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777章四星成界

  
  那兩名魁星境中期武者攻擊的餘威直接轟在淩動跟白玉寒肉身之上,讓淩動跟白玉寒在同一時刻鮮血狂飆。...兩人因為身體相側,所以兩人飆出的這一口鮮血卻是飆到了一塊。
  當淩動跟白玉寒的鮮血飆到一塊的那,鮮血前衝的勢頭驟然停止,一蓬血霧從白玉寒的胸口驟然散開,將淩動跟白玉寒各自噴出的這口鮮血突地包裹住,奇變陡生!
  那種白玉寒胸口莫名其妙-爆開的血霧與淩動跟白玉寒噴出的鮮血在那婼鰿M翻騰,抽空一眼瞥去,淩動眼神再次一楞。
  那鮮血與血霧混合而成的東西,此刻渀佛成了一枚胭脂鏡一般,竟然讓淩動從媄銢搢鴗F活生生的東西。
  那是一男一女在隔月相望,縱然這一男一女在這鮮血與血霧混合而成的胭脂鏡之中近在咫尺,但是一眼看去,胭脂鏡中的男女卻是相隔萬堙A眼中隱有紅淚滲出,那種透鏡而出的極度的相思之情,讓淩動的心髒在這一刻也為之一縮。
  “這一.”
  還沒等淩動想明白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淩動卻是感到胸口突地一燙,那是一種徑自讓人心田滾燙的熱意,淩動本能的低頭看向胸口的時候,卻是大吃了一驚。
  “這一.我胸口的那枚一線牽玉符不是化作血霧消失了嗎,怎麼這會又出現了?”原來是淩動低頭的時候,突地發出,他胸口原來掛一線牽玉符的位置,突地多出了一枚玉符。
  這枚玉符跟原來的白玉寒給淩動的一線牽的玉符一模一樣,不過顏色卻是變成了一種帶血的胭脂血,其中還混雜著一種異樣的感覺。
  而就在淩動低頭看胸口的時候,白玉寒同時也察覺到了她胸口的異樣,低頭看去,也發現了突然憑空凝結出的一枚新的一線牽玉符·詫異間,便抬起頭來看向了淩動。
  四目相對!
  無言,但是一種別樣的感覺卻是雙兩人心底同時升起,那是一種心血相連的感覺。淩動感覺·他的心底的某一根弦似乎通過掛在他跟白玉寒胸前的這一線牽玉符給聯結到了一起。
  “難道這也是一線牽玉符的特殊作用?先前白玉寒遇到致命的危險,掛在我身上的一線牽玉符爆作血霧,直接將我挪移萬堸e到了白玉寒身邊,應該也是一線牽的特殊作用。”
  看著此時的怪異情況,淩動瞬間便想到了石千碧所說的這望穿情人的眼中血所做的一線牽的特殊作用。//**//
  不過,現在正值與莫無敵大戰生死命懸一線的關鍵時刻,這事·在淩動的腦海堣]僅僅是念頭一閃而過,之後,淩動的注意力就全幅集中到了戰局之上。
  此刻,淩動剛剛催動出的第二枚帶著土黃色光芒的同時又籠罩著銀光的禦星環徑直撞上當頂襲來的莫無敵的撐天尺上的黑光之後,禦星環上邊的土黃色光芒驟然一黯,被震飛到了一旁。
  但是,沒有任何停留的,淩動的神魂識海中又是一聲嗤響·第三枚金色的禦星環籠罩著一層帶著天威的銀色光華,再次迎向了正在向著淩動跟白玉寒疾撲向來的爆射著恐怖黑光的撐天尺。
  戰場上現在的情況是,若是淩動攔不下莫無敵的那能夠增幅陰陽法則之中的分支——空間法則力量的撐天尺的話·淩動跟白玉寒必死無疑。
  而莫無敵一方,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莫無敵就全力的催動撐天尺擊,而他的兩名護衛,則是從旁協助。
  例如現在,就在淩動催動出第三枚禦星環迎敵的那,那莫無敵的兩名護衛已經分別催動手中的天地寶器對淩動跟白玉寒再次發動了致命的攻擊。
  “嘿嘿嘿嘿一”莫無敵的那陰柔的聲音讓哈哈哈哈大笑聲變成一種極度囂張得意的奸笑聲,“淩動,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跪下給本侯磕頭·叫幾聲侯爺聽聽,本侯便賞你一個痛快,否則,哈嘿,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侯爺?猴兒爺還是兔兒爺?小爺我去了青樓什麼都敢點′就是不敢點兔兒爺!痛快?別高興得太早了!”粗獷一笑,淩動摟著白玉寒連翻滾躲閃那兩名魁星境武者的致命攻擊。
  但是兩名魁星境武者的致命攻擊,豈是淩動能夠躲得了的,最終,淩動的躲閃動作,不過是為他爭取一點對抗的時間罷了。
  例如彈出兩記純出先天靈火組成的火蛇迎向那致命的魁星境中期武者的攻擊,當然,少不了給白玉寒再多補上一記水龜鏡防禦。此時的白玉寒,除了能夠勉強輕身讓淩動減少些負擔之外,九成九的戰鬥力已經失去。
  “別高興得太早?你們死到臨頭,本侯還覺得本侯今天高興得太晚了呢!撐天尺,給我轟!”獰猙一笑,那莫無敵步步緊逼,撐天尺上的恐怖黑光再次爆漲,向著淩動當頭壓來。
  剛剛接了那兩名魁星境中期武者的攻擊消耗掉的瞬息時間,卻讓淩動此刻陷入了極度的困局,壓根沒有任何時間接下莫無敵的這一擊。那撐天尺爆射著恐怖黑光當頭壓至,淩動一人卻是被三名魁星中後期的武者揍得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眼見著就要喪命於此。
  “哎一.若我一早知一線牽有些作用,也就不會給你,讓你白白一陪我赴死!”已經吃過撐天尺上的恐怖黑光大虧的白玉寒看著撐天尺當頭壓下,不驚也不怒,隻是衝著淩動悠悠的歎息了一聲。
  “赴死?我命由我不由天,誰能讓我赴死?”聽到白玉寒認命一般的聲音,淩動雙目怒睜,爆喝一聲,頭頂突地爆出劇烈的金色光芒,迎向了當頭轟下的撐天尺。
  淩動頭頂爆出的刺目的金色光華,瞬間就閃耀了整個天地,就連三位追殺淩動跟白玉寒的魁星境中後期的武者的眼睛,也被晃得金光一片看不清下邊的情形。
  不過眼睛視物不清,卻絲毫不影響莫無敵連連催動撐天尺意欲滅殺淩動的殺意。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你的小命,如今在本侯手中呢一”極其篤定的話剛說了一半,莫無敵的聲音便陡地頓住,一種莫名的感覺從莫無敵的心頭。
  那是撐天尺走空的感覺,原本在金光升起的那,莫無敵的撐天尺劈中淩動隻是瞬息之間,但是如今數息的時間過去了撐天尺卻什麼都沒轟到。
  這讓莫無敵有種不好預感。
  但是莫無敵卻說不出這種不好的預感具體是什麼,因為沒理由啊。
  論修為,他莫無敵的修為是魁星境八階,乃是此次參加朱雀星域千年精英戰淘汰賽中的佼佼者,比起淩動更是強上數倍不止。論寶貝,他手中的撐天尺乃是上品的天地靈器,別說是淩動這樣的化星九階的貨色,就是星宿境的強者見了這撐天尺,也得退避三舍。
  論功法,他主修的黑光乃是最頂級的陰陰法則當中的分支法則,是淩動拍馬也比不了的,沒有任何接下來的可能。
  但是就在一抹金光爆開之後,他卻突地失去了淩動跟白玉寒的氣息。無論是他用撐天尺鎖定的淩動的氣息還是神魂感應中,淩動跟白玉寒都瞬間消失了。
  “咦,人呢?”淩動那最一記爆開的金光,隻持續了三四息便散去了,金光散去,這三位魁星中後期的主仆三人卻是個個大眼瞪小眼,無比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他們的麵前他們的目光能及的千米甚至幾十婼d圍之內,沒有一個人影,沒有一個會動的人影。
  “不可能啊,就是星宿境的強者,也不可能在幾息之內,閃出幾十堛瑤d圍更何況,還是在本候的撐天尺的氣息鎖定之下?”看著眼前空空的一切,莫無敵那緊皺的眉頭上滿是陰鷙。
  “咦,侯爺,你看,那小子剛剛轟出的三件帶著天威的寶貝,此刻還在這堜O。這東西看上去品階不高,但攻擊種卻帶著天威,出身想必定是不凡。”突地,那莫無敵的一名魁星境的護衛指著掛在天空中東、西、北三角的三枚閃爍微亮銀光的淩動轟出的禦星環說道。
  這先前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淩動主動甚至是不惜受傷轟出的三枚禦星環,此時渀佛羚羊掛角一般,極其隨意的掛在天空中的三個角。
  但若是此時有另一位武者以一種旁觀者的眼光看一眼的話,就會驚訝的發現,若是最後那一個角補齊,形成四角,那目前的這三位魁星境武者,將會被全部籠罩到這四角範圍之內。
  “侯爺,快看那堙C”
  於此同時,莫無敵另一位全力搜索淩動蹤跡的魁星境護衛也在這個時候突地有所發現,“侯爺,快看那堙A這半空中,竟然莫名其妙-的一塊青色的小碎石在跌落?”
  “嗯?半空中,青色的小碎石?難道古怪在這堙H”順著那護衛所指,莫無敵臉色一寒,胸前的撐天尺再次轟出,這一次轟出的對像,卻是那半空中莫名其妙-跌落的青色小碎石。
  “敢在本侯麵前耍花樣,做夢!”
  也就在莫無敵發現那塊向地麵自由墜落的青色小碎石的那,那青色小碎石上突地光芒一閃,淩動跟白玉寒的身形再次詭異的出現,還伴隨著淩動一聲中氣十足的爆喝聲:“晚了!”
  “四星成界,給我困!”
  爆喝間,一道赤光閃閃的禦星環罩著一層銀光,散發著駭人的天威從突地出現的淩動頭頂衝了出來。
  詭異的是,從淩動頭頂衝出來的這一枚氣勢洶洶的赤色禦星環,卻並沒有攻向莫無敵主仆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衝向了先前那三禦星環已經占去東、西、北三角但獨卻南角才能組成合圍的南角的位置衝過
  ps:感謝f6636盟的更新票支持,鞠躬!感謝小兌的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10-19 12:42:11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