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43章破解上界天罰的獎勵


    “拿下!”

    就聽朱雀星君一聲令下,剛才還戰戰兢兢的值守,驟然間化身虎狼,撲向了淩動。請牢記看到這一幕,月垣跟綠竹仙子的眼底,不由自主的閃過了一絲喜悅,月垣更是暗底微鬆了一口氣。

    “砰砰砰砰……”可就在眾多值守撲上擒拿淩動的時候,前撲的身形,卻如同驟然間撞上了鐵板一樣,紛紛被撞得倒跌而回。

    也就在朱雀星君一聲令下的時候,一道紅光,已經從那母祖身上射出,當頭罩定了淩動。

    “赤眉兒,事情還沒問清楚,你怎麼地就下了處置?再者,此人事關紫炎下落,卻是要慎重處置。”那母祖言道。

    朱雀星君卻是臉沉似水,隻是沉聲道:“母祖,此人膽敢**後宮,傳出去須不好看,所以……”

    “哎,赤眉兒,這麼多年了,你的心境修為,始終沒有堪破入微那一關……”母祖卻是輕歎了一聲:“你隻聽了月垣跟這竹妖的一麵之詞,怎知那淩動是不是被冤枉的?”

    “竹妖?”聽到這兩個字眼,淩動不由得特地又衝那綠竹看了一眼,這一舉動,卻是讓朱雀星君當場發覺,繼而彩眉狂跳,麵色再次一沉。

    “母祖,此子……”

    “赤眉兒,其實此事,我早已察清多時,隻是有意考驗你的心境修為,故而沒有說破。隻是我沒想到,千年了,你的心境修為還停留在原地。”母祖歎道。

    聽到母祖這句話,月垣跟綠竹的臉色同時一白,冷汗已經從月垣的額頭冒出。

    “赤眉,你且聽我細細說來。

    首先,這淩動乃是經過層層篩選,尤其是經過了那天魔域的考驗,才進入了這三十六精英之中。能經受過住這那天魔域內的考驗,又怎麼按捺不住那點淫欲,而當場街對這竹妖上下其手?

    而且,據我所知,這淩動魂戰排名可是第四,可見其心誌之堅,豈會被這小小竹妖誘惑?依我看,就算是這小小竹妖用盡魅惑手段,恐怕也不能讓這淩動當街發狂對其上下其手吧?”

    那母祖淡淡的述說著,淩動卻是聽出了一股鬱悶味兒。眨了一下眼,淩動便想明白了。其實以這母祖的地位,隻要明白了的事情,直接去做,壓根不需要多做什麼解釋。

    如今說了這麼多的廢話,隻是為了和諧與朱雀星君之間的關係,給這朱雀星君留幾分麵子罷子。

    “這……倒也是?”聽到母祖的分析,朱雀星君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

    朱雀星君點頭的那,那竹妖,也即是綠竹仙子的嬌軀,已像是竹葉一般顫抖起來。

    一旁候著的月垣雖然沒有這麼不堪,但是蒼白的老臉跟那滿頭的冷汗,已經出賣了他內心的恐懼。

    “再者,這竹妖跟月垣剛才跟你回話的時候,雖然鎮定異常,但是以我的感知之下,那盡力掩飾的心底的一絲慌亂,卻是逃不過我的法眼,不信,你且問問看!”母祖說道。

    “嗯?”聽到這句話,朱雀星君彩眉一揚,雙目中射出有若實質的神光,直罩那綠竹仙子“大膽竹妖,竟敢欺瞞本星君,到底所為何事,還不從實招來,莫非要本星君動用那搜魂滅識之術?”

    一聲爆喝,聽在眾人耳中,卻是如同天雷漫天炸響一般,一股恐怖異常的天威在這一刻就罩到了眾人的頭頂,那種感覺,便有若天塌了一般,直接當頭壓來的恐怖感覺。

    撲通撲通數聲疾響,這十幾位值守包括月垣跟綠竹仙子在內,都跪倒了一地。不過,處於那母祖紅光保護之內的淩動,卻沒有任何感覺,隻是冷眼盯著月垣跟綠竹仙子。

    最毒婦人心,如果說月垣對付他淩動,還是師出有因,但是這綠竹仙子,卻是如此賣力的載贓陷害他淩動,令淩動委實想不通,因為這事的風險,著實大了一點。

    被朱雀星君的神魂威壓罩定的綠竹仙子,在這一刻卻是猛地癱軟在地,磕頭如搗蒜,體若篩糠,口中連道:“星君大人饒命,饒命!”

    “說!”從牙縫迸出這個字的時候,朱雀星君的眼中,驟然冒出一絲惱火。

    “是,小妖招了!是月垣,是月垣這天殺的混蛋,拿著半兩七元地塵來找我,說是讓小妖幫他陷害一個仇家,修為隻有魁星境三階的仇家,便送我那半兩七元地塵。而小妖乃主修木係功法,土能生木,那七元地塵對小妖的修煉有著大用,小妖一時鬼迷心竅,便答應了他月垣!”

    到這,這綠竹仙子再次以頭磕地,口中疾呼:“星君大人饒命,星君大人饒……”

    “該死!”

    隨著朱雀星君口中再次崩出這兩個字的時候,綠竹仙子求饒的呼聲嘎然而止,一道黑色火焰落下的那,剛剛還是佳人的綠竹仙子,就變成了一堆黑灰。

    “嘶……”看到這一幕,淩動不由得倒嘶了一口冷氣。今天,淩動算是見識到了強者的厲害,星宿境巔峰的強者,竟然在縷火焰之下,瞬息化為飛灰?

    “月垣,你還有什麼話說?”朱雀星君冷聲喝道,當場滅殺一人,朱雀星君的怒氣似乎稍減了一些。

    此時的月垣,一臉的蒼白,身形軟塌塌的跪在那,就像是沒了脊梁一般。

    此時聽到朱雀星君問,竟然掙紮著起了身說道:“回星君大人,屬下與淩動此子,乃是世仇,為報仇而犯此錯,屬下無悔,也無任何怨言,請星君大人處置。”言畢,這月垣便以頭觸地,跪在那,長跪不起。

    見月垣這副坦言的模樣,朱雀星君卻又皺起了眉頭,似乎在考慮如何處置月垣。而淩動看到這一幕,卻是一驚,不由得暗罵月垣狡猾。

    “月垣,念在你主持精英戰的份上,本座暫且饒你一命。”對於月垣的處置,朱雀星君卻是顧慮重重,似乎有什麼顧忌,思忖了幾息之後才說道:“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精英戰過後,且去蝕心堂受刑一年!”

    聽到這個處罰,月垣的額頭立馬滲出了一層白毛汗,雖然那蝕心堂恐怖無比,但是總算保住了小命,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屬下多謝星君大人不殺之恩!”說話間,月垣卻是連連磕頭,磕頭到地麵的瞬間,眼角的餘光看向淩動,陰毒無比,那陰毒勁,連在母祖紅光保護之內的淩動,都感覺渾身一涼。

    聽到這個處置,淩動卻是本能的覺得不妥。如今已經撕破了臉皮,若是再放這月垣離開,怕是淩動日後連睡覺也睡不安穩了,天知道這月垣會不會歹毒禍及他的家人?月垣對淩動的出身地,可是極為了解的。

    “啟稟星君大人,小的有事要回報!”淩動考慮了一下這會的形勢,思忖了一下利弊,便毅然開口。

    “噢?”聽到淩動的話,朱雀星君意外之極,眼睛微微一眯,看了一眼母祖之後,才點頭道:“講。”

    “回稟星君大人,小的與這月垣,其實不是世仇,結仇,還是因為天罡大陸的接天宮一事!”淩動說道。

    果然不出淩動所料,一提接天宮,朱雀星君意外之極的看了淩動一眼,又說道:“繼續!”

    而這,也正是淩動所要的。

    接下來,淩動自然是一五一十的老老實實的將他跟月垣在接天宮內的結仇的經曆說了出來,當然,還有他參加魂戰以來,月垣對他的數次陷害。

    不過,這些都不是淩動要表達的重點,其實淩動要表達的重點是——他淩動便是解除那天罡大陸天罰之人,當然,這事在淩動的敘述中,淩動隻是一帶而過。

    但是,淩動敏銳的發現,當他提到這事的時候,朱雀星君的眉毛突地揚了一些。

    “回星君大人,小的說完了,小的與月垣的恩怨就是這些了,完全不是月垣所說的世仇!”淩動說道。

    不過朱雀星君卻對淩動所說的跟月垣之間的恩怨不感舉起,反而問道:“淩動,你是說,你便是解除了那天罡大陸上界天罰的武者?”

    “如果說將星辰靈晶放到接天宮的天罰祭台上便是打破了上界天罰,那小的便是!”淩動回答的有些巧妙。

    “唔,還請母祖撤去玄光,讓孩兒查驗一番!”突地,朱雀星君衝一旁的母祖說道。

    母祖應聲之間,罩在淩動身上的玄光便撤去,同時,朱雀星君單掌一翻,一朵紅雲便飛臨淩動的頭頂,那間,淩動隻感覺體內猛地一顫,仿佛什麼東西被抽走了一般。

    而在其它人的眼中,卻是一道金光那朵紅雲吸了進來,同時,朱雀星君的眉毛舒展開來:“沒錯,淩動,你的確是解除那天罡大陸的上界天罰的武者。”

    到這,話音頓了一下,朱雀星君又道:“淩動,你可知道,本星君早有懸賞在前,誰若能解除上界天罰,便可以獲得本星君的懸賞。

    對於這個詢問,淩動即不肯定也不否認,隻是答道:~~-“偶爾聽過傳言,隻是不知詳情!”

    “如今你卻是知曉了,現在,可以隨本星君前去領取那破解天罰的獎勵,也算是了了本心君的一樁心願。”朱雀星君說道。

    “回稟星君大人,小人願意,但是小人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星君大人能否應允?”這句話,卻是淩動壯著膽子說出來,說這句話的時候,淩動卻是抱著一種豁出來的心態。

    反正現在淩動已經認定,那母祖已經找到了,至少會在一定的時間內,護著他,這也是淩動今天如此大膽的原因所在。

    “噢,說?”

    “敢問星君大人,能否將星君大人發下的破解天罰的獎勵,換成另一樣東西?”淩動大膽說道。

    “換成另一樣東西,是什麼?淩動,你可知本座準備的懸賞都有什麼樣的寶貝?”朱雀星君突地饒有興趣的問道。

    “回稟星君大人,換成月垣的人頭!”

    淩動此

    言一出,不僅震驚四座,月垣瞬間就瞪圓了眼睛,極度驚恐的盯著淩動。

    

Snap Time:2018-07-19 17:40:37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