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99章咫尺天涯


    夜色下的雄南山百草峰再次熱鬧起來,兩條長長的火龍分兩個方向相背奔馳,在這個夜晚格外的引人注目。

    不過沒多久,追向西南方向的火龍就出現了變化。搜索淩動的火龍的龍頭,也就是親自出馬的巨石幫的幫主麻銀穀,突地就脫離了大部隊,成為漫山中的一點火光。

    麻銀穀帶著一大票人循著蹤跡已經追尋了兩個時辰,但是麻銀穀鬱悶的發現,他與獵物淩動之間的距離似乎並沒有追近,而且有越來越遠的趨勢。

    麻銀穀一行人原本是追循著雪地的新鮮腳印前進的,但是越追,麻銀穀就發現那腳印變得不‘新鮮’了,到現在,找到的腳印竟然覆蓋上了一層被山風吹起的浮雪,這證明,距離在越追越遠。

    兒子麻鈺已經躺在床上人事不醒30多天了,麻銀穀請了很多人,能找人都找過來了,無論是修煉罡氣的強者還是醫師,仔細的看完兒子麻鈺的情況之後,就仨字——沒辦法!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成果,已經有人分辯出,他兒子麻鈺應該是被一種高明的截脈手法所製,除了找天罡境強者強行打通經脈之外,就隻能打下手者解救了。

    麻銀穀找過淩動,應該說是淩遠山很多次,提出了豐厚的條件,哪怕是五十萬兩銀子的巨款‘診金’,他麻銀穀也願意付,但是他壓根沒見到淩動。

    偶然之間,他得到消息說是淩動突然進山了,一直找不到機會的麻銀穀便惡向膽邊生,準備生擒了淩動去救他兒子。隻要捉住了人,他麻銀穀還不信這天下還有他撬不開的嘴。

    最重要的是,他的兒子麻鈺不行了。30多天水米不進,每天隻能靠硬灌進一點參湯吊命,為了撬開緊咬的牙關,兒子麻鈺的門牙都被敲掉了一個!

    可見麻銀穀急切的救子之心,生擒淩動之意!

    所以,一急之下,麻銀穀就嫌身後的一幫帶著獵狗的幫眾們速度太慢,畢竟進山的幫眾修為都在先天一二層左右,速度怎麼能跟他這個先天七層的高手比!

    生怕追丟了淩動,麻銀穀就全速的運起身法,拋下身後的一幹手下,急速的追循著腳印而去,麻銀穀相信,就算沒有一眾幫眾跟班,他也可以生擒淩動,哪怕淩動這幾天的表現非常的出彩,那是他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

    一處山澗的懸峰上,淩動憑峰而立,體內的先天罡氣小心冀冀的在眼睛附近流轉,眼中神光暴漲的同時,遠處的情景也清晰起來。這種運用體內的先天罡氣增強目力、增強耳力甚至嗅覺的方法,淩動前世學會過很多,甚至很是精通這些個小技巧!

    離那隱隱約約火龍幾處,一絲絲隱隱約約的火光正在向淩動所站的方向急速追進,如果淩動沒料錯,那應該就是滿山追了他這麼多天的幕後主使麻銀穀了。

    也隻有心切兒子麻鈺生死的麻銀穀,才會不顧自身的安危甚至前途有可能出現陷阱埋伏的情況下孤身一人全速的追蹤他。

    “隻要你脫離大部隊,那就是我的機會!我再給你立上燈標!”呢喃了一句,淩動從乾坤戒中取出一支火把,點燃之後插在自己的身旁。而淩動自己卻盤膝在地,運轉起天罡北鬥訣,速度的恢複起體力內經過回罡丹的補充後仍消耗大半的罡氣來。

    這幾天幾乎是毫不停歇的戰鬥與反追蹤,說直白一點,就是逃跑。每天幾乎是機械的重複著消耗罡氣,用回罡丹補充,實在不行,打坐恢複這樣一個過程。這種高強度的消耗讓淩動感覺他的經脈在迅速的變得堅韌,每次吞服回罡丹都吸收那洶湧的罡氣流,都會讓他的經脈擴寬一點,淩動覺得,他離後天九層的不遠了。

    所欠缺的,就是一個合適的契機。隻要進入後天九層,他就離發揮天罡北鬥訣的真正威力又近了一步。

    當然這個契機不是現在,淩動今晚在下一盤大棋,現在,則是在為幾個時辰後可能會出現在的戰鬥做準備。雖然淩動手有充足的回罡丹,但是回罡丹並不是萬能的,短時間內連續服用一定數量的回罡丹後,回複的效果就會變得越來越差。

    淩動插在山間峭壁上的火把,就像是指路的明燈一般,讓脫離大部隊全速追蹤的麻銀穀,迅速的接近著這。

    幾的距離,以麻銀穀的速度,追了大半個時辰才到,別小看山的幾距離,那可能就是十幾甚至是幾十地。

    淩動所在的峭壁下麵是一處山澗,縱然是冬天,湍急的水流仍然沒有結冰,山澗寬隻有三四十米。對麵是與淩動所在的峭壁隔澗相望的另一處險峰。

    當麻銀穀追尋著足跡到達那仿佛引路燈一般的火把近前的時候,他看到了盤坐在峭壁上的淩動,大喜過望!不過當他眼光從淩動坐處與他所站的隔澗相望的峭壁的時候,臉色卻又難看下來了。

    什麼叫咫尺天涯,這就叫咫尺天涯!

    明明隻有三四十米的距離,平時可能就是三個起落的距離,但是有了這個山澗相隔,這距離就變得無限遠了。他需要先爬下峭壁,再越過山澗,對麵的峭壁不用爬,等他過去的時候,淩動早跑的沒影了。

    又仔細的看了一遍腳印,不遠處有別人留下的爬下峭壁的痕跡。看到這,麻銀穀的臉色為之一變,那痕跡說明,他是被淩動刻意引到這的。

    “淩動,投降吧,你跑不掉的!你放心,我麻銀穀不會拿你怎麼樣,隻想讓你解救我的兒子!”麻銀穀目光複雜的盯著對麵峭壁上紋絲不動的淩動,這一瞬間,麻銀穀心底突然升起一絲恐懼,對麵的少年,冷靜的嚇人,這還是那個號稱南山郡第一紈的淩家三公子嗎?

    “跑不掉,怎麼也得你追到我才是!”坐調息中醒轉過來,淩動緩緩的睜開了雙目:“怎麼樣,麻幫主,我讓你想的事,考慮清楚了嗎?”

    “什麼事,我不明白?”麻銀穀高呼了一聲,眼眼不停的在山澗處尋找,他想尋找借力的東西,若是有長長有藤曼,或許可以一舉成擒。

    目光所及之處,是幾根被擦根斬斷的發黃的樹藤,看到這一幕,麻銀穀的心頭再次一凜,對麵的這少年太恐怖了吧?連他臨時而生的一個想法都預料到了?

    “什麼事,就是你對淩家做的事!若是你想清楚了,我可以救你的兒子!”山風呼嘯中,淩動大聲道。

    “對不起淩家的事?我已經給你父親交待了,還奉上了賠禮,你還要我怎麼做,淩動,你不要欺人太甚!”麻銀穀怒喝一聲,回看了一眼身後的火龍,眼中有些失望,若是那些家夥趕到,或許會有機會。

    “欺人太甚?哼!不老實,你當我不知道嗎?還想救你兒子?”冷笑一聲,淩動轉身就閃。

    他知道了什麼?麻銀穀心頭閃過一個可怕的猜想,隨即大吼道:“淩動,不要走,我們可以談談,隻要你能救我兒子,我什麼都答應!”

    什麼都答應,信你才怪!

    峭壁上的淩動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想救你兒子,那來追我吧!”說完,淩動一矮身,就迅速的向峭壁下方行去,轉眼間,就消失在麻銀穀的視線之中。

    “小雜種!”麻銀穀從牙縫崩出這麼幾個字,又看了一眼離還老遠的火龍,一咬牙,也順著峭壁向下爬去,他等得起,他兒子可等不起。

    30多天水米不進的麻鈺,縱然有參湯吊命,也已經瘦得皮包骨頭了。

    麻銀穀甚至明白,淩動這是在引誘他,或許淩動會在某個地方布置陷阱或者是埋伏,但是對此,麻銀穀絲毫的不害怕,那些小伎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真的什麼都不是。

    淩動則是迅速下了峭壁向著另一處山峰勻速跑去,在山林間奔馳,保持體力應付突發狀況最重要。

    麻銀穀猜得沒錯,淩動需要找一個合適的地點埋伏,做些小手腳,這是淩動的打算,淩動想利用極其豐富的山林經驗,拉開距離,消耗麻銀穀的體內的罡氣,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淩動是想借長時間的追蹤磨去麻銀穀的耐心,讓麻銀穀變得焦燥,人一旦失去了耐心,就容易出錯......

    這樣的追蹤一直持續天光放亮,山的火龍息滅之前,已經與麻銀穀拉開了老遠一段距離,行進了一夜,淩動也感到了疲憊,開始尋找合適的伏擊地點。

    黑夜,因為要麵對未知的危險,人的警覺性是非常高的,一旦天亮,感覺四周情況一目了然,安全性大增,警覺性反而會降低,這是淩動為什麼選擇在天剛放亮的時候伏擊的原因。

    輕巧的一個空翻,淩動越過了一片低窪的荊棘地,在借勢向前翻滾的時候,淩動的眼角突地遇了一片紅色,眉毛一挑,翻滾的勢子猛地停住!

    -----------------

    PS:感謝玫瑰櫻桃肉的更新票,感謝卡哇伊~嗦噶~的打賞支持,非常感謝!

    

Snap Time:2018-08-20 01:57:18  ExecTime:0.222