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88章武二代


    “淩.......淩丹王……縱然璿九淩身是璿璣帝國的一國之君,那處驚不變的功夫,乃是一等一的。但是在此刻殺人真的不眨眼、隻須看一眼的淩動麵前,璿九淩的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說不害怕那是假的,別的不說,就連外界傳言一向與淩動關係親密的明劍宗的掌門喬雲東,也被廢了修為,幾近叛了死刑,那他呢?

    “陛下可有事?”麵對璿九淩的驚恐,淩動極其意外的來了這麼一句,駭得璿九淩連連擺手,連稱‘無事,無事’。

    這下,圍觀想看熱鬧的武者們,卻是有些失望了。原本璿璣帝國的護國武宗玉台宗宗主胡飛蘇已經被淩動直接用眼神滅殺,若是如今的璿璣帝國的帝王璿九淩再被淩動滅殺,那這天下之事,豈不是大有可為?

    但是淩動卻是讓他們失望了。

    其實淩動也正是考慮到了這一點,璿九淩身份特殊,乃是一國之君,卻不能如此隨便的在接天峰上處置。不過,不處置,並不代表要放過璿九淩,怎麼處置璿九淩,淩動其實已經有了決定。

    “淩動........你.......你好狠........竟然一點也不看我那可憐.......的孫女麵上……我不就多嘴了一句嘛?”修為被廢,瞬間變得老態龍鍾的喬雲東,一臉怨毒的盯著淩動,若是他還有力氣,恐怕要撲上來咬淩動幾口了。

    淩動廢了他的修為,表麵上是留他一命,算是照顧他了。但實際上,卻比殺了他還難受。先不說失去修為帶來的那種地位落差。就是到了喬雲東這個近百歲的歲數,若是修為被廢,瞬間就會變得跟最普通的老人一般無二。

    甚至身體方麵,還不如那些普通的老人。可以說,在喬雲東修為被廢之後,留給他的時間,也就是交待後事而已,能有一兩年好活,已經是頂天了。

    “可憐的孫女,你是說如煙嘛?我看你才是一點不顧如煙。若是今日我父淩遠山跟塗白被你害死。你讓如煙如何在淩家自處?除了自盡以謝你罪之外,還有其它活路?”

    頓了一下,淩動又不解氣的罵道:“我狠?我狠也隻是廢你一人的修為而已,你卻是想為一已之私,將我淩家上上下下全部害死,還口口聲聲為天下蒼生,我呸!”

    一口氣不停的罵完,喬雲東的臉膛已是變紫,淩動再罵下去,罵死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淩動卻是不管不顧喬雲東的反應。而是衝畢鵬程交待道:“陛下,從今天起,削去明劍宗護國武宗的地位,從今天起至三十年內,明劍宗弟子,一律不得擔任軍官,從今天起,帝國方麵撥給明劍宗的丹藥、藥草、戰器等供應。一律取消!”

    淩動清楚,也許,明劍宗的大多數人是無辜的,但是,處置明劍宗,卻是他必須做的。這不僅是為了他的威嚴,也是為了淩家。要不然,陰謀推薦淩家沒有任何代價,豈不是誰都要來嚐試一下?

    “謹尊淩丹王吩咐!”畢鵬程點頭應道。

    “你……聽到淩動的處置,喬雲東再次狂噴了一口鮮血,直接暈死了過去。淩動的處置這樣下去,他明劍宗,就真的毫無希望了。

    臨暈過去的一那。喬雲東眼底湧上濃重的難以化開的後悔……白兄,過幾天,我卻是有件事要找你商議,不知你的去向是……聞言的白連星苦笑了一下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要回魁星閣總部的。有許多事情,都要重新安排下去,若是淩兄有事,可直接來魁星穀找我,又或者,又任何一個城市的魁星樓通知一聲,我自會趕往相見!”

    “好!”淩動應聲之際,卻又開口問道:“白兄,不知你們魁星閣的那位白三太爺?白三兒現在還在不在,在哪?”

    淩動不提這白三太爺還好,一提這白三太爺,白連星就滿臉的苦笑:“白三太太爺爺,送都送不掉,自然是在的!要是前些日子這血衣妖女沒來,恐怕就是我找到他也得花點時間,如今這血衣妖女一出,他卻是嚇得縮在魁星穀內,短時間內不會外出!”

    “好,那就好,正好有件事找他,淩某數日後定當親自上門拜訪。”淩動說道。其實去見這白三兒,主要還是美人有托。

    這白三兒是白玉寒的弟弟,如今淩動回來,白玉寒卻要淩動帶句話給白三兒,順代的,想起白三兒的時候,淩動順帶想起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與元晨告別之後,淩動卻是直接拿出穿雲舟,在眾多武者震驚無比的目光下,帶著淩遠山、塗白還有楚方月三人,瞬地消失。

    如今天罡大陸大局已定,淩動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家。

    真罡門的山門真龍峰上空,收雲穿雲舟之後,淩動在空中靜靜的立了幾息,才向下方看去。

    “怎麼,近鄉情怯了?才離開四五年而已,大家的變化都不大,就你家那閨女,.......”說到這,淩遠山向著下方一指,手捋長須,笑而不語。

    至於淩動,以他的目力,早就看到下方的情形,就見一個手提長劍的小姑娘,正在滿山的追殺一個小胖子,身形極為靈活。

    但那個小胖子的身法卻是更加詭異,被追得鬼哭狼嚎極其狼狽之餘,頂多是被踢上幾腳,滾個圓球之類的,堪堪沒被追上。

    隨著淩遠山的一指,一旁的楚方月的臉色卻是驟地一黑,不由得喝罵道:“這個不爭氣的混小子。”

    “啊?你老年得來的那寶貝兒子現在長成這小胖子?”淩遠驚訝道。

    楚方月卻是一臉晦氣的道:“再寶貝也沒用,被你這閨女天天提劍滿山的追殺。”

    “,好!”淩動讚了一句,眾人也向那倆小家夥的方向落去,珍兒的眼睛卻是極尖,老遠就看到了這一行人。當然,也看到了楚方月那張黑臉。

    身形一變,就放棄追殺那小胖子,直接衝天而起,連續幾個翻滾,就衝上了百米高的天空,看得淩動不由得一驚,衝上來可以,直接跌下去那豈不是玩完了?

    “不用!”看到淩動欲上前,淩遠山笑的衝淩動一擺手。身形一閃,在珍兒去勢已盡快要下落的那,就將珍兒接到了懷中,這爺孫倆的配合卻默契異常,看得淩動驚訝不已。

    “哼,楚叔叔,看你那模樣,肯定是在給我爺爺告我的壞狀吧!”說話間,兩個小酒窩便露出來了。

    聞言的楚方月卻是哭笑不得,感情自己就是一個告黑狀的貨。不由得鬱悶得看了淩動一眼。

    “咦,這是誰?”珍兒也在此時看到了淩動,先是一楞,小臉上隨即湧出狂喜:“爹,爹,你回來了,是你回來了嗎?”

    說話間,整個人便如乳燕投林一般。從淩遠山的懷中竄出,撲向了淩動。

    在這一刻,父女這數年間的生份,盡數消融,淩動也狠命的將自家閨女摟在懷中,眼中滿是欣喜。

    “地煞九品了?”突地。淩動眼睛一眨,稍有些不可思議。

    聞言的小珍兒卻是驕傲的揚了揚頭,不滿道:“哼,這還是爺爺跟那個元爺爺死命的壓製著我,不給我藥糖吃,要不然,我都突破到天罡境了,跟娘她們一個大境界了!”

    “藥糖?”聞言的淩動為之愕然。這算是什麼。武二代嗎?

    才十歲出頭的小丫頭,就地煞九品巔峰了。不過,這也不奇怪,珍兒可以說擁有整個天罡大陸最好的修煉環境。

    至於珍兒口中的元爺爺,自然是丹王元晨。將丹王元晨煉製的丹藥當糖吃,這整個天罡大陸,也就珍兒獨一份了。

    在淩動懷中玩鬧了一會,叭的親了一口,珍兒突地腳一瞪,便從淩動懷中竄出,直接撲向了後山,聲音遠遠的從風中傳來:“爹,我要去告訴娘,大娘、二娘、三娘,她們一天到晚總是提你……淩動聽著,眼睛一熱,也驟地期待起來。

    後山半山腰的院門口,淩動看著一溜兒排開的四位,腳步驟地一頓,快步走了上去。

    紫豔、秋潔、柳貴、喬煙,四位嬌妻,在門口一字排開,各有風姿,眼蘊淚光,俱凝眸望著淩動。

    “夫君.......”自紫瑤叫了一聲之後,四人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淩動眼中一熱,疾步上前,雙臂熊展,直接將四位嬌妻摟到懷中,緊緊的摟著。一旁,突地閃出一個精靈般的紅色人影,衝淩動做了一個鬼臉,笑道:“不羞!”在淩動跟四位嬌妻發火之前,就逃之夭夭了。

    不是珍兒,卻又是誰……淩動一直在後山呆了三天,三在之內,卻是極盡風流。三天之後,才重新出來,與真罡門的諸人一一見麵,指點了一番。

    這天,淩動卻是將淩家人包括塗白還有楚方月召集到了一起。

    “爹,如今你們的修為,都達到了天罡境九階巔峰,已經可以渡劫飛升了。我這有一套專門應付劫雷的秘法,你們這些天好生的參習一番,等我去魁星閣回來之後,便由我來給你們護法,讓你們渡劫飛升。”

    說到這,淩動頓了一下又道:“飛升與否,還要看你們自己!”淩動的目光看向了塗白跟楚方月:“但是,能去木犴界最好就去木犴界,畢竟那更有發展前景!”事實上,淩動對土獐界目前還不是太擔心,畢竟這是木犴界的地盤,又有狄南坤保護的命令。

    聽到淩動的決定,四女自然是高興無比,淩遠山也是點頭應允。隻有楚方月考慮了一下道:“沒見你之前,我是不想上去的,我在這的地位,在木犴界肯定是沒有的。不過見到你這驚人的實力,我卻決定,要上去了!不然,隻會被你越拉越遠!”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塗白狠命的點了點頭。

    “好!那這個秘法你們好生潛修,我先去魁星閣辦點事,再來給你們護法!”交待完這些,淩動便飛身而出,直奔魁星穀所在的方向!

    無論是白少魁還是白三,都是淩動必須要見的……補上前天欠兄弟們的一章!

    感謝孤獨的夜行人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未完待續)rq

    

Snap Time:2018-08-20 01:57:31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