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936章酒保之夢


    “酒保,酒保!”三樂齋二樓上,一桌五大三粗的酒客在連續呼喚了幾聲酒保沒有應聲之後,猛地衝一旁擦桌子擦得出神的成大牛拍了桌子發了火:“耳朵聾了,做什麼白日夢呢,大爺喊你呢,沒聽到?”

    “啊來了來了,幾位大爺,怠慢了,怠慢了!”被拍得震天響的桌子聲驚到的成大牛如夢初醒般驚呼了一聲,然後一甩白手巾,便疾步走向了那桌發火的酒客,嘴角有一絲苦澀,也有一絲惶恐。

    在這龍蛇混雜人來人往的三樂齋呆得久了,見識廣了,眼界兒寬了,成大牛也有了一個自己的夢想。有朝一日,他能像眼前的這些酒客一般,拍著桌子橫眉怒目,酒保還得上趕著的賠不是賠笑臉。

    穿了,就是體麵的生活,他想過上來這的酒客一般的人上人的生活。至於剛來這時,辛苦十幾年,攢點靈晶通寶去鄉下當個小土財主的夢想,完全的打消了。

    眼界變寬了的成大牛明白,在原州,在整個龍安界,那樣的鄉下土財主,都是肥羊,一些修為高深的武者、一些大小家族、大小幫會勢力口中的肥肉。

    也許某一天哪個幫會的小頭目會因為在他家地頭踩到了一泡狗屎而大發雷霆,繼而將他那辛苦辛苦積累下的少得可憐的身家,全部強索去買一雙新鞋麵。

    這種情況,乍一看不可思議,但是這些年他在陽口城的三樂齋,聽得多了,也見得多了。

    所以,他以前的那種想做鄉下土財主的想法,早已拋到九宵雲外了。現在他最想做的是,就是混進本地最大的天武宮又或者是生死樓這等頂尖的大門派勢力做個雜役之類的,穿個製式服裝。出了門也能橫著走。

    或者混進中型門派或幫會,學點高明的功法,努力的提升修為,努力的出人頭地。

    可是。他這完全是靠村流傳的一句修煉口訣硬磨出來的天罡境修為,偷學的幾手三腳貓的功夫,別說是大中門派,就是小門派小勢力招一些火拚的炮灰,都看不上他這種肉牛型的家夥。

    怕他瞬間被敵人秒殺血肉亂飛而影響土氣呢。

    就在前些日子,一個外來的出手闊綽的大爺,給了他一點希望。雖然按他的了解跟推測。也是落魄戶。

    但是這些年在酒樓呆著,聽得事看到的事情經得多了,眼界提高了,成大牛也自個悟出了許多道理,雪中送碳難,錦上添花易便是其中之一。

    他若是在那位大爺初來舉步維艱的時候過去,雖然比不得上雪中送碳,但至少也能落個中興隨臣的份。家族中的地位應該不會太差。

    成大牛原本想,隻要那位大爺再次過來,他就跟著過去尋找自己的前程。但是,約定的半個月,如今已經二十天過了,想來那位大爺

    “哎看來我這輩子隻有做酒保被人使喚的命了”暗暗歎了一口氣,成大牛強打著笑臉,衝著那桌酒客連連作揖賠罪道:“幾位爺,小的給你們賠罪了,賠罪了,幾位爺是要添酒是吧?”

    話間,酒保成大牛就強打著笑臉。殷勤異常去執酒壺。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就扇在了成大牛的左臉上,那巨大的力道,讓成大牛健碩的身體打了個轉,鮮血從嘴角流出的時候,一位酒客嘴中噴著酒氣罵道:“不長眼的下賤坯子,沒看到這菜冷了!不僅耳聾。連一點眼力勁都沒有,這掌櫃的從哪雇來的你這樣的二楞子?”

    痛到麻木的左臉輕微的抽動了一下,眼中屈辱的淚花一閃即逝,成大牛抹了一把嘴角流淌的鮮血,忙躬身道:“謝幾位大爺賞,小的這就去熱!”

    這句話,是成大牛自己悟出來的。通常在挨打之後,這樣自甘下賤的作踐自己,往往會讓那些發火發酒瘋的酒客開懷大笑,隨後也就放過了他,算是成大牛的自我保護。

    但是今天,成大牛的這一招卻不靈了。

    “啪!”

    他伸手去端菜盤的時候,一記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了他的右臉上,巨大的力量,讓他眼冒金星,也就是有這磨出來的天罡境修為,不然,這幾巴掌,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被打懵的成大牛有些發楞,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事。

    “瞎眼了啊!手上有那麼惡心的玩意,還來端我們的菜盤,成心讓我們反胃不是?”又另一名武者收回巴掌喝罵了一聲。

    在桌的其它幾名武者,卻是同時哈哈大笑起來,看著發楞的成大牛,仿佛看到了一個人形玩具一般。

    成大牛有些發懵的低頭看去,看著自己手上剛才擦嘴角時沾的鮮血,很紅,紅得有些刺目,“這是我的血,髒嗎?髒也是你們打出來的啊?”成大牛心底納喊了一聲。

    成大牛這一呆楞,卻讓這班撒酒瘋找樂子的武者又找到了由頭,其中一個武者再次喝了一聲:“操,你白癡啊,還楞在這幹什麼?”喝罵間,手又閃電般的伸出,狠狠的扇向了成大牛!

    看著那碩大的沾著油膩的巴掌在眼中迅速的放大,成大牛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在腮邦子鼓了一口氣,保護著自己的牙齒。

    這種不致命的侮辱性的毆打,他隻能認了,掌櫃的是不會為他出麵的!

    但是閉上眼睛數息之後,成大牛卻是楞了,這麼久了,那沾滿油膩的巴掌還沒扇過來,連破空聲都沒有了。

    怪事!

    本能的,成大牛睜開了眼睛!

    “他媽的,哪來的傻比,敢管我們血炎堂的閑事,活得不耐煩了!”看著同伴手腕,被一個突地上來的麵無表情的青年叼住,動彈不得,楞了一下之後,不由得破口大罵。

    “血炎堂?”正恰逢其時出現的淩動,看了一眼震驚中帶著興奮眼神的成大牛。微微思忖,便斷絕了將這幾個家夥直接焚化成灰的念想。

    星宿境二階的磅氣息,驟地離體而出。一道刻意催動的氣波,甚至將剛剛出言不遜的武者的前門牙直接撞碎。口噴鮮血!

    “啊,這是”幾名酒意上頭的武者被淩動的氣勢一激,頓時所有的酒意都化作冷汗滾滾而出,同樣的氣息威壓,他們隻在幫會一位護法的身體體驗過。

    嚇得一激靈的同時,幾個化星境中後期的家夥,包括坐在上位的那位修為剛剛達到魁星境一階的武者。囂張之色立消,同時開口求饒。

    “前輩饒命,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前輩,前輩饒命!”常年生活在陽口城的他們,更明白這時候的凶險。

    眼前這恐怖的家夥真殺了他們,就算堂口為他們找理,他們也變成死人了。

    至於成大牛。則直接被淩動強橫的氣勢駭得癱倒在地,眼中,已經升起了滿是崇拜的小星星。

    “滾!”

    淩動舌綻驚雷之際。這五名武者便如蒙大赦一般,屁滾尿流的惶急離去。

    看到淩動放之五名血炎堂的武者離開,成大牛滿是羨慕的眼神中,陡地閃過一絲失望,他本以為,眼前這淩大爺,會幫他出了這口惡氣,不說滅殺這五個混蛋,也得狠狠的收拾一番。

    淩動的那雙明亮的眼睛,仿佛能夠看穿成大牛心中的想法一般。“怎麼,在埋怨我沒有收拾他們?”

    “小的不敢,不敢,小的感謝淩爺還來不及呢。”成大牛急忙爬起來,給淩動作揖。

    淩動卻是不多說,隻是對著成大牛說道:“你應該知道我今天的來意。如意你願意有朝一日親手將他們揍爬下,打得斷手斷腳,磕頭賠罪,現在就立刻跟我走,我的族人已經過來了,急需一個門清的當地人做向導!”

    成大牛的眼睛驟地一亮,剛才那絲失望之色驟地消失了個無影無蹤,急忙翻身跪伏在地,衝淩動磕了一個響頭道:“小的成大牛,拜見主子!”

    出這句話的時候,成大牛的心肝兒都在顫抖著,當然,這當中,尤其是那個主子的稱呼,更包含著成大牛的野心,他不甘心隻當一個用幾年就被踢開的向導。

    “主子?”淩動微微咀嚼了一下,便道,“起來,先跟我回家!”

    “是,主子。”頓了一下,成大牛又猶豫道,“主子,可否容我給掌櫃的說一聲,如此不聲不響的離開”

    “去吧!”聽到成大牛的話,淩動微微頜首,他突地有些欣賞成大牛了,做人有始有終,似乎還不賴。

    所幸無論底子如何差,成大牛也是天罡境武者,雖然不會禦空飛行,但是經淩動點撥幾句之後,也能勉強在天空中狗爬,在淩動的拉帶下,也以一個不慢的速度向著淩家堡回堡。

    成大牛的眼中,也滿是激動,終於看到了一絲出人頭地的希望,但也僅僅是希望。至於他這位新主子如何在那個凶煞之地撐了下來,縱然他無比的疑惑,此時也隻能壓在心底,不敢開口多問一個字。

    淩動帶著成大牛到達淩家堡上空準備落下的時候,卻看到淩家堡左方的一座宅子門口,聚集了很多族人。

    這讓淩動有些微慍,家族初來,百廢待興之時,聚在這浪費時間是幹什麼!

    淩動拉著成大牛的落向地麵的時候,輕脆的巴掌聲,陡地響起。

    “淩善,你給老子滾出去,這有溫泉的宅院,也是你這個這旁係落魄戶能住的?”一個衣著華麗的青年,一看服飾,就知道是淩家嫡係子弟,正衝著那咬著嘴唇的淩善頤指氣使。

    “可可這是二長老分配給我的!”那淩善咬著嘴唇捂著臉說道。

    “分配給你的又如何,你就說一句話,到底讓不讓!”

    看到這一幕的那,淩動的臉色就有些發黑。族人落腳還沒一天,就有人玩這種欺壓同族的事情!

    ps:感謝呼吸空氣非水,書友110518221719820兩位兄弟的打賞支持,感謝yyl5638

    月票支持,感謝留不住美麗的更新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1-22 06:46:58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