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842章巔倒黑白


    第842章

    巔倒黑白

    “唳!”

    當淩動手執的紫靈羽頂端出現一個鳥類虛影的那,一聲足以穿金裂石的疾鳴聲就突地響起。

    這疾鳴聲似乎蘊含有某種極致的力量一般,出現的那,便讓月垣與那綠竹仙子身體驟然一震,手中的攻勢也猛地放緩了一分。

    看著這突然出現的鳥類的虛影,月垣的眼中突地現現出一種慌亂的神色。

    “啊?”紫靈羽頂端的鳥類虛影昂首疾鳴的那,離此不遠的南明赤火峰某處,一個火紅的影子被驚得驟然抖動了一下,沒有任何停頓的,這火紅的影子火光一閃,就陡然消失在那火力洶洶的居所。

    同一時刻,朱雀星君府的某處,一個盤膝而坐的身影陡地一震,雙目睜開的那,射出極度不可思議的目光,略略楞了一下,身形一閃,也消耗在了靜室之中。

    遠方的異變,淩動並不清楚,但是淩動此刻,卻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紫靈羽之上的鳥鳴,讓月垣眼中閃過恐光的那,眼中的凶光更甚!

    “快,不要保留,幹掉這小子,不然我們都有大麻煩!”月垣在神魂當中,是用神魂傳音衝綠竹仙子吼出這一聲,因為那鳥類虛影的來曆,他似乎看出了幾分。

    “敢調戲綠竹仙子,畜生,給老夫死來!”月垣生怕別人不知道他為什麼殺人似的,用一種極高的聲調跟憤怒的語氣吼出了這句話,向正在向這疾撲而來的值守訴說著一個事實。

    同時,月垣雙手一晃,有若實質的黑色光華驟然一閃,十指突地一彈,幾十上百道黑色的怒矢就呼嘯著射向了淩動,一個黑溜溜的小珠子,也突地出現在空中,一道朦朧光華驟然透出。

    最讓淩動駭然的是,那黑色的朦朧光華所過之處,空氣竟然有一種凝固的趨勢。

    “死!”月垣從牙縫咬出了一個字。

    “起!”那綠竹仙子卻是輕哼一聲,纖纖十指微微向上一挑,地麵上,一根根泛著妖異光華的樹枝瘋狂鑽出,一蓬蓬蘊含著奇異味道的綠色光華驟地散發開來,將淩動籠罩在當中。

    僅僅吸入了一絲,淩動便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猛地一咬舌尖,淩動舉目看了一眼沒有任何異狀的天空,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的那,神念探入萬星之府,神念動的那,淩動已原地憑空消失。

    原地,隻有一粒塵埃混合在那綠色的霧氣,緩緩的向著地麵飄落。

    “砰砰砰”

    “人呢,他人呢?”劇烈的爆響聲將淩動所站立之處炸了一處幾十米的大坑的那,月垣卻是氣急敗壞的吼了起來,那強大的神念如水一般鋪出,臉色卻又猛地難看了幾分。

    “這怎麼可能?”幾乎是同時,綠竹仙子那張俏臉上露出了極度的不可思議的點點目光,一對纖手如同穿針引線一般,飛速的疾挑。

    纖手疾挑的那,方圓幾百米之的泥土之內,就像是蚯蚓在翻,有如細刀在跺一般,幾個呼吸之間,這附近無論塵土跟石頭,都變得比麵粉還要細上三分。

    搜索無果之後,綠竹仙子的一張俏臉,也陡然為得難看起來。

    “呼”萬星之府內,淩動卻是長呼了一口氣,一顆恢複修為的丹藥他被淩動扔進了嘴,手,同時捏上了兩塊中品靈晶。

    “這炎雀,應該不會玩我吧?”說實話,這最後一招,乃是兵行險招。若是炎雀教給淩動的呼喚什麼母祖朱雀的秘法不起作用的時候,那淩動能夠在這萬星之府內躲多久,淩動自己也不清楚了。

    “什麼怎麼可能?綠竹仙子,月垣尊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就這一個呼息間的功夫,四方聞訊趕來的值守就趕了過來,雖然聽了幾耳朵,但是在第一時間,還是具體的詢問起來。

    也正是四方值守的詢問,讓那綠竹仙子驟然反應過來了。

    轉身的那,俏目一紅,雙手忙不迭的拉起破爛的衣衫,護住了胸前露出的春光,然後泫然欲滴的說道:“小女子剛剛收集完那邊的百年竹液,正欲回轉,沒成想,路遇月垣尊者帶著一個武者,沒成想,路過的時候,那混蛋那混蛋”

    到這,綠竹仙子已經掩麵哭泣起來,香肩抽動,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一旁的月垣也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哎,老夫也沒成想,此次殺入三十六精英的這個名為淩動的武者,竟然是一個一個淫賊,竟然會當場對綠竹仙子上下其手,哎!”

    完,月垣露出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但是一雙眼睛,卻是賊溜溜的向著四方掃去。

    “月垣,果然是你在後邊搞鬼,你的膽子也真大,竟然敢玩無中生有的毒計!”萬星之府的淩動恨恨道。

    “竟然有如此大膽淫賊,該殺!”一位脾氣火爆的值守當場吼道。這也不怪他們,誰讓他們跟這綠竹仙子是熟人呢。

    “可是,那個淫賊人呢?難不成你們被殺得骨肉成泥了?”一位值守看著有些有若麵粉的細土詫異道。

    聽到這個問題,月垣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這個,老夫也不清楚,那淫賊竟然憑空消失了。”

    “咦,這是什麼?哪來的如此靈氣逼人的紫羽?”一位值守指著被淩動留在外邊那根長長的紫靈羽疑惑道。

    不提這紫靈羽還罷,一提這紫靈羽,月垣的眼中更見慌亂。

    “這個老夫也不清楚,諸位見多識廣,不若查看一番?”月垣說道。

    應著月垣的聲音,其中一位值守端詳了淩動留下的紫靈羽幾息,便伸手向著那紫靈羽捏去。

    “啪!”

    就在那值守伸手去拿紫靈羽的那,一道火光抽空炸現,抽在那值守的手背上,瞬息之間,就讓那值守的一隻手變成了焦炭。

    “那東西,也是你能碰的?”一個溫和的聲音突地從天空中響起,嚇得在場的月垣、綠竹仙子還有各值守俱打了一個激靈。

    抬頭的那,就看到他們的頭頂,不知何時已經懸浮了一團紅色的光華,聲音正是從那紅色光華中發出的。

    看到這團紅色光華,眾人俱是大驚,不由自主的膝蓋一軟,就向著地麵跪去,口中稱道:“我等參見母祖大駕!”

    同一時刻,另一道讓在場的眾人心頭發虛的恐怖威勢,驟然逼近,眾人這次卻是不慌了,又忙不迭的道:“我等參見星君大人!”

    這後麵一道帶著極強威勢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恐懼的氣息,眾人卻是無比的熟悉,正是這朱雀星君府甚至是整個朱雀星域的主人的氣息。

    “見過母祖,沒想到,這事竟然驚動了母祖。”此時顯出身形的朱雀星君,卻是一個一身赤衣的彩眉高揚的瘦削男子,一雙眸子開合之間射出的神光,便駭得躲在萬星之府的淩動不敢有絲毫異動。

    “唔,這發生什麼事了?”衝那團紅色光華問候過後,朱雀星君就詢問起來。

    眾值守你看我,我看你,卻沒有一個人敢先開口,在朱雀星君皺眉的那,其中一位才簡單的敘述了一下,隻是說電光石火之間,他們聽到了綠竹仙了的尖叫,趕到這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了。

    “赤眉,沒想到千年過去了,我還能看到紫炎的身影。”那母祖卻是輕輕一招手,將淩動留下的那根紫羽招到手中,極其溫柔的撫摸起來,那動作,像極了一個母親撫摸歸家的孩子的臉龐。

    “月垣,這紫羽是從哪來的?這的事情,是你跟綠竹搞出來的?”衝母祖微微欠身之後,朱雀星君彩眉一垂,便問道。

    有了這回話的機會,月垣自是不會放過這等大好的機會。

    不過,月垣也是極其聰明的,並沒有任何添油加醋,隻是事實求是的說,當然,這個事實,是月垣他們事先就安排好的事實。

    自然就是他帶領淩動去找點金大師煉製佑魂衣,路上偶遇綠竹仙子,他帶路在前,沒想到淩動獸性大發,竟然被綠竹仙子絕代風姿迷住了,顯露淫賊本相,當場對綠竹仙子毛手毛腳。

    綠竹仙子猝不及防,卻是吃了大虧等等,然後便有了這偌大的動靜。一旁,更有衣裙破爛的綠竹仙子作人證物證。

    “這麼說,這紫羽是那名為淩動的少年留下的,那少年人呢?”聞言的朱雀星君皺眉問道。

    見朱雀星君並不懷疑,那母祖也隻是撫摸著那紫羽,似乎在緬懷回憶著什麼,月垣的膽子不由得大了起來。

    “回星君大人,卻少年似乎有著特異的本事,竟然在我跟綠竹仙子的合攻之下,還能撐住,關鍵時刻,更是動用一種秘法,憑空消失,以屬下想,那小子應該是畏罪潛逃了,屬下建議發出星捕玉符”

    “血口噴人,巔倒黑白!”幾乎是月垣說淩動畏罪潛逃的那,淩動的聲音伴著他的身形卻是突然出現。

    淩動出現的那,無論是朱雀星君跟月垣同時一驚,隻有那綠竹仙子,在一楞的那,便指著淩動哭訴起來:“星君大人,就是這小淫賊,毀小女子的清白,還請星君大人給小女子做主!”

    綠竹仙子的聲,說有多哀婉就有多哀婉。

    也不知是綠竹仙子的哭訴起了作用似的,就見朱雀星君彩眉驟然一挑道:“拿下!”

    ps:感謝書友100802203846912,風中之下雲,傲傲哥三位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1-18 22:12:29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