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82章回家

  
  淩特使,這血屠妖hu的事,卻是有些難以啟齒,敢問淩特使是找血屠妖hu有事?”關化澤關大統領有些反常的沒有直接回答淩動。
  聞言的淩動曬然一笑,搖頭道:“沒事,隻是順口一問。”說話的同時,淩動的目光便看向了一側恭恭敬敬候著的林副統領,這樣的機會送上門,不用白不用。
  況且,就算沒有這樣的機會送上門,這林副統領,淩動也要好好收拾一番的。這樣貪婪無恥的家夥,放到哪堻ㄛO害人精。若是淩動這次不來,怕是這清古城包括萬全堂在內的許多小店鋪,都要關門大吉了。
  看到淩動的目光射向自己,林副統領不由得大駭,眼中不由得露出哀求之意。
  但縱然林副統領眼中露出了哀求之意,淩動還是開口了:“,提起這事,其實還是因為我在清古城的一點產業出了點問題,才問的。”
  “噢,淩特使在清古城內置有產業,是何字號?屬下別的做不到,但是照看一二讓淩特使的產業,安安穩穩的做生意賺靈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關化澤關大統領拍著胸膛說道。
  “萬全堂!”報出這個字號之後,淩動又道:“其實萬全堂以前,一直都是托庇於血屠妖hu副統領的門下,每年孝敬一下血屠妖hu副統領,生意倒也做得安穩!
  不過今天我回來,那掌櫃的突地跟我說,血屠妖hu副統領突地不見了,新來的副統領的孝敬靈晶直接翻了一倍有餘,快要關門大吉了,是以,我才有此一問!”淩動笑眯眯說道。
  聽到淩動的敘述,林副統領的臉刷的就白了,那後悔勁,就別提了。
  同時,關化澤關大統領的臉一沉:“什麼?竟然有人敢衝淩特使的產業收孝敬靈晶,數目還直接翻倍到要讓淩特使的產業關門大吉,誰,誰幹的!”
  隨著關化澤的叱喝聲,站在一旁臉色刷白刷白的林副統領,猛地單膝跪地衝關化澤求饒道:“大統領,淩特使,屬下有眼不識泰山,吃了熊心豹子膽,做出了這荒唐之事,還請淩特使跟大統領饒過屬下這一回,屬下以後再也不敢了。”
  對於林副統領的求饒,淩動卻是直接無視,將頭扭向了一遍。這種不知分寸,盜亦無道的人,淩動隻要有機會,收拾一個算一個。這種人,放到哪堙A都是禍害,都是害人精。
  像以前清古城的副統領,孝敬靈晶都收,但是有個度,按店鋪的情況,一兩千、兩三千之類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像這位林副統領,直接殺雞取蛋。
  看淩動直接扭過了頭,關化澤豈能不知淩動的心意,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林副統領的時刻,便道:“林眩,從此刻起,你不再是清古城副統領一職,而且,從今天起,你隻是清古城天君衛最普通的一員!”
  頓了一下,關化澤又道:“林眩,交接手頭事務之後,馬上去東毒的鐵牢做獄衛,限你三天之內報到!”
  隨著關化澤的命令一條條宣布下來,臉色煞白的林副統領驟地軟倒在地,另外三位副統領也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鐵牢獄衛,進了那堛漱悝g衛,就像是被關進那堛漯Z者一般,從來都是有進無出,此生再無任何希望,除非老死在那堙C
  “大統領,大統領,濤特使,淩特使!”林眩有些不認命的悲呼了兩聲,但是隨著關化澤的一擺手,林眩就被另外幾位副統領拖一下來,瞬間被一擼到底。  “,卻是讓大統領看笑話了,另外,我那家小店的掌櫃,最近可能會將我名下的產業增置一些,屆時,還請關大統領照顧一二。”
  “應該的,應該的!淩特使盡管放心。”關化澤是滿口子的答應。
  末了,淩動卻是再次開口問道:“大統領,那血屠妖hu到底怎麼了,你給我說說聽聽,其實看起來,我也不是什麼外人!”
  對於血屠妖hu的情況,淩動不是極想知道的,尤其出事是在淩動演了一出尤千軍人間消失之後,才出的事,這讓淩動有一種隱隱約約的擔心。
  “呃……對對對,淩特使也不是外人!”沉吟了一下,關化澤說道:“事情其實是這樣的,大約一年多前吧,妖hu便有些發瘋的開始尋找一個男人,被人笑稱發了hu癡,但即便是如此,妖hu依舊毫不放棄。
  更曾經欲發動整個天君衛去尋找那個男人,卻被我給製止了。大怒之下,她就離開了,走的時候,她就給了我兩個字!”
  “哪兩個字?”淩動追問道。
  “找人!”說出兩個字,關化澤的臉上顯出一絲赫然:“為這事,我可沒被其它同僚笑話。”
  “找賂,聽到這兩個字,淩動的心情驟然沉重起來。
  淩動猜得沒錯,血屠妖hu是去找人,找男人,找的那個男人,一定是尤千軍。肯定是淩動假扮的尤千軍玩了一出人間消失,刺激到了血屠妖hu。
  血屠妖hu滿世界的去找尤千軍淩動並不意外,時至今日。淩動冒充天罡大陸星官尤千軍的問題,已經不算是什麼難題了。
  但關鍵的是,淩動擔心血屠妖hu會殺向尤千軍出任星官的地方,也即是天罡大陸去尋找尤千軍。
  一想到這個可能,淩動的頭皮都開始發麻了。難以想像,若是血屠妖hu那個性格怪異執著的女人,到了天罡大陸,會搞出什麼樣的腥風血雨?
  天罡大陸,可是淩動的老家啊。
  “怎麼,這血屠妖hu與淩特使有什麼?”看到淩動陡然變得難看的臉色,關化雨便問道。
  “沒什麼!”一口否絕之後,淩動卻是交待道:“關大統領,這堛漕き●N交給你了,相信巡察使大人的處置會很快下來的。”
  與關化雨告辭之後,淩動卻是去了清古城最大的拍賣行,寄拍了幾樣寶貝,並且提前支取了三百萬中品靈晶使用。
  在將這三百萬中品靈晶交給尹立誌跟白玉寒各一百萬之後,淩動便與白玉寒匆匆道別。一想起血屠妖hu有可能去了天罡大陸了,淩動就心急如焚。
  與白玉寒分別一刻鍾之後,在清古城的一個角落堙A淩動手中陡地多了一塊令牌,背後有著栩栩如生的朱雀的星官令牌。
  手握住這星官令牌,淩動的神念跟罡氣便如水一般的潛進了這星官令牌,瞬間就激活了這星官令牌之上的挪移作用。
  當淩動體內一顆星魂內的能量被抽取大半之後,星官令牌上,陡地爆出一圈霧蒙蒙的光華,將淩動包裹住,劇烈的閃爍了幾下之後,淩動的身形瞬間原地消失!
  “什麼,清古城的金羅堂全部被查封?主持金羅堂的老四生死下落不明?洪長老,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這種玩笑可開不得!”
  東羅宗支宗所在的星羅穀內一間有若人間帝王居住的大殿內,一名跟尤千軍有幾分想像的麵色發黃的武者,正在衝一另位胡子白了半部的老者發火,發火的時候,還順手的抄起桌幾下的一盞熱茶,摔碎在地。
  顯然這位東羅宗的宗主尤天勝對這個消息極為震怒,幾乎不敢相信。
  那洪長老卻是眉頭微微一皺,反而繼續說道:“宗主,這消息千真萬確!而且還不僅如此,在另外三大武城僅有的幾家供物資周轉的我東羅宗的金羅堂分號,也正在被查封。這些,都是那些守在四大武城內的隱衛疾速傳遞過來的消息,而且,還經過老夫的驗證,千真萬確!”
  “什麼,連另外三大武城的分號,也開始被查封?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聞言的東羅宗宗主尤天勝豁地轉身,一臉的不可思議“我們東羅宗給各個武城的天君衛的打點都極為優厚,怎麼號鋪會在一日之間,被全部查封呢?”
  “回票主,這個已經查出了些眉目!”洪長老說道。
  “說!”尤天勝極為著急!
  這金羅堂,可是整個東羅宗的命脈,東羅宗超過八成的收入,都是這金羅堂貢獻出來的。也正是因為有著這龐大的金羅堂的貢獻,東羅宗才會快速的超越真罡門,並在實力上,將真罡門越落越遠。
  “事情發生之後,老夫特地著人hu重金,從事發地,也即清古城內,從一位被貶的副統領內口內買到了一點極其模糊的消息。說是金羅堂得罪了一位巡察特使,被安下一個劫巡察殺特使的名頭……”
  “劫殺巡察特使?”聽到這六個字的東羅宗宗主尤天勝,神情一震,一屁股跌回了他那巨大的寶座。
  “是的,以此為由,便封禁了所有隸屬於金羅堂的產業,甚至一另外置辦的屬於我東羅宗的產業,也受到波及,至於四爺,那位副統領說,第一次見到的是,四爺隻剩下神魂本源,再次見到時,已經不見,怕是……凶多吉少……”
  “什麼!”尤天勝再次站起,一臉的悲痛。
  “誰,是誰,到底是誰幹的,誰要對付我們東羅宗!”尤天勝咆哮起來。
  “宗主,那特使名叫淩動。而那被貶的副統領還奉上了一副畫像,說是畫像上之人,便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說話間,這洪長老手上便多出了一幅畫卷。
  尤天勝手一招,畫卷立馬飛到了麵前,展開的那,尤天勝的目中先是射出極度的殺意,而後又轉為極度的驚詫。
  “這畫像上的武者,我……我怎麼看著如此眼熟?”
  ……
  

Snap Time:2018-10-16 14:21:45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