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5章君子坦蕩蕩


    “你是說那個畢鵬卓先找到了你爹,然後你爹又將你介紹給畢鵬卓,一場酒局之後,畢鵬卓就讓你這樣做,而且得到了你爹的同意?”聽完左光宗的交待,淩動的臉色難看得嚇人。

    被人坑得不明不白近三百年,直到今天淩動才得知,前世害他無臉見人、破罐子破摔,讓他的父親受盡別人的奚落羞辱的人,竟然是這個隻見了一麵的畢鵬卓。

    “是的,畢鵬卓許諾,此事事成之後,可以讓我和我哥左光天二人同時進入明劍宗修行,直接做內門弟子,不用從外門做起。”頓了一下,左光宗又道:“畢鵬卓還說,隻要完成他交代的事情,以後南山郡就是左家獨大”

    “你爹信了?”淩動冷冷的問道。

    “是的我爹仿佛知道那人的身份底細一般,叫我一切都要聽那畢鵬卓的,就是當晚的家宴,也是最高規格。”左光宗說道。

    “身份很高?”淩動的手指輕輕的叩擊了一下方茶幾,“你套問過他的身份沒有?”

    “試探過,不過他的口風很緊,隻知道他的地位在明劍宗非常高,且手段通天,酒席間聽他吹噓,好像柳瑤光柳大家就是他弄到這南山郡城的。”左光宗說道。

    淩動的表情為這一凜,這柳瑤光他了解的不多。淩動打拚的時候,壓根沒資格接觸這樣的女人,等修為事業有成的時候,這樣女人又憑空的消失了。

    對她的了解,僅限於傳言,隻知道琴技了得,堪稱色藝雙絕,幾年後,就會得某位天罡強者稱讚,博得一個yu女琴仙的稱號。

    “說說吧,畢鵬卓叫你怎麼對我?”問到這個問題,淩動眼中的殺意迸現

    聞言的左光宗有些惶恐:“他隻給了我一瓶藥液,讓我那天的花魁大會上,混在酒液當中,讓你喝下就是,其它的不用管。”說著,左光宗遞給了淩動一個塞得緊緊的藥瓶。

    淩動打開一看,眼睛立馬紅了,這不正是上輩子害得他無臉見人受盡奚落的毒物嗎

    上一世淩動在丹藥方麵有成之後,曾經花了大量時間研究,找出了讓他做出那等瘋狂行為的原因,得出的結論與現在見到的這玩意沒有任何異常。

    “好狠毒的家夥,竟然想出這等歹毒的方法,這方法,絕對比一刀殺了還要歹毒百倍”淩動的身上殺氣四射,“哼,不管你是什麼身份背影,今天我就先讓你嚐嚐你的歹毒方法”

    淩動推測,畢鵬卓要如此對付他的原因,肯定與喬如煙有關係,那天在家中,畢鵬卓就是在刻意的詆毀淩動而且與前天淩動當著喬如煙的麵給了畢鵬卓一巴掌,還逼著他道歉低頭讓他丟盡了臉麵有關。

    冷哼一聲,淩動直接下了命令:“左光宗,回去之後,告訴他,一切順利,我已答應參加那花魁大會但是,你必須也要將那個畢鵬卓拉去參加花魁大會,無論用什麼借口,哪怕是詆毀我也好,能做到嗎?”

    左光宗沉吟了一下說道:“看那畢鵬卓提起你時對你恨得咬牙切齒的樣子,這事應該不難”左光宗並不是笨人,以前陷害人的事情可沒少幹。

    “哼,若是做不到”叱喝聲中,淩動第一次主動催動了一下額頭的母符,額頭金光乍現之即,左光宗臉色一白,那間冷汗滾滾

    “去吧,這瓶藥,就先留在我這,容我炮製一番,你明天再來取”淩動看著那瓶藥液,眼中射出駭人的寒光。

    “是”恭身行禮之後,左光宗這才小心翼翼的向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淩動忽地又開口了:“另外參會的幾人,左家的馮萬英必定要叫到,淩家有我一個就好,淩安就免了”

    淩動忽然想到,作為三爺爺淩選鋒一脈的淩安,這件事還是不要參與的好,一個諾大的淩家,僅靠長房是支撐不起來的。

    “是”左光宗回頭應了一聲,然後步離去。

    淩動的蘊含殺氣的眼神,卻死死的盯著左光宗的背影,直到左光宗消失好一會,才緩緩回轉到了那瓶藥液上邊

    “左光宗這個棋子也到了拋棄的時候了,這一次,我要用左光宗這顆棋子,下一盤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大棋畢鵬卓,你背景很強嗎?”淩動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輕喃了一聲,聲音雖輕,但每一個字,都充滿了懾人的殺意。

    ---------------------------------

    夜色再一次籠罩淩家之後,淩家值守了一天的護衛們也開始換班。換班的時候,地火丹室這邊的情景卻有些熱鬧。

    “車頭,三公子給你的丹藥,你真敢服?”

    “車頭,你還是聽我的建議,去天香樓再服用吧,服了那玩意,你獸性大發,傷著了嫂子可就麻煩了那三公子走時,不也是說讓你晚上再服,晚上再服的意思嘛......”

    “車頭,你這次就聽兄弟一言,那丹藥,趕緊扔了吧,這年頭,丹藥吃死人的事情,還少嗎?家族的合藥師跟著那水大師學了十幾年,也沒煉出了顆真正的丹藥來,三公子在丹房鑽幾天就能煉丹成為丹師了?要是那樣,我們兄弟哪一個不能成為丹師?”一名護衛誠懇的勸道。

    “閉嘴,都滾回家吃飯去”被奚落的車軍臉上有些掛不住,罵了一句,就趕緊回家吃飯去了。

    做為護衛隊長,車軍在淩家的待遇還是很不錯的,有一套不大的獨院,除了老婆之外,淩家還派了一個侍女過來伺候。

    吃完了晚飯,車軍就直接來到了家中那間他整理出來用作修煉的小靜室。

    盤膝坐下,車軍拿出淩動給他的那瓶丹藥,取出其中一顆,仔細的端詳起來。

    作為一個普通護衛,他在丹藥方麵沒什麼見識,見得最多的,就是家族發給的回罡丹,至於什麼先天上品的三花妖罡丸,他根本不認識。

    所以,他認不得麵前這淩家家主都要攢上一兩年銀子才能夠吃上一兩瓶的三花妖罡丸。

    隻是覺得,麵前這青白的丹藥顏色純正,藥香撲鼻,渾圓且沒有一絲瑕疵,品相一流,完全不像是他的那幫同僚們所說的什麼毒丹*藥。

    “能做出品相這麼好的丹藥,三公子煉丹的水平一定不會差吧?”感歎了一句,車軍又為難了。

    這丹藥,到底是服還是不服呢?

    左思右想了好半天,車軍終於下定了決心。

    他覺得三公子沒有害他的理由,所以毒丹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是*藥,他老婆不就在隔壁嗎,隨時可以提槍上馬,老婆撐不住,不是還有那侍女嗎,淩家送給隊長級頭目的侍女,其實都是可以享用的。

    下定了決心,車軍一發狠心一咬牙,就將一顆三花妖罡丸吞服了下去。

    丹藥入口即化,幾乎是那,一股澎湃的罡氣力量就向各處經脈散去,立馬將他的經脈丹田填了個充實

    “丹藥,竟然是增加功力的丹藥”車軍認不得三花妖罡丸,但是身體的反應他卻是倍清。在認出這是珍貴的增加功力的丹藥的時候,車軍差點沒驚喜的叫出來。

    一瞬之後,車軍就馬上運轉起他主修的功法,要是再不運轉功法,他就真是傻子了現在,他終於明白了淩動“晚上吃,吃好了別聲張”這句話的意思。

    丹藥的效力強得有點出乎車軍的意料,足足半個時辰,車軍才將那丹藥的藥力徹底煉化。讓車軍推測這丹藥品級的時候,對淩動更是感激。

    更讓車軍驚訝的是,困擾了他一年多怎麼也無法突破的先天三層的瓶頸,今天在服用了三公子給的丹藥之後,竟然有了一絲鬆動。

    可別小看這一層的突破,先天三層,屬於先天初期,突破到先天四層,那就是先天中期提升到先天中期,除了實力上的提升之外,車軍在淩家的待遇絕對會翻上一翻。

    在淩家,護衛的待遇,完全是按實力走的。

    狂喜之下,車軍也顧不得其它,當下又服用了一顆三花妖罡丸,準備趁勢突擊,突破這瓶頸。

    兩個時辰之後,在車軍又連服一兩顆三花妖罡丸之後,修為終於突破到了先天四層,正式成為先天中期的強者。

    突破的那,車軍興奮得想狂吼一聲,這瓶頸,若是按步就班,沒用丹藥相助,他估計也得七八年來耗,今天三公子送的一顆丹藥,可就節省了他七八年的苦功

    一想起淩動,車軍就有些凜然,也就打住了興奮狂吼的意思,卻按捺不住那激動的心情。

    忍不住跑到隔壁,一把揭掉自家老婆的被子,抱住那白花花的身子直接就挺槍上馬,將那無限的激動,化作有限的動作,全部挺了進去。

    興奮之餘,他老婆也承受不住,大喜的車軍順理成章就將那到手好久都沒敢碰的漂亮侍女給收了

    第二天換崗之後,車軍那叫個春風得意,隻要今天報備之後,不僅他的月例銀子會多一倍,房子會更大,家族還會多派一個侍女過來。

    一換崗,一眾同僚們就圍了上來:“車頭,昨晚那丹服了沒?”

    “肯定服了,你沒看車頭院子的那倆女人,個個走路都是瘸的”一名同僚打趣道。

    “我早就說過,三公子除了*藥能煉製出什麼來?哎,車頭,跟你打個商量,百兩銀子,我買一顆,我要去天香樓耍耍威風”一名同僚上前說道。

    “百兩銀子?”車軍鄙夷了一眼,百兩銀子想買那寶貝,做夢去吧。

    白了一眼那名護衛之後車軍說道:“嘿,是不是*藥我不知道,但是昨天晚上,我突破了”

    說完,車軍猛地散出自己晉階後的氣勢,一拳揚起,直轟地麵

    “嘶”先天四層的威勢,將這群先天一二層的護衛駭得下了一跳。

    “車頭......你是說,你服用三公子給你的丹藥之後......突破了”一名護衛有些結結巴巴的問道。

    車軍卻是不答話,默默的走到他的位置站崗:“小子們,以後見到三公子,都他**伶俐點現在的三公子,不再是以前的三公子了”車軍頗有深意的說道。

    聞言的一眾護衛們有些沉默,看向車軍的目光,滿是羨慕,有些人聰明人明白,他們可能錯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機遇

    -----------------------

    南山郡城的左家後院,左光宗用很低的姿態非常隆重的邀請到了父親給他介紹的貴人畢鵬卓,在家設宴款待。

    對於左光宗這種南山郡小地方的人,畢鵬卓是很有優越感的,但是左光宗的姿態放的很低,又在幫他做一件重要的事,畢鵬卓就欣然赴宴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有點酒意的左光宗就與畢鵬卓聊開了:“畢兄,你這次的事情計劃的好啊,可以狠狠的為兄弟出一口氣啊”

    聞言的畢鵬卓奇了:“怎麼說?”

    “你不知道啊,畢兄,這淩動,可是害我不淺幾個月前,在賭桌上耍詐,贏去了我百萬兩銀子不說,還贏走了一顆先天木罡珠”左光宗痛苦的說道。

    “先天木罡珠,倒也算是貴重之物”畢鵬卓應了一聲。

    “不止啊,他還逼我立下了典妻文書,奇恥大辱啊”左光宗聲淚俱下說道。

    這句話,馬上引起了畢鵬卓的共鳴

    “典妻文書,果真欺人太甚,你放心,這一次,絕對會給你報仇,到時候好好看著,親自看他出醜”畢鵬卓說道。

    聞言的左光宗一聽機會來了:“畢兄,那天你為什麼不來啊,他和你有奪妻之恨,有什麼能比得上親眼看著他出醜來得更爽嗎?到時候,我們玉樹淩風,他卻醜態畢露哼”

    “這不太好吧?”畢鵬卓有他的擔心。

    左光宗聞言卻是低語了一句:“畢兄,你是不是覺得不去,就不會有人懷疑到你頭上了?實則不然,不去,嫌疑才大啊,若是讓你師妹稍起一絲疑心......”

    看到畢鵬卓臉色一變,左光宗趁勢說道:“去了,那才叫君子坦蕩蕩,誰也懷疑不得”

    “真的?去了才沒有人懷疑?”一有關喬如煙,畢鵬卓有些把握不住。

    “當然,再者,在現場看他出醜,那說有多爽就有多爽”左光宗又加了一把火。

    想起淩動那天當著師妹的麵甩了他一巴掌,還逼他低頭道歉,畢鵬卓的火就上來了,眼中的瘋狂一閃而過:“好,一定要親自看他出醜我去了,你來安排”

    聞言的左光宗看著得意不已的畢鵬卓,卻是鬆了一口氣,任務算是完成了

    -----------------

    PS:二更送到,求月票哇兄弟們支持則個,晚上10點半會有三更

    

Snap Time:2018-01-22 10:15:15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