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6章白衣紅綾


    第116章  白衣紅綾(三更,求月票)

    ps:爆三更送到,兄弟們可否給豬三一張月票,一個訂閱?

    -------------

    天罡大6北鬥曆2786年2月19日下午,一個很平凡的日子,但地處搖光帝國偏僻北方的南山郡,卻迎來了近十年來最隆重的活動。

    來自於帝都的琴技大家柳瑤光,要在今日梳頭披紅,選那入幕佳賓。

    一大清早的,平日很低調的州府衛卒,就組織人手先清掃天香樓所在的南街附近的四五條大街、積雪,積冰各種積年垃圾,全被一掃而光。

    離天香樓隻有兩百米的南街正中,也搭起了一一棟簡約但不失jng致的看台,看台上邊包括附近的樹木hua草,盡皆披紅掛彩,看上去喜慶異常。

    木台上有一座琴台,又有一張酒桌,酒桌上麵擺著各s時珍水果,但最引人注目的,卻是掛在兩邊木柱上的新近趕製的一副鎏金對聯。

    上聯是:才子佳人鞭馬相聚天香樓。

    下聯是v雨羊徘徊南山城

    橫批是:良辰美景

    字是好字,聯是好聯

    但是在這場合,看著就有點別樣味道在內,尤其是那鞭馬二字,讓一些爺們更是浮想聯翩u,也要看看豬跑的心思,這看台附近是圍的水泄不通。

    觀眾來了,可是台上的主角還沒任何一個上場,有資格上這看台的,都是南山郡的風流名士。當然,那都是冠冕堂皇的說法,說白點,就是留給人傻錢多的紈才子的。

    不過那柳瑤光那佑大的名頭與那天在天香樓頂撫琴的仙子風采,已經留給了南山郡眾多紈公子們極深的影響,沒等多久。第一位紈公子哥就大大方的1麵了。

    左家的左光宗左二公子,帶著一位英俊瀟灑長身y立劍眉如峰的少年公子上了木台。左光宗倒沒什麼,那位劍眉如峰的少年公子的出現動。

    實在是太英俊了,再加上身上沒有那股南山郡的紈公子哥們的浮誇之氣,渾身透著一股b人的貴氣,讓現場的一些青樓姐兒看得眼紅耳熱,大膽的更是拋灑絲巾,更有好事者的尖叫聲,著實讓隨左光宗前來的畢鵬卓高興了一番。

    如此受歡迎,哪個少年不愛?而且他的師妹此時說不定也在哪看著他,看他如此英俊瀟灑v歡迎,嫉妒之下,說不定就對他動心了。

    沒一會,馮家子弟當中名聲比較大的馮萬英也就到場了,獨差一個淩動。

    至於其它想奪取hua魁抱得美人歸的豪商們,對不起,這台子你沒資格上,要競價百兩銀子吼就是了,他們還不配與南山郡三大世家的公子哥們平起平坐。

    “咦淩動怎麼還沒來?”雖是隨口一句,但是畢鵬卓這句話卻是直接問左光宗的,若是淩動不來,他畢鵬卓費力搞的這出戲就白搭台了。

    左光宗也有些納悶,淩動不是答應要來嗎,都到點了,怎麼還不來,“了,放心脯給我保證了”左光宗說道。

    一旁的馮萬英卻高興的說了一句:“他不來正好,少一人競爭,說不定我的機會更大呢”

    左光宗和畢鵬卓齊齊給了馮萬英一個白眼,你個白癡,沒淩動,這台大戲壓根就不會出現。

    卻說淩家淩動,不是不來時,被人給纏住了。

    19日中午吃過法n了,先去了父親淩遠山那一趟。

    “爹,我前天和那封信,你送進爺爺閉死關的秘室當中了嗎?”那三葉石靈丹煉製出來之後給了父親淩遠山,讓他找時間趕緊趁著送飯的時間,給爺爺淩越鋒送進去。

    和那三葉石靈丹一起送過去的,還有淩動的一封信,信邊聊聊即了一下三葉石靈丹的服用方法待。淩動又將前世他突破地煞境和別人總結出來的一些突破到地煞境時的經驗,寫了進去?br/>

    淩動覺得,那些包含前人智慧的突破經驗,應該能讓爺爺淩越鋒突破到地煞境的機率提高一兩成,加上那冰蓮破劫丹和三葉石靈丹的近七成,八成多的機率,淩動覺得,爺爺突破地煞境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嗯,送進去了,昨天晚上我就借口探視送進去了,還收到了你爺爺的幾筆回信,他很驚訝我們鏡餃葉石靈丹那樣的寶貝,若不是你叮囑,我都想給你爺爺說是你煉製的呢。”淩遠山說道?br/>

    聞言的淩動鬆了一口氣:“現在還是不說的好,那樣會讓爺爺分心的對了爹,我要去參加那個hua魁大會,先走了”

    “等等,動兒”淩遠山忽地叫住了淩動:“動兒,那hua魁大會開始的時候,你還在閉關呢,你還在閉關的時候,你的名字就掛在了上邊,這很不尋常.還有,那名滿搖光hua魁柳瑤光突地到南山郡這麼地方梳頭披紅謀,你還是......不去為好”

    “爹,你說的對謀,但我非去不可”淩動突地笑道。

    淩遠山一楞:“為什麼謀圈套還要往鑽?”

    “爹謀圈套套住的也許會是別人一會,你可要記得上街看好戲”淩動忽地1齒一笑,便昂揚的走了出去。前世憋了幾百年的氣,今天終於可以一吐為了〃n口的時候,淩動卻鬱悶了,斜刺衝出一個人,突地將他攔住了,不但攔住他,還衝他呲牙。

    “淩動,為什麼不讓我去憑什麼你能去,就不讓我去憑什麼”衝出來的淩安暴跳如雷在衝淩動罵道。自從淩卓事件之後,這個三房的淩安人如其名,安穩了許多,今天卻是一反常態。

    淩動眉頭一皺,難道是左光宗沒把事情辦好?

    “什麼我不讓你去?你說清楚?”

    “左光宗說,hua魁大會,三大世家,每家隻能去一個人,憑什麼我淩家隻能你去,我就不能去,你代表得了淩家嗎?憑什麼就隻有你有資格奪取柳仙子,憑什麼?”淩安一臉憤怒的罵道。

    淩動鄙夷的看了一眼淩安,蠢貨就是蠢貨,竟然自個上敢著去尋死,若不是為了淩家,他才不願意管這代表著三房臉麵的淩安呢。

    “你能去,你為什麼不能去u長在你身上,誰也沒攔你啊”淩動奇道。

    淩安一喜:“真的?那看台的位置歸我,你不用去了。”說完,就準備開溜。

    “等等,淩安,你要上看台,你有銀子嗎?”淩動叫住問道。

    “有啊”

    “有多少?”

    “8萬兩”

    “哈哈哈哈”淩動忽地大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指著淩安笑罵道:“我問你,普通的天香樓hua魁梳頭,也得四五萬兩銀子吧?這從帝都來的柳大仙子,你拿八萬兩,不是寒磣人家嗎?”

    淩安一聽也對,卻有些不服:“那你準備了多少?”

    “不多,百萬兩而已”淩動隨意的晃了一把銀票,便向前走去。

    走了幾步,又回頭對驚呆的淩安說了一句:“不過沒事,雖然你上不了看台,但是看台之下的貴賓座,百兩銀子一張,卻是可以坐的,就算抱不得美人歸,也能近距離看看那柳仙子是吧”

    淩安苦笑了一下:“也是”

    揚長而去的淩動卻是在想,今天的事,根本用不了銀子出場,至於這淩安嗎,也應g了,相信今天他會看到永生難忘的一幕

    因了淩安這點耽擱,淩動到達hua魁大會現場的時候,已經人山人海上,淩動正在考慮要不要風sao點直接施展身法從眾人頭上飛掠而過的時候,左光宗安排在那的家奴已經給他引路了。

    到了看台上,讓淩動意外的是,最先站起來迎接的竟然是對他恨之入骨的畢鵬卓。

    “淩兄,今天如y美人當前,你可是奪得美人歸的第一人選,你怎可遲到?”畢鵬卓臉上裝得沒事人一般,眼中,可是恨不得淩動馬上就出醜,做那驚天動地之舉。

    “,美人當前,自然唐突不得,多梳洗了一番”要說客套話,還沒有淩動這個幾百年的老怪物不會的。

    畢鵬卓的眼中的意思,淩動自然也能讀得出擠嫻氖焙潁淩動的表情有點冷:今天要做那驚天動地之事的人,指不定是誰呢,我還給你加了點料?br/>

    畢鵬卓一笑,做了個請的姿勢,人卻是給左光宗使了個眼s,意思是可以開始了,畢鵬卓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左光宗自是會意,走到一旁,給候在那期期艾艾的的老鴇示意了一下,一名龜奴隨將掛在一旁的銅鑼連敲了三記。

    不過那震天的銅鑼聲並沒有讓喧囂的現場安靜下來,反而愈加吵鬧,正當左光宗也有些頭疼的時候,一聲清脆的如珠y般直入人心的琴音,突然從兩百米外的天香樓內傳出。

    那,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遠處的天香樓。

    也正在此時,一位白衣宮紗麗人,突地從天香樓內橫飄而出,左手將一張前,右手連珠般的揮出。

    一個接一個的珠y般的清音,仿佛從天而降,令眾人心頭為這一清的同時,現場徹底的安靜下來。

    眼著著那位白衣宮紗麗人飄勢去盡,眾人驚呼的同時,一條紅綾突然披肩而下,一雙y足絞纏在紅綾之上,連環踢出,嬌軀再次飄飛而起。

    白衣紅綾,仙樂飄飄,淩空飛渡,仿若仙子怎麼叫一個震撼了得

    

Snap Time:2018-08-17 08:03:03  ExecTime: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