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44章月垣乾坤戒內的寶貝


    第844章月垣乾坤戒內的寶貝

    “回稟星君大人,小人想將這懸賞換成月垣的人頭!”

    淩動此言一出,現場就響起了一片倒嘶冷氣的聲音,至於月垣瞬間就瞪圓了眼睛,極度驚恐的盯著淩動。跟我讀h-u-n混*h-u-n-< 書 海 閣 >-請牢記

    就連那朱雀星君,彩眉一揚,目光也是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淩動提出的要求竟然會是這個,他本以為淩動可能是缺什麼比較特殊的寶貝,會在這向他開口詢問,但怎麼也沒想到會是月垣的腦袋。

    至於那一眾值守嗎,則是看傻了眼。朱雀星君的懸賞到底有什麼寶貝,他們誰也不知道,但是絕對差不到哪去。

    而現在,眼前這淩動,竟然毫不猶豫的用這種懸賞去換月垣的腦袋,這狠勁兒,當場讓他們心中升起了一絲忌憚。

    個別值守心中,在此刻竟然升起了一個念頭,如果可能,此生最好不與眼前這名為淩動的少年結怨。

    至於月垣,現在沒有他說話的份,他也不敢說。因為常呆在朱雀星君府,對朱雀星君有所了解的他非常清楚,這種時候,若是靜靜的等候朱雀星君大人裁決,也許還有五成生機。

    但若是出口求饒又或者是與淩動爭辯,那麼以他對朱雀星君的了解,送出他的人頭的概率是九成九!

    所以,月垣隻是靜靜的在那跪著,滿頭冷汗的求著那幾分人道氣運。

    但是,月垣卻是忘記了一件事情,這,還有一位地位更在朱雀星君之上的母祖存在。

    不用懷疑朱雀星君的智商,在淩動提出這個要求之後,朱雀星君就明白了淩動的意圖,要斬草除根,永除後患。畢竟有月垣這樣一個卑鄙無恥不擇手段的死敵存在,別說是淩動,就是朱雀星君本人,也會頭痛無比,想盡辦法盡快除之而後快。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淩動提出這個要求之後,朱雀星君轉頭看了一眼母祖所在的方向,那母祖此時依舊沒有顯出身形來,隻是那團紅光,微微閃了一下。

    轉過頭來的瞬間,朱雀星君的表情驟然一冷,便喝道:“淩動,你當這朱雀星君府是什麼地方,豈是你討價還價的地方?本星君定下的懸賞,豈是輕易能夠更改的?”

    “呃.......月垣此人,為對付小的,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及,小的隻是有感而發,若是星君大人不允,那便不允是了!”淩動楞了一下,便答道。跟我讀h-u-n混*h-u-n-< 書 海 閣 >-請牢記

    聞言的月垣卻是露出狂喜的表情,他的那條小命,總算是保住了,欣喜之餘,連他那滿頭的冷汗,他都不敢擦一下,生怕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再引起變故,危及他的小命,那就麻煩了。

    淩動的回答,卻讓朱雀星君差點沒來個張口結舌。朱雀星君本以為,他拒絕之後,淩動若是再誠懇的求上幾句,他做個順水人情,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這淩動,很有可能與他朱雀一脈還有點關係呢。

    但是現在,淩動一口把他的後續給回絕了,你說他鬱悶不鬱悶。

    正常情況下,若是真有人這樣沒理會他的意思,朱雀星君絕對會當場拂袖而去,那獎勵你愛換不換。

    但是今天不成啊,母祖已經點頭了,而且事關紫炎的下落呢。

    怔了一下,朱雀星君才開口問道:“淩動,本星君且來問你,這根紫羽,你是從哪得來的!要從實答來,若敢半分弄虛作假,本星君絕對不會輕饒。”朱雀星君喝問道。

    “回稟星君大人,這根紫靈羽,乃是我在天罡大陸百靈山內的炎雀秘境得到的。”

    “炎雀秘境?”朱雀星君的眼睛一亮的那,那母祖所在的紅光又閃了一下。

    在朱雀星君的追問下,周圍又有如此多的周圍,淩動隻是說,受炎雀所托,將這根紫靈羽送還給她的母親朱雀。

    “你是受炎雀所托?淩動,據本星君所知,你來這朱雀界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吧,為何今天才將這紫靈羽拿出來?”見淩動說的隱晦,當著這麼多的人麵,朱雀星君卻不細問,而是挑起了刺。

    聞言的淩動卻是苦笑了一下答道:“回稟星君大人,小的壓根不知道朱雀大人在哪,生怕誤了炎雀的托付,正在暗中打探呢,今天卻是迫不得已,拚命一搏,就算不能保命,也能嚐試著完成炎雀的托付。

    若是能夠引來炎雀之母朱雀大人,完成了炎雀的托付,那淩某縱死也問心無愧,若是不能,淩某已經盡力了,亦是問心無愧。”這幾句話,淩動說得極其昂揚,聽得朱雀星君不由得動容不已。

    “好一個問心無愧!淩動,你能拿回炎雀遺羽已是大功一件,而又能有此忠義之心,更是值得褒獎。既然如此,那本星君答應你的要求又何妨!”朱雀星君彩眉一揚,神彩飛揚的說道。

    “答應我的要求?”這時候,淩動還沒有從朱雀星君突然跳躍的思維中反映過來。

    看到淩動不解,天空中的朱雀星君卻是大手一揮,一道火光當頭罩下的那,跪在那謹言慎行小心翼翼的月垣,突地如遭雷擊,體若篩糠,七竊崩射出細小的血箭,與額頭滴落的汗水混在一起瞬間就打溫了他麵前的地麵。

    “是的,從現在起,月垣的人頭,是你的了!算是本星君對你的賞賜。”說到這,朱雀星嘴角難出一絲神秘的笑容,“月垣的修為已經被本座廢去,他的人頭,你隨時可以去取!”

    “多謝星君大人賞賜!”聽到朱雀星君‘賞賜’二字的時候,淩動的心頭瞬間就明了,為何這朱雀星君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最後終於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原來是恩自上出啊!

    說穿了,賞賜這種事,隻能由上位者送出才能彰顯出上位者的尊崇,若是像淩動這般索要換取,上位者豈不是什麼好都落不下。

    “星君大人.......”月垣的嗓音已經啞了,毫無防備之下修為驟然被廢的他,隻能在那嘶聲發喊,作著他最後的一絲努力。雖然他明白,這種可能性幾近等於零,在那瞬息之間,他的星魂就被擊碎了,也等於是朱雀星君叛了他的死刑。

    在向朱雀星君施禮的時候,淩動卻是邁步走向了癱軟一地的月垣,一臉的冷笑。

    “月垣,當初不過是我不願意被你利用罷了,而你盡三番五次的對我下毒手,你可曾想到會有今日?”走近月垣的那,淩動厲聲叱問。

    看著淩動走的越來越近,由於星魂被毀那巨大的痛苦而體若篩糠的月垣,七竅流出血水,一臉的厲然:“老夫隻恨,隻恨當初顧慮太多,沒有及早的殺死這個混蛋!老夫隻恨,當年被囚在接天宮內千年,浪費了千年光陰,否則,老夫怎會留在這,看人眼色,任人漁肉!”

    死到臨頭,月垣卻是什麼都不管了,最後一句話,卻有影射朱雀星君的意思。

    “死到臨頭,還不知已錯,當真可憐!”嗤笑了一聲,淩動也不多做廢話,掌中突地冒出一縷先天靈火,緩緩的蓋向了月垣的天靈。

    看到淩動手掌中吐出先天靈火的那,朱雀星君的眼睛陡然一亮,那母祖所在的紅光之內,光華也是驟然閃爍了一下。

    在淩動的先天靈火緩慢臨頭之際,月垣那雙陰毒的雙眼陡然間瞪到極大,眼中驟然出現了一抹驚恐,揮之不去的恐慌。

    “啊.......”慘嘶聲在這竹海之中衝天而起,修為被廢,但是月垣的肉身的強度可擺在那呢,淩動的先天靈火雖然厲害,但是想燒死月垣,也需要幾息。

    那種直達靈魂深處的焚燒肉體帶來的痛苦,讓月垣止不住的慘嘶起來。

    “呼.......”當月垣的殘魂與肉體皆化為飛灰的時候,淩動輕呼了一口氣,心中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些天以來,主持精英戰的月垣,就像是懸在淩動頭上的一柄利刃,讓淩動時刻不得安寧,提心吊膽的。

    如今除去月垣,淩動的心頭,陡然就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輕鬆了許多。

    “淩動謝過星君大人!”衝朱雀星君道謝之後,淩動順手撿起地麵上留下的月垣的乾坤戒,雙手呈上去道:“星君大人,此乃月垣的乾坤戒,還請星君大人收回。”

    殺那綠竹的時候,朱雀星君彈出的那一縷火焰,恐怖異常,直接將綠竹燒得什麼都不剩,而淩動的先天靈火,還沒有煉化乾坤戒的能力,故而留下了月垣的乾坤戒。

    看到淩動的舉動,朱雀星君滿意的點了點頭,對淩動留下了第一個影響——會做人。

    但是收下月垣的乾坤戒這種掉份的事情,朱雀星君是絕對不會做的。大手一揮,朱雀星君便道:“先前那月垣對你多番謀害,他的乾坤戒,就當是本星君給你的補償了。”

    說實話,在朱雀星君的概念中,一個星宿境巔峰強者的乾坤戒內,能有多少寶貝?豈能有他看得上的寶貝?

    “你們且退下吧。”揮了揮手,讓一眾值守退去,朱雀星君卻又向母祖欠身道:“母祖,你看.......”

    “你且回去吧,接下來的事情,由我來接手。”母祖淡淡的說道。

    再次欠身施禮之後,朱雀星君化作一道流光消失,那紅光內的母祖卻是衝淩動揮了揮道:“淩動,你且跟我來!”

    “是!”淩動應聲禦空跟上的那,一縷神念卻是探進月垣的乾坤戒內,想看看到底有什麼寶貝。

    但是當淩動的神念探入月垣留下的乾坤戒的時候,嘴巴瞬間就張大到足以塞下一顆拳頭:“這......這是.......”

    ps:感謝夢旅逍遙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4-27 07:01:13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