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8章驚天動地


    “我笑什麼,你也馬上就能知道了”

    淩動的話音未落,畢鵬卓的臉色突然變得怪異之極,他感覺到,一股磅的熱氣突然間從他的小腹處升起........

    小腹處熱氣升騰的同時,畢鵬卓感覺他的全身都在升溫,低頭發出一聲類似於野獸的低吼聲,再次抬頭的時候,一雙眼睛已經發紅了。

    但是發紅的眼睛,卻寫滿了恐懼

    因為他感應到了一樣東西在呼喚,是的,他感應到有一樣東西,極為親切的東西在南山郡城的某處呼叫他

    呼叫他趕過去,不顧不一切趕到那——去**

    那是一種動物本能的呼喚

    畢鵬卓真的怕了,怕到了極點,因為他清楚的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他想不明白,這種感覺應該是出現在淩動的身上,怎麼會出現在他身上?

    他用泛紅散發著獸性的眼睛盯著淩動,想從淩動的身上找到答案。

    但是畢鵬卓失望了。

    畢鵬卓從淩動的眼中看到的隻有譏諷和殘忍一種讓畢鵬卓渾身打冷顫的殘忍

    突地,畢鵬卓的泛著獸性的目光落在了左光宗的麵上,這張桌上的四杯葡萄酒,唯有左光宗麵前的一杯依舊擺放在那,沒有喝

    “是左光宗害了我”畢鵬卓想吼,但是吼不出來他全身的力量,全身的修為,都已經運去壓製體內那瘋狂漫延燃燒的毒素,他不想出醜,不想成為驚天地泣鬼神之第一人

    “咦,不對,淩動當著我的麵喝了那杯下了毒的酒,還喝得涓滴不剩?為什麼他沒事呢?”畢鵬卓想不明白了,已經有些瘋狂的畢鵬卓突然覺得,那驚天地泣鬼神之舉,若是有淩動陪伴,路上他也不會孤獨

    畢鵬卓不知道是,淩動喝下的那杯當著他的麵摻了毒的葡萄酒,全部被淩動借著的手的掩護,在那之間,移到了乾坤戒之中,所以才會喝得涓滴不剩

    “怎麼,很好奇嗎蛇的唾液之毒已經在你體內發作了吧?”突地,一絲壓成細線的聲音猛地傳進了畢鵬卓的耳中。

    正在驅動罡氣壓製毒性的畢鵬卓渾身劇震,眼神變得更加不可思議淩動的那杯酒內,他蛇的唾液,左光宗都不知道那是什麼,這怎麼會有人知道。

    “誰,是誰”恐懼和未知讓畢鵬卓不可抑製的低吼了出來。他這一分心,那體內漫延的毒性立馬又是一陣瘋漲。

    當畢鵬卓的目光落到淩動臉上的時候,他突然發現,淩動衝他詭異而又得意的一笑,一道譏諷的聲音在他耳朵內響起:“當然是我,淩動了畢兄,你送蛇的唾液,小弟原物奉送,你慢慢享用吧”

    那,畢鵬卓如遭雷擊

    畢鵬卓覺得,若是其它人害他,他或許能接受,但偏偏算計他的人是他要算計的淩動,那種挫敗感,將他轟擊得遍體鱗傷

    畢鵬卓這一呆不要緊,但是體內原本讓他極力焉叩耐僖褐毒,瞬間就沒人管束,在壯大的瞬間,就讓他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br/>

    “嗚”

    一聲奇怪的尖嘯聲,徹底的引爆了畢鵬卓體內燃燒的血液。那聲尖嘯,卻是他身旁的馮萬英發出。

    眾人被馮萬英的那聲尖嘯弄得一驚的那,畢鵬卓也來了這一句,然後,花魁大會的現場,刺耳的尖叫聲就引爆了南山郡城的上空。

    不為別的,因為看台上的兩位大帥哥馮萬英和畢鵬卓突然開始做同一件事情。

    在這乍暖還寒的初春,他們似乎很熱,熱得受不了一般。兩個壯男,開始在看台上,瘋狂的撕扯自己的衣服。馮萬英和畢鵬卓都是有修為的武者,那手勁之大,可想而知。

    三下兩下,他們就將自己剝了個精光,皮膚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紅色,醜陋的下身更是向天怒聳。不僅如此,馮萬英和畢鵬卓還光著身子在看台上做出各種撫胸扭腰,仿佛蛇一般的詭異動作。

    今天的花魁大會,來的少女和婦人不在少數,看到這場麵出現,自然驚叫異常了。台下的男人們,驚詫之餘,則是品頭論足,點評家夥大小的同時,有人更是爆出了驚人的言論。

    “喂,台上的兩位好男色的公子,你們不會要光天化日之下搞那等惡心事吧?”台下的武者們爆笑如雷。

    台上的畢鵬卓和馮萬英卻是羞愧欲死,不過他們羞或不羞,那皮膚都是紅色的。

    這正是同心奇蛇唾液的可怕之處,讓你身體不受控製的同時,思維卻是無比的清醒可以聽,可以看,可以想,但就是不能控製自己的行為。

    在驚變驟起的那,那位柳大仙子已經掩上了麵孔,不知道是膽大還是怎麼滴,竟然沒有離開,眼神中也滿是驚訝和不解,這一切,發生的太意外了。

    “畢兄,時間差不多了,你是時候圍在南山郡城的繁華地帶狂奔了”淩動聚音成線,再次將這束聲音送進了畢鵬卓的耳朵內。

    聽到這話的畢鵬卓簡直震驚到了極點,這個淩動怎麼會知道他的後續計劃的?他那後續計劃除了一個執信的親信仆從之外,再沒有人任何知道

    聽著台下的爆笑聲,想著這件事的傳播速度會有多?十天內傳遍搖光帝國,一月內傳遍天罡大陸的主要城市,他畢鵬卓就成就大名聲了

    想即將出現的那種可怕事件,畢鵬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他死不了,若是他能主宰自己的生死,後麵的事情壓根不會發生。

    “嗚”

    畢鵬卓的和馮萬英的腦海,同時響起了一聲讓他們靈魂歡的鳴叫蛇的雄蛇召喚雌蛇的尖叫。

    渾身一顫的同時,畢鵬卓和馮萬英眼珠子陡地變得血紅,發出一聲奇異的獸吼聲,就那樣赤身**,晃蕩著下麵那個醜陋的東西,狂奔而過,而且專門從人群中人多的地方衝。

    當年出現在淩動身上的驚天地泣鬼神之舉,正式開幕

    兩頭發*的人形蛇類,正在南山郡城最繁華的地帶,一直不停的繞行,不停的追蹤那條同心奇蛇雄蛇的蹤忌擼天罡大陸三十六奇獸之一分雌雄,群居,百條雌蛇之內,才會有一條雄蛇的存在,雄蛇可以說是一個蛇群的蛇王,雌蛇對雄蛇有著絕對的服?br/>

    雌蛇成年後天性奇,無時無刻不盼望著與雄蛇交尾在與雄蛇交尾之後,雌蛇就會在三個月內死去,但是在死之前,雌蛇會分泌出它一生唯一一次的唾液。

    這種唾液有奇毒,是**的最好的寶貝,任何非完璧的女子若是服上一點,就會從烈女變成難以滿足的娃

    最古怪的是,若是大量吞服,且雄蛇在吞服者百附近,不管男女,吞服者者會瘋狂的追逐雄蛇,那是雌蛇的本能。

    至於脫光衣服,赤身**蛇唾液的副作用而已,**高熾,渾身火熱,想不撕破衣服都難。而且這種唾液蛇毒丹藥無解,發*一天一夜之後,會漸漸的變輕,直至消失。

    而畢鵬卓,就準鄙叩男凵擼並交待他的仆人,在袋內的雄蛇開始亢奮的時候,運轉身法,帶著那條雄蛇在南山郡城狂奔,往繁華地帶狂奔,而且往他的師妹師伯住的地方多跑?br/>

    以畢鵬卓當時的算計,淩動混著酒液吞服了這同心奇蛇的唾液,露出的醜態,一定要讓師伯師妹看到,那樣,就算他的如煙師妹不一劍劈了淩動的話,也會馬上退婚

    可是如今看來,他這絕妙算計,竟然全部落在他的身上

    身體不受控製開始追尋著同心奇蛇的氣息狂奔的時候,畢鵬卓已經開始後悔了

    極度的後悔

    他當初為什麼要設計的這麼歹毒?為什麼不留一點餘地呢

    畢鵬卓現在隻祈望,他的醜態不要被師妹師伯看到更祈望他安排這件事的那個仆人能夠點停下,甚至是發現他,然後過來製伏他.......

    不過畢鵬卓對他的這點祈望的前景很悲觀,周圍眾人的嘲笑與異樣的目光,他已經麻木了,現在,他隻在乎他那暗戀已經久的如煙師妹不要看到.......

    相比於畢鵬卓的悲哀,馮萬英就就極為無奈了,氣憤,恐懼,驚駭,他壓根不知道,他在淩動的計劃內已經成了一個炮灰

    淩動知道馮萬英這個炮灰做得很無辜,但是有些時候,炮灰是必不可缺的

    看著畢鵬卓光著身子甩著那醜陋的家夥開始滿城狂奔,一些看到畢鵬卓跑過來的大姑娘小媳婦,還以為畢鵬卓狂性大發,要當街做那禽獸之事,嚇得尖叫不已的同時,扭頭就跑

    於是因為這件事而出了名的南山郡城,日後南山郡城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事件出現了。

    兩個渾身發紅赤身**壯漢,趕著一群大姑娘小媳婦,追遍了南山郡滿城。被追的女性當中,上至八十老嫗,下到十幾歲的孩子都有。

    一路上,不斷的有出於義憤的南山郡的居民手提扁擔鋤頭,想解救那群被兩個禽獸追趕的婦女,不過誰都沒有成功,因為那兩人不僅修為強悍,而且似乎不怕痛一般,一棒子敲下去,斷的是棒子

    看著醜態畢露的畢鵬卓消失在視線盡頭,繼續追尋淩動前世的蹤跡,進行那驚天地泣鬼神的足跡,淩動突然笑了

    笑得有些淒涼滄然,笑得眼淚直流

    沒有人知道,前世的他在做出裸奔全城這等驚天動地的事情之後,在淩家滅門離開南山郡之前這段日子是怎麼過來的

    淩動白天上街甚至不敢見人就是見自己的父親,也是蒙著臉哪怕是去青樓,也是一黑衣蒙麵哪怕是在青樓玩姐兒,淩動也不願意取下那麵紗

    “哈哈哈哈.......”淩動滄然長笑,在普通人看來,淩動是在嘲笑那醜態畢露全城裸奔的畢鵬卓。但唯有離得近的人,才能大約推測出淩動現在的心情

    長笑的同時,淚水長流

    這個情景,讓本就看到今天的詭異事情而震驚莫名的柳瑤光柳仙子有些疑惑了今天台上這四位少年公子,可都是奇怪之極。

    不說做出那等醜態裸奔全城的馮萬英和畢鵬卓,卻說留在台上這兩位那位左光宗此時就像是傻了一般,呆坐在那,麵前擺放著一杯未喝的葡萄酒,一動也不動。

    而有動靜的這位,則更加的詭異一會笑,一會哭不說,偏偏還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尤其是現在,滄然長笑,但卻淚水長流

    古怪,古怪之極

    隱隱覺得牽涉進了一個大陰謀或者**煩當中的柳瑤光,就往前走了幾步,她試圖接近這唯一的一位看上去還算正常的人——淩動,想套問出點什麼出來

    就是她柳瑤光這次南山郡之行,她自己也來得稀糊塗的。

    “淩公子.......”輕移蓮步,柳瑤光稱呼了一聲,可是讓她鬱悶的是,她還沒說完,淩動就有了反應。

    突然扭過頭的淩動,看著正走近的仙子般的玉人兒柳瑤光,仿佛見了惡鬼一般,眼中懼光大盛的時候,吼了一聲:“不要過來”

    柳瑤光一楞,有些不滿,其它人想尋找接近她的機會而不得,麵前這人好不知趣,竟然拒絕她,她有那麼可怕嗎?

    於是,倔強的柳瑤光又向前走了一步說道:“淩公子不要擔心,小女子......”

    柳瑤光的話還沒說完,她就發現,她麵前的公子哥淩動,仿佛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猛地閉上了眼睛,盤膝跌坐到了地上。

    還沒等柳瑤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股驚人的吸力就從淩動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幾乎是同時,柳瑤光發現,天地間的天地罡氣,開始瘋狂的向她和淩動所站的地方聚集,那間就形成了一個氣旋,將她和淩動包裹在了邊

    就在淩動這發生異變的時候,正在自己的家仆提溜著同心奇蛇的雄蛇滿城驚天動地裸奔的畢鵬卓,也遇到了他最不想遇到的事情

    -----------------

    PS:二更送到,求月票

    豬三很納悶,難道不開單章,就沒月票嗎?兄弟們的留言豬三看到了,叫豬三不要急,月票會有的,但豬三真的急了

    差距越來越大,再不求月票,就真的沒法上榜了

    晚上還有三更,兄弟們不給豬三張月票嗎?

    

Snap Time:2018-07-16 04:47:12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