晶,你們卻給我五千七百塊下品靈晶,這不是欺我左光達眼瞎是什麼?

    哼,你們當真以為我左光達好欺負?”

    “五千七百塊中品靈晶?左巡檢使,我沒有聽錯吧?”聞言的淩遠山驚呼了一聲。

    同一時刻,隔窗看著花廳的成大牛,眼睛也猛地瞪大,露出一副極度不可思議的表情。他也認為是五千七百下品靈晶,因為這個數目已經夠黑了。平常像淩家這樣的家族,交個一千下品靈晶的稅就頂天了。

    但這左東侯卻將稅賦提升了百倍!這個數字,用‘欺負人’三個字來形容,都不足以形容其萬一!

    聽到這個數字,淩動的臉色也驟地陰沉了下來!

    ps:某些細節卡殼,想得豬三頭都痛了!今天給兄弟們送上一更,欠兄弟們一章!明天會補上,還請兄弟們諒解!

    明天三更!

    感謝李789456321*,書友110518221719820兩位兄弟的打賞支持,感謝yyl5638

    ,閃電蝦99

    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1-19 05:54:03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