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14章你真敢吃


    淩家的天字號地火丹室內,升騰跳躍的地火將淩動的麵龐映照得通紅通紅,大顆大顆的汗珠不斷的從額頭滾落。

    不過哪怕是這些汗珠滾落到淩動睜大的眼睛中,讓眼睛酸澀不已,淩動也不敢眨一下眼睛,生怕這一眨,就讓丹爐內的那關礙重大的丹藥變成焦灰。

    透過水晶爐蓋看到,丹爐內原本層次分明的七彩藥液,顏色逐漸的在翻滾中交織在一起,最後形成一種詭異的炫麗色彩,七色無處不在,但每一處卻又沒有真正的七色,完全的交織。

    淩動眼神一動,握住融罡柄的左手輕輕一緊,水晶爐蓋就無聲的滑開,藥香與熱氣逸出的同時,淩動的右手又又穩的提起一個玉盒,將邊晶瑩剔透的妖丹精華傾倒進了丹爐。

    妖丹精華跌落的同時,就被淩動操縱丹爐陣法托住,然後和那團炫麗藥液合成一團,開始在丹爐的高溫上烘烤融合。

    妖丹精華慢慢的變軟,而那炫麗的藥液,也仿佛柔水一般,包圍著妖丹精華,想滲透進去。

    “砰”

    一聲輕響,讓淩動的神經驟然緊繃起來,丹爐正中的藥液,突然間失去了托力一般,徑直往爐底掉。

    淩動的眼神一緊,體內待命的先天罡氣紛湧而出,電光火石之間,就將那團藥液托了起來,但僅僅就是這那,藥液便直接消失了十分之一。

    “罡氣太少,煉丹可真夠驚魂的”感歎了一句,淩動繼續全神貫注的運轉煉丹陣法翻滾那團丹液,同時在嘴含了一顆回罡丹,慢慢的補充消耗的罡氣。

    這煉丹的最後一步融丹講究一氣成,縱然在此之前,淩動給丹爐換了一塊全新中品晶石,在堅持了大半時間之後,中品晶石依舊消耗光了。

    好在淩動有回罡丹補充罡氣,如果這還不夠,淩動甚至還做了運轉酒神訣吞服將進酒來催逼潛力的準備。這一顆三花石靈丹,實在是太過於重要了。

    半個時辰之後,一顆表現坑坑窪窪凹凸不平的炫彩丹藥出爐了,滴溜溜的在淩動手中轉了一個圈之後,淩動苦笑不已:“這恐怕是我成為地丹師之後,煉製的最難看的丹藥之一了。”

    因為罡氣後力不繼,損失了接近十分之一的藥液,讓這顆丹藥變得不怎麼完美,藥力也有所下降。不過淩動相信,若是爺爺在加服這三花石靈丹之後,可以讓原本突破地煞境的機率從不足三成,增加到七成餘。

    七成的機率,對於逆天改命經常生死一線的武者而言,已經是極高了。再高,基本上不要想了,這世界上,沒有十成十的世事。就算是淩動煉製出兩顆三花石靈丹,也隻能給爺爺服用一顆。

    三花石靈丹內可是有一頭地煞初期的妖獸的所有罡氣精華在內,那數量,可是幾倍於先天境峰巔武者的最大罡氣容量。兩顆同時服用的後果,除了爆體而亡再無其它。

    長伸了一個懶腰,淩動扯起了斷龍石的機關,或許是前世小心慣了,淩動現在每次煉丹,必斷龍石。

    伴隨著機括的轟隆聲,一絲刺目的陽光射入了地火丹室,讓淩動微眯上了眼睛,還沒等淩動適應陽光,耳朵就傳來了一聲呼喊。

    “高遠,別走,三公子應該出關了”淩動認得,這是地火丹室的護衛隊長車軍的聲音。

    “難道出什麼事了?高遠怎麼會來地火丹室門口等我?”想到這,淩動速的走了出去。

    遠處,高遠正一臉沉穩的迎過來,臉上沒什麼焦急之色,淩動這才放下了心。

    “三公子,你出關啦,煉丹還順利吧”隊長車軍眉開眼笑的問候道,恐怕現在整個淩家,除了淩動的父親和高遠之外,就隻有這個車軍相信淩動是真的在煉丹,而且還頗有成果。

    “唔.....辛苦了”淩動覺得這車軍還不錯,又記起上次繳獲的一瓶半三花妖罡丸,順手就取出了半瓶拋了過去。

    “諾,我新煉的丹藥,不怕被毒死的話,就服用吧。”淩動開了一句玩笑。

    接過丹藥瓶的車軍卻楞在那,他也沒想到,上次的隨口一句玩笑話,淩動還會真的給他丹藥。而車軍的一眾同僚則用同情的眼光看著車軍,叫你現小子拍馬匹,現在拍出麻煩來了吧?

    這位紈公子哥搗鼓出的玩意,誰真敢吃?

    前些日子聽家族有人傳言,說是淩動收集什麼羊鞭、虎鞭、牛鞭等搗鼓*藥,若真是*藥,還罷了,爽一回就完了。若是帶點啥毒性,讓你爽一次之後就永遠也爽不了,那就有得樂了。

    感覺到同僚們全部看著他手中丹藥瓶的幸災樂禍的目光,車軍卻是一咬牙,倒出一顆,就準備當場吃了。他還真不信,這位淩三公子幾次三番在這天字號地火丹房一呆就是幾十天,就隻為了搗鼓那害人的玩意?

    看到車軍現場要吃丹藥,淩動也看出了點什麼,攔下了車軍神秘的笑道:“別,這丹藥,晚上回去再服用,要是吃好了,別聲張”

    車軍一楞,也沒堅持,他心也有點小九九,若真是傳說中的*藥那玩意,晚上回家,家有女人,也方便解決不是。當下應了一聲,將丹藥收進懷,就恭送著淩動離開了。

    淩動一離開,車軍的那幫同僚就嚷開了:“我說車頭,你還真敢吃啊,不怕毒啊?”

    “嘿,車頭,你要是真吃了丹藥,晚上我估計嫂子一個人頂不住啊,要不兄弟請你去天香樓,想怎麼玩就怎麼玩,鏖戰一夜都不怕沒女人啊”一人比較猥瑣的說道。

    “我說車頭,小心啊,淩三公子的丹藥,可沒見他自己吃過啊,別爽一次,再永遠爽不了,那......”

    “去,就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來”那人話還沒說完,就被車軍給了一巴掌。

    “頭,狗嘴是吐不出象牙,可是紈也成不了尊榮的丹師啊”另一人趁機回了一句。

    聞言的車軍也有些忐忑了,也不想在議論,一句就罵散了。

    ------------------------

    “高遠,今天怎麼跑到這來等我了?”漸行漸遠之後,淩動才開口問道。

    “公子,不止是今天,你閉關煉丹的這三天,我是每天都來這等你”

    “怎麼,出什麼事了?”淩動奇道。

    “左二公子,左家的左二公子這三天來,每天早晚都來找你一趟,說有好事要找你,每次都要在家呆一個多時辰才走,我被逼的沒法,隻能每天來這等你了”高遠說道。

    “左二公子,左光宗?他來找我做什麼?淩動此前已經交待過左光宗,沒有重大的發現不要來找他。如此密集的來找他,難道他在左家有了重大的發現?”想到這,淩動的腳底下不由得加了許多。

    “公子,最近南山郡城發生了一件大事,不知怎的,竟然把你也卷入了其中,小的不知道該講不該講”高遠追在淩動身後小心的說道。

    “說”

    “前幾天,那個來自帝都搖光城的一個自稱什麼大家的叫柳瑤光的女人,突然公開說是要在南山郡請風流才子梳頭披紅,引得全城轟動。

    你說她一個賣藝的要賣身也就罷了,偏偏有什麼好事之人,開了盤口,竟然將公子你的大名掛到了盤口第一,說什麼公子你最紈最風流,最有機會抱得美人歸......”高遠很是不滿的嘟嚷道。

    “柳瑤光”聽到這個名字的淩動瞬間如遭雷擊,那件事,真的如期而止了嗎?這搖光帝國第一琴技大家柳瑤光,正是讓他上輩子做出驚天動地之舉的開始。

    楞了半晌,淩動的臉上突然凶光乍現:“哼,不管誰是幕後主使,這一次,我都要你嚐嚐那驚天地泣鬼神的滋味”

    沉著臉,淩動步走向了自己的小院,淩動隱隱覺得,左光宗的到來,或許跟這件事有關,前世主導那件事之人,正是左光宗。

    不過前世的淩動見識淺薄,將幕後主使之人定為淩正山和一同參與的淩安淩卓等人身上。那件事發生幾十年之後,淩動的閱曆豐富起來,每每回憶,老臉仍然舊發燒發燙的同時,那件事的疑點也越來越多。

    淩動發現,無論是淩正山還是淩安淩卓,壓根不配做那幕後指使之人,牽涉到的東西,絕非淩安淩卓能夠擁有的。淩動當時想查,但那時的淩動,修為低微,而柳瑤光,依舊是天仙般的人物,絕非淩動所能接觸的。

    待到一兩百年之後淩動功成名就,有資格有能力查這事的時候,原來名滿天下的琴技大家柳瑤光卻已詭異消失,淩動更加無從查證了。

    淩動小院的會客廳內,在看到淩動的那,左光宗的眼中就閃過深深的畏懼,瞬間就從椅子上彈了起來,默不作聲的給淩動行禮。

    這是中了子母連環符的符人對母符擁有之人天生的敬畏。

    “這麼急的找我有什麼事?”淩動皺眉問道。

    “特來請你參加後天下午舉行的花魁柳瑤光披紅梳頭盛會。”左光宗恭敬的說道。恐怕現在任何人都想不到,左光宗會在淩動麵前如此恭敬。

    淩動的眼神更冷了,與前世沒有任何變化,前世,也是左光宗來邀請他的,不過淩動比現在積極罷了。

    那幕後主使,壓根想不到這左光宗已經被他控製,想來,左光宗這個執行人有可能知道那幕後主使了:“將這件事的源頭,詳詳細細的說給我聽,不可失落一絲一毫。”

    淩動的聲音冰冷的沒有一絲感情,連旁邊的高遠都嚇得一楞。

    “不管幕後主使是誰,我都要他嚐嚐發生在我身上的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淩動憤怒的靈魂在喊

    ---------------------

    PS:今天繼續三更爆發,這是一更,下午六點左右二更,晚上會有三更,請兄弟支持豬三一張月票,鞠躬

    

Snap Time:2018-01-22 06:48:46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