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919章屠戮多少


    “玉寒,玉寒,你醒醒!”

    萬星之府內,淩動那變得血紅的雙眼,正摟著白玉寒緊張的呼喚著,一邊呼喚,淩動一邊盡可能溫柔的將自己體內的水屬性罡氣送進白玉寒體“展翅印”內療傷。

    同時,淩動將自己僅有的兩顆珍貴的一元返魂丹,一股腦的塞進了白玉寒的口中,如果不是淩動還能感應到白玉寒那極其微弱的氣息,淩動幾乎以為白玉寒被殺了。

    星君境強者催動天地魂器全力一擊,威力說多大就有多大。

    淩動僅僅是被那餘威給撞擊了一下,胸口的肋骨就已經盡數斷裂,內腑更是受到不輕的震蕩。

    由此可以想像白玉寒到底受了多重的傷,也就是白玉寒的修為剛剛突破到星宿境,又或者是早有準備,要不然,那一擊,就足以毀去白玉寒的肉身了。

    不過,就是現在的情況,白玉寒的肉身,也跟被毀去沒被多少差別了。

    筋骨寸寸碎裂,內腑瀕臨於破碎的邊緣,心髒甚至一度停止了跳動,經脈也是寸寸斷裂,背部更是骨肉裂開,就算是淩動抱著,下垂的身體部分,也在任意的垂掉著。

    至於背後被那七無地塵魂器轟中的地方,更是血肉模糊,讓淩動不忍目睹。

    如此嚴重的傷勢,哪怕是在給白玉寒一連喂服了兩顆一元返魂丹,依舊要淩動用自己的罡氣,溫和的引導藥力,同時給白玉寒正骨正脈,要不然,那強大的藥力散開將白玉寒的內外傷治愈,治愈出的也是一個畸形。

    全神貫注給白玉寒治療傷勢的淩動,對於外界的情況,此時卻是絲毫不管了,淩動現在唯一的心思,就是救治白玉寒。

    至於壓抑在淩動心頭的怒火,蒙在淩動心頭的各種疑薪,例如白玉寒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等等,全部扔到腦後了。

    不得不說,淩動當初在焱星拍賣行hu大價錢拍賣來的一元返魂丹的藥效,還是極強的。雖然隻能完全治愈魁星境巔峰武者的傷勢,但是一連兩顆砸下去,白玉寒的傷勢,在以肉眼可見的方式迅速好轉頭。

    強力的藥力,蘊含在藥力當中充沛的能量,都讓白玉寒的筋骨內腑經脈飛快的恢複著,更有淩動在其中引導藥力,一一幫白玉寒正骨接脈。

    “呼!”小半個時辰之後,淩動長鬆了一口氣,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白玉寒的傷勢,算是回複如初了。

    “玉寒?”淩動再次輕輕的呼喚了一聲。

    一息,兩息,三息,淩動的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閉目感應了半晌,淩動的眉頭死死的皺了起來:“神魂氣息如此虛弱,應該是傷到了神魂本源?”

    對於別人而言,神魂本源的傷勢幾乎是絕症,但對於有降星盤的淩動而言,也算不得什麼大事。

    神念一動,淩動催動降星盤旋轉,送出十幾道七彩光華來,緩慢的融入了白玉寒的額頭,然後,在淩動的感應中,白玉寒的神魂氣息,在慢慢的增強著。

    “快躲,然瓏。

    睜開眼睛的白玉寒的第一句話,便是這三個字,讓淩動的眼睛瞬地就紅了,心中的一連串的不解,也由此浮上心頭。

    “玉寒,暫時安全了,你怎麼樣,沒什麼事了吧?”縱然淩動感覺白玉寒恢複的差不多了,但畢竟是神魂本源之類的傷勢,隻有武者本人最清楚,所以淩動才有此一句。

    “安全?那就好!”白玉寒有些欣慰的應了一聲,隨即閉目凝神感應了一下才道:“應該沒什麼大礙了吧?我感覺……き”話說到這,白玉寒的眉頭猛地一皺,隨即散開道:“我感覺,全好了!”

    這一絲異常,欣喜的淩動卻沒有發覺,隨後淩動便頗有些關愛的叱責道:“你怎麼那麼傻?就是示警,遙遙給個神魂傳音示警就可以了,何必以身犯險呢。”

    這萬星之府,白玉寒卻是來過一次了,向四方掃了一眼之後,白玉寒的俏臉上掛著一種淡淡的漠然道:“他們一行人當中,有星君境強者。我亦是提前來到,避入星官行宮,經過種種偽裝,才避過他們的探查。

    而且他們謹慎異常,自從來這之後,那星君強者的神魂警戒就沒停過。若是我用神魂傳音示警,恐怕沒等神魂傳音入你的耳,我先被那星君境強者斬殺了。”

    白玉寒這番話說得極淡,但是淩動卻是毫不介意。白玉寒性子偏冷淡,向來是那種多做事,少說話的人。

    “你提前到來?對了,你是怎麼知道他們要來殺我的,還有那個杜副統領是怎麼回事?”淩動繼續問道。

    剛才的事情在電光火石之間,千轉百折,許多疑問,如今都蒙在淩動的心頭。

    “你可否知道星界走卵這件事?”白玉寒突地問道。

    淩動怔了一下“偶爾聽過那麼幾耳朵,但也隻限於聽過名稱而已。”

    “朱雀星域內,星界一共有九,輔星界過百,有一些輔星界或者星界,是有特產的,而緣於各星宿天君府的地域保護,這種特產其它星界的人是很難得到的。又或者,有人要來往於兩火星宿天君府轄地,是很麻煩的,要經過種種盤問。

    於是,就有了些有實力的商家或者勢力,私下建立星界挪移陣體係,用來提供給這些人,這便是星界走私。”

    說到這,白玉寒聳了聳肩:“很不巧的,我們白家的魁星樓,便擁有著整個木犴界最大的走私星界挪移體係。而我回到家後,我爹跟我正好聊起你這個大冷門,提起了天罡大陸的時候,就給我說起了一件怪事!”

    “怪事,什麼怪事?”淩動問道。

    “來自土獐界的一批強者,竟然要從木犴界外買道去木犴界的天罡大陸,而天罡大陸,一沒有特產,二不是交易市集,竟然出動了如此強大的陣容去天罡大陸,我爹覺得很奇怪,很不可思議,就跟我閑聊起刺然後,我就想起了你與土獐界提恩怨,偷偷跑出來,通過家族的挪移陣,提前來到的天罡大陸外,但是等我剛剛來到,土獐界的那批強者也到來了,所幸並沒有晚。他們一直呆在星官行宮不走,我也隻好一直潛伏在那來,直到你出現!”

    末了,白玉寒又補充了一句:“至於那杜副統領,我不清楚!”

    聽白玉寒說得輕鬆,幾句話帶過,但是淩動卻是聽得滿頭冷汗。在星君境強者的眼皮底子下隱匿,一個不小心,也許是心跳稍稍加速,就會暴露自己,要多危險,就有多危險。

    “真是苦了你了!”言畢,淩動突地一笑道:“對了,你喊什麼不好,為什麼喊我淫賊?”

    聞言的白玉寒俏臉莫名的一紅,隨即恢複正常“那不是為了迷惑敵人嘛?讓他們真的以為有人刺殺你,好爭取一點時間!”

    直到這個時候,淩動才感覺到了胸口的疼痛,才順手服下了幾顆丹藥,不過說實在了,修為到了這個境界,斷骨反倒不是什麼厲害的傷勢了。

    “你怎麼樣,傷勢如何?”白玉寒問了一句。

    “斷了幾根音頭,不妨事!”

    在得到淩動的回答之後,白玉寒神情一動,忙問道:“我們現在位置在哪,那十個土獐界的武者,走了沒有。”

    “我看一平!”

    出聲的同時,淩動神念微動,摟著白玉寒身形閃動,來到萬星之府能夠觀察外界的一處地方,輕聲的衝白玉寒道:“從這往外看,不要動用神念,目光要平和,免得敵人沒走,驚動敵人!”

    隨著淩動的話音落地,淩動強行壓下眼中的怒火,與白玉寒的目光一道看向了外邊。

    當時前有星群境強者的天地魂器轟擊,後有九位星宿境後期的強者圍剿,那種情經下,別說是淩動,就是狄南坤親臨,恐怕也得吃大虧。

    所以,電光火石之間,淩動才迫不得已的冒著暴露萬星之府的危險用萬星之府保命,此刻,從理智上講,淩動更希望,這些土獐界的家夥尋找不到他,自行離開。

    因為對上九位星宿境的強者,付出一定的代價,再加上一定的謀略計劃,正麵對上,淩動也許有幾分勝算,但是加上一位星君境強者,直接令這種勝算變為零。

    一力降十會,就是這個道理。

    在至強的無可抵擋的力量麵前,一切戰略謀略,都是空談。因為你謀劃的再好,依舊抵不住人家一根手指頭,根本沒有迂回的餘地。

    淩動與白玉寒這刻意小心的往外一看,卻是大吃一驚。

    就見那十名包括杜副統領在內的土獐界武者,竟然分成片,一寸一寸地方的仔細探查,離淩動最近的一名武者,隻有不到百米。

    此時正在一寸寸的搜索過來,那位星君境的蒯座,卻是懸於低空,神念如刀如網一般,在地麵上來回的巡梭,搜尋著淩動。

    “看來,他們是賊心不死!”淩動眼中的煞氣一閃而過。

    “蒯座,已經用神念搜尋過兩遍,這,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那小子會不會時具的用什麼秘法逃走了?”此時,那杜副統領突地出聲衝天下的星君境強者說道。

    那蒯座卻是堅定的搖了搖頭“不可能,那小子,肯定還隱藏在這,他身上,肯定有寶貝,頂級的虛空芥子一類的寶貝!”

    “但是找不到怎麼辦?”杜副統領一臉憂色:“守在天罡大陸外的天君近衛,被我們全部偷襲滅殺,但是時間久了,木犴界星宿天君府也會發現異常,在這,我們不能呆太久的!”

    “怎麼辦?”那蒯座的眉頭也緊皺起來,向著這蒼茫大地四周看去,眼神額地一動道:“這是淩動的家鄉是吧?”

    “是的!”杜副統領答道“但是據情報,淩動的親人好友,應該被他全部轉移了。”

    “隻轉移了親人好友嗎?”

    蒯座突地桀桀怪笑起來,笑聲中滿是毒辣“杜遠,你說本座將這天罡大陸的生靈盡數攝來,在這一個個屠戮,殺掉多少,那淩動才會出來?

    一萬?十萬百萬?還是千萬?”!~!

    

Snap Time:2018-01-21 16:58:22  ExecTime:0.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