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756章火臨的讚歎


    第756章 火臨的讚歎

    “你來了.......”

    短短的三個字,仿佛蘊含著無數言語一般,直到白玉寒小步走近離淩動還有半步遠的時候,白玉寒才用一種極為罕見的神情輕聲說出口。

    看著白玉寒,淩動的心情也是極為複雜。他與白玉寒之間的離奇遭遇,那種雖然沒有做過最親密的魚水之歡,但是卻賽過魚水之歡的神魂交融,讓淩動對白玉寒,也有一種極為特殊的感覺。

    但是正因為這種極為特殊的朦朧感覺,淩動此時,也不知道說什麼或者做什麼好,隻是很沒營養的輕輕點了點頭。

    一旁的巫姓武者的眼睛卻是看直了,這麼多年了,他何曾見過白玉寒露出過這種神情,即便是與白玉寒走得最近的他,頂多隻是能夠跟白玉寒多聊幾句,何時得到過白玉寒的主動問候?

    “宋兄,這位小兄弟麵生得緊,不過能來參加這千年精英戰,想來也是真罡門的後起之秀,怎麼,不為我介紹一下?”看淩動跟白玉寒那親密的模樣,這巫姓武者眼珠一般,便隨口問道。

    這巫姓武者不問不要緊,這一問,卻讓宋劍心的尷尬異常,可是同門在側,他連什麼遮掩的話都不敢說,便稍稍壓低聲音道:“巫兄,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真罡門的新晉首席大弟子,淩動淩大師兄!”

    無論在哪,都是個講究實力的地方,尤其是弟子之間,所以,哪怕宋劍心的資格擺在那,依舊要乖乖的稱呼淩動為大師兄!

    “首席大弟子?大師兄?才化星七階?,宋兄,你這是在說笑呢,還是逗我玩呢?”這姓巫的一聽宋劍心此語,便條件反射般的來了這麼一句,弄得宋劍心更加尷尬。

    不過對於這姓巫的略帶嘲諷的話,淩動卻是完全沒有聽進去。淩動此時,正跟白玉寒站在那,靜靜的對視著,嘴角間,各有一種別樣的滋味一一滋生。

    淩動沒什麼反應,卻不代表真罡門這方麵沒有反應。一身火爆脾氣的火臨聽到這姓巫的話,就很不高興,滿是火藥味的說道:“ 巫妙元你還別不信,淩動是我真罡門目前如假包換的首席大弟子。

    噢,對了,你來的正好,正好我家動兒看上你那四天英的名號了,正好如此多的同道都在場,方便做個見證,一會就安排你們大戰一場如何?”

    其實火臨說這番話也是有原因的,木犴界的四天英的排名,從某種程度上反應了各大門派實力上的排名。

    四天英當中,星宿天君府、雷火宗、魁星樓還有東羅宗各有一位,偏偏真罡門沒有。正如這巫妙元所說,宋劍心跟他大戰過,就是為了奪取這四天英的名號,但卻是沒勝,讓真罡門的高層在短時間內徹底的死了心。

    如今淩動橫空出世,真罡門高層的心思就活泛起來,畢竟從某種程度上講,弟子的實力,就能代表一個門派的綜合實力。

    聽著火臨這滿是火藥味的話,這巫妙元詫異了一下卻是絲毫不懼,反而用一種極為挑釁的目光盯向了淩動,“就憑他?”不屑的鄙視了一下淩動,“隻要他敢,我隨時奉陪!”

    話行間,巫妙元好像生怕淩動不敢應戰一般,眼中甚至極為期待淩動在這當場向他挑戰。巫妙元隻有一個想法,能夠跟白玉寒如此親近的家夥,一定狠踩狂踩!

    但令巫妙元跟火臨都極為失望的是,對於巫妙元的一種鄙視,淩動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應,依舊跟白玉寒在那相隔半步,靜靜的凝望著。

    淩動的目光不動,白玉寒的目光也是不動。二人的目光均極為複雜,因為他們誰也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到底算是怎麼回事。

    “他在鄙視你,他要跟你決戰哎!”突地,白玉寒的燦若寒星的眸子微微向著巫妙元轉了一向,嘴角罕見的露出一絲有若春日解凍的笑容。

    其實巫妙元的話,淩動已經聽在耳中,不過,淩動卻是懶得回答。如今見白玉寒主動提起來,淩動也隻是微微撇了撇嘴道:“你知道的。”

    淩動連四天英中排名第三的鄒青豪都能輕易滅殺,更別說是會怕如今這位在四天英當中排名第四的巫妙元了。說實話,對於這巫妙元的挑戰,淩動還真沒放在眼中!

    仿佛心有靈犀一般,聽到淩動的這句話,白玉寒便微微轉頭衝巫妙元說道:“巫兄,若我是你,直接認輸,將那四天英的名號送給他,結果可能會更好一點!”對於淩動的戰績,身為戰友的白玉寒自然清楚無比!

    聽到白玉寒如此直接的話,淩動不由得以掌撫額,發出了痛苦的伸吟聲。白玉寒這算是直爽的可愛呢,還是不懂世事?

    “玉寒,你!”巫妙元的雙目在那間瞪圓,一張臉瞬間就變得通紅通紅的。

    這話要是由淩動來說,巫妙元頂多罵一句狂妄,再搞得比淩動狂一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年青的武者嗎,還不都是這樣。

    但這話由白玉寒說出的時候,性質就完全的變了,變成了對巫妙元**裸的輕蔑了,瞬間就將本來簡單的意氣之爭,化成了仇怨!也讓這巫妙元變得騎虎難下!

    “巫兄,你知道的,我從不妄語!”白玉寒神情卻是不變,繼續表情平靜的衝巫妙元說道。

    顯然那巫妙元也不是愚蠢之輩,馬上就意識到了什麼。先前宋劍心的尷尬表情,火臨的自信,連一向跟關係尚可的白玉寒,竟然也下了如此斷言,難道這淩動如此可怕?

    “這麼說,這位淩兄弟倒是個可以值得一戰的對手嘍!”巫妙元目光盯著淩動,緩緩說道:“相請不如偶遇,有諸多同道在此,不如一戰!”

    麵對這巫妙元的邀戰,淩動卻是不急著應戰。淩動有自己的考慮,一來他不想落個爭風吃醋的名頭,二來那血屠妖花就在附近,淩動可不想因此而露出什麼破綻來。

    定定的盯著這巫妙元看了幾息,淩動突地開口道:“巫兄,其實從本心講,你最好考慮考慮玉寒的話。”說出‘玉寒’這個稱呼的時候,淩動本能的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白玉寒,見白玉寒似乎認可了這個稱呼,淩動才放下心來。想當初,那狄偉龍就這一聲稱呼,就挨了白玉寒一巴掌!

    “夠狂!”

    巫妙元的一張臉,突地變成了豬肝色,衣袂飛揚間,巫妙元身形陡地直射半空,周身射出青木色的光華,氣勢暴漲間,便大喝道:“淩動,可敢與我一戰?”

    “淩動,可敢與我一戰!”這連續兩聲吼下去,瞬間就將整個廣場內的武者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說實話,巫妙元也算是大名鼎鼎,而淩動這名字,沒聽過的人,占大多數。

    如今見這巫妙元站天爆喝,那些人馬上就聚集了過來,也不光是看熱鬧,有時候,看其它武者交手,也是一種修煉。

    看著一臉狂怒站天邀戰的尤妙元,淩動不由得衝白玉寒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看,都是你害的!”

    而一向清冷的白玉寒,竟然罕見的衝淩動露出一個俏皮的笑容,看得一旁的宋劍心跟火臨都看呆了眼。

    要知道,白玉寒可不僅是傲氣,那可真真的是冰股傲骨。別說實力低的,就是實力比白玉寒強上許多的,白玉寒也是那副死人臉。

    想看笑容,休想!

    也因為這一點,木犴界的四天英中,白玉寒雖然排名第二,但是名氣,反倒以她最大。如今圍觀的眾人見到白玉寒頻頻對淩動露出笑容,不驚才怪。

    尤其是在火臨這跟魁星樓有所了解的老家夥的眼中,那簡直是太陽從東邊出來了。

    “,你就當是順手幫我一個忙好了!”這人一笑,那連帶著聲音似乎也溫柔了幾分。

    “喂,臭小子,你牛!你真牛!”淩動回頭的瞬間,火臨卻是用手指捅了捅淩動,然後衝淩動豎起了大拇指。

    這一豎,反倒將淩動豎得莫名其妙,滿眼疑惑。

    “你就跟我裝!”火臨鄙視了淩動一句,看淩動還是不解,火臨又忍不住罵道:“臭小子你裝什麼裝。通常這種冷豔傲氣的女人,等閑人是拿不下來的,除非你能夠將她騎在胯下馴服!她的態度才會跟你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現在不正是這樣嗎?”

    “好好好,你小子!不聲不響,竟然做了如此牛比的事情。等回去,就得給掌門說說。以後老夫若是再見了魁星樓的那幫摳門的家夥,可就有料了!”前幾句,火臨卻是用神魂傳音說的,如此多的後輩麵前,他還是要些臉麵的。

    後麵一句,他就當眾說了出來,還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看著眾人好生奇怪。

    淩動則是一臉無語,這位火臨師叔.......

    “淩動,你到底敢不敢?不敢就給我當眾認輸!”下邊火臨這麼一鬧,卻是將半空中邀戰的巫妙元給徹底的扔到了一邊,好像沒他的什麼事似的,讓巫妙元徹底的急了,才又吼出這麼一聲!

    “哎,其實你這是自找苦吃........”淩動輕歎了一聲,正欲應戰的當口兒,遠方突地傳來了一聲爽郎的笑聲:“巫兄,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火氣這麼大?”

    一道身影便有若奔雷般驚掠過來!

    !@#

Snap Time:2018-07-21 00:31:46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