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766章一線牽


    閱讀設置 收藏“早知道會這樣。這樣的我,免不了會成為你的累贅吧。有時侯看著春鵲,我會忍不住的想,也許生在普通人家會更開心也說不定。”

    “你們的事情我也聽說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皇上這會兒還在早朝,就讓我過來給你們安排一下。”

    “姐,你說這總管會來說些什麼呢?”

    “啊?春鵲,你腦子有問題啊,太子的宮殿怎麼可能沒有護衛。”

    “請二位稍候,我們總管一會兒就到。”

    “太子還在養傷,他知道以我們的性子,一定不會一走了之的。”

    “誰讓你這個笨手笨腳的人伺候了。”

    “春蠶、春鵲見過皇上,皇上萬福。”

    “鵲兒,其實他也還隻是一個孩子呢。”

    都說,人在生病的時侯,總會顯得脆弱一些。眼前的霄翰完全不能和遊街時的意氣風發相提並論。這個年紀,這樣的位置,讓他開始矛盾,開始躊躇。

    “折?”

    “一個人的旅行是很沒意思的。”

    吵吵鬧鬧的,時間很就過去了。待霄翰乖乖的吃完藥,沉沉的睡去後,春蠶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望著窗外魚肚白的天空,略有倦意的對身後的弟弟說:

    “說來說去,你這孩子還是擔心他的,就是嘴硬,老是喜歡和他鬥嘴。”

    “你們一夜未睡?”

    “今天謝謝你們了。”

    “那我們再做打算也不遲。”

    見林總管匆匆忙忙的離開,春鵲冷哼一聲道:

    “請皇上放心,春蠶一定會好好照顧太子的。”

    “還能有誰。”

    “皇上的意思還是太子的?”

    在李蕭逸深沉不失威嚴的注視下,春蠶姐弟倆有瞬間的窒息,以至於沒有注意到喬雨聲是何時離開的。直到床上的霄翰因為疼痛無意識的呻吟打破了屋內的平靜,才把春蠶拉回現實中來。

    “姐姐是不是有什麼好辦法了?”

    “離開?這萬萬使不得,春蠶姑娘,你就別為難我了。”

    “你現在還是有時間的,等身體好了,出去走走,看看風土人情,順便再光顧下你父皇治理下的王朝也不錯啊。”

    “笨手笨腳?也不知道今天誰武功不濟,躺在床上。”

    “敢撤走太**殿的護衛除了你父王還會有誰?”

    “姐,這殿除了幾個使喚的宮女,外麵一個把守的人都沒有。”

    “挽留?”

    “嗓子都啞了,來喝點水潤潤喉嚨。”

    “離開?去哪?”

    “天要亮了,我們是不是該出宮了?”

    “其實鵲兒是個很貼心的人呢。”

    “大概是皇上的吧,總覺得昨晚他還有些事情沒來得及說。”

    “是誰?”

    還沒說到幾句話,宮的大總管就來了。望著麵前這個熟悉的麵孔,兩人拖口而出:

    “真瀟灑啊,若是換著幾年前,我一定和你們一起。”

    “可能是對鵲兒的身手太過信任吧。”

    “天下之大,任我們遨遊。”

    見霄翰情緒異常的低落,春蠶開口安慰道:

    “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你的武功大家有目共睹,大內高手困不住你,一般的護衛又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幹脆這些都省了。”

    由著兩人鬥嘴,春蠶起身倒了一杯溫水,端到床前,遞給霄翰,說道:

    “太傅?你不可以嗎?”

    “這個皇上還真會算計啊。我說嘛,來的時侯,明明感覺有暗衛之類的,怎麼不到一晚上的功夫全沒了。若是這樣的話,我們該怎麼辦?”

    “教習會在宮住下嗎?”

    “是嗎?”

    “哪,你這不是折老夫嗎?”

    “這不合理法。”

    “為什麼?”

    正在鬥嘴的姐弟倆突然聽到一個沙啞的聲音,同時向床上望去,見本該睡著的霄翰,這時一副見了仇人似的瞪大了眼睛望著春鵲。春蠶哀歎一聲,柔聲問道:

    見春鵲很不配合的破壞自己好不容易營造的氣氛,霄翰沒好氣的說:

    “鵲兒不是一直想在宮待一段時間嗎?這次就讓你過夠癮吧。”

    “何止這些,說不定這也是挽留我們的一種方式。”

    “是啊,平時那副瀟灑堅強是裝給別人看的。我比他幸福,起碼我有姐姐疼我,可他作為太子,真心疼惜他的人應該沒有吧。”

    “很意外嗎?”

    “沒什麼,我先下去安排了,你們二位隨意吧。”

    “我不想你為我這麼做。如今,你已經很優秀,而我也教不了你什麼東西。皇上現在雖隻有你一個孩子,但還請不要太過肆意妄為。”

    聽春蠶這麼一問,霄翰一句話沒說,隻是定定的望著春蠶,那是顯而易見的愛慕的眼神。春鵲見此,氣不打一處來,惡聲惡氣的問道:

    當年王府的林管家,如今皇宮的大內總管,見到姐弟倆的表情,輕笑著說:

    “哦,那就有勞林總管了。”

    “嗯。”

    “姐,你覺得這是誰的主意呢?”

    “也好,我看霄翰的身體沒有什麼問題,靜養一段時間就會痊愈了。”

    見以前言語的太子現今一句話說不上來吃憋的樣子,春蠶有些好笑的想,哎呀,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難得穩重的林總管那麼慌張,這麵一定有隱情。看來,皇上對姐姐還沒死心呢。不過,這次我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對啊,等一會兒見到喬雨聲,讓他送我們回去吧。”

    “具體的事宜沒說,隻是讓我在宮騰出一處離這不遠又清幽的院落給二位居住。想必是先安頓,以後的再從長計議吧。”

    喝完水,霄翰沒有繼續躺下,而是kao在床上,望著兩人,有些靦腆的說:

    “現在?”

    “安排?林總管,實不相瞞,我們沒打算在宮長住。我看太子的傷已經穩定了,我們也該離開了。”

    “可是你又要走了。”

    “,他在宮應該很悶,也隻有我願意這樣和他說話。”

    “你笨啊,因為情況發生變化,我們當然不能按照舊的方式去解決嘍。”

    見兩人一對眼就吵個不停,春蠶老生常談的過去勸解。

    “為什麼?”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春鵲覺得自己再問下去,大概會被姐姐敲腦袋,隻好忍著,一個人在那想著到底是為什麼。而春蠶呢,則離開窗子,坐在桌旁,望著桌上的精致茶杯茶壺,若有所思。

    被姐姐這麼一誇,春鵲又忍不住的臉紅起來。怕姐姐取笑,佯裝開門看看外麵情形。意外的是,外麵一個把守的人都看不見。

    “那就好,朕禦書房還有些事,你們隨意吧。”

    “不會,等你身體好些了,我和鵲兒就要離開了。”

    “是啊,讓人很有安全感。”

    說完,有些傲慢的走了出去。見到背影消失於門邊,姐弟倆有些無語的對視了一眼,然後走到霄翰的床邊。傷口已經做了細心的處理,可能是疼痛的原因,床上的人睡的並不安穩。春蠶輕輕的用手撫平了那皺起的眉頭,輕聲對身後的弟弟說:

    “就你那傻頭傻腦的樣子,本太子才不屑於和你爭呢。”

    “這不明擺著讓我當免費的守衛嘛。”

    “真是不好意思,這兩天總是見到熟人,是蠻意外的。”

    “喂,你沒事吧,我姐問你話呢。”

    “不外乎挽留我們住下的話。”

    “你。”

    “有你在這,沒那個必要。”

    “都過去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在你麵前嗎?”

    “林管家。”

    晨鼓暮鍾,早朝的鼓聲剛落,宮女們就整整齊齊的端著洗漱用品和早飯進來了。姐弟倆人也不客氣,理所當然的接受她們的服務。

    “那你想怎麼樣,難道想和我們一起?別做夢了,我們才沒閑工夫去伺候你這個太子呢。”

    早飯過後,宮女們一邊收拾碗筷,一邊恭敬的說:

    “是嗎?若我的子民都有你等的覺悟,那王朝就固若金湯了。對了,霄翰要醒了,他一向最聽你這個教習的話,一會兒還有勞二位替朕好好勸他吃藥。”

    “這也能讓你那麼得意,你比他還像小孩子。”

    被他這麼一問,回過神來的兩人,覺得自己是有些大驚小怪了。本來嘛,主子做了皇上,這管家榮升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見春蠶一點也不隱瞞,霄翰歎了一口氣,喃喃的說:

    “沒什麼,我們曾經那麼的熟,這些是應該的。”

    “醒了,哪有不舒服嗎?”

    “睡?你的殿吝舍的連個護衛都沒有,你讓我們怎麼敢睡?”

    春鵲看不慣霄翰有氣無力、半死不活的樣子,沒好氣的說:

    見林總管一副要他命的樣子,春蠶歎了口氣,問道:

    “能怎麼辦?意圖都那麼明顯了,當然順其自然嘍。”

    “數年不見,你們果真沒有讓朕失望。這次遇刺,還好二位的及時出手護駕,否則後果真不堪設想。”

    “理法是可以改的。”

    “鵲兒沒有說謊,除了幾個宮女,這宮殿的護衛都被撤走了。”

    “那樣撕破了臉皮就不好了。”

    “皇上嚴重了,這是作為子民的本分。”

    “教習不是唯一的,不久,你會有個德高望重的太傅來教你。而我,就該到我該去的地方。”

    “放心,死不了。”

    “教習對這很排斥,是嗎?”

    “我本來就比他小一歲,是他不明白事理,老是和我爭。”

    “我知道,當年在平橋縣的時侯,你就像籠中的鳥兒一樣,對外麵非常的向往。每當見你望著天空發呆,我就有種,你隨時會飛走的錯覺。後來你被人設計,溺入冰水無藥可醫,看著春鵲帶著你走出王府,我甚至有種絕望油然而生。”

    “林總管,不知皇上給我們怎樣的安排?”

    “姐,你的想法怎麼一天三變啊?”

    待幾人出去後,春鵲湊到姐姐身旁,問道:

    “其實我們要想走,也很容易啊。”

    “若是他得寸進尺呢?”

    見弟弟信誓旦旦的,春蠶沒再說什麼。隻是坐下,隨手拿起一顆石榴,把玩似的剝起來。在一個石榴被姐弟倆瓜分完畢後,睡飽了的霄翰也醒了。見姐弟倆還穿著昨天的衣服,疑惑的問道:【……第766章 一線牽 諾秋網文字更新最……[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4-27 06:55:48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