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798章月垣再現


    第798章月垣再現

    衍射黑氣的天魔域在不停的旋轉中,而頂端的那個漩渦也在逐漸的擴大,數息之後,一個寬達數米的黑氣漩渦就已形成,同時,右相重明卻是指著那漩渦喝道:“天魔域門已開,爾等速.......噗........”

    右相重明的話還沒說完,聲音驟然中斷,一口金色的血液飆射而出,天魔域滴溜溜一轉,光華收斂,黑氣漩渦之門陡然潰散!

    剛剛祭煉起那通神護心符的諸多武者,陡然一驚,就連在淩動身旁的巡察使狄南坤,也發出了驚呼聲。

    就在狄南坤發出驚呼聲眾多武者驚詫莫名的當口,天空中朱雀星君所在的那團紅光,已經閃電般撲了上去,扶住了身形搖搖欲墜的右相重明,同時接住了往下跌經輪般的天魔域。

    “重明,你這是?重明,你怎麼不早說,剛才你與莫敬天交手,竟然受了如此重的傷?那混蛋陰你?”一聲怒喝從天空中散播開來,緊隨其後的是一種讓在場的武者腿發戰攀升而起的氣息。

    “星君大人,我本想主持完這魂戰,再去療傷的,沒想到,這莫敬天的陰陽大道竟然如此厲害.......”右相重明後麵的話,下方的武者,包括淩動與狄南坤在內,已經聽不到了,一圈紅光包裹住了重明,眾人隻能隱隱約約的看到重明的嘴唇在動。

    看到這一幕,淩動卻是更加驚心。此刻,淩動終於知道那莫無敵囂張的本錢在哪了,有這樣的一個疼他的爺爺,真是想怎麼囂張就怎麼囂張。

    淩動沒想到,那土獐界的星宿天君莫敬天竟然敢明目張膽的重傷右相重明,還敢跟朱雀星君交手。

    看來,朱雀星君府的控製力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強,而且,今天朱雀星君在交手占優的情況下,隻施加了一個讓莫敬天肉痛的處罰之後,就讓服軟的莫敬天離開了,這當中卻是透著幾分蹊蹺!

    淩動不知道是,此時的朱雀星君跟右相重明,交談的正是這件事情。

    “星君大人,今天你已經......得占先手,屢屢重創那莫敬天,為何不順勢下殺手,除掉莫敬天.......這心腹大患呢?”紅光之內,右相重明喘著氣問道。

    此時的紅光之內,朱雀星君已經隱隱約約的顯出身形,赤衣赤發赤眉,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團火焰。

    在聽到右相重明的問題之後,朱雀星君眉頭一皺卻是歎道:“重明,事情沒你想像的那麼簡單。這莫敬天敢跟本星君交手,就有著全身而退的把握。你沒聽他說嗎,他連土獐界的鎮界之寶風洛紫都賞給他孫子了嗎?

    他手中,最少還有一到兩件威力奇大的重寶在手的,而且,他今天那陰陽大道,也是有所留手的。至於服軟,則是他發現今天占不到什麼便宜,給本星君一個台階下,息事寧人罷了。”

    “星君大人,可得想法除去此獠啊,此獠不除,我朱雀星域不寧啊。”說到這,右相大人頓了一下猶豫道:“要不請母祖出手?”

    “母祖?”聞言的朱雀星君考慮了一下道:“有機會我會提出來的,好吧,你去治傷吧。”

    “是!星君大人,可是我這一療傷,非數日可複原,這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誰來主持?”右相重明應聲的同時,頗有些無奈的答道。武者之間,技不如人有時候也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

    “重明,這事你無需擔心,我會安排左相前來接手此手,你安心養傷早日複原才是正理,朱雀星君府的運轉你可是中樞啊。”說完此言,朱雀星君揮手間,便將右相重明送上了重明鳥,在‘鏘.......鏘.......’的清鳴聲中,重明鳥載著右相迅速消失。

    “右相負傷需要靜養恢複,此次朱雀星君千年精英戰,將由朱雀星君府左相接手,爾等稍安勿躁,靜待左相前來主持魂戰。”在右相離去之後,說完這句話,朱雀星君那團紅光也迅速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看著右相重傷離去,朱雀星君安排由左相接手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事宜之後,也隨即離去,參戰的眾多武者與帶隊的武者卻是看得麵麵相覷。

    一時間,整個朱雀星君府前廣場就像是蒙上了一層迷霧一般,所有人的眼中,都閃著疑惑。

    不過,淩動的眼中,卻是透著幾分明白。

    雖然淩動沒聽到朱雀星君跟右相重明後麵的對話,但是右相重明的重傷離去,與朱雀星君今天雷聲大雨點小的行為,讓淩動明白了一件事情,莫無敵的後台——土獐界的星宿天君莫敬天很牛叉,很強大。

    強大到可以與的頂頭上司朱雀星君叫板,還敢當著朱雀星君的麵重傷朱雀星君府的右相重明,絕對是一位極其恐怖的存在。

    所以,他殺死莫無敵之事,萬萬不能泄露出絲毫。仔細回想了一遍殺死莫無敵時的情景,淩動覺得並沒有留下什麼破綻,至於另一個知情者白玉寒,淩動卻是一點也不擔心,不說白玉寒那冷淡少語的性子,就說有神異的一線牽玉符在,絕對不可能出一點問題。

    朱雀星君府前廣場蒙在所有武者頭頂的迷霧與詫異在持續著,不過這種迷霧與詫異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一個無聲無息出現的黑色身影給打破了。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朱雀星君府前驚詫的參戰武者當中的個別抬頭看天的幾個,突地發現,他們的上空,不知何時突地就端坐了一位渾身滿是靜謐氣息的黑衣武者。

    那種靜謐,就像是直接溶入了附近的空氣雲朵一般,沒有一絲動靜,若不是那一身黑衣在此時的天空中有些紮眼,這幾名參戰武者們還發現不了天空中突地多了一個人。

    “左相大人來了,!”武者群中,也不知誰突地吼了這麼一嗓子,便將所有人的注意力聚焦到了天空之中。

    幾乎是同時,正各自思忖剛才事件的各星界的帶隊尊者們,驟然一驚之餘,猛地騰空而起,離地數十米之後,齊聲喝道:“我等恭迎左相大人駕臨。”

    也就是這個時候,淩動才驚訝的發現,天空中突地多了一個人,他竟然毫無感應。

    “免禮!本相受星君大人所托,特來替代右相主持這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不過本相目前有要事在身,暫時脫不開身,但是這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卻是不能延誤,所以此事,就暫由本相相府客卿月垣代為主持。”

    “月垣?”本來淩動是很恭敬的低頭聆聽著這位左相大人的訓示,畢竟那麼多各星界的巡察使都要在左相麵前俯首,但是聽到‘月垣’二字,淩動卻是忍不住驚愕的抬頭看向了天空。

    ‘月垣’這兩個字,對淩動而言,記憶猶深,其中更有諸多隱秘跟仇怨,淩動別的不知道,反正淩動很清楚,當初為了保命,可是將接天宮內那位值守月垣給得罪死了。

    “月垣尊者修為精深,完全可以主持這次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再由本相在幕後總攝,還望各星界的諸位多多配合,一切如常便可。”淩動驚異之際,那左相大人卻是再次吩咐此事。

    語氣中,對那位月垣尊者似乎頗有敬意,而且左相這番話隱隱有為那位月垣尊者撐腰張目立威的意思,讓那些跟人精似的各星界的帶隊武者個個驚訝之際,卻全部躬身應是。

    淩動也是一臉的驚愕,若是這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由月垣這個冤家來主持,淩動還真不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意外,按那月垣睚眥必報的稟性,很難保證他不在暗中下什麼黑手。

    不過,淩動也還有著一絲期待,畢竟這世上重名之人極多,此月垣不一定是彼月垣,也許是另有其人,不是那位接天宮的值守月垣。

    正是為了這個判斷,淩動便雙目炯炯的盯著天空,想看看這被左相大人委托主持這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的月垣尊者,到地是何方神聖?

    在來自各星界的帶隊尊者們朗聲應是,回應了這位無聲無息突然出現的左相大人之後,那在天空中一直盤膝不動的左相大人,突地對他左側的空氣輕喝了一聲:“好了,月垣,出來吧!”

    隨著左相大人的話音落地,他左側的空氣突地一陣扭曲,仿若波浪一般散開,首先映入淩動眼簾的是一部長長的白胡須。

    看到這一部白胡須的那,淩動的眼神一凜,便將頭微微一低,目光避開了天空中的突地出現的那位月垣尊者。

    毫無疑問,僅憑這部極其養眼的白胡須,淩動就可以斷定,左相口中的這位月垣尊者,便是他在接天宮得罪死的那位值守月垣。

    雖然淩動不知道這月垣是怎麼混到左相門下的,但是淩動卻明白,若是這月垣知道他淩動也在這,不加以報複那才是怪事。

    淩動現在唯一慶幸的,就是在進入木犴界之後,由於東羅宗的那張畫軸,讓淩動將自己的容貌稍作了改變,這月垣在短時間內應該認不出自己的。

    “月垣見過左相大人!”此時突地出現的月垣,依舊一身樸素的道袍,白須飄飄,一拍仙風道骨的高人模樣,隻有那目光,看上去更深邃了幾分。

    “好了,此地之事就交給你主持了,待此次魂戰這戰績決出之時,再來喚醒本相。諾,這是天魔域!”說完這句話,左相的身影突地一虛,那黑衣相影再次無聲無息的消失,隻在天空中留下了一個黑色的影子懸掛在那。

    “是,恭送左相大人!”順手接過天魔域的月垣,在左相的身影消失之後,月垣頭顱微微一揚,目光俯視向了下方諸武者。

    ps:感謝書友110518221719820的打賞支持,感謝岫寶,淡水夕陽 ,蕭峰8,未星四位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d@t

    !,。

Snap Time:2018-07-19 00:44:11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