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48章狄南坤的震驚


    朱雀星君府前廣場。

    所有等待進入天罡秘境的武者,包括為數不多的這些武者所屬宗門的帶隊長老,還有那幾位各星界的帶隊尊者,都靜靜的盤坐在那等著。

    哪怕是已經無所事事的在這靜靜的等待了六天的時間,也都安安靜靜的盤坐在那,隻因為那位淩立天空的左相大人口中吐了一個‘等’字。

    當然,焦急的人也是有的,例如狄南坤、火臨,石千碧這幾位木犴界的武者,唯一不擔心的,也許隻有那位冷若冰霜的白玉寒了。

    白玉寒的那份鎮定模樣,連狄南坤也自愧不如。就算狄南坤嘴上非常肯定的說淩動沒事,但是那心,也是七上八下的,哪怕就是現在盤膝靜坐,也總是在擔心淩動的事。

    判斷歸判斷,但是淩動出事的地方,可是朱雀星君府啊。

    月垣沒出現,狄南坤可以肯定的是,淩動若是出問題,肯定是因為月垣又下了黑手,但狄南坤擔心的是,月垣的黑手,豈是淩動輕易能夠扛住的?

    就算是勉強扛住,恐怕也得吃大虧吧?淩動在朱雀星君府內到底怎麼了?

    就在狄南坤左思右相心七上八下的時候,離他不遠處盤膝靜坐的白玉寒,那緊閉的俏目突地若有所感的睜開,看向了朱雀星君府府門的方向突地說道:“來了!”說這句話的時候,白玉寒的眼底,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絲欣喜。

    “什麼來了?”不遠處的石千碧聽著白玉寒莫名其妙的話,有些摸不著的頭腦。

    狄南坤詫異之下,卻是向著白玉寒目光射向的方向看去,目光轉過去的那,狄南坤麵色便是一喜:“來了,淩動來了。”

    “在哪呢,在哪.......”火臨尋找的聲音突地嘎然而止,順著白玉寒所指的方向。火臨真的看到了淩動飛馳過來的身影,看著淩動鮮活的身影,嘴角扯了幾扯,笑得滿麵的褶子都開了。

    “呼.......”幾乎是同時,無論是狄南坤還是火臨,又或者是石千碧或者白玉寒,俱都鬆了一口氣,淩動平安歸來。沒少胳膊沒少腿。

    “師叔,狄巡察使,讓你們擔心了!”衝火臨跟狄南坤躬身行禮之後,目光一一從火臨、狄南坤、白玉寒、石千碧身上掃過。看到眾人俱都平安無事,淩動這才安下來心。

    說實話,淩動這幾天在朱雀星君府,也是極為擔心他們的安全的,生怕因為自己的無故失蹤而鬧出什麼事端來。

    “你個混小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要不是巡察使大人跟玉寒攔著,我都想衝進朱雀星君府去找你了。”吧噠著嘴看著淩動笑了一會,火臨才極為不滿的喝問淩動,話行間。充滿了濃濃的關心。

    火臨的關心讓淩動心頭驟然一熱,喉嚨口有種發堵的感覺,目光轉向白玉寒的時候,微微點了點頭。淩動清楚,白玉寒是這四人當中微一能夠確定自己是否安全的人。

    白玉寒擁有的一線牽雖然不能神異的知道淩動的具體狀況,但是淩動是否活著這一點,還是能夠通過一線牽有所感應的。這才是白玉寒肯定淩動無事攔住火臨的原因。

    “是月垣,相信你們應該已經猜到原因了吧?”淩動斜睨了一眼天空盤坐的黑衣左相回答道。

    “果然是那個睚眥必報的小人!”聞言的火臨不由得氣憤的罵了一句,一邊的狄南坤眼中精光一閃,卻是追問道:“月垣怎麼害你的?月垣人呢,現在在哪?”

    “月垣不知道從哪弄來了半兩七元地塵,竟然收買了朱雀星君府內專門打理那竹海的竹妖,誣陷我調戲輕薄竹妖,欲當場名正言順的滅殺我。”

    聽淩動說到這。包括狄南坤都稟住了呼吸,一臉擔心。說實話,想想淩動與月垣之間的修為差距,這種險境,僅僅是想想就足夠讓所有人將心懸到喉嚨口了,更別說是親身經曆。

    “那後來呢。你怎麼撐過去的?”見淩動停住不說,火臨忙不迭的催問道。

    “危機時刻,我將早年在天罡大陸得到的一根炎雀紫靈羽拿出來護身,沒想到上邊的炎雀氣息招來了朱雀星君跟朱雀母祖,朱雀母祖慧眼如炬,明辯是非,識別了月垣的奸計,我自然就轉危為安了。”淩動盡量揀重點的說道。

    “朱雀母祖?”火臨、石千碧還有白玉寒同時皺了一下眉頭,顯然沒聽過這麼一位存在,但是僅聽名字,就知道這位朱雀母祖是了不得的存在。

    聽淩動的敘述中提到整個朱雀星域的至高存在朱雀星君,又提到了朱雀母祖,見多識廣的狄南坤卻是瞬間登圓了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你見到了朱雀母祖,你竟然見到了朱雀母祖?”

    “見到了,怎麼?”淩動一臉無辜的點了點頭,對狄南坤的驚訝稍有些難以理解。

    “沒,沒什麼。”狄南坤忙不迭的擺手搖頭,“隻能說,你小子運氣太好,連我祖父狄天君,也隻見過朱雀母祖一麵,而我,僅僅是聽過朱雀母祖的名頭罷了。”

    末了,狄南坤又追問道:“那月垣呢,他怎麼樣了,去哪了?”

    “月垣啊,死了,神魂俱滅!”淩動平靜的說道。

    “嘶,死了!?”聽到淩動的看,狄南坤火臨等人再次震驚了,心急嘴快的火臨口角倒嘶著冷氣追問道:“死了,月垣那混蛋怎麼死的?”

    “被我親手殺死的!”

    “什麼?”這一次,卻是狄南坤、火臨、石千碧,包括一向冷靜少言的白玉寒,也異口同聲的問出了這麼一聲,那驚訝勁,簡直是眼珠子掉了一地,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怎麼可能?淩動,你怎麼做到的?”震驚過後,狄南坤滿臉疑惑的問道。淩動魁星境三階的修為,想幹掉星宿境巔峰的月垣,這種情況。用逆天來形容都不夠。

    看著眾人驚訝的模樣,淩動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尷尬,這關子可是賣大了,“呃.......是朱雀星君大人親自出手廢了月垣的修為,然後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親手將月垣斬殺,毀其神魂的!”

    “噢,原來如此。”火臨等人聽到淩動的解釋。露出了釋然的表情,但是一旁的狄南坤眉頭卻是緊皺了起來:“淩動,僅僅為了陷害你之事,朱雀星君便當場廢了月垣的修為然後讓你虐殺。這似乎........”說著,狄南坤疑惑的目光便看向了淩動。

    見狄南坤如此說,淩動卻是靦腆一笑道:“以前天罡大陸不是有個接天宮嗎?而且那個接天宮與上界天罰有關,恰巧我去接天宮的時候,破解了那個上界天罰,正好,朱雀星君對破除天罡大陸的上界天罰者,有一個懸賞。”

    說到這,尤其是狄南坤跟火臨。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一副原來就是你的表情。

    “呃........我考慮一下,便用那個懸賞換取了月垣的人頭。”淩動說道。

    淩動此言,卻是語驚四人,再次將四人震得目瞪口呆。

    “你.......你笨啊,月垣的人頭,怎麼能比得上朱雀星君的懸賞呢?”楞了半晌。火臨跺著腳,極為可惜的說道。

    麵對師叔的訓斥,淩動隻能受著,難道還要擺出一大堆道理跟火臨辯解?

    倒是狄南坤聽出了這當中的玄機,便替淩動解釋道:“其實,淩動這個懸賞換人頭的決定,說不定還是賺的。畢竟朱雀星君的那個懸賞,是針對天罡大陸的最頂尖的武者設立的。天罡大陸最頂尖的武者的修為能有多高,偽化星一二階頂天了吧?那針對這等修為的武者,懸賞再好,又能好到哪去?”

    末了,狄南坤又感歎了一句:“淩動,我壓根沒想到你會是那破除天罡大陸上界天罰的武者。其實木犴界的星宿天君府,也有著針對破解天罰武者的一份懸賞。”

    聽到狄南坤後麵半句話的時候,淩動的兩眼已經開始放光,但是狄南坤後邊的話,卻讓淩動泄了氣。

    “不過,我知道的太晚了,那份懸賞對現在的你,跟塞牙縫差不多,幾千靈晶外加小天星殿參悟十天時間而已!”狄南坤搖頭歎息道。

    “對了,淩動,既然第一天你就將月垣給解決掉了,那麼你在朱雀星君府多呆的五六天,卻是去幹嘛了?”狄南坤頗有一種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意思,可見朱雀星君府內的一切,既便是巡察使狄南坤,也是頗為好奇的。

    “呃.......這個,主要是朱雀母祖看我修煉的是朱雀一族的火係功法,再加上那炎雀紫靈羽的緣故,就破例指點了我一番.......”

    “什麼?朱雀母祖竟然指點你的修為........”淩動的話還說完,狄南坤的嘴巴便張足可以塞進去一個西瓜了,那份震驚,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

    如果說前邊的幾番驚訝隻是開胃菜,那淩動這最後一句話,就是大餐了,重磅炸彈啊。

    這一刻,狄南坤除了驚訝之外,還有幾份欣喜。他欣喜他做對了,在淩動與月垣的衝突中,他全力的站在了淩動這邊,為日後的木犴界掙來了一份友誼。

    因為在狄南坤看來,有了朱雀母祖的指點甚至是關照的淩動,日後的前途,豈止是一片光明可以形容的?又豈會局限在木犴界,最起碼,也是以朱雀星域為舞台的。

    至於火臨等人,直接驚呆了。能讓狄南坤這樣的存在震驚到這般程度的事情,他們不驚呆才怪。

    “人員到齊了,要啟程趕往天罡秘境,除了入圍的三十六武者與各星界的帶隊尊者之外,其它無關人等,速速離開!”數息之後,天空中左相清冷的聲音將眾人從極度的震驚中喚回了現實。

    ************

    ps:感謝寶貝淚珠兒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4-27 07:06:18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