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85章他沒有機會了


    “真罡門,淩家,竟然敢騙我!”厲叱間,血屠妖花身形一降,雙手虛探間,還沒等塗白跟淩遠山反應過來,二人就像是被什麼束縛住一般,被淩空倒提而上。

    於此同時,明劍宗的掌門喬雲東大喜!

    隱在星官宮內看到這一幕的淩動,卻是輕輕的一歎,“有些路,終究是自己選的.......”

    同一時間,先前凡是站出來作證的各勢力的頭腦武者,臉上均顯出狂喜。尤其是這些年日子過得比較憋屈的璿璣帝國的璿九淩,更是笑得開心無比。

    當然,所有人的喜悅,都比不上明劍宗的掌門喬雲東跟玉台宗的掌門胡飛淩。

    胡飛淩這個後起之秀自然是不用說,第885章

    他沒有機會了但是喬雲東的表情,在許多人的眼中,卻又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這些年,天罡大陸淩家跟真罡門兩家獨大,原本實力一般的明劍宗,也因為嫁入淩家的喬如煙,以火箭一般的速度飛速發展起來。

    而且還憑此被立來搖光帝國的護國武宗,處處受到搖光實國、真罡門還有淩家的照顧,飛速發展。但是發展到一程度之後,這種照顧就變成了束縛。

    因為無論他喬雲東如何努力,也永遠法超越淩家跟真罡門,甚至連魁星閣也無法超越,而且行事還得看真罡門跟淩家的意思。

    在別人眼中,明劍宗風光無倆。但在喬雲東眼中。卻是永遠的萬年老四,若是沒有任何意外,淩家跟真罡門,就會永遠的淩駕在明劍宗之上,這讓雄心勃勃的喬雲東極為痛苦!

    如今這血衣妖女的到來,卻被喬雲東包括許多人在內,視為大洗牌的機會,改變這種情況的機會。

    也因此,才有了喬雲東方才的選擇。

    喜悅,無比的喜悅!

    喜悅無比的喬雲東。璿九淩還有胡飛蘇等人,眼神定定的盯著第885章

    他沒有機會了天空中被血衣妖女抓下去的淩遠山跟塗白,等著他們倆個直接被搜魂滅神的那。

    那一刻,才是大洗牌的開始。才是他們出頭之日的開始。

    但也就在這一刻,一聲輕輕的仿佛在他們每一人心頭上響起的歎息聲,驟地出現。

    “你這又是何苦呢........”伴隨著輕微的歎息聲,一個人影,輕輕舉步,隻邁出一步,卻似跨出了數的距離,瞬間就從星官宮內,來到了空中。

    “啊........星官大人?”看清來人的喬雲東、璿九淩、白連星等人,瞬地驚呼出聲。

    同一時刻。天空中剛剛將塗白跟淩遠山攝起來的血屠妖花,眼神驟然一呆,驚喜湧上臉龐,連剛剛被抓起的淩遠山跟塗白從她的手中跌落,也不自覺。

    “千軍........你終於.......終於肯出來見我了........為什麼,為什麼?”血屠妖花的神情卻是在驟然間激動起來。

    淩動的目光微微一動,懷中藍影竄出,藍光一閃,便將從高空中跌落的淩遠山跟塗白接住,並平安送到地麵上。

    但是。獲救的淩遠山跟塗白,包括楚方月在內,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因為隻有他們知道,這突地出現的星官是誰,真正的星官尤千軍。老早就死了。

    而且在他們看來,淩動再次冒充星官來救他們。不過是多死一人罷了。而且那樣,有可能引起這血屠妖花更大的怒火。

    “哎,這孩子!”淩遠山壓根沒有一絲一毫看到自己闊別了數年的兒子的喜悅心情,反而一跺腳,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為什麼,妖花,你太執著了.......”淩動再次輕輕的歎了一聲。

    看到局然突變的下方的天罡大陸的各勢力的頭頭腦腦們,尤其是先前爭相作證的武者們,臉色驟然間變得精彩無比,尤其是喬雲東,他壓根沒想到,失蹤已久的星官尤千軍,竟然會在這關鍵時刻出現。

    不止出現,還挽救了淩家跟真罡門被滅的命運。相信星官尤千軍一出現,那這血衣妖女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

    淩家跟真罡門依舊可以活得好好的,但是剛剛背後捅了人家一刀的他,恐怕就要麵臨淩家跟真罡門的怒火了。

    “哎,天不作美.......看來我喬家,又要沉寂數年了.......”計劃失敗的喬雲東麵上露出一絲苦澀,在他看來,這事最嚴重的後果,不過是明劍宗被打壓一段時間罷了。

    至於剛才挺身作證的各勢力的頭頭腦腦們,尤其是除璿璣帝國的帝王璿九淩之外的其它作證之人,此時則是倏地一退,縮了回去,生怕被淩家記下。

    但是若他們知道上邊那個星官是淩動的話,恐怕就不會再做這種想法了。

    聽到淩動的話,天空中眼神變得喜悅的血屠妖花,神情再次變得愕然之極:“千軍,你叫我妖花,你竟然叫我妖花?”那愕然痛惜的眼神,足以讓任何人看著心疼。

    但淩動還是沉重的點了點頭:“是啊,妖花,你這是何苦呢,其實尤千軍壓根不值得你如此掛念........”

    “你.......你到底是誰?”血屠妖花終於聽出了淩動的語氣中一絲不對勁的味道,似乎眼前這尤千軍很詭異。

    “我是誰?”淩動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但是眼中驟地就閃過了一絲堅定。說實話,淩動對於血屠妖花的執著還是很佩服的,甚至有些不忍傷害她。

    在淩動看來,血屠妖花這樣的人,比下方喬雲東那一類人,要強上百倍千倍,更值得讓淩動佩服。

    但是佩服歸佩服。血屠妖花這類信念堅定執著的人。卻是最危險的一種人,放任下去,天知道會出現什麼大問題,淩動今天,卻是必須斷掉血屠妖花的這個念想。

    “妖花,你再看看,我是誰!”說話音,淩動臉上光華幻動,肌肉開始緩慢的扭曲了幾下之後,淩動直接恢複了自己最本來的麵貌。

    “啊。竟然是他,他怎麼來了?”看清楚淩動的麵容的那,元晨、白少魁、喬雲東、璿九淩等人卻是在大吃一驚。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突然出現的星官。竟然是淩動。

    更讓他恐懼的是,淩動在離開天罡大陸之前,留下的赫赫凶名!因為在淩動離開之前,天罡大陸最頂尖的勢力隱世星官跟忘憂宮,全是淩動一手拔除的。

    瞬間,尤其是喬雲東的心中,甚至升起了一絲貪念——若是那個血衣妖女一怒斬殺了淩動就好了!

    有了這個想法的喬雲東,目光再次緊緊的盯著天空中,期待著這個奇跡的發生。當然,與喬雲東有著同樣想法的武者。也不在少數。

    “你不是千軍,你是誰,你到底是誰,千軍呢,千軍呢,他到哪去了?”看到眼前的尤千軍瞬間變成了另外一個陌生的男人,血屠妖花幾乎是用一種尖細的聲音,尖叫出了這句話。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星官尤千軍的下落是吧!”淩動輕聲說道。

    “是!他人呢。你能冒充他,你就見過他,他現在人呢?去哪了,你告訴我,我去找他!”血屠妖花一臉的著急。

    “你.......找不到他了!”看著血屠妖花那焦急的神情。淩動覺得他這句話說得有些殘忍了。

    聞言的血屠妖花一楞,不解的問道:“你什麼意思。他不想見我?”

    下方的淩遠山、塗白還有楚方月在人卻是大急,隻有他們三人才明白淩動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應該想見你,但是他沒機會了!”淩動再次說道。

    也許是想到了什麼,但是血屠妖花卻是不敢那樣想,隻是再次鍥而不舍的問道:“他到底怎麼了?”

    “因為他已經死了!”

    “你胡說,不可能!”淩動的話音還沒落地,血屠妖花已經尖叫起來。下方的幾百武者,卻是震驚起來,星官尤千軍已經死了,這怎麼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尤千軍確實已經死了,十一年前,他就死了,被我親手所殺!”淩動淡淡的聲音,卻仿佛一記晴天霹靂一般,震得下方的幾百武者送暈腦脹。

    十一年前,星官尤千軍什麼修為,淩動什麼修為,這怎麼可能?

    “你胡說,一年多前,我還見過他,在木犴界見過他的,你胡說!”血屠妖花已經瘋狂的搖起頭來。

    淩動的目光深深的注視著血屠妖花道:“一年多前你見過的那個尤千軍,也是我所偽裝的。在東羅宗的東羅穀外,我記得,你還幫我將尤家兄弟,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淩動的前半句話,血屠妖花還在瘋狂的搖頭,但是聽到淩動的後半句,血屠妖花已經楞住了,因為淩動說的完全是事實.......

    下方的喬雲東、璿九淩等人也是驚呆了,這血衣妖女默認了,那豈不是說,星官真是淩動幹掉的?

    這也太恐怖了吧?

    “你竟然敢殺他!還敢騙我!”神情冰冷的吐出這幾個字,血屠妖花身上血光爆漲,殺意衝天,完全的鎖定了淩動。

    看到這一幕,喬雲東樂了,但是下一刻,他又驚呆了!

    也就在同一時間,淩動指尖輕輕一彈,一朵紫色的火焰輕輕的躍到了淩動的指尖之上,這朵紫色火焰出現的那,地麵上,離淩動還有幾百米的天罡大陸的武者們,瞬間癱倒了一地。

    包括喬雲東在內,在那紫色火焰躍出的那,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怖的毀滅氣息,便在這方天地間彌漫開來,他們瞬間被那種恐怖的氣息壓倒在地,渾身汗出如漿,不由自主的瑟瑟發抖,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如紙。

    雖然僅僅是氣勢,但也讓兩者之間的實力高下立判,想想自己可能的後果,喬雲東的眼神頓地有些木然。、

    看到這種氣息上巨大的差別,淩遠山、塗白還有楚方月三人的眼神,驟地變得震驚無比!

    同一時刻,天空中對峙的淩動跟血屠妖花之間,也再生奇變!

    

Snap Time:2018-01-22 06:46:57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